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發布日:960617

類  別:新 聞 稿

摘  要:台灣高等法院有關為台灣台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不服台灣台北地方法院准將被告王令麟、童家慶具保之裁定提起抗告之新聞稿

附  件

內  容:            台灣高等法院聞稿       96.6.17
為台灣台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不服台灣台北地方法院准將被告王令麟、童家慶具保之裁定提起抗告,本院合議庭已於今日上午公告裁定主文,「原裁定撤銷,發回台灣台北地方法院」,其理由詳載之96年抗字第550號裁定理由三(一)、(二)、(三)及四。
三、 按被告犯罪嫌疑重大,而有刑事訴訟法第一百零一條第一項三款情形之一,非予羈押,顯難進行追訴、實判或執行者,得羈押之,是羈押庭在證據法則之要求上,只需釋明有犯罪嫌疑為已足,非如審判庭之有罪判決須為證明,且無合理懷疑之程度、經查:
(一) 東森巨蛋公司被告涉嫌圍標案部分:
本案台北市政府體育處發包之「台北市一萬五千席多功能體育館委託經營管理案」(以下簡稱小巨蛋勞務採購案),於第一次開標時,由「東森巨蛋」及「都會娛樂」二家公司投標,然因未達三家而流標,嗣第二次開標時,因只須一家投標即可,「東森巨蛋」公司即因而一家投標並得標。惟「東森巨蛋」公司係被告王令麟任董事長之東森休閒育樂股份有限公司,為標得前開小巨蛋勞務採購案而設立;「都會娛樂」公司係謝寶龍實際負責之「鼎益鑫」及「娛樂國際」二公司為投標小巨蛋勞務採購案而設立。詎「東森巨蛋」公司於得標後,即有以六千萬元(新台幣,下同)向「娛樂國際」公司購買機器設備;以二千萬受讓「娛樂國際」南港一0一攝影棚使用權;及由「東森休閒」公司付予二千五百萬元之顧問費予謝寶龍;並投資「鼎益鑫」公司三億元等情,業經證人即任謝寅龍記帳士之謝淑珍於偵查中結證,並有前開公司往來之發票在卷可按;則抗告人依此懷疑被告王令麟與謝寅龍就本件小巨蛋勞務採購案涉有圍標罪嫌,非無所據。原裁定認無證據顯示被告王令麟與謝寅龍有不為競標之合意或「東森休閒」、「東森巨蛋」與「鼎益鑫」、「娛樂國際」等公司之往來及謝寅龍任顧問均不足為競標對價之懷疑,而採嚴格證明原則,揆諸首揭說明,容有未洽。
(二) 東森媒體公司出售南港園區房地涉犯證交法等部分:友聯產險公司以一億五千餘萬元買受被告王令麟任負責人之東森媒體公司所有並已向台灣土地銀行辦理貸款及設定抵押權之南港區經貿段六一地號土地及其上建物,且於簽約時即給付東森媒體公司九千萬元之預付款,已為被告王令麟所是認,則此舉顯然損害友聯產險公司之利益;又友聯產險公司登記之董事長雖為金水和(王又曾岳父),然實際控制該保險公司者為王又曾(業經起訴,然已潛逃國外),則王又曾顯有違保險法第一百六十八條之二第一項「保險業負責人或職員或以他人名義投資而直接或間接控制該保險業之人事、財務或業務經營之人,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利益,或損害保險業之利益,而為違背保險業經營之行為,致生損害於保險業之財產或利益」之罪嫌;被告王令麟既明知其公司不動產業已高額抵押貸款一億四千餘萬元,仍向其父王又曾控制之產險公司為買賣,抗告人因認其涉前開罪嫌之共犯,且該罪嫌於買賣契約成立並給付預付款時,即已對產險公司生不利益,事後縱二公司依約解除,東森公司並已償付違約金,均屬犯後填補損害,與構成要件成立無涉,乃原裁定認因東森之賠付致友聯產險未生損害,即有未合。
(三) 經由台力公司向中華商銀貸款而與王又曾共同背信部分:
王又曾、王令麟為父子關係,王又曾於本案貸款時,任中華商銀之董事長,王令麟則為東森媒體公司之負責人,是王又曾對東森媒體公司,係銀行法第三十三條之一所規範之利害關係人,依同法第三十二條之規定,不得為無擔保授信。詎東森媒體公司經由台力公司出名,以買進再賣出之假買賣方式,向東森媒體轉投資之五家有線電視公司買賣網路設備,再由五家有線電視公司交付之銷貨支票,持向中華商銀為無擔保授信之客票融資一億五千萬元。嗣台力公司取得上開款項旋即輾轉經由五家有線電視公司匯入東森媒體公司,此業經台力公司董事連復彰供承係經由被告童家慶引介,且未經手設備交付,而係由東森媒體與前開五家有線電視公司自行交涉買賣事宜,其僅扮演出名之中間人角色,並有前開款項匯款資料在可按。則被告王令麟、童家慶與王又曾是否為涉犯銀行法第一百二十五條之二之背信共犯嫌疑,非無研求餘地。然原裁定以中華商銀承辦本件貸款審核之陳份、陳義里二人有無盡審查義務,而就銀行職員有無違反前開法條罪嫌為審究,似與抗告人聲請意旨有違。另同上所述,原裁定以東媒體公司嗣已清償中華商銀,而認未生損害,亦有未合。至抗告人依被告行為後修正之銀行法第一百二十五條之二第一項後段,犯罪所得達新台幣一億元以上,認被告所為係犯七年以上有期徒刑之重罪,恐有誤會。
四、被告王令麟與童家慶就前開(一)至(三)之犯嫌如前所述是否如原裁定認定非屬重大,饒有研求餘地。是抗告人就(一)小巨蛋及(三)台力公司部分該被告二人分別有串證之虞,經核渠等就此二涉案部分供述,均屬飾卸或避重就輕之詞,且就該二案處理過程,容有部分承辦人員(包括(一)小巨蛋部分之公務人員),尚須調查傳訊,及以本案搜索期間發現疑有湮滅證據情況,則渠等是否有勾串共犯或證人或湮滅證據之虞,而達非予羈押顯難進行追訴目的之必要程度,自非無探求之餘地。原審法院未予詳酌,而為駁回羈押之聲請,尚有可議,應認抗告人之抗告非全無理由,自應由本院將原裁定撤銷發回,由原法院更為妥適之裁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