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點選新聞稿詳細內容

  • 公發布日:950705
  • 類  別:新 聞 稿
  • 摘  要:
    台灣高等法院有關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對臺灣台北地方法院未對被告羅宗勝為羈押之裁定提起抗告之新聞稿
  • 附  件:

 台灣高等法院新聞稿 95年07月05日
為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對臺灣台北地方法院未對被告羅宗勝為羈押之裁定提起抗告,本院合議庭已於今(5)日下午公告裁定主文:「抗告駁回」,有關裁定理由,請參考本院95年度抗字第530號裁定理由一、二:

理 由
一、檢察官抗告意旨略以:
(一)按被告經法官訊問後,認為犯罪嫌疑重大,而有左列情形之一,非予羈押,顯難進行追訴、審判或執行者,得羈押之:1、逃亡或有事實足認為有逃亡之虞者。2、有事實足認為有湮滅、偽造、變造證據或勾串共犯或證人之虞者。3、所犯為死刑、無期徒刑或最輕本刑為五年以上有期徒刑之罪者。刑事訴訟法第一百零一條第一項定有明文。而羈押被告之目的在於確保訴訟程序之進行、證據之存在及真實以及刑罰(保安處分)之執行。被告所涉犯罪事實既尚在調查中,於本案情節未臻明暸前,認有保全將來之追訴、審判程序進行之必要時,即應認有羈押之必要性。
(二)被告羅宗勝涉犯貪污治罪條例第四條第一項第二款之藉端勒索財物罪嫌,業據洪正雄、黃家訓、張致銘、魏志平及林青茂結證甚詳,且陳振隆亦結證稱被告確曾要求伊對工程包商之棄土清運過程為跟拍攝影,並有扣案之錄影帶可稽。足見被告犯罪嫌疑重大,此亦為原審所認定不諱。而證人張致銘等均證稱承受相當之壓力,伊等任職之公司尚有工程進行中,唯恐遭受被告報復等語。再由被告所涉藉端勒索上開證人之犯行觀之,足認被告確有挾其現任台北市議員之勢,對證人予以恫赫施壓,並予勾串之虞。參以被告於洪正雄向媒體檢舉控訴其勒索封口費之事後,立即要求王焜生出具聲明稿予媒體陳明伊匯款一百萬元為伊與洪正雄間之資金往來,與被告無關等語,此有該聲明稿附卷可稽。且洪正雄於九十五年六月十七日晚間又遭不明男子打傷,亦有新聞簡報為證。本案又尚有其他受害之證人待查,為免被告勾串證人,對證人予以施壓恫赫,湮滅證據,並確保日後偵查、審判程序之進行,實有予以羈押之必要。況依林青茂之證述,尚有未到案之共犯鄭海淵待查,而被告於偵訊與原審訊問時對鄭海淵涉案部分又避重就輕,益見其亦有與共犯鄭海淵勾串之虞。再被告所犯上開罪名係法定本刑無期徒刑或十年以上有期徒刑之重罪,雖其為現任台北市議員,然並不能僅以其具議員身分即遽認被告並無日後難以執行之考量,前如伍澤元之例,渠等均具相當之社會地位,惟仍逃逸而未到案執行,因此,原審裁定所執之上開理由均不足採。本案確有羈押被告之必要,原審裁定並非適法。
二、惟查,證人即指證被告羅宗勝藉端勒索之洪正雄、黃家訓、張致銘、魏志平及林青茂等人,均係所謂之「敵性證人」,是否會與被告勾串供詞,實有疑問。且渠等就被告有如何之施壓或勒索,已於檢察官訊問時有相當之指述,亦無再與被告勾串之虞。至於部分證人所述承受相當之壓力或惟恐遭報復云云。姑不論僅是個人之感受或臆測,縱有該等可能,亦僅是應否依證人保護法等相關法規處理之問題,無關被告是否與該等證人勾串。其次,洪正雄向媒體檢舉指控被告之本案之不法後,被告央請友人透過媒體澄清乃正常之防禦行為,亦屬正當法律權利之行使,並無不法。至於洪正雄事後遭人毆打成傷乙節。洪正雄雖懷疑係被告所指使。然此為被告所否認,且無任何事證足以證明與被告有關,自不能僅以洪正雄臆測之詞推認被告會對洪正雄等人施壓、恐嚇。有關共犯鄭海淵部分,被告辯稱其與鄭海淵久未聯絡,沒有來往;並稱不認識林青茂或「阿龍」等語。查本案發生時間在九十一年間,距今已四年有餘;且洪正雄之檢舉經媒體批露後已有相當時日,被告若與鄭海淵共犯,應早已勾串供詞。末查,檢察官所舉之證據,雖足以認被告有犯罪嫌疑。然是否羈押被告仍應審酌有無羈押之必要。如前所述,本案發生時間在九十一年間,距今已四年有餘;被告且陳稱其與洪正雄原為好朋友,進而為結拜兄弟,嗣因欠債反目,始遭挾怨報復等語。徵諸檢察官指述之部分事實,洪正雄確有居間聯絡之情事。若被告確涉不法,何以遲至四年後始一次爆發?實情如何,確有待進一步審認。且羈押係最嚴厲之處分,影響被告之權益至鉅,稍有不慎,將造成難以抹滅之後果。本院考量本案被告係現任台北市議員,市議員之選舉將屆,被告涉犯之行為距今已有相當時日,事實有待審認,若提出相當之保證金並予以限制住居,實已足以確保追訴程序或將來審判程序之進行,實無羈押之必要。原審法院基於相同之理由,認為本案被告並無勾串證人或共犯之虞,亦無羈押之必要,而駁回檢察官羈押之聲請,但另諭知保證金八十萬元,並限制被告住居(出境),本院經核並無不當。檢察官抗告指摘原審裁定不當,難認為有理由,應予駁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