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發布日:950608

類  別:新 聞 稿

摘  要:臺灣高等法院有關被告陳哲男不服臺灣臺北地方法院延長羈押並禁止接見通信之裁定,提起抗告之新聞稿

附  件: (無附件)

內  容:     臺灣高等法院新聞稿(二)   95年6月8日

為被告陳哲男不服臺灣臺北地方法院延長羈押並禁止接見通信之裁定,提起抗告,本院合議庭已於今(8)日下午3時15分公告裁定主文:「抗告駁回」,其詳細理由載本院95年度抗字第450號裁定理由五、六、七、八。

理 由
五、關於本件被告是否符合繼續羈押並禁止接見通信要件之審酌:
就被告所涉詐欺罪嫌部分:
 被告是否犯罪嫌疑重大:
  查被告在原審前次95年4月7日羈押庭訊問中坦承收受證人梁柏薰所交付之3張共計711萬元之支票,雖其否認與擺平證人梁柏薰所涉之司法案件有關,然參酌卷內證人梁柏薰、謝文章、陳麗香、洪淑惠等之證詞,及梁柏薰之全國前案紀錄表、梁柏薰海外記者會內容之媒體報導等文書證物,暨檢察官後續偵查中所調查如聲請書附表所載之相關證人證詞及文書證物,上開款項與擺平證人梁柏薰所涉之司法案件,難認全無關聯,檢察官主張被告涉犯詐欺罪嫌重大,並非無據;至被告及辯護人雖爭執前開部分證據之證據能力,惟按關於羈押之審查,其目的僅在判斷是否符合羈押之原因及有無實施羈押強制處分之必要,並非認定被告有無犯罪之實體審判,關於羈押之要件,並不適用嚴格證明法則,且關於證據能力之認定,亦係進行本案刑事訴訟程序始應調查之事項,本件被告及辯護人自行認定關於證據能力之有無,並主張被告無詐欺犯行而逕認被告不符羈押要件,並非可取,本件被告涉犯詐欺罪嫌依然重大。
 被告是否有繼續羈押並禁止接見通信之原因及必要性:
 被告在原審前次羈押庭訊問前均否認收受上開 711萬元款項,嗣在原審訊問時始改口承認收受該等款項,惟所供述之收受款項原因,與其他證人之供述均有歧異,且依卷證資料顯示,被告曾有與相關人士商談如何應對調查、使用相關人士帳戶、透過相關人士退還被害人款項以希冀無不利證據出現之舉,顯有事實足認被告有勾串證人及湮滅證據之虞,部分已到案之證人與被告所供至今仍有重大出入;而被告自95年4月7日經原審法院諭知羈押後迄今將屆 2月,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業已陸續傳訊前次聲請羈押時所述待傳訊之相關證人,及函查相關人士之帳戶往來資料、被告與相關人士之會面細節等資料,並無消極不為偵查作為之情形,檢察官聲請延長羈押意旨所述依後續偵查中所發現之事實及證據資料,而認有再傳訊必要之證人及調查比對之資料,與被告詐欺之手段、詐欺之金額等犯罪構成要件事實,均屬直接相關,被告及辯護人爭執檢察官該查之證據都已調查完畢,聲請延長羈押所稱欲調查之事項均為不必要之調查,尚屬無據。本件既仍有證據待查,偵查作為尚未臻完備,法院前對被告諭知羈押並禁止接見通信之「有事實足認為有湮滅證據及勾串證人之虞」之原因,顯仍繼續存在。
 又本件事涉司法黃牛案件,影響國家之司法公正形象甚鉅,且據檢察官具狀聲請延長羈押,若未予羈押,顯難進行追訴,應認仍有繼續羈押並禁止接見通信之必要性。
就被告所涉違反證券交易法罪嫌部分:
 被告是否犯罪嫌疑重大:
  查被告承認其於擔任總統府副秘書長期間曾買賣A公司股票,惟否認係內線交易行為,辯稱:伊並未獲得內線消息,伊是分多次買進及賣出A公司股票,持有股票時間達數年,並非內線交易云云。然參酌卷內證人之證詞及相關文書證物,檢察官指稱被告獲悉足以影響股價之重大消息,並在接近獲悉消息時間、該消息尚未公開前,有較大量買賣A公司股票之行為,均有所本,本件檢察官主張被告涉犯違反證券交易法之罪嫌重大,並非無據。
 被告是否有繼續羈押並禁止接見通信之原因及必要性:
  檢察官就被告此部分所涉犯嫌,雖主張因尚有相關證人未到案,及帳戶資金往來待查證,恐有串證之虞,並影響資金流向之追查,惟查依檢察官所舉之現有證據,尚無事實足認未到案之相關人士與被告間就此部分之犯罪追查有何不當接觸之嫌疑、或與尚未清查之帳戶往來資料有何關聯,或被告曾有何涉嫌湮滅此部分犯罪證據之舉,無法逕認被告就此部分所涉犯罪亦有「有事實足認為有湮滅證據或勾串共犯或證人之虞」之繼續羈押及禁止接見通信之原因及必要性,故不應作為本件對被告繼續羈押及禁止接見通信之理由。
六、末查被告雖於本件延長羈押原審訊問時陳稱其有高血壓,心律控制比較不好云云,惟被告自承在看守所中有服用藥物(見原審95年6月1日訊問筆錄),且經檢察官前就被告入所後之就醫情形函詢臺灣臺北看守所,經覆稱:被告目前病況尚屬穩定等語,並檢附被告病歷資料影本一份供參(見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95年度偵字第7978號卷三),本件並無刑事訴訟法第一百十四條所規定之被告現罹疾病,非保外治療顯難痊癒之不得駁回具保停止羈押聲請之情形,併予敘明。
七、綜上各節所述,本件聲請人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 於法定期間內向原審法院具狀聲請對被告延長羈押,並禁止接見通信,經原審法院訊問被告後,認被告就所涉詐欺罪嫌部分,犯罪嫌疑仍屬重大,且仍有「有事實足認為有湮滅證據及勾串證人之虞」之繼續羈押及禁止接見通信之原因,並有繼續羈押及禁止接見通信之必要,而適用刑事訴訟法第10 8條第1項、第105條第3項之規定,裁定被告之羈押期間應95年6月7日起延長 2月,並予禁止接見通信,該延長羈押之裁定於法並無不合。
八、抗告意旨以:本件相關証據資料皆已由檢方掌握,並無證人待傳,檢察官所指待查之證人及事證皆屬傳聞證據,與待證事實無關,被告並無串證或湮滅證據之可能,檢察官所為,顯係濫用此一保全手段,達到繼續偵查他案即被告涉嫌違反證券交易法案件之目的,此種在延長羈押中追加違反證券交易法案件,不合延長羈押之要件。而本件檢察官就本案犯罪事實確已足有使法院得有合理可疑之程度而可據以提起公訴,因而並無「非予羈押,顯難進行追訴」之要件云云,指摘原審延長羈押之裁定不當。然按個案之偵查、起訴及審判,不以單純一罪或裁判上一罪為限,一人犯數罪之相牽連案件,得由檢察官合併偵查或合併起訴,就該等得由檢察官合併偵查或合併起訴之案件,檢察官如認有羈押或繼續(延長)羈押之必要,而一併向法院提出聲請時,法院得就檢察官一併提出之理由、具體事證,為整體之觀察審酌,因此,被告所涉違反證券交易法部分之犯罪事實,亦得為本件併予審酌之範圍,關於此點,前已說明。而本件關於被告涉犯詐欺罪嫌部分,仍有證據待查,偵查作為尚未臻完備,亦已敘明如前,本件被告仍有繼續羈押並禁止接見通信之原因及必要性,因此,抗告核無理由,應予駁回。至於選任辯護人以其於95年6月5日始收受原審裁定,請求本院暫不對此抗告作出裁定,等待其補呈抗告理由後,再行審結。然查,被告及其選任辯護人均全程參與原羈押處分前之訊問及本次延長羈押程序之訊問,且對原審延長羈押之裁定,已兩次提出抗告理由詳盡之抗告狀,顯見被告方面對於原審裁定之理由,已充分瞭解,本院因此不待其第 3次再提出抗告理由,即為本裁定,併予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