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點選新聞稿詳細內容

  • 公發布日:961026
  • 類  別:新 聞 稿
  • 摘  要:
    臺灣高等法院有關被告王令台、王事展、陳文棟等三人不服臺灣臺北地方法院對其等延長羈押之裁定,提起抗告一案之新聞稿。
  • 附  件:

臺灣高等法院新聞稿 96年10月26日
臺灣高等法院有關被告王令台、王事展、陳文棟等三人不服臺灣臺北地方法院對其等延長羈押之裁定,提起抗告,本院合議庭已於今(26)日上午公告裁定主文:「抗告駁回。」其理由見本院96年度抗字第1188號裁定理由三、四:
三、經查:
(一)按羈押為確保偵查、審判程序之順利進行及刑之執行為目的,將依法傳喚、拘提、逮捕之犯罪嫌疑人或被告,拘禁於特定處所之強制處分,不得逾越刑事訴訟法第一百零一條、第一百零一條之一之法定要件,且須符合社會期待,為維護國家法秩序之正當性與必要性,以維護憲法所保障犯罪嫌疑人之人身自由。故法院對被告所執行之羈押,其本質上係屬為保全被告使訴訟程序得以順利進行或為保全證據或為保全對被告刑罰之執行之目的而對被告所實施之對人強制處分,是對被告有無羈押之必要,當由法院以有無羈押之原因及目的,依職權為目的性裁量。故法院審酌被告有無羈押必要,除被告犯罪嫌疑已屬重大外,自當基於訴訟進行程度、犯罪性質、犯罪實際情狀及其他一切情事,審慎斟酌有無上開保全目的,依職權妥適裁量,俾能兼顧國家刑事追訴、刑罰權之順暢執行及人權保障。又羈押被告,偵查中不得逾二月,審判中不得逾三月。但有繼續羈押之必要者,得於期間未滿前,經法院依第一百零一條或第一百零一條之一之規定訊問被告後,以裁定延長之,刑事訴訟法第108條第1項前段定有明文。是以,羈押中之被告,是否裁定延長羈押,應審酌者,乃有無繼續羈押之必要,即隨著訴訟程序之進行,當初羈押之原因,有無發生顯著之變化,致動搖原先認定應予羈押之基礎。至被告等犯罪嫌疑是否重大,有無符合羈押之要件及羈押之必要,乃原審於移審時決定是否羈押被告等,所需審酌者,且於延長羈押與否所應審酌之事項。
(二)再按刑事被告經法官訊問後,認為犯罪嫌疑重大,而有:1.逃亡或有事實足認為有逃亡之虞者;2.有事實足認為有湮滅、偽造、變造證據或勾串共犯或證人之虞者;3.所犯為死刑、無期徒刑或最輕本刑為五年以上有期徒刑之罪等情形之一者,非予羈押,顯難進行追訴、審判或執行,得羈押之,刑事訴訟法第一百零一條第一項定有明文。而刑事訴訟法第一百零一條第一項第二款羈押之目的,在於確保證據之存在及真實,因此,就已知之證物可證明犯罪事實之存在,惟有部分尚待扣押、尚有共犯或證人待傳訊、有以不正當方法影響共犯或證人之嫌疑存在或有其他類似之行為,致使真實之發現增加困難者等情形,得認為有湮滅、偽造、變造證據或勾串共犯或證人之虞。而是否「有事實足認為有勾串證人之者」,應依具體事實客觀認定,惟此事實並非串證之事實,而為有串證之虞之事實,因此,應就案件進行情形及所舉證人與被告之關係等因素被告是否有此等行為之虞,綜合以觀,不可徒憑主觀之認定即謂被告有串證之虞。
(三)抗告人王令台雖主張本件審理程序雖業已進行完畢力華證券公司、友聯公司進行之審理已近尾聲,並詰問證人及調查證據之結果核與被告所辯一致,而亞太固網公司、力霸公司及嘉食化公司部分,被告亦無犯罪嫌疑重大及延長羈押之必要,惟本件案情繁雜,起訴書所引證據,證人即達百餘人,且有扣案之書證甚多,且本件被告等於偵查中供述避重就輕, 且與其他被告、證人供述有異,共犯王又曾、王金世英仍滯留國外未到案,查共犯王又曾、王金世英仍滯留美國,業經各媒體廣泛報導,此為公眾週知之事實,而依起訴書記載,本件被告等所涉犯罪事實,均係在共犯王又曾主導下,被告等基於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之結果,而具有共犯之關係等情,已詳如本院前審九十六年度抗字第八四○號刑事裁定意旨所載,而本件共犯究僅抗告人等或尚有其他共犯,仍屬未明,而共犯人數之多寡,攸關被告等所涉情節輕重等犯罪事實之認定及量刑輕重之審酌,本案案情尚未明瞭仍待後續調查釐清,自難謂因相關部分證人已經詰問、物證已查扣、人證之相關部分供述與被告辯解一致,遽謂無犯罪嫌疑重大而認無羈押之必要,為避免抗告人等停止羈押後,出所勾串共犯、證人,幫助渠等逃逸或湮滅相關證據,自有羈押被告以追查其他共犯之必要。且抗告人王令台、王事展、陳文棟所犯證券交易法第171條第2項及抗告人王事展所犯保險法第168條之2第1項後段、第2項之罪,均係法定刑為7年以上有期徒刑之重罪,被告等犯罪嫌疑,確屬重大。再是否有積極證據證明被告犯罪,為事實審法院實體審酌之事項,是抗告人等辯稱相關供述證據,未經具結、詰問,均不具有證據能力,非供述證據部分,亦無任何證據足以證明抗告人犯罪等語及抗告人王令台辯稱其在力霸集團之經歷,斷無與其他被告有共犯之情事;抗告人陳文棟主張其係擔任太原「分行經理」,對於借戶授信款案件,無決定核貸放款之權限,並無獲得任何違法利益,更無隱匿犯罪所得等語,均係就實體上犯罪是否成立做答辯,仍有待將來事實審法院實體審酌,亦非撤銷羈押之事由。原審就本案既仍進行調查、審理中,而被告之辯解是否可採,證人之證言是否可信,仍待法院斟酌全辯論意旨及調查相關證據,綜合判斷之,為保全被告使訴訟程序得以順利進行,自有羈押之必要。
(四)又抗告人陳文棟等依法固可行使緘默權,無自證己罪之義務,惟抗告人等既未行使緘默權,而其於原審供述內容皆避重就輕、推諉卸責,自增加案件調查之負擔,為確保審判程序之完成並期待發現實體之真實,原審認仍有繼續羈押抗告人等之必要,並無不當。
(五)又抗告人所稱本件同案被告力霸公司總經理王令楣、同案被告力華票券公司董事長黃鳴棟及其他力霸公司、嘉食化公司其他董監事所涉犯情節及有無羈押必要與抗告人王令台並不相同,自不得以渠等未遭羈押,即認抗告人王令台亦未無羈押之必要,抗告人王令台所辯委無可採。
(六)又按刑事訴訟法第114條第3款係規定:羈押之被告,有左列情形之一者,如經具保聲請停止羈押,不得駁回︰現罹疾病,非保外治療顯難痊癒者。抗告人王事展所罹上開疾病,均屬慢性病,並非保外就醫即能痊癒,且抗告人現既經看守所安排之醫師診療中,若抗告人之病情經由專業醫生診治判斷結果確屬危急而有保外就醫之必要,看守所戒護科當會立即向法院報告,請求審酌是否准予抗告人保外就醫,而不致延誤病情,抗告人王事展僅憑個人片面之詞辯稱其病情非保外就醫不能痊癒,請求撤銷羈押云云,尚無理由。
(七)再抗告人等均已選任辯護人為其辯護,抗告人目前已解除禁見通信,辯護人亦可聲請閱卷並請求法院調查有利證據,辯護人就有利於抗告人等之卷證證據資料蒐集權限,並未受到限制,本件羈押並無造成抗告人等辯護權行使之限制或顯以妨害憲法第十六條所保障之訴訟權可言,抗告人等執此指摘原裁定不當,亦無可採。
四、綜上所述,抗告人等所犯為最輕本刑七年以上有期徒刑之罪,且有勾串共犯之虞,犯罪嫌疑確實重大,抗告人三人仍有羈押之原因及必要,從而,原審裁定抗告人等均自九十六年十月九日起延長羈押二月,經核並無違誤。抗告人等抗告意旨仍執前開情詞,而指摘原裁定不當,均難認有理由,均應予駁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