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發布日:960622

類  別:新 聞 稿

摘  要:臺灣高等法院有關被告王令麟、童家慶二人不服臺灣臺北地方法院對其羈押,並均禁止接見、通信之裁定,提起抗告一案之新聞稿。

附  件: (無附件)

內  容:臺灣高等法院新聞稿(二)  96年06月22日
為被告王令麟、童家慶二人不服臺灣臺北地方法院對其羈押,並均禁止接見、通信之裁定,提起抗告,本院合議庭已於今(22)日上午公告裁定主文:「抗告駁回」。其理由見本院96年度抗字第566號裁定理由三、四、五、六︰
三、經查,原裁定認定被告王令麟就東森巨蛋公司圍標案、臺力公司向中華商業銀行貸款案、出售東森媒體公司股權案:被告童家慶就臺力公司向中華商業銀行貸款案,其中東森巨蛋公司圍標案,涉犯政府採購法第87條第3項之罪、刑法第342條第1項之罪,臺力公司向中華商業銀行貸款案,涉犯銀行法第125條之2第1項、第2項、修正前商業會計法第71條之罪,出售東森媒體公司股權案,涉犯刑法第336條第2項之罪、洗錢防制法第9條第1項之罪,犯罪嫌疑重大等情,業已敘明認定之依據,並有所憑證據資料,附卷可按,此經本院審核無訛。被告王令麟、童家慶抗告意旨,就原裁定認定其等犯罪嫌疑重大等情,並未指摘有何不當。堪認原審於訊問被告王令麟、童家慶後,認定其等犯罪嫌疑均屬重大,並無不合。
四、次查,原裁定係以檢察官所提出電話簡訊譯文顯示,於檢察官96年6月14日、15日,執行搜索前,被告王令麟已知悉檢察官即將執行搜索,被告王令麟或自己,或指示所屬,湮滅相關證據為由,認定被告王令麟有湮滅證據之事實。經本院核閱上述電話簡訊譯文,並參酌卷內其他通訊監察譯文資料,認為原裁定認定被告王令麟有湮滅證據之事實,核無不合。關於東森巨蛋公司圍標案,被告王令麟與共犯謝寅龍、證人邱佩琳之供述,多有矛盾不合,有再行訊問釐清必要;臺力公司向中華商業銀行貸款案,被告王令麟、童家慶與證人連復彰所供證情節不一,有待傳喚臺力公司實際負責人劉洪福,及中華商業銀行承辦人員到案,俾查證釐清;出售東森媒體公司股權案,尚有部分所得資金流向不明,仍須傳喚帳戶所有人查證比對。而部分資金流向,被告王令麟與證人蔡幸秀、楊建國供證情節不合,有待釐清。另證人蔡坤源仍滯留國外,尚未應訊。原裁定因此認定被告王令麟有湮滅證據之事實,及有勾串共犯、證人之虞;被告童家慶則有勾串共犯、證人之虞,皆有卷附證據可考,尚無不合。
五、被告王令麟部分:
  經查,檢察官所提出上開電話簡訊譯文,由發送時間及內容,並參酌卷內其他通訊監察譯文,已足認於檢察官96年6月14日、15日,執行搜索前,被告王令麟已知悉檢察官即將執行搜索,被告王令麟或自己,或指示所屬湮滅相關證據。而原審已當庭諭知檢察官所提出電話簡訊譯文大要,並記明筆錄,有訊問筆錄之記載可據。被告王令麟抗告意旨,猶指原審就憑以認定被告王令麟有湮滅證據事實之電話簡訊內容,並未於聲請羈押訊問程序,告知被告王令麟及辯護人,有違刑事訴訟法第101條第3項規定等情,應有誤會,核屬無據。
  次查,法院審理檢察官聲請羈押被告所為裁定,刑事訴訟法並未規定如判決書理由內應記載事項(刑事訴訟法第310條參照),並參酌偵查中案件,有儘量避免過度顯示檢察官所掌握證據,而有礙後續偵查作為之必要。是以原裁定理由未敘明簡訊發送時間,與執行搜索有無關連,及簡訊內容所指銷燬之文件內容,與被告王令麟所涉案件,是否相關,及所謂出售東森媒體公司股權部分資金流向不明之具體情形,於法無違,亦無不當。至於被告與共犯、證人供述不合,或與文件內容不同,如何取捨查證,於偵查中,核屬檢察官職權,且檢察官自有考量,倘無過當情形,被告不得任憑己意,以檢察官已有扣案文件,可以查證共犯或證人供述之真偽,即率指檢察官於訊問共犯或證人前,採取防止勾串作為,並無必要。檢察官為訊問共犯或證人,進一步詳實查證,即不能排除被告王令麟有勾串共犯、證人之可能性。以本案涉案情節相當複雜,犯罪所得金額十分龐大,所涉犯罪法定本刑並非輕微,而被告王令麟復有湮滅證據舉止,應認於相關偵查作為完成前,羈押被告王令麟,以防杜湮滅證據,及勾串共犯、證人,核無過當情形。被告王令麟抗告意旨所指檢察官有扣案文件可以查證,原裁定認定被告王令麟有勾串共犯、證人之虞,予以羈押,並非允當等情,不能採取。
  復查,共犯謝寅龍雖經裁定羈押,並禁止接見、通信,然仍可能隨時有所變動,不能因此即認被告王令麟並無勾串共犯謝寅龍可能。另原裁定所援引證人楊建國之證詞,係關於出售東森媒體公司股權所得資金流向部分,並非本院96年度抗字第550號裁定所指被告王令麟以東森媒體公司股票向證人楊建國借款一事。被告王令麟抗告意旨,指摘原裁定漏未審酌上開借款,係發生於凱雷集團收購之前,與本案無涉等情,亦不可取。
  綜上,原裁定認定有羈押被告王令麟必要,依刑事訴訟法第101條第1項第2款規定,裁定羈押被告王令麟,並禁止接見、通信,核無不合。
六、被告童家慶部分:
  經查,有關臺力公司向中華商業銀行貸款案,原審已於訊問程序就被告王令麟、童家慶有無勾串共犯、證人之虞,充分聽取檢察官所為釋明,與被告王令麟、童家慶及辯護人之答辯,以被告王令麟、童家慶否認犯罪,其等與證人連復彰證述不合情節,甚為具體明確,另因有證人劉洪福,及中華商業銀行承辦人員尚未到案查證,原裁定因此認定有事實足認被告童家慶有勾串共犯、證人之虞,均有卷存證據可考,並非憑空想像。被告童家慶抗告意旨猶指原裁定出於臆測,率為認定其有勾串共犯、證人之虞,核屬無據。又原裁定並未以被告王令麟、童家慶彼此有勾串之虞為理由,羈押被告童家慶。則抗告意旨指被告王令麟既經裁定羈押,並禁止接見、通信,被告童家慶抗告意旨所指其並無勾串被告王令麟可能,指摘原裁定認定其有勾串共犯之虞為不當,即非可取。
  次查,原裁定係以刑事訴訟法第101條第1項第2款之有事實足認有勾串共犯或證人之虞事由,羈押被告童家慶,並非同條項第1款所定逃亡或有事實足認有逃亡之虞,而不能以酌定鉅額保證金或限制住居等強制處分取代。則被告童家慶抗告意旨,所指其有正當職業,具相當社會地位,在國內有資產,家屬居住國內。法院酌定鉅額保證金,並限制其住居所,及禁止出境,足可擔保到庭等情,核與原裁定羈押被告童家慶之事由無涉。
  復查,如前所述,本案涉案情節相當複雜,犯罪所得金額十分龐大,所涉犯罪法定本刑並非輕微,而被告童家慶介入甚深,應認於相關偵查作為完成前,羈押被告童家慶,以防杜勾串共犯、證人,並無過當情形,而合於比例原則及必要性原則。
  綜上,原裁定認定有羈押被告童家慶必要,依刑事訴訟法第101條第1項第2款規定,裁定羈押被告童家慶,並禁止接見、通信,核無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