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發布日:950717

類  別:新 聞 稿

摘  要:臺灣高等法院有關臺灣台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不服臺灣台北地方法院裁定准被告趙建銘、游世一及蘇德建三人交保、限制出境、限制住居乙事,提起抗告之新聞稿

附  件: (無附件)

內  容:臺灣高等法院新聞稿    95年7月17日
為臺灣台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不服臺灣台北地方法院裁定准被告趙建銘、游世一及蘇德建三人交保、限制出境、限制住居乙事,提起抗告,本院合議庭已於今(17)日下午四點公告裁定主文:「原裁定撤銷,發回臺灣台北地方法院。」
有關裁定之理由,參照本院95年度抗字第567號刑事裁定理由二、三:
二、本案審檢雙方對於被告趙建銘三人有無羈押必要,是否有串
  證之虞,及被告趙建銘三人以具保及其他替代處分方式免予
  羈押是否妥適,各具提出論點,綜合審檢雙方立論,本院裁
  定如下:
(一)就被告趙建銘有無羈押必要言:
  原法院裁定認定「查被告趙建銘於太太陳幸妤已近懷孕後期
  ,猶於95年5月間本件爆發前後,訂購機票準備與太太前往
  日本,此為被告趙建銘於本院訊問庭時坦承不諱,被告趙建
  銘在太太懷孕已近後期,搭機危險性較高且無特殊理由之情
  況下,猶訂購機票準備一同前往日本,本院認被告趙建銘上
  開所為,有事實足認有逃亡之虞,亦即具備本款法定之羈押
  事由。」,原法院認為被告趙建銘無羈押之必要,係以:「
  被告三人是否非予羈押顯難進行追訴、審判或執行:按羈押
  之目的在於保全被告於刑事程序中始終在場,此種於有罪判
  決確定前先行拘禁被告之處分,本與無罪推定原則具有高度
  之緊張關係,自須在個案中透過憲法上比例原則之權衡,此
  即刑事訴訟法第101條第1項「非予羈押顯難進行追訴、審判
  或執行」規定之必要性要件。因此,如以具保、責付、限制
  住居等干預人民基本權利較小之手段已足以達到目的時,即
  不得予以羈押。至於用以安撫被害人、作為滿足部分人民迫
  切之應報需求或其他目的考量等因素,自非現代立憲主義之
  民主法治國家所應有之作為。查被告趙建銘雖曾預備出國,
  但事後已自行取消該行程,且此一事由本得以限制出境等其
  他適當措施限制之,即無施以最嚴厲限制被告基本權利之羈
  押處分之必要。」原法院既以被告趙建銘曾預備出國認定被
  告趙建銘有「事實足認有逃亡之虞」之羈押法定事由,既然
  認定被告趙建銘有逃亡之虞,而逃亡方式又非僅有購買機票
  出國一途而已,其他方法亦有,此為周知之事實,原法院認
  為「被告趙建銘雖曾預備出國,但事後已自行取消該行程,
  且此一事由本得以限制出境等其他適當措施限制之,即無施
  以最嚴厲限制被告基本權利之羈押處分之必要。」等語,顯
  未考量被告趙建銘既有逃亡之虞,出國僅為其中一方式而已
  ,有無可能以其他方式逃亡?如以其他方式逃亡,僅限制出
  境或限制住居能否防止?原法院均未說明,因此,原法院以
  此理由認為無施以最嚴厲限制被告基本權利之羈押處分之必
  要,說理無法服人,難謂允當。
(二)就被告三人所犯罪名言:
  原法院認為「被告所犯是否為死刑、無期徒刑或最輕本刑為
  五年以上有期徒刑之罪:公訴意旨認被告三人犯罪所得達新
  台幣1億545萬9,000元,犯罪所得達1億元以上,依證券交易
  法第171條第2項之規定,如成立犯罪應處7年以上有期徒刑
  ,因認被告三人所犯符合本款事由。」,顯亦認定被告三人
  均有「所犯為死刑、無期徒刑或最輕本刑為五年以上有期徒
  刑之罪者」之法定羈押事由,惟其認為被告三人無羈押之必
  要,僅以「刑事訴訟法第101條第1項第3款重罪事由作為羈
  押之理由,本應謹慎為之(德國聯邦憲法法院即認為以該款
  規定單獨作為羈押之事由,確實有違背法治國原則之虞);
  況本件涉犯同樣重罪罪名之其他共犯趙玉柱、蔡清文,公訴
  人亦分別准予具保免予羈押或停止羈押;再參酌本件被告三
  人所涉者係違反證券交易法之罪名等情,因認被告三人非不
  得以具保及其他必要處分方式替代而免予羈押,亦即被告三
  人並無羈押之必要性。」,首先,原法院似乎認為其他共犯
  趙玉柱、蔡清文已分別准予具保免予羈押或停止羈押,如羈
  押本案三位被告就屬不謹慎為之,是何理由,則未說明,又
  稱:「被告三人所涉者係違反證券交易法之罪名」,似又認
  為此一罪名無羈押之必要,然原法院已認定「公訴意旨認被
  告三人犯罪所得達新台幣1億545萬9,000元,犯罪所得達1億
  元以上,依證券交易法第171條第2項之規定,如成立犯罪應
  處7年以上有期徒刑,因認被告三人所犯符合本款事由。」
  既然認定是重罪,且合乎法定羈押事由,為何所犯係違反證
  券交易法之罪名,就無羈押之必要,亦未說明理由。且檢察
  官抗告指出:「數人共犯一罪之相牽連案件,對於涉案被告
  應否為羈押、具保、限制居住等強制處分,須就各被告罪嫌
  輕重程度、犯罪後態度表現、身體健康狀況等具體事項全盤
  觀察,分別為要適之處置,並無對於涉案相同罪名之被告須
  為一律對待之規制。被告趙建銘自案發迄今,對於涉案情形
  始終閃爍其詞,偵查中接受測謊亦乏誠實徵象,在被告諸人
  之中復有購買機票企圖出境之特殊虞逃情事,烏可遽與其他
  被告同視等觀? 原裁定以共同被告趙玉柱 (年邁且罹患腫瘤
  疾病而有健康顧慮)、蔡清文 (偵查中因坦誠悔罪而如實供
  述始獲開釋)皆已具保為由,認為被告趙建銘所犯罪名相同
  ,亦可以具保及其他替代處分方式免予羈押,未免速斷」等
  語,理由堅強,上開情節原法院又未及注意,遽認本件被告
  三人無羈押之必要,理由尚未完備。
(三)就被告等有無串證之虞言:
  檢察官抗告意旨指出:「刑事訴訟法第101條第2款明定:犯
  罪嫌疑重大,有事實足認為有湮滅、偽造、變造證據或勾串
  共犯或證人之虞,非予羈押,顯難進行追訴、審判或執行者
  ,得羈押之。此法定羈押事由,並非僅為保全偵查而設,於
  審判程序中亦應一體適用。良以案件經提起公訴後,除控辯
  雙方尚有各依刑事訴訟法第163條第1項首段聲請調查證據之
  空閒外,縱係已於偵查中有所陳述之共犯或證人,於審判中
  亦有再受詰問調查之可能,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2針對被告
  以外之人於審判中翻異前供之情形,明定證據能力比較取捨
  之規範,即係由此而設。是故檢察官於偵查中對於人的供述
  證據進行蒐集訊問是否完備,與被告在審判中有無勾串共犯
  或證人之虞並無必然關連,其理至明。原裁定以檢察官已就
  相關證據詳予調查並提起公訴為由,遽認被告已難再事勾串
  ,所持見解已有可議。」,所持理由亦屬允當,發回之後應
  一併考慮。
(四)檢察官抗告意旨又指出:「查被告趙建銘、蘇德建、游世一
  共同涉犯修正前證券交易法第171條第2項之罪,除該條項業
  已設有鉅額併科罰金規定之外,就其共同犯罪所得財物,並
  須依同條第6項分別情形宣告發還、沒收或以其財產抵償之
  。叉刑罰法律上關於沒收、追徵、追繳之規定,於數人共同
  犯罪之場合,須由全體共犯就全部從刑負連帶責任,不因個
  別被告分受贓額多寡而有異 (參照最高法院70年台上字第
  1186號判例)。本案被告趙建銘、蘇德建、游世一等人共同
  違法從事內線交易,獲得不法利益累計逾億末據繳回,有待
  日後判決確定執行沒收或以其財產抵償,趙建銘、游世一另
  經檢察官各求處併科罰金新臺幣 (下同)3 千萬元在案,原
  裁定諭知被告趙建銘、游世一須各自具保新臺幣1千萬元免
  予羈押,蘇德建則僅須具保500萬元,保全上開財產刑 (含
  從刑)即已顯然不足,遑論各被告猶待重處徒刑膺懲,所定
  具保金額殊非妥當。叉被告游世一計贓所得高達7千餘萬元
  ,於各共犯中因參與內線購股所獲不法利得最多,核其資力
  遠逾其他共同被告,僅依卷附稅務電子閘門財產所得調件表
  列印資料,即達53頁之多,檢察官起訴對其求處有期徒刑10
  年,亦較涉案其他被告為重,是其涉案情節較重,就其貲財
  情況加以觀察,可能棄保規避司法程序之疑慮,亦不可盡與
  其他被告同日而語,原裁定對於檢察官求處有期徒刑8年之
  共同被告趙建銘認須具保1千萬元,乃對遭處有期徒刑10年
  之被告游世一亦認僅須僅須具保相同金額,裁量標準亦乏一
  貫。」等語,其指摘原法院具保金額尚未妥適,非無理由。
三、據上所述,原法院所為具保,免予羈押,及對被告三人均予
  以限制出境及限制住居之強制處分,其理由應屬尚未完備,
  檢察官提起抗告為有理由,應將原裁定撤銷發回,由原法院
  更為妥適之裁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