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點選新聞稿詳細內容

  • 公發布日:960503
  • 類  別:新 聞 稿
  • 摘  要:
    臺灣高等法院有關抗告人丁柔安違反毒品危害防制條例案件,不服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所為送勒戒處所觀察勒戒之裁定,提起抗告之新聞稿。
  • 附  件:

     臺灣高等法院新聞稿(一)96年05月03日
為抗告人丁柔安違反毒品危害防制條例案件,不服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所為送勒戒處所觀察勒戒之裁定,提起抗告,本院合議庭已於今(3)日下午公告裁定主文:「抗告駁回」。其理由見本院96年度毒抗字第138號裁定理由三、四︰
三、經查:
 怮鬘ヲr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0條之罪者,檢察官應聲請法院裁定,令被告入勒戒處所觀察、勒戒,其期間不得逾2月,同條例第20條第1項定有明文。
 迉誑顜雱i人即被告丁柔安於96年3月24日經調查局北機組採集自髮根部位延伸約6公分長度之頭髮,區分為三區段送驗,並將上開頭髮洗淨除污後,以氣相層析質譜儀分析法檢驗結果,被告第一、三區段頭髮雖呈毒品陰性反應(含安非他命類、愷他命類、大麻類),惟其第二區段之頭髮則呈大麻類陽性反應,檢出大麻代謝物「大麻酸」,濃度為56pg/mg(原裁定誤植為50NG/MG),據此推斷被告於95年11月間至96年1月間有施用第二級毒品大麻犯行,此有法務部調查局96年3月28日調科壹字第09600133290號鑑定書(含毛髮分段分析檢驗結果)附於偵查卷內可稽。核與被告於96年3月24
  日偵查中所自白稱有斷斷續續施用第二級毒品大麻一節相符,復有96年3月23日在被告住處(即被告與友人胡自雄位於台北市信義區信義路5段16號10樓之2之共同住處)所搜得之毒品大麻1袋、大麻容器3只及大麻吸食器1具等物扣案可為佐證,足證被告確有施用第二級毒品大麻犯行無訛。被告雖於原審及抗告意旨中均辯稱:未有直接施用大麻,是吸到二手煙云云。惟此與被告上開在偵查中所自白稱有直接施用毒品大麻一節,並不相符;且本件係以毛髮鑑定方法實施毒品反應檢測,原則上已排除施用二手煙可能導致誤判之情形,
  業據原審於理由中詳予論述(見原裁定理由五);再參以被告未能提出其係因與施用大麻毒品之他人共處一室而施用二手煙之積極證據,其所辯稱係因友人至家人作客而暴露大麻煙霧環境致呈毒品陽性反應一節,自非可採。
 囮雱i人雖又提出其於96年4月3日自行至中山醫學大學附設醫院藥物檢測中心,以同一方法檢測毛髮之檢驗報告呈毒品陰性反應,而辯稱其並未施用大麻云云。然查:被告自行檢測之採樣日期為96年4月3日,距上述調查局北機組所採樣之96年3月24日已達10日之久(自行採樣之96年4月3日不算入);而毛髮檢體可能會受染髮、燙髮、洗髮次數、受紫外線照射程度等各項因素影響其代謝之速度,當然也有個體不會受上開因素影響,但有影響的話,經染燙後之頭髮,尤其是經
  漂白後再行染髮之情形,易降低被檢出毒品反應之可能性,有原審詢問前述法務部調查局鑑定人李俊德之公務電話紀錄一紙在卷供參(見原審卷第4頁);及被告所提之檢驗報告鑑定人張耀仁助理教授於報紙發表之言論亦表示:吸食同份量之毒品,黑髮者被檢出之毒品含量會高於棕色頭髮者,棕色頭髮者又高於白色頭髮者(見原審卷第69頁被告所提出之簡報資料)。可見施用毒品者確可以將毛髮染燙,尤其以漂成較淺顏色等方式(當然可再染回其他顏色),以降低被驗出毒品反應之機率,據此,被告於案件曝光10日以後採樣之毛髮雖經送驗未呈大麻類毒品陽性反應,自不足為其有利之
  佐證。上開中山醫學大學附設醫院藥物檢測中心鑑定報告不足採為有利被告之認定,已如上述,則無再傳喚該該鑑定報告之鑑定人張耀仁助理教授作證之必要甚明,抗告意旨猶以此指摘原審未依其聲請傳訊張耀仁助理教授,自不足採。
 氻S本件係於96年3月23日經調查局北機組持原審法院之搜索票搜索被告與其友人胡自雄之上址共同住處而當場查得大麻毒品,被告於翌日(同年月24日)檢察官訊問時同意採集其毛髮為毒品反應檢測,於同年4月2日再至調查局北機組製作調查筆錄,經提示該局鑑定書,被告亦陳稱:對採樣程序沒有異議等語,有上開調查局北機組調查筆錄2份、檢察官訊問筆錄1份附於偵查卷內可稽。且該局進行鑑驗前有將頭髮清洗乾淨,亦經原審向調查局本案毛髮鑑定人李俊德以電話確認無誤,有原審公務電話紀錄一紙在卷可稽(見原審卷第
  4 頁),抗告意旨猶再爭執本案毛髮之採樣程序是否合法、標準作業程序為何、送鑑毛髮是否有清洗等問題,並無意義。又依毒品危害防條例所為觀察勒戒程序為保安處分之一種,其立法用意在為預防毒品氾濫,而用矯治、治療等方式,幫助吸毒者戒絕毒癮,基此教育刑思想所採取之措施,其程序自有別於一般刑事審判程序,法院於裁判過程中已盡合理之調查程序,足認受處分人有施用毒品之事實即可;原審就本案被告之送鑑毛髮於鑑驗前是否有經清洗一節,乃以電話查詢方式向本案毛髮鑑定人即調查局人員李俊德確認已經清洗,並製作公務電話紀錄,並無不妥;且鑑定人員李俊德乃有鑑定專業之公務人員,其依法接受本案之專業鑑定並出具鑑定公文書,自無故意以不實報告栽贓誣陷被告之可能,原
  審採信上開調查局鑑定報告以為被告有施用第二級毒品大麻之佐證,並無不當。抗告意旨未具體指明本案送鑑程序及鑑定報告有何瑕疵或不可採信之處,徒以原審未依其聲請傳喚調查局科長張胡仕雄到庭為證而指摘原裁定不當,亦不足採。
 又對疑似施用毒品者,以採集尿液送驗方式確認是否有施用毒品犯行,因為較為簡便,且取得最易、毒品含量高,而為最通常可見之方法。惟因尿液之代謝作用較快,其準確度自然較低,故實務上有必要時則以採集毛髮鑑驗為方法,近年已非少見,本案亦係以此為鑑驗方法。而毛髮鑑驗方式雖較為準確,然為免誤判,調查局為毛髮鑑驗時仍設閾值「50pg/mg」為範圍,對受鑑人已然從寬,而本案被告其第二段毛髮(即代號"H2")之大麻類鑑定值為56pg/mg(見原審卷第5頁調查局傳真),已超出上開閾值範圍,故鑑定機關判定為大麻類陽性反應,原審以此而推認被告有施用第二級毒品大麻行為,自屬有據;且此閾值範圍之設定,乃調查局基於其專業及設備之考量所採之統一標準,並非特別針對單一被告而設,抗告意旨猶爭執閾值為何設定為50pg/mg、鑑定報告為何有三種版本且未載明濃度等問題,實屬無稽,不足憑採。
 ロ雱i意旨又再稱:被告僅於相當期日前曾吸食毒品大麻,已近半年未再吸用,無成癮性,無施以觀察、勒戒必要云云。然按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20條所規定施用毒品者應受觀察、勒戒處分,其目的係為依法定程序確認吸毒者有無成癮,以幫助其戒絕毒癮而維護國民身心健康,被告既有上開施用第二級毒品大麻犯行,即應依法受觀察、勒戒處分,自與其本身認為自己是否成癮無關,被告以此置辯,顯不足採。
四、綜上,被告確有施用第二級毒品大麻之行為,洵堪認定,原審以被告有施用第二級毒品大麻犯行,依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20條第1項,觀察勒戒處分執行條例第3條第1項,裁定被告應送勒戒處所觀察、勒戒,核無不當。被告猶執前詞提起本件抗告,並無理由,應予駁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