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點選新聞稿詳細內容

臺灣高等法院101年度聲再字第501號裁定之新聞稿
臺灣高等法院有關被告陳水扁對最高法院99年度台上字7078號(關於
龍潭購地案部分) 及本院98年度矚上重訴字60號(關於陳敏薰人事案
部分),聲請再審,本院合議庭已於今(26)日下午公告裁定主文:
「再審之聲請駁回。」
駁回理由如下:
(一)按聲請再審,由判決之原審法院管轄;判決在第三審確定
   者,對於該判決聲請再審,除以第三審法院之推事有第42
   0 條第5 款情形為原因者外,應由第二審法院管轄之,刑
   事訴訟法第426 條第1 項、第3 項分別定有明文。本件聲
   請人就龍潭工業區土地案(下稱龍潭購地案)及收受陳敏
   薰賄賂案(下稱陳敏薰人事案)部分所犯貪污治罪條例第
   5 條第1 項第3 款之公務員對於職務上行為收受賄賂罪,
   業經本院於99年6 月11日以98年矚上重訴字第60號判決分
   別判處有期徒刑12年、8 年,並分別併科罰金新臺幣1億5
   仟萬元、500 萬元,罰金如易服勞役,以罰金總額與6 個
   月之日數比例折算,褫奪公權9 年、4 年,聲請人不服提
   起上訴,經最高法院於99年11月11日以99年台上7078號判
   決將原判決關於「龍潭購地案」部分予以撤銷,並改判處
   聲請人有期徒刑11年,併科罰金新臺幣1 億5 仟萬元,罰
   金如易服勞役,以罰金總額與6 個月之日數比例折算,褫
   奪公權9 年確定在案;而「陳敏薰人事案」部分則因駁回
   上訴同告確定,此有上開判決各1 份在卷可稽,聲請人對
   於前述確定判決提起本件再審之聲請,揆諸前揭法條規定
   ,本院就聲請人本件聲請再審部分有管轄權,合先敘明。
(二)次查,聲請人對於原確定判決聲請再審,無非係以共同被
   告馬永成、證人辜仲諒及共同被告蔡銘哲於偵、審中所為
   陳述,純係基於個人臆測推論之詞,且有虛偽不實之處,
   原確定判決未審酌及此,據而認定聲請人犯有貪污治罪條
   例第5 條第1 項第3 款之收受賄賂罪,並提出前揭聲請意
   旨所載之聲明及證據以資佐證,據此爰依刑事訴訟法第42
   0 條第1 項第6 款規定聲請再審云云。惟查:
 (一)不具再審「確實新證據」之「嶄新性」部分:
 1.「判決以後成立之文書,其內容係根據另一證據作成,而
  該另一證據係成立於事實審法院判決之前者,應認為有新證
  據之存在。如出生證明係根據判決前早已存在之醫院病歷表
  所作成;存款證明係根據判決前已存在之存款帳簿所作成而
  言。至若人證,係以證人之證言為證據資料,故以證人為證
  據方法,以其陳述為證明之作用者,除非其於另一訴訟中已
  為證言之陳述,否則,不能以其事後所製作記載見聞事實之
  文書,謂其係根據該人證成立於事實審法院判決之前,而認
  該文書為新證據」最高法院75年台上字第7151號判例參照。
  又所謂證人「於另一訴訟中已為證言之陳述」,則指證人在
  事實審法院判決前,在另一訴訟中已為證言之陳述,而有可
  為證據之供述筆錄(書證),未能調查審酌之情形。如果證
  人在事實審法院已陳述明確,經原判決對於其陳述之證明力
  加以取捨判斷,自不容以其在判決後,於另一訴訟中所為相
  反歧異之陳述,執為發見確實新證據之再審原因,最高法院
  90年度台抗字第360 號判決意旨參照。
 2.揭聲請意旨(三)(一)1.2.、1.所載,係以馬永成、蔡銘
  哲等證人於另案(即本院99年度矚上重訴字第77號「二次金
  改案」)審判筆錄中所為陳述作為再審「確實之新證據」,
  並陳稱:證人馬永成、蔡銘哲於「二次金改案」所為審判筆
  錄,雖為本案最後事實審判決以後所製作記載其見聞事實之
  文書,惟證人等已於「二次金改案」為證言之陳述,應認上
  開審判筆錄為新證據云云。惟查,聲請人所指上開審判筆錄
  之新證據,主要係以證人為證據方法,並以其等陳述為證明
  之作用,揆諸前揭判決判例說明,自應以證人於事實審法院
  判決前,在另一訴訟中已為證言之陳述,而有可為證據之供
  述筆錄(書證),未能調查審酌之情形。然聲請人所提證人
  馬永成、蔡銘哲於「二次金改案」中所為陳述,其陳述之日
  期(馬永成為100 年4 月28日、蔡銘哲為100 年6 月2 日)
  均於原確定判決日期後,並非於事實審法院判決當時已經存
  在之另一訴訟,而為法院、當事人所不知、未經注意且不及
  調查斟酌,至其後始行發現之證據,實不具有「嶄新性」可
  言,自非所謂「發現新證據」。
 3.至於聲請人前揭聲請意旨(三)1.所載,係以證人辜仲諒
  之辯護人金延華、陳明律師等證人於另案(即本院99年度金
  上重訴字第75號「紅火案」)審判筆錄中所為陳述作為再審
  「確實之新證據」,並陳稱:證人金延華、陳明於「紅火案
  」所為審判筆錄雖為事實審判決以後所製作記載其見聞事實
  之文書,惟因其等於「紅火案」偵查中早已遞出內容不實之
  刑事陳報狀,且辜仲諒於「紅火案」亦已為證言之陳述,應
  認該筆錄為新證據云云。然查,證人金延華、陳明於本案事
  實審法院判決前,未見其等於「紅火案」中為證人之陳述(
  證人係於100 年4 月19日於「紅火案」中作證),實非事實
  審判決前已經存在之新證據,縱認其等於「紅火案」偵查中
  已遞出內容不實之陳報狀,而遞狀時間亦早於本案事實審法
  院判決前,惟陳報狀內所載之內容,並非等同於證人到庭之
  陳述,況且書狀內所載之事實,是否屬實,仍須經過調查程
  序決定取捨,自不得以事前已有陳報狀之提出,即謂證人金
  延華、陳明之證述於事實審法院判決前即已存在,進而認定
  符合嶄新性之要件,聲請人就此部分所為主張,容有誤會,
  核與再審確實之新證據要件不符。
 4.業經原確定判決審酌部分:
  前揭聲請意旨(三)4.5.、3.所載,業經原確定判決即
  最高法院99年度台上字第7078號判決於理由:乙壹、撤銷改
  判理由,「惟查:」以下(一)至吽]最高法院99年度台上字70
  78號判決第62頁至第66頁)、本院98年度矚上重訴字第60號
  判決於理由伍、乙一、至六、(本院98年度矚上重訴字第60
  號判決第246 頁至第256 頁)內詳予審酌並逐一說明得心證
  之理由,並就聲請人所為主張不予採認之理由詳加辯駁,此
  為原確定判決前即已知悉、存在之證據,聲請人復以同一原
  因事實再行爭執,顯為判決前所明知,業已注意、調查、審
  酌,並非判決後始行發現,聲請意旨援為再審依據,自不符
  合再審事由之「嶄新性」要件。
 邡靘l聲請事由,不符刑事訴訟法第420 條聲請再審事由之說
  明:
 1.前揭聲請意旨(三)(一)1.2.3.5.、2.3.5.、2.3.所載,
  無非係主張原確定判決採用不具證據能力之馬永成證詞,且
  對證人馬永成、辜仲諒、蔡銘哲於偵審中證述之內容有所誤
  解,以及原確定判決有誤用證據法則之違背法令情事云云。
  惟查,上開聲請意旨所言事項,均屬主張原確定判決有法律
  上之錯誤而非事實認定上之錯誤,參諸前揭說明,應循非常
  上訴程序加以救濟,並非聲請再審之理由及依據,核均與刑
  事訴訟法第420 條第1 項第6 款法定再審事由無涉。
 2.另依聲請再審狀第6 頁所載,聲請人認原審確定判決係以共
  同被告蔡銘哲於98年4 月15日所述內容,據而認定聲請人犯
  有貪污罪,並主張稱:共同被告蔡銘哲陳述之真實性一直受
  到質疑,直至「二次金改案」審判筆錄之新證據出現,蔡銘
  哲說謊、隱瞞真相乙事,終獲證實云云,提出本院99年度矚
  上重訴字第77號「二次金改案」100 年6 月2 日審判程序筆
  錄資以佐證。然依該次筆錄記載顯示,證人蔡銘哲雖證稱:
  「97年10月23日所回答,交給夫人吳淑珍的錢部分,是今日
  所言正確」、「97年10月4 日在特偵組供述我交錢事情,那
  次所言有隱瞞」等語(見聲請再審狀聲證3 );惟細繹原確
  定判決及上開審判筆錄可知,證人蔡銘哲於「二次金改案」
  審判程序中,主要證述內容為1 億元是否匯回臺灣及交付予
  吳淑珍之事實,而原確定判決認定聲請人犯有貪污罪所引98
  年4 月15日審判筆錄,證人蔡銘哲所述內容則為4 億元「佣
  金」之分配情形,二次證述內容所欲證明之事實顯有不同,
  況且證人蔡銘哲縱有聲請人所主張說謊、隱瞞之情,亦僅涉
  及1 億元是否匯回及交付之過程,何以推得原確定判決認定
  「作業費」(賄款)之論據已然不在?就此部分亦未見聲請
  人有所說明。再者,依刑事訴訟法第420 條第1 項第2 款規
  定原判決所憑之證言,已證明其為虛偽者,雖得為受判決人
  之利益聲請再審,但依同條第2 項規定,前項第2 款情形之
  證明,以經判決確定,或其刑事訴訟不能開始或續行非因證
  據不足者為限始得聲請。是聲請意旨所指證人蔡銘哲於原確
  定判決所言虛偽業經證實云云,除未見證人蔡銘哲因該虛偽
  證述而遭訴追外,該虛偽證述亦未經法院判決確定。足見,
  聲請意旨此部分所指不符刑事訴訟法第420 條第1 項第2 款
  所定再審要件,併予敘明。
 3.至於前揭聲請意旨(三)(一)3.所載,原確定判決認聲請人為
  貪污罪之共犯,係以證人馬永成於偵查中肯認「被告夫妻關
  係密切」之證述云云。惟查,證據之調查,係屬法院之職權
  ,而法院就調查證據之結果,本於自由心證之原則,而為斟
  酌取捨,苟未違反經驗法則、論理法則,尚難指為違法。是
  原確定判決認定聲請人於「龍潭購地案」中與吳淑珍具有收
  受賄賂之犯意聯絡與行為分擔,係以同案被告吳淑珍、李界
  木、蔡銘哲及證人辜仲諒、蔡銘杰、辜成允之證言為其主要
  論述依據(見本院98年度矚上重訴字第60號判決第178 頁至
  第199 頁),並佐以聲請人於偵審中之陳述有所矛盾,且前
  後出入、反覆(見同上開本院判決第201 頁至第204 頁),
  其後始參酌證人馬永成於偵查中之證述,而認定「龍潭購地
  案」中吳淑珍收受匯款之行為,聲請人必然有所知悉,而此
  證據調查結果之取捨,並無違反經驗法則、論理法則之虞。
  況且法院依據調查結果,認定事實,對於證據之證明力如何
  ,屬於法院依職權之判斷,應非聲請再審之事由。
 4.另前揭聲請意旨(三)(一)4.所載,係以「南港展覽館案」
  既未起訴聲請人,進而指摘原確定判決為不同認定有所違誤
  云云,然各該案件所涉情節輕重本有不同,應當個別斟
  酌,自無以他案不起訴聲請人為由,據以主張本案亦應一體
  適用之理,況且此等事由亦非聲請再審之要件,聲請人據以為
  聲請再審之事由,顯無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