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發布日:960711

類  別:新 聞 稿

摘  要:臺灣高等法院有關臺灣板橋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對臺灣板橋地方法院准將被告鄭伯耕、劉岳霖、黃暉祥、王宣等四人交保並限制出境及限制住居之裁定,提起抗告一案之新聞稿

附  件: (無附件)

內  容: 臺灣高等法院新聞稿 96年07月11日
為臺灣板橋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對臺灣板橋地方法院准將被告鄭伯耕、劉岳霖、黃暉祥、王宣等四人交保並限制出境及限制住居之裁定,提起抗告,本院合議庭已於今(11)日上午公告裁定主文:「原裁定撤銷,發回臺灣板橋地方法院」。其理由詳見本院96年度抗字第637號裁定理由二、三:
二、檢察官抗告意旨:
(一)按「被告經法官訊問後,認為犯罪嫌疑重大,而有左列情形之一,非予羈押,顯難進行追訴、審判或執行者,得羈押之:一、逃亡或有事實足認有逃亡之虞者。二、有事實足認為有湮滅、偽造、變造證據或勾串共犯或證人之虞者。三、所犯為死刑、無期徒刑或最輕本刑為五年以上有期徒刑之罪者。」,刑事訴訟法第101條第1項定有明文。
(二)被告4人涉犯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2條第2項之意圖供製造毒品之用而栽種大麻,同條第4條第2項之製造第二級毒品罪及販賣第二級毒品罪等犯罪事實,業據被告4人分別於警詢、偵查中自白不諱,渠等並均以證人之身分,就自己所述不利於其他共同被告之部分,於偵查中具結而為證言,證人時懋凱復已於偵查中,就其向鄭伯耕買受大麻之事實結證明確,核與卷附通訊監察譯文所示之情節相符,且有扣案物照片、搜索扣押筆錄、扣押物品目錄表、毒品初步鑑驗報告單、法務部調查局鑑定書、稅務電子閘門財產所得調件明細表、電費明細資料查詢、法務部調查局鑑定通知書等件附卷可稽,及有如起訴書附表一、二、六、七、八所示之物扣案可資佐證,被告4 人犯罪嫌疑重大,堪以認定。此亦為原裁定所是認。
(三)刑事訴訟法第101 條第1項第3款關於重罪羈押之規定,係因此類犯罪法定本刑為死刑、無期徒刑或最輕本刑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基於重罪被告畏罪避刑之顧慮,除依具體情形足認已無逃亡、勾串或湮滅罪證等妨礙偵查、審判或執行之虞者外,對於涉有重大罪嫌之被告,當然認有羈押之法定原因。又所謂羈押之必要性,係由法院就具體個案,依職權衡酌是否有非予羈押顯難保全證據,或難以遂行訴訟程序者為準據。被告縱屬犯罪嫌疑重大,且具有法定羈押原因,若依比例原則判斷,並無羈押之必要者,固非不得免為羈押之裁定,或改以其他干預被告權利較為輕微之強制處分;反之,被告仍須受拘束身體自由之不利益強制處分。良以羈押處分固因剝奪人民身體自由而影響其權益,然刑事訴訟法第101條第1項第3款所定死刑、無期徒刑或最輕本刑五年以上有期徒刑之罪,其法定刑均較其他罪名為重,對於社會具有重大危害,衡諸社會公共利益,在立法上認為追訴利益較被告人身權益保障為大,為期審判及將來執行之順利進行,認其「原則上具有羈押必要性」,依此法律規定而予羈押,亦與手段之適當性及比例原則無違(最高法院93年度台抗字第566 號裁定意旨參照)。本件被告鄭伯耕、黃暉祥、劉岳霖、王宣4人均值盛年,不思依循正途工作維生,竟集資購買豪宅作為掩護,並引進罕見之水耕式栽培技術,藉此提昇所獲毒品之品質數量,以強化對毒品買家之誘惑力,而共同栽種、製造並對外販賣大麻,牟取暴利,除戕害國人生命及身體健康,並嚴重破壞社會秩序外,更視政府大力掃蕩毒品之決心於無物,犯罪情節重大。又渠等所犯上開各罪,俱為最輕本刑五年以上有期徒刑之罪,且被告等人共同購置價值逾億元之房子供種植大麻,顯見有相當經濟能力,檢察官於起訴時復已就被告4人均具體求處重刑(對鄭伯耕、黃暉祥、劉岳霖具體求處無期徒刑,各併科罰金400 萬元,對被告王宣具體求處有期徒刑15年,併科罰金100 萬元)被告等人棄保潛逃之誘因極高。原裁定法院亦因此認渠等皆有刑事訴訟法第101條第1項第1款、第3款之情事,非予羈押,顯難進行追訴、審判或執行,有羈押之必要,而裁定並執行羈押。縱令原裁定法院嗣後已就本案被告鄭伯耕及證人時懋凱踐行交互詰問程序,上述羈押之基礎情勢仍未改變,重罪被告畏罪避刑之顧慮,猶未減輕,被告依法接受「審判」及「執行」之公共利益,亦未獲確保,換言之,前述羈押原因及必要性,均不因原裁定法院業已就被告鄭伯耕及證人時懋凱部分完成調查程序而消滅,原裁定以證人時懋凱、被告鄭伯耕之調查程序已經終結,被告4 人縱不予羈押,亦無礙後續審判程序之進行等情,准許被告4人具保停止羈押,容或未洽。況被告4人顯有相當之經濟能力,已如前述,原裁定就被告鄭伯耕、劉岳霖、黃暉祥、王宣之交保金額,分別核定為 400、20、50及10萬元,尚不及被告4人購置豪宅所需金額之10分之1,對渠等而言,僅為九牛一毛,當可輕易籌措,更不足以形成充分之心理制約,難以防止被告4 人在審判情勢明顯趨向對渠等不利之際,棄保潛逃。
(四)被告4 人及各該辯護人,於本案移審之初,原均陳稱:本件無其他共犯,無串證之虞云云,繼於準備程序中,則又各自聲請傳喚共同被告鄭伯耕、黃暉祥、劉岳霖、王宣及案外人時懋凱、蔡明松等人為證。而被告鄭伯耕於警詢、偵訊初訊時均坦承販賣第二級毒品予證人時懋凱之事實不諱,嗣於審判中則翻異前詞,改稱:伊僅曾無償提供大麻予時懋凱施用,時懋凱所交付之金錢,均係供償還債務之用,並非取得大麻之對價,伊與時懋凱在電話中所提及之「紅包」一語,均係指時懋凱要還給伊的錢云云,證人時懋凱於偵查中向檢察官具結而為陳述時,原亦陳稱曾於起訴書附表三所示時、地向鄭伯耕購買大麻等節甚詳,其後於審理中,雖自承其於偵查中並未遭受不法取供,所述均係出於自由意思,及其與被告4人均無恩怨等情明確,卻又改口附和被告鄭伯耕之說詞,證稱:鄭伯耕在電話中談及「紅包」一語時,均係指伊要還給鄭伯耕的錢云云,然在檢察官當庭提示卷附95年12月25日20時46分鄭伯耕與時懋凱之通訊監察譯文(參與本署95年度偵字第27984 號卷第89頁),並質問其與鄭伯耕間何以竟有「(鄭)那個紅包不錯吧?(時)不錯,沒問題,謝了!(鄭)而且比較黏對不對?(時)對,而且味道很棒!」之對話時,又不能為任何合理之說明,是證人時懋凱審理中所述,顯有刻意附和迴護被告之情事,此適見本件仍難認為被告4 人已無勾串證人等妨害審判之情形,則於本件至少尚有證人蔡明松、黃暉祥、劉岳霖、王宣等證據方法猶未調查之際,准許被告等人具保停止羈押,無疑將使被告與證人有進一步詳為勾串之機會,而有礙後續審判之進行。
(五)被告鄭伯耕及其辯護人固另敘及鄭伯耕罹患躁鬱症合併失眠病史,惟此症屬精神疾病一種,依藥物及自我心理調適,即可控制,非屬非保外就醫難以痊癒之情形,原裁定法院復曾就此部分函請臺灣臺北看守所妥為護養療治,足以確保被告鄭伯耕在押期間之安全健康無虞,況被告鄭伯耕自承於本案發生前即罹有前揭疾患,並曾長期接受藥物治療,則被告前揭躁鬱症之發生,顯係出於個人因素,而與因案遭受羈押無關,縱然保外治療,亦顯難痊癒,是其情形與刑事訴訟法第114 條第3 款規定尚有未洽,附此敘明。
(六)綜上各情,原裁定認被告4 人已無羈押必要,並命渠等具保停止羈押,容有未洽,請將原裁定撤銷,更為妥適之裁定。
三、本院經查:以上檢察官所指摘各點,原裁定並未為具體之說明,檢察官之抗告為有理由,原裁定既有可議,自應由本院撤銷,並發回原審法院更為妥適之裁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