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發布日:980303

類  別:新 聞 稿

摘  要:台灣高等法院有關聲請人陳水扁聲請移轉管轄乙案之新聞稿。

附  件: (無附件)

內  容:台灣高等法院新聞稿     98年3月3日
為聲請人陳水扁聲請移轉管轄乙案,本院合議庭已於今(3)日上午9時22分公告裁定主文:「聲請駁回」,其理由詳見本院98年度聲字第575號裁定理由二、三、四:
二、按有下列情形之一者,由直接上級法院,以裁定將案件移轉於其管轄區域內與原法院同級之他法院:有管轄權之法院因法律或事實不能行使審判權者。因特別情形由有管轄權之法院審判,恐影響公安或難期公平者。刑事訴訟法第10條第1項定有明文。而因特別情形,由有管轄權之法院審判,恐難期公平者,固得聲請由直接上級法院以裁定將案件移轉於其管轄區域內與原法院同級之他法院,然該款所謂審判恐難期公平,係指有具體事實,如法院與被告間曾有訴訟,或被告與原法院所有法官均有私人宿怨等,足認該法院之審判確實不得保持公平者而言;倘僅個人懷疑臆測之詞,或以空言指摘,或當事人與法院中部分職員有親誼恩怨之故,則尚難據以推定;又如僅係對某承辦法官進行審判職務之公正存疑,且該法院又無因法律或事實不能行使審判權之情形,則屬得否聲請該法官迴避之問題,不得據以聲請移轉管轄(最高法院49年台聲字第3號判例、89年台聲字第6號及81年台聲字第8號等裁定意旨參照)。
三、查聲請人聲請移轉管轄無非係以本案於繫屬於台北地方法院後,整個分案過程違反「法官法定原則」,已引發社會公正人士之廣泛質疑,倘由台北地方法院繼續審判,恐難期公平,亦難以弭平各界對於司法公信力之疑慮等由,惟查:
、按數同級法院管轄之案件相牽連者,得合併由其中一法院管轄。前項情形,如各案件已繫屬於數法院者,經各該法院之同意,得以裁定將其案件移送於一法院合併審判之;有不同意者,由共同之直接上級法院裁定之。又於第一審辯論終結前,得就與本案相牽連之犯罪,追加起訴。分別為刑事訴訟法第6條第1項、第265條第1項定有明文,此立法意旨為求訴訟經濟,避免判決歧異。查臺灣臺北地方法院九十七年度金矚重訴字第一號違反貪污治罪條例等案件,原由該院刑事第三庭合議庭法官周占春、林柏泓及何俏美審理,該合議庭依據該院刑事庭分案要點,以行政簽呈簽請審核小組決議,改由相牽連案件之前案即同院九十五年度矚重訴字第四號(下稱國務機要費案)承審合議庭法官蔡守訓、吳定亞及徐千惠合併審理,則本案分案方式既有所依據,況查檢察官本得就與國務機要費案相牽連之案件追加起訴,由承辦「國務機要費案」之合議庭審理,是故台北地方法院合議庭依據該院刑事庭分案要點,以行政簽呈簽請審核小組決議,將本案改由  原承辦國務機要費之合議庭法官審理,自合乎一定之法定程序,即無不法可言,難謂有違反「法官法定原則」,聲請意旨不無誤會,自難謂由台北地方法院繼續審判,恐有難期公平之疑慮。
、按有管轄權之法院,審判如有不公平之虞,依刑事訴訟法第10條第2款,固得聲請移轉管轄,惟所謂審判有不公平之虞,係指有具體事實,足認該法院之審判不得保持公平者而言,如僅空言指摘,即難據以推定(參照49年台聲字第3號判例)。從而該事實不僅要出於具體,認定過程尤須嚴謹,才不致於對法院具體審判權構成侵害。聲請意旨認上揭分案程序,引起部分學者及實務界不同意見和看法,固然屬實,是對該法院之分案程序,無論實務上是否需要檢討改進以臻公平,或學術上有無需要強化論述藉達理想,其立意確屬良善,事非不可公評,但其結論終究是個人觀點與建議,尚無由因此即可導出台北地方法院任一法官審理必然均有不公平之虞,而需藉移轉以變更管轄之必要。
、況查本案(臺灣臺北地方法院九十七年度金矚重訴字第一號違反貪污治罪條例等案件)原由該院刑事第三庭合議庭法官周占春、林柏泓及何俏美審理,該合議庭依據該院刑事庭分案要點,以行政簽呈簽請審核小組決議,改由相牽連案件之前案即同院九十五年度矚重訴字第四號(下稱國務機要費案)承審合議庭法官蔡守訓、吳定亞及徐千惠審理後,被告以對原審法院之分案方式違反「法官法定之原則」,另合議庭之組成,法官所為之訴訟指揮均不認同,由渠等執行職務,  恐有偏頗不公平之虞,聲請迴避,亦經原審裁定駁回,本院駁回抗告確定,有本院98年度抗字第57、134號裁定可稽。
四、綜上所述,被告聲請意旨,或誤解法律之規定,或出諸被告自己主觀之判斷,而為爭執;或以學者等個人之評論或不同之見解,認本案由台北地方法院繼續審判,恐難期公平,均難認為有理由,經核既與首開法條規定不符,自應駁回其聲請,爰為裁定如主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