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點選新聞稿詳細內容

  • 公發布日:971103
  • 類  別:新 聞 稿
  • 摘  要:
    台灣高等法院有關被告邱義仁不服台灣台北地方法院對其所為羈押並禁止接見通信之裁定,提起抗告一案之新聞稿。
  • 附  件:

臺灣高等法院新聞稿     97年11月3日
為被告邱義仁不服台灣台北地方法院對其所為羈押並禁止接見通信之裁定,提起抗告,本院合議庭已於本(3)日下午4:50分公告裁定主文:「抗告駁回」。其理由見本院97年度抗字第1184號裁定理由四:
四、經查:                       
怴B本件抗告人即被告邱義仁涉犯貪污治罪條例第5條第1項第2款案件,仍有共犯與證人多人尚未到案,業據檢察官於羈押聲請書中敘明理由,是檢察官聲請書以被告等與其他未到案之共犯有刑事訴訟法第101條第1項第2款:「有事實足認為有湮滅、偽造、變造證據或勾串共犯或證人之虞者」之情形,與刑事訴訟法第101條第1項第3款:「所犯為死刑、無期徒刑或最輕本刑為五年以上有期徒刑之罪者」之羈押事由聲請羈押(本件涉及外交機密與國家安全,以及偵查不公開原則,相關聲請資料見卷附檢察官之聲請書),其聲請之理由係有依據,原審認為被告有前述法定事由,予以羈押,經核於法並無不合。
芊B按法院對被告執行之羈押,本質上係為使訴訟程序得以順利進行,或為保全證據或為保全對被告刑罰之執行之目的,而對被告所實施之剝奪人身自由之強制處分。而被告有無羈押之必要,法院自得按照訴訟進行程度,就具體個案情節予以斟酌決定,此有最高法院29年度抗字第57號判例可資遵循,如就客觀情事觀察,法院羈押裁定,無明顯違反憲法比例原則,即難謂違法或不當可言。而所謂「犯罪嫌疑重大」,係指有具體事由,足以令人相信被告很有可能涉嫌其被控之犯罪已足,並以自由證明為之,此與認定犯罪事實所憑證據,須達無合理懷疑程度者迥異。
吽B次查「被告經法官訊問後,認為犯罪嫌疑重大,而有左列情形之一,非予羈押,顯難進行追訴、審判或執行者,得羈押之︰一、逃亡或有事實足認為有逃亡之虞者。二、有事實足認為有湮滅、偽造、變造證據或勾串共犯或證人之虞者。三、所犯為死刑、無期徒刑或最輕本刑為五年以上有期徒刑之罪者。法官為前項之訊問時,檢察官得到場陳述聲請羈押之理由及提出必要之證據。第一項各款所依據之事實,應告知被告及其辯護人,並記載於筆錄」,刑事訴訟法第101條定有明文。而法院對被告執行之羈押,其本質上係屬為保全被告使訴訟程序得以順利進行,或為保全證據或對被告刑罰之執行得以遂行之目的,而對被告所實施之對人之強制處分,是對被告有無羈押之必要,自應由法院以上述羈押之目的,依職權為目的性裁量,亦即被告有無羈押之必要,法院僅須審查被告犯罪嫌疑是否重大、有無羈押原因以及有無賴羈押以保全偵審或執行之必要,由法院就具體個案情節予以斟酌決定,故有無羈押之必要性,得否以具保、責付、限制住居替代羈押,均屬事實審法院得自由裁量、判斷之職權,苟其此項裁量、判斷,並不悖乎通常一般人日常生活之經驗法則或論理法則,且就客觀情事觀察,法院羈押之裁定,在目的與手段間之衡量並無明顯違反比例原則情形,即無違法或不當可言,而不得任意指摘其為違法,據為提起抗告之合法理由。又「聲請停止羈押,除有刑事訴訟法第114條各款所列情形之一不得駁回者外,准許與否,該管法院有自由裁量之權,衡非被告所得強求(46年台抗字第21號)」。「刑事被告經訊問後,認為有刑事訴訟法第76條所定之情形者,於必要時得羈押之,固為同法第101條所明定,但執行羈押後有無繼續之必要,仍許由法院斟酌訴訟進行程度及其他一切情事而為認定(46年台抗字第6號、29年抗字第57號)」。「羈押之目的,除在於確保刑事偵查、審判程序之完成外,另亦有刑事執行保全之目的,本件屬得上訴第三審之案件,審判程序尚未完成,且抗告人所犯係最輕本刑為有期徒刑五年以上之罪,犯嫌重大,亦有保全抗告人將來刑事執行之必要,非予羈押,顯難進行審判或執行,其羈押原因並未消滅,依法駁回其撤銷羈押或命具保停止羈押之聲請。經核於法尚無不合(91年度台抗字第409號)」。又按法院為羈押之裁定,其本質上係為保全被告使刑事訴訟程序得以順利進行,或為保全證據或為擔保嗣後刑之執行程序,而對被告所實施之強制處分,法院審查之事項為被告犯罪嫌疑是否重大、有無羈押原因、以及有無賴羈押以保全偵審或執行程序之必要等,關於羈押原因之判斷,尚不適用訴訟上之嚴格證明原則。又被告有無刑事訴訟法第101條第1項各款規定之情形,應否羈押及羈押後其原因是否仍然存在,有無繼續羈押之必要,俱屬事實問題,法院容有依法認定裁量之職權。又刑事訴訟法第101條、第101條之1有關「犯罪嫌疑重大」之羈押要件,固須依事實及證據認定,然揆其法條用語與同法第154條第2項規定「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迥異。再徵諸上述羈押係為使訴訟程序得以順利進行之目的,可知法院決定羈押與否,犯罪事實猶可能尚待調查,而未臻確定。故認定「犯罪嫌疑重大」之證據與「證明犯罪事實」之證據,其證明力,仍有程度上之差異至明,此乃上開法文異其旨趣所在。至於被告實際是否成立犯罪,乃本案審判程序時實體上應予判斷之問題,並非法院裁定是否羈押之審查要件。是原審依據卷內資料,且訊問被告後裁定羈押被告,經核於法並無不合。至被告抗告所陳之需要檢察官釋明部分,檢察官已經提出相關書證包括支票等為證據。又關於抗告意旨所爭執之支票是否由被告持有兌現,係偵查程序檢察官進一步舉證與日後審理程序調查證據與辯論之實體事項,並非審酌羈押聲請之程序所得審查,否則,聲請羈押程序之訊問即無異於審判或預審程序,是抗告意旨就此之爭執,尚有誤解。至於本件相關證人與關係人未到案,檢察官已經於聲請書詳細敘明,抗告意旨爭執檢察官並且未釋明,並僅敘述其中幾位,與卷證檢察官主張有多位證人之資料不符。而被告有刑事訴訟法第101條第1項第2款:「有事實足認為有湮滅、偽造、變造證據或勾串共犯或證人之虞者」之情形,亦據檢察官提出證據資料文書,是抗告意旨爭執以限制住居代替,並無理由。至於抗告意旨所主張之檢察官得監聽以確保追訴等情,係檢察官之法定偵查作為,並非羈押審查事項。另被告是否已經被限制住居與被告有前述法定羈押事由之認定無關。亦即被告事實上是否成立犯罪,均尚待本案偵查、審理程序方能認定之,是被告抗告意旨爭執前情,係對其參與犯罪行為之說明與就檢察官聲請羈押犯罪嫌疑之答辯,並非停止羈押審酌之要件,則其抗告所為各項陳述,均非可取。
氶B綜上,原審依據檢察官聲請卷證資料,認本件被告有羈押之必要,於97年10月31日訊問後裁定准許檢察官羈押之聲請(原審裁定主文誤為玖拾柒年拾月穫B日,然實際訊問與裁定羈押日期為九十七年十月三十一日,又主文並未記載禁止接見通信,但97年10月31日之刑事報到單、訊問筆錄、押票、裁定理由等均已分別記明禁止接見通信,是顯係誤寫,且不影響裁判之本旨,應予以補充更正),經核並無不合,亦無違比例原則,至被告是否成立犯罪,尚待本案偵查與實質審理時,以嚴格證明程序方能認定,是抗告意旨爭執有無持有兌現支票,是否已經限制住居等情,係涉及證據資料實質認定問題,其陳述並非可採,又被告亦無刑事訴訟法第114條停止羈押之法定事由,本件原審所為羈押裁定,經核於法並無違誤,被告之抗告為無理由,應予駁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