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點選新聞稿詳細內容

  • 公發布日:950728
  • 類  別:新 聞 稿
  • 摘  要:
    臺灣高等法院有關臺灣台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不服臺灣台北地方法院裁定准被告趙建銘、游世一、蘇德建三人交保、限制出境、限制住居乙事,再度提起抗告之新聞稿
  • 附  件:

台灣高等法院新聞稿 95年07月28日
為臺灣台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不服臺灣台北地方法院裁定准被告趙建銘、游世一、蘇德建三人交保、限制出境、限制住居乙事, 再度提起抗告,本院合議庭已於今(28)日下午公告裁定主文:「原裁定撤銷,發回臺灣台北地方法院。」有關裁定之理由,參照本院95年度抗字第601號刑事裁定理由三、四
三、本院審酌檢察官抗告理由所述各情,分予說明如下:
(一)關於刑事訴訟法第101條第1項第3款重罪羈押之規定:
  1此款規定係鑑於此類犯罪係屬法定本刑為死刑、無期徒刑
   或最輕本刑5年以上有期徒刑之重罪,故除依具體情形足
   認已無逃亡、勾串或湮滅罪證等妨礙偵查、審判或執行之
   虞者外,對於涉有重大罪嫌之被告,當然認有羈押之法定
   原因。因此,並未排除特定罪名對此款之適用,亦未授權
   法院得以何種抽象罪名為標準,而排除本款規定之適用,
   亦即重罪被告羈押與否,仍應悉就個別案情斟酌而斷,且
   此款與同法第101條之1基於防杜反覆實施同一犯罪之虞所
   設預防性羈押截然有別。原裁定以過去司法實務關於內線
   交易之案件,即少在審理程序中羈押被告,並以涉嫌貪污
   重罪亦未必羈押,且依通常經驗,涉及內線交易罪嫌者,
   鮮少於案發後繼續為內線交易之行為為據,而認本件無羈
   押之必要性,顯已將刑事訴訟法第101條第1項第3款之重
   罪羈押與第101條之1之預防性羈押混為一談。且就本院前
   次發回意旨所指:「既然認定是重罪,且合乎法定羈押事
   由,為何所犯係違反證券交易法之罪名,就無羈押之必要
   」之理由,亦未予以具體說明。
  2又數人共犯一罪之相牽連案件,對於涉案被告應否為羈押
   、具保、限制居住等處分,須就各人罪嫌輕重程度、犯後
   態度表現、身體健康狀況等項全盤加以觀察,分別為適當
   之處置,並無對於涉犯相同罪名之被告須為一律對待之規
   定。被告趙建銘自案發迄今,對於涉案情形始終閃爍其詞
   ,偵查中接受測謊亦乏誠實徵象,於被告諸人之中,獨有
   購買機票企圖出境等特殊虞逃情事,其虞逃、勾串之特殊
   情況,與年邁罹患腫瘤疾病而有健康顧慮之共同被告趙玉
   柱、偵查中因坦誠悔罪而如實供述始獲開釋之共同被告蔡
   清文及原裁定認無逃亡之虞之被告游世一、蘇德建是否得
   等同視之,不無斟酌之必要。原裁定以其他四位被告未遭
   羈押或檢察官認得以高額具保金額代替羈押,即認被告趙
   建銘亦無羈押之必要性,容有研酌之餘地。
(二)被告趙建銘虞逃及勾串部分:
  1關於被告趙建銘是否虞逃一節,原法院已認為被告趙建銘
   於案發前後有出國之計畫,而有事實足認有逃亡之虞。雖
   提出配偶陳幸妤之聲明書內表明準備出國係陳幸妤之意見
   (該聲明書內並載明陳幸妤於95年5月12日打電話向長榮
   航空訂位,被告趙建銘又於同年5月16日向華航訂位),
   惟被告趙建銘購買機票之個人內心動機,尚非配偶陳幸妤
   所能作證,故被告趙建銘確有事實足認有逃亡之虞。而本
   院前次發回意旨已指明:「逃亡方式並非僅有購買機票出
   國一途而已,原法院未考量被告趙建銘既有逃亡之虞,在
   出國之外,有無可能以其他方式逃亡?如以其他方式逃亡
   ,僅限制出境或限制住居能否防止?」,然原法院於本次
   裁定就此亦未予以說明何以具保及限制住居已得以防止逃
   亡之虞而代替羈押之具體理由,容有未盡。
  2刑事訴訟法賦予被告對質詰問之權利,與被告是否基於特
   定事實而須羈押防止串證之判斷,並無必然相互排斥之關
   係。非謂交互詰問權利既受保障,即無羈押之必要。本院
   前次發回意旨已認檢察官前次抗告所持:「刑事訴訟法第
   101條第1項第2款明定:犯罪嫌疑重大,有事實足認為有
   湮滅、偽造、變造證據或勾串共犯或證人之虞,非予羈押
   ,顯難進行追訴、審判或執行者,得羈押之。此項法定羈
   押事由,並非僅為保全偵查而設,於審判程序中亦應一體
   適用。良以案件經提起公訴後,除控辯雙方尚有各依刑事
   訴訟法第163條第1項前段聲請調查證據之空間外,縱係已
   於偵查中有所陳述之共犯或證人,於審判中亦有再受詰問
   調查之可能,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2針對被告以外之人於
   審判中翻異前供之情形,明定證據能力比較取捨之規範,
   即係由此而設。是故檢察官於偵查中對於人的供述證據進
   行蒐集訊問是否完備,與被告在審判中有無勾串共犯或證
   人之虞,並無必然關連,不得僅以檢察官起訴前已就相關
   證據詳予調查為由,遽認被告已難再事勾串」之法律見解
   不無可採。而被告趙建銘前於本案爆發、檢察官指揮司法
   警察機關相繼約詢涉案關係人並展開搜索後之95年5月17
   日,如何在臺大醫院辦公室內約晤共犯蔡清文商談頂罪,
   已據證人蔡清文於偵查中證述在卷,是其已有勾串共犯嫌
   疑人之行為。案雖經起訴,然各共同被告及證人在審判中
   仍有相互詰問之可能,何以能夠遽認案經檢察官偵查終結
   ,業據起訴,於審理中即無串證之虞?又原法院一方面認
   為:被告趙建銘再勾串相關證人,已顯非易事;另又同時
   認為:「不能排除」證人事後曲意迴護被告,證人具結之
   制度「可減少」串證之可能。則原裁定就趙建銘是否仍有
   串證之虞所持立場,理由容有未洽。
(三)被告蘇德建、游世一具保金額部分:
   按具保為羈押之替代處分,所定保證金額,至少必須達於
   足可確保嗣後刑事司法程序之完成,始為相當。本院前次
   裁定亦認檢察官抗告所提:「查被告趙建銘、蘇德建、游
   世一共同涉犯修正前證券交易法第171條第2項之罪,除該
   條項業已設有鉅額併科罰金規定之外,就其共同犯罪所得
   財物,並須依同條第6項分別情形宣告發還、沒收或以其
   財產抵償之。又刑罰法律上關於沒收、追徵、追繳之規定
   ,於數人共同犯罪之場合,須由全體共犯就全部從刑負連
   帶責任,不因個別被告分受贓額多寡而有異。本案被告趙
   建銘、蘇德建、游世一等人共同違法從事內線交易,獲得
   不法利益累計逾億元未據繳回,有待日後判決確定執行沒
   收或以其財產抵償,趙建銘、游世一另經檢察官各求處併
   科罰金新臺幣3千萬元在案,原裁定諭知被告趙建銘、游
   世一須各自具保新臺幣1千萬元免予羈押,蘇德建則僅須
   具保新臺幣5百萬元,保全上開財產刑(含從刑)即已顯
   然不足,遑論各被告猶待重處徒刑膺懲,所定具保金額殊
   非妥當」,應予斟酌。惟原法院於發回後仍依前次金額准
   予被告游世一、蘇德建具保,且原裁定理由斟酌被告游世
   一之具體情況,認「顯見資力頗豐,其具保金額自應較被
   告趙建銘、蘇德建為高」,卻准予被告游世一以1千萬元
   具保、被告趙建銘以1千7百萬元具保,理由顯有矛盾。又
   參酌刑事訴訟法第111條第1項至第3項規定意旨,具保人
   並不限於被告本人,保證金之酌定非僅依被告之資力為審
   酌標準,而至少須達於足可確保嗣後刑事司法程序之完成
   。原裁定主要以各被告本身之資力以定具保之金額,而未
   說明該保證金何以足資確保日後刑事司法程序之完成,容
   有未合。
四、綜上所述,原裁定關於被告趙建銘有無羈押必要,及被告游
  世一、蘇德建各應取具如何之擔保金額所為裁定,容有未洽
  。檢察官提起抗告,非無理由,自應由本院將原裁定撤銷,
  發回原法院更為妥適之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