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發布日:961002

類  別:新 聞 稿

摘  要:臺灣高等法院有關受理94年度重上更(六)第90號被告徐自強擄人勒贖等案相關之新聞稿

附  件

內  容:臺灣高等法院新聞稿 96年10月2日
本院受理94年度重上更(六)字第90號被告徐自強擄人勒贖等案,有民間司改會及台北律師公會等以召開記者會方式質疑本院受命法官行準備程序有程序瑕疪與濫權,經查明後特說明如下:
一、有關95年6月14日行準備程序時僅傳喚告訴人黃健雲、黃玉燕、輔佐人黃春榕三人到庭訊問,而未傳喚被告及通知選任辯護人到庭乙節,係因告訴人黃健雲、黃玉燕及輔佐人黃春榕事先以書狀表示對法院冗長審判不滿,尤其在經過十多年審理,且已判決死刑確定迄今(當時)已五年餘,竟無一被告執行,創下司法判決確定長期未予執行之惡例,讓告訴人悲憤莫名,每次開庭告訴人覺得不滿、無奈與委曲,但仍須到庭,黃玉燕甚至須請假前來,說到委曲處聲淚俱下而不能自制,為維繫法庭之莊嚴,及將來能配合庭訊期日到場,故當場結束準備程序,該庭務員將告訴人等帶到辦公室,並通知法官助理到場作為嗣後之聯繫人,及留下法官助理分機,以便告訴人聯絡法院所定之期日是否能到庭暨配合請假,此舉為實司法便民之舉,並無不妥之處。
二、有關楊日松之書面鑑定書,因僅一頁,被害人屍體究係有硫酸或火燒之痕跡,亦非全然無疑,本院受命法官依法(刑事訴訟法第163條第2項及第206條)縱依職權傳訊鑑定人到場為詳細說明,以便查明真相,亦無違法濫權,故所謂受命法官濫權,亦有誤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