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點選新聞稿詳細內容

  • 公發布日:960423
  • 類  別:新 聞 稿
  • 摘  要:
    臺灣高等法院有關被告溫偉志不服臺灣桃園地方法院對其羈押之裁定,提起抗告一案之新聞稿
  • 附  件:

臺灣高等法院新聞稿   96年04月23日
為被告溫偉志不服臺灣桃園地方法院對其羈押之裁定,提起抗告,本院合議庭已於今(23)日下午公告裁定主文:「抗告駁回」。其理由見本院96年度抗字第378號裁定理由二、三︰
二、按被告經法官訊問後,認為犯罪嫌疑重大,而有左列情形之一,非予羈押,顯難進行追訴、審判或執行者,得羈押之:一、逃亡或有事實足認有逃亡之虞者。二、有事實足認有湮滅、偽造、變造證據或勾串共犯或證人之虞者。三、所犯為死刑、無期徒刑、或最輕本刑為五年以上有期徒刑之罪者。刑事訴訟法第一百零一條第一項定有明文。又羈押被告之目的,在於確保訴訟程序之進行、確保證據之存在及真實、及確保刑罰(保安處分)之執行,而被告有無羈押之必要,法院自得就具體個案情節予以斟酌決定,如就客觀情事觀察,法院許可羈押之裁定,在目的與手段之間衡量並無明顯違反比例原則之情形,即無違法或不當可言。查抗告人即被告溫偉志涉嫌於民國(下同)九十六年二月二十二日下午三時許,攜帶不明刀械乙把,在桃園縣桃園市民生路搭乘被害人李應良駕駛之五五二-NB號營業小客車,並指示李應良於當日下午四時許駛入桃園縣八德市長興路三0六巷產業道路後,持刀砍殺李應良致其受有胸腹裂傷、右側肋骨骨折、結腸穿孔、腹內出血等傷害,溫偉志旋即逃離現場返回苗栗縣苗栗市嘉福街一四七號住處藏匿,嗣經警循線於同年二月二十六日至上址拘提到案,惟被害人李應良則因傷重延至同年三月十九日不治死亡等事實,業為抗告人自白不諱,並經被害人李應良生前在警詢中、及證人陳有輝供述明確,並有現場照片、刑案現場勘查紀錄表、內政部警政署刑事警察局鑑驗書、診斷證明書、急診病歷、拘票等在卷可稽,綜合上開全案情節及事證觀察,自堪認抗告人係涉犯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條第一項之殺人罪嫌,犯罪嫌疑重大,有事實足認有逃亡之虞,且所犯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條第一項之殺人罪為最輕本刑有期徒刑十年以上之罪,而有刑事訴訟法第一百零一條第一項第一款、第三款之羈押事由,為確保追訴及將來審判程序、暨執行之順利進行,自有羈押之必要。原審法院因而依據檢察官之聲請,依據刑事訴訟法第一百零一條第一項第三款裁定將抗告人予以羈押,關於理由之記載雖嫌疏略,然就全案客觀情事觀察,原審法院許可羈押之裁定,在目的與手段之間衡量並無明顯違反比例原則之情形,自無違法或不當可言,應予維持。
三、抗告意指雖以上開情詞指摘原裁定不當,惟查:ぇ檢察官於九十六年二月二十七日向原審法院聲請羈押抗告人時,雖經原審法院裁定具保新台幣十五萬元並限制住居,然查被告並非於停止羈押後,再執行羈押,自不受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一十七條第一項各款再執行羈押事由之限制(參見最高法院九十三年度台非字第一九三號判決意旨)。換言之,法院仍應就全案客觀事實綜合審查有無羈押事由及有無羈押必要,並非須有新發生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一十七條第一項各款所列事由始能執行羈押。え原審法院前次裁定羈押抗告人時(九十六年度聲羈字第二一三號),訊問筆錄固然有受命法官諭知:用以殺人之刀械尚未查獲,足認有湮滅證據或串證之虞等語之記載(見該卷第十四頁),然而報到單上所記載合議庭之評議結果(原審卷第十一頁)及押票所記載之羈押理由(原審卷第十五之一頁)均無該部分之記載,可見該部分無非原審法院為前次羈押裁定時受命法官個人所表示之意見而已,尚不發生訴訟法上之效力。且原審法院前次羈押裁定業經本院撤銷,原審此次並未以之作為羈押理由,抗告意旨所指自屬無稽。ぉ其餘抗告意旨徒憑空泛之理論任意指摘原裁定不當,自無理由。お綜上所述,本件抗告,並無理由,應予駁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