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發布日:961218

類  別:新 聞 稿

摘  要:臺灣高等法院有關王令麟暨東森國際股份有限公司等三公司不服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所為扣押之裁定,提起抗告,本院裁定駁回之新聞稿

附  件: (無附件)

內  容:     臺灣高等法院新聞稿    96年12月18日
為王令麟暨東森國際股份有限公司等三公司不服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所為扣押之裁定,提起抗告,本院合議庭已於今日公告裁定主文「抗告駁回」,其理由詳見本院裁定96年抗字第1443號裁定理由六:
六、經查:
 原起訴書就被告王令麟於95年3月至6月間出售Cable Modem
  業務予東禾媒體公司之行為涉有背信犯行之犯罪事實,雖未
  敘及。惟:被告王令麟與凱雷集團即投資人荷蘭商PX Capita
  l Partners B.V.公司之股權買賣合約與亞太固網與東禾公
  司之Cable Modem業務買賣契約係結合在一起,需同時滿足
  條件,方能履約交割而無從分割;且亞太固網低價出售Cabl
  e Modem業務與被告王令麟以高價出售前EMC公司(即「舊東
  森媒體」)股權全部給凱雷集團有因果關係;而亞太固網低
  價出售Cable Modem業務復係王又曾、王金世英、王令台、
  王令一及被告王令麟等人之共同背信行為所致;而其等因低
  價出售Cable Modem業務之目的係在促成前揭股權買賣合約
  之完成履約並交割(參見原裁定第12頁暨檢察官聲請書第14
  頁),是被告王令麟之背信行為與詐欺舊東森小股東之詐欺
  行為,依檢察官上開指訴即有方法結果之裁判上一罪關係,
  應為原起訴效力之所及。抗告意旨謂原裁定就前開背信犯罪
  事實,非屬本案(即96年度矚重訴字第3號)起訴書所載事
  實之範疇,如何為起訴效力所及,而得以為得沒收之物予扣
  押,未見說明,尚有誤解。
 按詐欺罪之成立,要以加害者有不法取得財物之意思,實施
  詐欺行為,被害者因此行為,致表意有所錯誤,而其結果為
  財產上之處分,受其損害。最高法院著有19年上字第1699號
  判例意旨可參。原裁定謂:被告王令麟蓄意隱匿上開凱雷集
  團業將以每股32.5元收購之訊息,先後向張文龍等小股東發
  出收購股權要約,致張文龍等小股東陷於錯誤,為以每股20
  元賣出之決定,辦理股權轉讓,詐得前開小股東持有之東森
  媒體公司股份808, 372股、18,169,674股,嗣於同年7月12
  日再以每股32.5元之價格,轉售予凱雷集團,有獲致不法利
  益2億3733萬383元(參見原起訴書第49頁)。惟依前開判例
  意旨所示:詐欺所獲取者係被害人所交付之財物,被害人所
  交付之股份合計為1897萬8046股,每股以32.5元計算,價值
  達6億1678萬6495元,故被告王令麟詐欺小股東之犯罪所得
  應為6億多元,原裁定載2億3733萬383元,似有少計。抗告
  意旨謂原裁定未計算2億3733萬383元,如何為王令麟犯罪所
  固非無見,惟本院依法計算後亦可得知,尚難謂原裁定此部
  分不當。
 原裁定固認亞太固網出售Cable Modem業務予東禾媒體公司
  ,最終交易價格變成(指應收買賣價金)22億5,429萬4,000
  元,遠低於亞太固網95年4月7日召開第2屆第10次董事會所
  決議通過之價格32億2,925萬6,002元,其中之價差9億7,496
  萬2,002元,即為其等為圖「東禾公司」不法之利益,損害
  亞太固網之結果(參見原裁定第6頁)。惟原裁定亦載:被
  告王令麟等人以對亞太固網背信之手段,藉由其等可以操縱
  亞太固網出售Cable Modem業務價格之機會,犧牲亞太固網
  的利益,復利用出售舊東森媒體公司股票給凱雷集團之機會
  ,將兩件契約合併履行而獲取高額股票販售溢價之不法利益
  ,二者間既有因果關係,堪認亞太固網出售Cable Modem 業
  務造成之損失9億7,496萬2,002元,屬被告王令麟對亞太固
  網背信獲取之利益,為犯罪所得之物(參見原裁定第12頁)
  。是被告王令麟之背信行為,形式上固圖利東禾公司9億7,
  496萬2,002元,惟東禾公司自92年3月25日完成設立登記時
  起,迄95年10月30日止,均為「舊東森媒體公司」)100%
  轉投資之子公司(參見原裁定第1頁)。是圖利東禾公司等
  同圖利「舊東森媒體公司」。再參以凱雷集團於同年3月9日
  提出意向書予分別持有18%、5%之新加坡匯亞集團與新加坡
  AIDEC基金等大股東,於同年4月24日與上開股東正式簽約,
  全數購買該等股東所實質掌控的股權(參見原裁定第2頁)
  。最後盛澤公司(即凱雷集團在境外轉投資設立之荷蘭商
  PX Capita l PartnersB.V.公司,透過在我國設立登記之「
  盛庭股份有限公司」及「盛浩股份有限公司」間接投資持有
  之公司,參見原裁定第3頁)共持有「舊東森媒體公司」股
  份90. 37%,成為該公司之控股公司(參見原裁定第10頁)
  等情,可知扣除盛澤公司向新加坡公司購買之18%、5%,共
  計23%之「舊東森媒體公司」股份外,其餘67.37 %之「舊東
  森媒體公司」股份均係向被告王令麟所購買,是圖利東禾公
  司之9億7,496萬2,002元之67.37 %,即6億5683萬1900元為
  被告王令麟犯背信罪之所得。原裁定就被告王令麟犯背信罪
  之所得計算雖屬有誤,惟抗告意旨指摘原裁定係認被告王令
  麟犯背信罪僅圖利東禾公司,亦無理由。
 按犯罪所得以屬犯罪行為人者為限,得沒收之,刑法第38條
  第1項第3款、第2款固有明文。惟是否為行為人所有,並非
  僅以形式上觀之,若該犯罪所得形式上雖非行為人所有,惟
  有證據足認實際上係行為人所有者,亦得沒收。原裁定謂:
  總計被告王令麟出售其所擁有及向他人收購之「舊東森媒體
  」股票共5億3, 225萬0,302股(即以舊東森國際公司名義出
  售「舊東森媒體公司」股票共1億6,103萬1,075股+以東森
  得易購公司名義出售「舊東森媒體公司」股票共1億5,436
  萬7,605股+以東森購百公司名義出售「舊東森媒體公司」
  股票共1億3,997萬3, 168股+以美瀚投資有限公司出售前
  EMC(按即「舊東森媒體公司」股票共7,687萬8,454股)(
  見第540號偵查卷第13頁到第19頁),若乘以前開每股溢價
  6.5元,則此筆交易溢價金在扣減證券交易稅前為34億5,962
  萬6,963元 (即5億3,225萬0,302股×6.5元),在扣減證券交
  易稅後為34億773萬4,404元 (即34億5,962萬6,963元-東森
  國際公司股票交易之證交稅1,570萬0,530元-東森得易購公
  司股票交易之證交稅1,505萬0,841元-東森購百公司股票交
  易之證交稅1,364萬7,383元-美瀚投資有限公司股票交易之
  證交稅749萬5,650元等語(參見原裁定第10頁)。又扣案如
  附表所示金錢係被告王令麟要求凱雷集團,將就出賣「舊東
  森媒體公司」股權所得部分價金,約7,500萬美元,得由被
  告王令麟以美瀚投資公司、東森得意購公司及東森國際公司
  名義,再轉投資至境外之英屬開曼群島商RipleyCableHoldi
  ngsⅡ,L.P.( 下稱瑞利有限合夥)。而前開美瀚投資公司、
  東森得意購公司及東森國際公司確有於95年7月12日收到出
  售「舊東森媒體公司股票」當天,即分別匯款共計7,500萬
  美元到瑞利有限合夥設於美國華盛頓特區之WACHOVIA
  BANK NA銀行,Carl yle Unicor n Holdings Ltd.公司之帳戶,
  此有各該公司出售「前EMC公司」股票收款支用概況表及賣
  出匯款賣匯水單及匯款單等附卷可憑(見第540號偵查卷第
  13頁、第14頁、第18頁、第40頁、第41頁、第58頁及第105
  頁與第106頁暨原裁定第11-12頁)。足認被告王令麟藉由東
  森購百公司、抗告人東森國際股份有限公司、東森得易購股
  份有限公司、美瀚投資有限公司之名義,將股票出售予凱雷
  集團後,凱雷集團依實際出賣人,即被告王令麟之指示,撥
  入抗告人東森國際股份有限公司、東森得易購股份有限公司
  、美瀚投資有限公司,再由上開三家抗告人公司轉投資瑞利
  有限合夥。故凱雷集團因故決定退回,業經經濟部投資審議
  委員會(下稱投審會)同意之如附表編號1至3所示金額,形
  式上雖屬上開三家抗告人公司所有,惟實質上仍屬被告王令
  麟所有。抗告意旨圖以上開款項形式上為抗告人東森國際股
  份有限公司、東森得易購股份有限公司、美瀚投資有限公司
  所有,而指原裁定不當,非有理由。
 綜上所述,被告王令麟犯詐欺罪之所得為6億1678萬6495元
  、犯背信罪之所得為6億5683萬1900元,合計共12億7361萬
  8395元,故原審裁定:「英屬蓋曼群島商Repley Cable Hol
  dingsⅡ,L.P. 退還予王令麟而匯至如附表編號1至3所示帳
  號帳戶之投資款,於新臺幣12億1229萬2385伍元之範圍內,
  應予扣押,並由中國信託商業銀行敦南分行代為保管。尚無
  違法不當。抗告意旨以:上開扣押物品非被告王令麟所有,
  亦非犯罪所得之物,且背信部分未經起訴云云,為無理由,
  應予駁回。至抗告意旨另以被告所為未涉詐欺罪、買賣股權
  契約與出售固網業務契約無涉云云等尚須實體認定之理由,
  與本件裁定無涉,自難據為原裁定不當之理由,附此敘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