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發布日:960822

類  別:新 聞 稿

摘  要:臺灣高等法院有關被告王事展、陳文棟、陳明海、王令台、王金章、李政家、吳國楨等七人不服臺灣臺北地方法院對其等第二次延長羈押之裁定,提起抗告一案之新聞稿。

附  件: (無附件)

內  容:          臺灣高等法院新聞稿    96年8月22日
為被告王事展、陳文棟、陳明海、王令台、王金章、李政家、吳國楨等七人不服臺灣臺北地方法院對其等第二次延長羈押之裁定,提起抗告,本院合議庭已於今(22)日晚上公告裁定主文:「抗告駁回」。其理由見本院96年度抗字第840號裁定理由三、四︰
三、按羈押被告,偵查中不得逾二月,審判中不得逾三月。但有繼續羈押之必要者,得於期間未滿前,經法院依第一百零一條或第一百零一條之一之規定訊問被告後,以裁定延長之,刑事訴訟法第108條第1項前段定有明文。是以,羈押中之被告,是否裁定延長羈押,應審酌者,乃有無繼續羈押之必要,即隨著訴訟程序之進行,當初羈押之原因,有無發生顯著之變化,致動搖原先認定應予羈押之基礎。至被告等犯罪嫌疑是否重大,有無符合羈押之要件及羈押之必要,乃原審於移審時決定是否羈押被告等,所需審酌者,尚非延長羈押與否所應審酌之事項。本院查:
(一)本件抗告人即被告王令台、王金章、李政家、吳國楨、王事展、陳文棟、陳明海因涉證券交易法等案件,經檢察官向原審院提起公訴,於民國96年3月9日繫屬,經原審於同日訊問上開被告後,認為被告王令台涉犯修正前證券交易法第171款,證券交易法第171條第2項、第1項第1款、第3款,修正前銀行法第125條之2第1項,商業會計法第71條第1款,刑法第342條第1項等罪嫌;被告王金章涉犯89年7月19日修正前證券交易法第174條第1項第4款,證券交易法第171條第2項、第1項第2款、第3款、第174條第1項第4款,修正前商業會計法第71條第1款,商業會計法第71條第1款,刑法第215條、第342條第1項等罪嫌;被告李政家涉犯89年7月19日修正前證券交易法第174條第1項第4款,證券交易法第171條第2項、第1項第3款、第174條第1項第4款,銀行法第125條之2第2項、第1項後段、第127 條之1(違反銀行法第33條、第33條之4規定),修正前商業會計法第71條第1款,商業會計法第71條第1款,刑法第215 條、第342條等罪嫌;被告吳國楨涉犯證券交易法第171條第1項第3款,銀行法第125條之2第2項、第1項後段,票券金融管理法第58條第1項後段、刑法第216條、第215條等罪嫌;被告王事展涉犯證券交易法第171條第1項第2款、第3款,刑法第216條、第210條、第342條第1項等罪嫌;被告陳文棟涉犯證券交易法第171條第2項、第1項第3款,銀行法第125條之2第2項、第1項後段、第127條之1(違反銀行法第33條、第33條之4),刑法第342條等罪嫌;被告陳明海涉犯刑法第342條第1項之背信罪嫌;上開被告之犯罪嫌疑均重大,且被告王令台、王金章、李政家、吳國楨、王事展、陳文棟、陳明海均尚有勾串共同正犯或證人之虞,又被告王令台、王金章、李政家所犯證券交易法第171條第2項,被告吳國楨所犯銀行法第125條之1第1項後段、票券金融管理法第58條第1項後段,被告李政家、吳國楨、陳文棟所犯銀行法第125條之2第1項後段等罪嫌,均係最輕本刑為7年以上有期徒刑之罪名,是被告王事展、陳明海均有刑事訴訟法第101條第1項第2款之情形,被告王令台、王金章、李政家、吳國楨、陳文棟則均有刑事訴訟法第101條第1項第2款、第3款之情形,且非將被告羈押顯難進行審判,乃於同日對上開被告執行羈押,並諭知被告王令台、、王令僑、王金章、李政家、吳國楨、陳義里、王事展、陳文棟、陳明海均禁止接見通信;且於96年6月5日裁定上開被告均自96年6月9日起延長羈押2月,惟均自96年6月5日起解除禁止接見通信之限制。嗣原審於96年7月7日,認有繼續羈押之必要,而裁定延長羈押被告等均自96年8月9日起延長羈押2月,核先敘明。
(二)原審96年3月9日裁定羈押理由之一,係被告等於偵查中供述避重就輕,且與其他被告、證人供述有異,共犯王又曾、王金世英仍滯留國外未到案。查共犯王又曾、王金世英仍滯留美國,業經各媒體廣泛報導,此為公眾週知之事實,而依起訴書記載,本件被告等所涉犯罪事實,均係在共犯王又曾主導下,被告等基於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之結果,而具有共犯之關係。共犯王又曾、王金世英既滯留國外,尚未到院,如准交保,以今日通訊之便捷,自有透過各種通訊工具,勾串共犯或證人之虞。又本件係於96年3月9日移由原審審理,迄今仍由原審進行審理中,而被告以外之其他共犯或證人於警詢或偵查中之供述,原則上均無證據能力,原審並依檢察官及辯護人之聲請,進行各項人證之傳喚、詰問,如准交保,自有勾串證人之虞。
(三)依起訴書所載,被告王令台、王金章、李政家、吳國楨、王事展、陳文棟、陳明海所犯證券交易法第171條第2項,被告吳國楨、陳文棟所犯銀行法第125條之2第1項後段、第2項,及被告王事展所犯保險法第168條之2第1項後段、第2項,暨被告吳國楨所犯票券金融管理法第58條第1項後段、第2項,均係法定刑為7年以上有期徒刑之重罪,起訴書所引證據,證人即達百餘人,且有扣案之書證甚夥,可資佐證,被告等犯罪嫌疑,確屬重大。原審既仍進行調查、審理中,而被告之辯解是否可採,證人之證言是否可信,仍待法院斟酌全辯論意旨及其他證據,綜合判斷之,尚不能以被告否認犯行,而目前已出庭之證人所為之證言,有利於被告,即謂被告無共犯之嫌疑。原審既尚未能依訴訟進行之階段,而形成新的心證,則原裁定依起訴書證據清單之記載,由形式上觀之,認羈押之原因仍然繼續存在,並無不當。抗告人王令台主張證人之證言並未對其不利,且依其在力霸集團之經歷,斷無與其他被告有共犯之情事;抗告人吳國楨主張遍查券證,並無何證明其獲有犯罪所有,抗告人李政家主張並無同案被告或證人指陳其獲有一億元以上不法利得,抗告人陳文棟主張其係擔任太原「分行經理」,對於借戶授信款案件,無決定核貸放款之權限,並無獲得任何違法利益,更無隱匿犯罪所得情形;抗告人王事展主張其妻子、小孩均在美易,匯出之款項係提供之生活費及教育費等語,均係就實體上犯罪是否成立做答辯,尚不能據此認定其等犯罪嫌疑並非重大,而無繼續羈押之必要。
(四)被告王事展主張其年屆70高齡,有糖尿病、高血脂症、高血尿酸症等多項病症;被告李政家主張其年已69歲,於台北看守所羈押伊始,即住於病收房迄今已近6個月,數次因血壓高引發心律不整、胸痛等症狀,看守所亦因抗告人高血壓性心臟病、無充血性心臟衰竭、胸痛、心絞痛等症狀,4次將抗告人送往亞東紀念醫院就診,且抗告人於案發前即罹患多項慢性內科疾病,有心臟冠狀動脈疾病、高血壓、慢性十二指腸潰瘍並反覆出血、腹部超音波檢查發現多顆肝腫瘤、痛風發作病史、慢性支氣管炎等,固據提出診斷證明書等為證,堪認為真實。惟按刑事訴訟法第114條第3款係規定:羈押之被告,有左列情形之一者,如經具保聲請停止羈押,不得駁回︰現罹疾病,非保外治療顯難痊癒者。被告王事展、李政家2人所罹上開疾病,均屬慢性病,縱保外就醫,亦未必能痊癒,縱令符合該款規定,亦屬是否得聲請具保停止羈押之問題,尚非法院審酌是否繼續羈押之理由。
(五)又被告依法固可行使緘默權,無自證己罪之義務,惟如不行使緘默權,而其供述內容避重就輕、推諉卸責,自增加案件調查之負擔,原審依此認為被告等犯罪所得迄未交待清楚,有待釐清,認仍有繼續羈押被告之必要,亦無不當。
四、綜上,原審已詳述何以有繼續羈押之必要,而裁定抗告人等均自96年8月9日起延長羈押2月,核原審認事用法並無違誤,裁量亦頗適當。抗告人所提抗告意旨,仍執陳詞,指摘原裁定不當,請求將原裁定撤銷,經核均無理由,其等抗告均應予駁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