:::

點選新聞稿詳細內容

  • 公發布日:1010831
  • 類  別:新 聞 稿
  • 摘  要:
    臺灣高等法院有關本院100年度矚再更(三)字第1號,被告蘇建和等強盜案件之新聞稿,請上本院網站參閱。

本院100年度矚再更(三)字第1號,蘇建和等強盜案件,經審理終結,於今日(101.8.31)進行宣判
主文: 原判決撤銷。劉秉郎、莊林勳、蘇建和均無罪。
理由摘要:
壹、公訴意旨略以:被告劉秉郎、莊林勳、蘇建和與現役軍人王文孝、王文忠兄弟(以上二人均經國防部判處罪刑確定,王文孝業已執行死刑完畢),於民國80年3 月23日11時許,五人同赴台北縣汐止鎮(現已改為汐止市)水源路口狄斯耐遊樂場撞球玩樂,至翌(24)日凌晨3 時許,蘇、莊、劉三人以機車送王氏兄弟返回汐止住處。旋在王文孝、王文忠兄弟住處樓下,王文孝因其欠電動遊樂場賭債3 萬餘元,遭債主催討,餘四人亦缺錢花用,五人竟共同決定以王文孝提議同樓梯住處對面吳銘漢、葉○○夫婦之住宅為行竊對象,由王文忠在外把風,王文孝先登樓頂陽台,由吳宅樓頂加蓋未上鎖之窗台侵入開啟4 樓前門,蘇建和、莊林勳、劉秉郎分持王文孝提供之開山刀、警棍、水果刀侵入,王文孝在吳宅廚房內取持菜刀一把。四人在客廳內搜尋財物無果,乃謀議侵入吳氏夫婦臥室內強劫財物,旋侵入臥室後,由王文孝、蘇建和持菜刀、開山刀押住吳銘漢,莊林勳押住葉○○,致使其二人不能抗拒,劉秉郎、莊林勳隨搜刮財物,由王文孝押住葉○○,劉、莊二人共搜得現款6 千餘元、金戒指4 枚。劫財得逞後,王文孝另強姦葉女,吳銘漢見狀欲反抗,王文孝即持菜刀猛砍其頭部一刀,劉、莊、蘇三人亦繼以棍、刀毆砍吳某致不支倒地,王、劉二人先後輪姦葉女,於莊林勳施行強姦之際,葉女出聲哀求,王文孝等人持刀輪砍其頭部制止,於蘇建和甫著手強姦時,葉女啼哭不止而作罷。王文孝恐事後被認出致犯行敗露,竟提議殺人滅口,四人乃共同持刀砍殺吳、葉二人頭、胸、四肢等部位,致吳、葉二人均斷氣始罷手,致吳銘漢共被砍殺42刀、葉○○共被砍殺37刀。所得現款朋分花用,金戒指則由王文孝自行典當得款使用。至80 年8月13日經警循線查獲,扣得右揭警棍並搜獲吳宅鑰匙一串及贓款24元。
貳、物證方面:
 一、血指紋部分:現場採得之指紋,經化驗為王文孝之指紋。
 二、毛髮部分:被害人住處吳銘漢住處扣得之菜刀上毛髮,經檢驗為死者吳銘漢所遺留之頭髮。
 三、在王文孝、王文忠兄弟住處頂樓水塔取出之伸縮警棍1 支:依相驗屍體證明書及驗斷書之記載,並無伸縮警棍所造成之鈍挫傷,且該警棍經送請鑑定亦無血跡反應,無從以   該伸縮警棍為本案兇器。
参、法務部法醫研究所採取骨骸刀痕角度鑑定方法有關行兇刀器種類及行兇人數之鑑定報告及中央警察大學95年4 月19日校鑑科字第0930002847號函關於同一部分所為審查鑑定報告,本院以刑事訴訟法第206 條之規定、並參酌最高法院判決意見及美國案例,認為關於科學證據,應依循標準:(1)該科學的理論是否是可以被實驗檢證,如可實驗,已經實驗過了嗎?(2)有無在可以公開審視下之科學出版物發表過?(3)已知或潛在之錯誤比率有多少?J有無標準控制操作流程?(4)在相關領域是否被普遍接受?以防堵尚未被普遍認同的科學證據列入考量。而本件法務部法醫研究所鑑定報告關於被害人二人骨骼之刀痕鑑定,乃單憑被害人骨骸之「刀痕角度」逆推兇器種類,所為鑑定乏學理依據,不具專業領域內之普遍接受性及可信賴性,且鑑定報告所使用統計學上之T-檢測法亦不符統計學方法及學理,又在鑑定之實施上,欠缺得重複實施之精確實驗紀錄,因認法醫研究所於受囑託鑑定之事項第二、三、四、五、六項無證據能力,其餘部分認有證據能力,不能採以使本院形成「殺害吳某夫婦之兇器至少有菜刀、水果刀、開山刀3 種,推定行兇者為2 人以上」之心證。
肆、本案經比對王文孝前後供述,從其起初數次坦承一人犯案,嗣改稱共犯有王文忠、謝廣惠、黑仔、黑點,之後將謝廣惠又改稱長腳。王文忠供出黑仔、黑點、長腳即為被告三人,但其二人本身前後供述多有不符,與被告三人在警詢或偵查時自白不合之處亦甚多,甚至其中有諸多基本上矛盾、不容併存之處,經與被告自白不利陳述部分互相比對,又多有重要情節不符之瑕疵,且與李昌鈺博士現場重建鑑定所呈現之血液噴濺痕或被害人屍體上所留刀痕不合。
伍、檢視吳銘漢、葉○○驗斷書之記載顯示,其二人身體之刀傷絕大多數集中在頭面頸部,鑑定人蕭開平法醫師於本院亦如此證述。此情形與王文孝最初在軍方及警詢時所述其因怕被害人認出,因而持刀殺人之情,實屬相符,若數人若亂刀砍擊,反存有為何出現集中於頭、面、頸部,且多有平行性傷痕之疑問。
陸、依當初檢驗員對葉○○之檢查,另參考法醫研究所與李昌鈺博士關於葉○○上衣未更換之鑑定意見,無從認葉女遭性侵。
柒、本案復未查獲血衣、水果刀或開山刀等物以佐證王文孝、王文忠之證詞之真實性,警方也未查獲現場留下被告等人血液、指紋或毛髮等生物上之跡證。依卷證資料及調查證據之結果,以檢察官提出之證據方法,尚有合理懷疑空間,均無由使本院形成被告等確實有參與犯罪之心證。本院因認被告三人之犯罪尚屬不能證明。至告訴人指稱,本案經多位法官審理判決確定,足認無誤等語,然查:再審制度本即因應新事證之出現而運作,本件再審後,確有法醫研究之鑑定意見以凶案現場與被害人身上血跡及葉○○上衣未遭更換,李昌鈺博士關於血跡噴濺痕之鑑定意見等新事證,此為確定前所不及審酌者,二者證據資料不同,自當為不同論斷,尚難以此非彼。
相關說明:關於蘇建和等強盜殺人案,於89年11月4日,本院以89年度再字第4號開始再審程序,並諭知無罪之判決,隨後檢察官不服提起上訴,並經最高法院首次發回,本院以92年度矚再更(一)字第1號判處死刑,後經被告提起上訴,再經最高法院第二次發回,本院以96年度矚再(二)字第1號諭知無罪,嗣經檢察官提起上訴,並經最高法院第三次發回,本院以100年度矚再更(三)字第1號諭知無罪。本件自89年11月4日開始再審程序以來,業經六年以上之審理,期間又經二次判決無罪,今再次諭知無罪之判決,依速審法第8條之規定,已不得上於最高法院,至此定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