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點選新聞稿詳細內容

  • 公發布日:961009
  • 類  別:新 聞 稿
  • 摘  要:
    臺灣高等法院有關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不服臺灣臺北地方法院裁定准將被告蔣國樑以新臺幣五百萬元具保,並限制出境及限制住居,提起抗告乙案之新聞稿
  • 附  件:

臺灣高等法院新聞稿  96年10月9日
為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不服臺灣臺北地方法院裁定准將被告蔣國樑以新臺幣五百萬元具保,並限制出境及限制住居,提起抗告乙案,本院合議庭已於今(9)日下午6點公告裁定主文:「抗告駁回」。其理由見本院96年度抗字第1110號裁定理由二:
二、經查:
(一)按羈押為確保偵查、審判程序之順利進行及刑之執行為目的,將依法傳喚、拘提、逮捕之犯罪嫌疑人或被告,拘禁於特定處所之強制處分,不得逾越刑事訴訟法第第一百零一條、第一百零一條之一之法定要件,且須符合社會期待,為維護國家法秩序之正當性與必要性,以維護憲法所保障犯罪嫌疑人之人身自由。故法院對被告所執行之羈押,其本質上係屬為保全被告使訴訟程序得以順利進行或為保全證據或為保全對被告刑罰之執行之目的而對被告所實施之對人強制處分,是對被告有無羈押之必要,當由法院以有無羈押之原因及必要,依職權為目的性裁量。故法院審酌被告有無羈押必要,除被告犯罪嫌疑已屬重大外,自當基於訴訟進行程度、犯罪性質、犯罪實際情狀及其他一切情事,審慎斟酌有無上開保全目的,依職權妥適裁量,俾能兼顧國家刑事追訴、刑罰權之順暢執行及人權保障。
(二)又被告經法官訊問後,雖有第一百零一條第一項或第一百零一條之一第一項各款所定情形之一而無羈押之必要者,得逕命具保、責付或限制住居;其有第一百十四條各款所定情形之一者,非有不能具保、責付或限制住居之情形,不得羈押,刑事訴訟法第一百零一條之二定有明文。停止羈押,係指維持羈押處分效力,僅以具保、責付或限制住居之處分方法,代替羈押處分而停止羈押之執行,因其效力仍然存續,僅係無繼續執行羈押之必要而暫時停止執行。故如具有法定原因發生時,仍得再執行羈押。質言之,停止羈押,其羈押之「原因」仍然存在,只是並無繼續執行羈押之「必要」而暫時停止執行而已。又所謂羈押之必要性,係由法院就具體個案,依職權衡酌是否有非予羈押顯難保全證據或難以遂行訴訟程序者為準據。換言之,被告縱屬犯罪嫌疑重大,且具有法定羈押原因,若依比例原則判斷並無羈押之必要者,自得為停止羈押之裁定,或改以其他干預被告權利較為輕微之強制處分,刑事訴訟法第一百零一條之二具保、責付,第一百十一條第五項限制住居等規定,即本此意旨而設。
(三)又按羈押被告,偵查中不得逾二月,審判中不得逾三月。但有繼續羈押之必要者,得於期間未滿前,經法院依第一百零一條或第一百零一條之一之規定訊問被告後,以裁定延長之。在偵查中延長羈押期間,應由檢察官附具體理由,至遲於期間屆滿之五日前聲請法院裁定。刑事訴訟法第一百零八條第一項定有明文。
(四)經查本件被告蔣國樑於九十六年八月三日經原審法官訊問後以有刑事訴訟法第一百零一條第一項第二、三款之事由執行羈押,被告於原審羈押後以因患有心臟冠狀動脈阻塞與糖尿病,非保外治療顯難痊癒為由,聲請停止羈押,有財團法人振興復健醫院診斷證明書可稽。原審法院於九十六年九月十二日即曾發函同院檢察署說明被告蔣國樑違反證券交易法一案,自九十六年八月三日起執行羈押至今已近二月,是否有必要聲請延長羈押,請速表示意見等情,有北院錦刑寅96聲羈更(二)12字第0960014455號函在卷可稽。嗣檢察官於原審同年九月二十七日訊問庭時雖當庭稱:尚有一位證人需要訊問,該名證人今晚即將回國,明天即可進行訊問,但表示檢方目前沒有延長羈押之聲請等語;於同年月二十八日訊問庭時復表示:今日有傳訊到證人,但是證詞有所出入,還有訊問其他證人必要,雖再表示被告羈押原因尚存在,被告因為身體關係而聲請具保羈押,但認為被告尚未達到非保外就醫之程度,且考慮羈押之必要性,但仍當庭表示尚未聲請延押等語。且亦未當庭以言詞或書狀於被告羈押期間未滿前五日聲請裁定延長羈押,參諸首揭刑事訴訟法第一百零八條,應附具體理由至遲於期間屆滿之五日前聲請法院裁定延長羈押,已有未合。而羈押被告既以具羈押原因及羈押必要性為要件,於有羈押原因而無羈押必要時,得命具保、責付或限制住居,已如前述,檢察官雖認本件被告之羈押原因尚未消滅,但未認為有繼續羈押之必要性,而聲請延長羈押,從而,原審據以認為原羈押原因雖非完全不存在,但基於考量被告身體狀況及檢察官稱認無延長羈押之必要且未向法院聲請延長羈押,故認已無羈押被告之必要性,當庭裁定准予被告以新臺幣五百萬元交保,並限制出境及限制住居,以保全審判之進行及刑罰之執行,核無不合。檢察官抗告意旨雖認仍有證人未傳訊,為防止被告與證人串證,被告仍有羈押之原因及羈押之必要,然經詳閱抗告卷證,並未有相關事證可供審酌,亦有未洽。但如被告具保停止羈押後,確有勾串共犯或證人之新具體事證,自非不得再予以聲請羈押,本案檢察官既未於期限內為延長羈押之聲請,而空言執前開情詞指摘原裁定不當,尚難認有理由,應予駁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