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發布日:980522

類  別:新 聞 稿

摘  要:台灣高等法院有關抗告人陳水扁不服台灣台北地方法院對其所為第二次延長羈押及駁回其聲請撤銷羈押之裁定,提起抗告一案之新聞稿。

附  件: (無附件)

內  容:台灣高等法院新聞稿   98年5月22日
為抗告人陳水扁不服台灣台北地方法院對其所為第二次延長羈押及駁回其聲請撤銷羈押之裁定,提起抗告,本院合議庭已於今(22)日下午2時5分公告裁定主文均為:「抗告駁回」,有關理由參見本院98年度抗字第463號、第464號裁定理由四、五、六、七、八:
壹、本院98年度抗字第463號裁定(駁回第二次延長羈押之抗告)理由四、五、六、七、八:
四、本件抗告意旨迭稱:原法院九十八年度金矚重訴第一號貪污等案件,併入該院九十五年度矚重訴第四號貪污等案件,乃違反法官法定原則;原審法院係藉羈押預先懲罰、羞辱、教訓被告;被告否認犯罪,並非刑事訴訟法第一百零一條第一項各款之羈押法定事由;被告前將國務機要費中部分資料核定為機密,及於遭羈押於看守所期間出書、絕食自殘等行為,並非干擾、延滯訴訟,亦非刑事訴訟法第一百零一條第一項各款之羈押法定事由云云。然查被告曾執前揭之併案一事,聲請法官迴避,或對被告羈押、延長羈押裁定等提起抗告,均經本院詳為審認後裁定駁回抗告在案(見臺灣高等法院九十八年度抗字第一三四號及九十八年度抗字第七號、第二○四號裁定);且羈押及延長羈押被告之事由,刑事訴訟法第一百零一條、第一百零八條分別定有明文,本非刑事案件之承辦人得恣意可為。而審理中之羈押,係為求真實發現、確保審判程序之進行或保全刑罰之執行,而由法律明定限制被告人身自由之不得已手段,性質上與法院確定判決後國家刑罰權之執行,原屬二事。抗告意旨仍執陳詞再為指摘,並就本院九十八年度抗字第二○四號裁定內容已詳予論述之事項,重複再事爭執,顯無理由,本院不另贅述。
五、抗告意旨復稱:被告及其原審之辯護人聲請傳喚之主要證人已詰問,其餘未詰問之證人已當庭表示撤回,已無勾串、滅證疑慮,認原法院不應延長羈押云云。經查:被告聲請傳喚龍潭購地案部分之證人雖交互詰問完畢(證人許勝昌部分業經被告辯護人撤回),然相關審理程序,包括法院是否因應共同被告間不同之待證事實,斟酌必要性後,再依職權傳喚訊問其他證人、詢問被告等,均尚未進行。是以,依目前本案審理進度,原審法院前於九十八年三月三日審認裁定延長羈押被告之事由及必要性,均仍存在。且攸關本案國務機要費案之部分證人、洗錢案之證人,若與待證事實有關聯性及必要性,仍有待日後傳喚到庭進行詰問程序。抑且,原審衡酌共同被告間利害關係未必全然一致,待證事實亦非全然相同,甚有相斥情形,基於證據共通原則,是否仍有攸關被告部分之其他證人待傳喚、調查,亦應視本案有關之證人進行詰問程序後,再付審認其必要性。此外,被告經檢察官追加起訴之前揭部分,依據追加起訴書證據清單所記載,人之供述部分計十六項之多,此部分之證據能力及被告究否欲行使對質詰問權,尚待釐消,仍有傳訊證人到庭詰問之可能,則原審法院及本院前次裁定所認被告恐有利用影響力及糾結之人脈網絡,進而為勾串、滅證之虞之事由,自仍應予衡量。綜上,本案固有部分進入審理程序,惟依目前審理進度,尚難認原審前揭對被告裁定羈押、延長羈押之事由及必要性有何變更或消滅。
六、至於抗告意旨所指被告及家人未查扣之鉅款新台幣(下同)五億七千萬元,與被告涉及之貪污等案件無涉,認非羈押原因云云。然被告及其家人之鉅額資產,包括前揭五億七千萬元及共同被告陳致中當庭供出之其他貴重珠寶部分,實際上迄今仍未全數查扣,而前揭鉅額資產,衡諸被告及家人之一般收支情形,顯然並不相當,究係合法抑不法所得,尤待被告與共同被告吳淑珍、陳致中於原審法院審理洗錢案時予以釐清。且按刑事訴訟法第二百六十七條規定,檢察官就犯罪事實一部起訴者,其效力及於全部,乃指法院就與原起訴案件之犯罪有單一性不可分關係之未經起訴之其餘事實,基於審判不可分原則,一併加以審判而言,乃起訴效力所及之犯罪事實之擴張,仍屬同一案件,法院於審理發覺時仍應全部予以審判,此與未經檢察官起訴之獨立案件,法院應不告不理者,乃本質上之不同。原審法院認此部分非無洗錢之犯罪嫌疑,且依起訴書記載,此部分與原起訴事實具裁判上一罪關係,而屬法院應審酌範圍之可能性甚高。原審法院審酌被告與其家人先前已有遭發覺犯罪即轉匯鉅款,且迄尚未匯回鉅款之情事,被告雖在押,惟其家人仍有延續前述行為,為避免遭查扣,暗地操縱境外鉅額資產移轉之可能。綜合各該客觀情事觀之,尚難認被告已無變造、湮滅證據之疑慮。復且被告與家人有此部分鉅額資產未查扣,依據一般經驗法則,倘日後逃匿當可保衣食無虞、度日優渥,此經法院歷次裁定予以闡明,益徵被告仍有力保前揭鉅額資產免於查扣,供日後使用之意,足見被告逃匿避訟之可能性極高,顯有具體事實可認被告有逃亡之虞,而有刑事訴訟法第一百零一條第一項第一款事由。
七、關於被告曾於原審審理時當庭表示有胸悶、心絞痛病況,原審之辯護人則推測被告有心肌梗塞症狀,請求釋放被告或聲請鑑定一節,經原審法院向臺北看守所查明,被告經診治後心電圖正常、呼吸音無明顯異常、心跳無明顯雜音、心律正常之情況下,仍藉口被告患有心絞痛、心肌梗塞之嚴重病症,當庭請求停止羈押、立即送醫鑑定云云,惟嗣經臺北縣立醫院板橋院區診療確認被告係「冠狀動脈輕度動脈粥狀硬化」,並非其所述之心絞痛、心肌梗塞病症。又被告因故意不進食、不飲水自行導致健康惡化後,經臺北看守所於九十八年五月九日戒護送至臺北縣立醫院板橋院區診療,確認被告之身體狀況係:冠狀動脈輕度動脈粥狀硬化、支氣管炎併左下肺葉肺泡輕度擴張不全、脫水現象及尿酮體反應陽性、右膝退化性關節炎併髖股排列不正、眼壓高疑似青光眼等,有臺北縣立醫院九十八年五月十一日診斷證明書暨病歷、超音波檢查報告、放射線特殊造影檢查報告、電腦斷層掃瞄及MRI檢查報告、放射線一般檢查報告、心電圖、臺北縣立醫院檢驗紀錄表等可稽,尚與刑事訴訟法第一百十四條第三款規定停止羈押之情事不符。至抗告意旨誤引媒體自行評論之標題,遽以法院認被告於審理時之身體狀況係「假仙」(見刑事抗告狀抗證二號),乃情緒性裁定,存教訓、羞辱被告之意思云云,洵屬無據。
八、綜上所述,原審法院經具體審酌前揭各情,乃認依現實情狀,若非將被告延長羈押,顯難進行後續之審判程序或將來之執行,且難期真實之發現,既仍無從以具保或限制住居之方式替代羈押之執行,足認原先羈押被告及對被告延長羈押之法定事由仍均存在,羈押之必要性並未消滅,而予裁定延長羈押,經核尚無目的與手段間輕重失衡之情形,亦無明顯違反比例原則之情事,依法並無不當,核屬原審審判職權之適法行使。本件抗告意旨無非係對原審法院適法之職權行使,及原裁定理由已詳予說明論述之事項,徒憑己見再事爭執,並無理由,應予駁回。至於抗告理由所載其餘各節,與本件延長羈押之裁定並無關聯性,亦不足以影響原審延長羈押等事由之認定,本院不一一論述,併予敘明。
貳、本院98年度抗字第464號裁定(駁回撤銷羈押之聲請)理由四、五、六、七、八:
四、本件抗告意旨迭稱:原法院九十八年度金矚重訴第一號貪污等案件,併入該院九十五年度矚重訴第四號貪污等案件,乃違反法官法定原則;原審法院係藉羈押、一再延長羈押為手段,預先懲罰、羞辱、教訓被告;被告前將國務機要費中部分資料核定為機密,及於遭羈押於看守所期間絕食抗議等行為,並非干擾、延滯訴訟,非刑事訴訟法第一百零一條第一項各款之羈押法定事由;被告否認犯罪,亦非刑事訴訟法第一百零一條第一項各款之羈押事由;被告指示陳鎮慧修改、重製國務機要費帳目,係為了向特偵組為訴訟上之說明;機密外交中之南線專案係用於掩飾J案,並非串證造假云云。然查被告曾執前揭之併案一事,聲請法官迴避,或對被告羈押、延長羈押等裁定提起抗告,均業經本院詳為審認後裁定駁回抗告在案(見臺灣高等法院九十八年度抗字第一三四號及九十八年度抗字第七號、第二○四號裁定);且羈押及延長羈押被告之事由,刑事訴訟法第一百零一條、第一百零八條分別定有明文,本非刑事案件之承辦人得恣意可為。而審理中之羈押,係為求真實發現、確保審判程序之進行或保全刑罰之執行,而由法律明定限制被告人身自由之不得已手段,性質上與法院確定判決後國家刑罰權之執行,原屬二事。抗告意旨仍執陳詞再為指摘,並就本院九十八年度抗字第二○三號駁回撤銷羈押抗告之裁定內容已詳予論述之事項,重複再事爭執,顯無理由,本院不另贅述。
五、同前壹五。
六、同前壹六。
七、同前壹七。
八、綜上所述,經原審法院具體審認前揭各情,乃認依現實情狀,若非將被告予以羈押,顯難進行後續之審判,尤以被告有事實足認有逃亡之虞,並有湮滅、變造證據、勾串共犯或證人之虞,若非羈押被告,縱詰問共同被告或證人,亦難期真實之發現,已無從以具保或限制住居之方式替代羈押之執行。原審法院兼衡人權保障及公益目的之考量,認為本件被告羈押事由尚存在、羈押之原因亦未消滅,且經審酌比例原則,認客觀上具羈押被告之必要,乃認被告聲請依刑事訴訟法第一百零七條規定撤銷羈押,顯為無理由而予駁回。經核尚無目的與手段間輕重失衡之情形,亦無明顯違反比例原則之情事,依法並無不當,核屬原審審判職權之適法行使。本件抗告意旨無非係對原審法院適法之職權行使,及原裁定理由已詳予說明論述之事項,徒憑己見再事爭執,並無理由,應予駁回。至於抗告理由所載其餘各節,與本件駁回撤銷羈押之裁定並無關聯性,亦不足以影響原審對於羈押及延長羈押等事由之認定,本院不一一論述,併予敘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