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點選新聞稿詳細內容

  • 公發布日:980209
  • 類  別:新 聞 稿
  • 摘  要:
    台灣高等法院有關抗告人王令麟不服台灣台北地方法院對其再執行羈押及延長羈押之裁定,提起抗告一案之新聞稿。
  • 附  件:

台灣高等法院新聞稿    98年2月9日
為抗告人王令麟不服台灣台北地方法院對其再執行羈押及延長羈押之裁定,提起抗告,本院合議庭已於本(9)日下午4時公告裁定主文均為:「原裁定撤銷,發回台灣台北地方法院」,有關撤銷理由詳見本院98年度抗字第100號裁定理由三、四、五、六、七及本院98年度抗字第99號裁定理由三:
壹、本院98年度抗字第100號裁定理由三、四、五、六、七:
三、按刑事訴訟法第117條第1項規定停止羈押後有本項規定各款情形之一者(例如本案新發生第101條第1項、第101條之1第1項各款所定情形之一者),得命再執行羈押。而依司法院前揭「法院辦理修正刑事訴訟法關於停止羈押及再執行羈押注意要點」第十二點規定:「停止羈押後,有刑事訴訟法第117條所列情形之一者,得命再執行羈押,其一切程序及要點與羈押同」。而刑事訴訟法第101條關於羈押之規定,明定「被告經法官訊問後……」換言之,本件再執行羈押被告自應經過訊問後始得為之。查被告係於98年1月21日上午9時20分到原審法院報到,原審法院於當日裁定被告再執行羈押,(詳原審送抗告用乙卷第225頁報告單及226、227頁再執行羈押裁定書),惟並未見有何再執行羈押之訊問筆錄。當日下午2時10分原法院雖提訊被告,惟審判長提問「本院依此函認為係違反刑事訴訟法第117條第1項第3款規定,而再執行羈押,羈押期間於98年1月30日期滿,自98年1月31日零時起,延長羈押兩個月有何意見?」,依該提問,原審法院顯已裁定再執行羈押,而開庭僅係為延押之訊問,(同上開卷第236頁反面)而已。是原法院未對被告為再執行羈押之訊問,並通知被告選任辯護人到庭辯護,對被告訴訟權利之保障自有未周,核先敘明。
四、原審延長羈押裁定理由敘明原法院於97年10月曾接獲東森集團內部密報被告擬於一審宣判前偷渡潛逃情資,因內容不夠具體,經原審與檢察官聯繫後,指揮法務部調查局北部地區機動工作組派員跟監至97年12月31日。惟依卷附跟監紀錄所示,被告在該段期間生活起居作息正常,有卷附王令麟行動蒐證作業報告表(同上卷第45至213頁參照)可稽。查東森集團內部人員密報,或係因個人恩怨,或係因利益衝突,自難據予採憑,原法院認「依本院相信被告很有可能已著手安排偷渡潛逃出境」等語,自屬無據。
五、原法院再執行羈押被告其所採最重要之理由,係以原法院於97年1月20日接獲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函轉法務部調查局北部地區機動工作組函(附於上開卷第220頁),陳報被告請託透過澎湖縣馬公市代表會副主席李豫花,瞭解由澎湖縣搭漁船偷渡出境至中國大陸或東南亞之可行性,想循「王玉雲」模式,安排偷渡,李豫花返回澎湖後,為免走漏風聲,目前已由1、2位親信私下向馬公市鎮港及山水漁港親近友人探詢偷渡等訊息,而查該情資係由澎湖調查站調查員彭記明於98年1月12日在澎湖縣親蒐所得為所憑之依據。而調查局北部地區機動工作組係依據調查員彭記明98年1月12日提出之被告疑偷渡之要況報告(附於同上卷第223、224頁)而發函給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各該函為公務員職務上製作之紀錄文書,依法固有證據能力,惟該文書之內容是否真實,法院仍有調查審明之必要,原審認卷內證據「僅須依自證明」之程度即可,惟羈押係對被告所為人身自由之羈束,對被告之影響甚大,自須證明至「無合理懷疑之程度」。本件調查員之情資涉及案外人蔡豪、李豫花,原法院接獲情資非不得再對被告實施跟監,並傳訊蔡豪、李豫花查證,及傳訊調查員彭記明說明情資來源及所憑依據,根究明白被告究竟有無偷渡計劃與事實。至原裁定認蔡豪自承與被告交情甚篤,彼此情同兄弟,於97年10月間確曾與被告見面云云。查被告與蔡豪均曾擔任立法委員,被告且係商界聞人,彼二人認識並有交情,非無可能。惟安排要犯偷渡係犯罪行為,交情甚篤即甘冒犯罪危險代為安排偷渡,並非事所必然。原審未經調查逕認蔡豪、李豫花計劃協助被告偷渡,對蔡豪及李豫花並不公允,其理甚昭。
六、原法院於97年5月30日准被告具保停止羈押時,即知被告所犯係有期徒刑七年以上之重罪,並知被告海內外有多種企業在經營,其父及妻潛逃在外等情,雖原法院於97年12月31日判處被告有期徒刑拾捌年,併科罰金新台幣七億元在案,為此係重罪判決之結果,自難以此理由再執行羈押被告。
七、綜上,原裁定尚有前開可議之處,被告抗告指摘原裁定不當,核有理由,自應由本院將原裁定撤銷,發回原審法院詳予調查後,重新審酌是否有事實足認被告有逃亡之虞及羈押之必要,更為適法之裁定。
貳、本院98年度抗字第99號裁定理由三:
三、查原審再執行羈押之裁定,業經本院98年抗字第100號裁定予以撤銷,撤銷理由於該裁定論敘綦祥,茲不再贅敘,原法院再執行羈押被告之裁定既經撤銷,則其延長羈押被告之裁定即失所依據。被告抗告指摘原裁定不當,核有理由,自應由本院將原裁定撤銷,發回原審法院更為適當之處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