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點選新聞稿詳細內容

  • 公發布日:960424
  • 類  別:新 聞 稿
  • 摘  要:
    臺灣高等法院有關被告王金章不服臺灣臺北地方法院對其羈押並禁止接見通信之裁定,提起抗告一案之新聞稿
  • 附  件:

臺灣高等法院新聞稿(二)  
96年04月24日
為被告王金章不服臺灣臺北地方法院對其羈押並禁止接見通信之裁定,提起抗告,本院合議庭已於今(24)日下午公告裁定主文:「抗告駁回」。其理由見本院96年度抗字第381號裁定理由三︰
三、經查:
怮鶶Q告經法官訊問後,認為犯罪嫌疑重大,而有下列情形之一者,非予羈押,顯難進行追訴、審判或執行者,得羈押之:一、逃亡或有事實足認為逃亡之虞者。二、有事實足認為有湮滅、偽造、變造證據或勾串共犯或證人之虞者。三、所犯為死刑、無期徒刑或最輕本刑5年以上有期徒刑之罪者,刑事訴訟法第101條第1項定有明文。又羈押之目的在於確保刑事偵查、審判程序之完成,及刑事執行之保全,或預防反覆實施特定犯罪。被告有無繼續羈押之必要,應許由法院斟酌訴訟進行程度及其他一切情事而為認定(最高法院46年度台抗字第6號判例參照)。
迉誑顜雱i人即被告王金章涉犯89年7月19日修正前證券交易法第174條第1項第4款、證券交易法第171條第1項第2、3款、第2項、第174條第1項第4款、修正前商業會計法第71條第1款、商業會計法第71條第1款、刑法第215條、第342條第1項等罪嫌。依起訴書證據清單所載證據資料及公訴人於原審開庭時之指述綜合以觀,足以顯示被告王金章之犯罪嫌疑重大。且被告王金章與王又曾等共同犯罪所得已逾1億元之門檻,至於正確之犯罪所得,尚待法院為實體審認。另外,同案被告王又曾、王金世英仍滯留國外未到案,加以被告王金章依起訴書所載、及公訴人所舉之證據資料,其涉案情節深且廣,是於其所涉犯罪事實完成質證之前,有事實足認被告王金章有勾串共犯或證人之虞。又被告王金章所犯證券交易法第171條第2項罪嫌(就力霸公司、嘉食化公司、友聯產險公司各部分均是),為最輕本刑7年以上有期徒刑之重罪,已如前述。原審經訊問後,認為非予羈押顯難進行追訴、審判,而依刑事訴訟法第101條第1項第2款、第3款之規定裁定予以羈押,並禁止接見通信,並無不當。抗告意旨以:被告王金章於偵查程序已接受檢察官訊問十餘次,其供述內容均一致,並據實以告;另本案雖有共犯王又曾及王金世英在逃,但王又曾現因非法入境美國而遭美國司法部門拘留中,王金世英雖未遭拘禁,但行蹤不明,實難認被告王金章有隔海勾串之能力;又王又曾及王金世英更可透過新聞報導,了解庭訊之情形,且公訴意旨所指被告王金章涉犯之犯罪情事,係被告王金章奉王又曾指示所為,並無勾串共犯或證人之虞云云。惟查:依公訴人起訴事實及提出之事證觀之,被告王金章於87年至95年底,先後擔任力霸公司會計處副總經理、會計顧問,實為會計高階經理人,復於亞太固網公司前身東森寬頻電信股份有限公司設立時起至90年9月間兼任顧問及投資部副總經理。被告王金章於本案中負責規劃,並指示相關財務、會計主管製作資金需求表及流程圖,由相關會計人員配合開立不實交易傳票及發票,虛增各公司營業額,再由相關財務人員配合開立付款支票,將資金輾轉流入需求資金之王又曾個人控制之個人帳戶或公司帳戶。並於90年3月間,配合王又曾等共同被告將亞太固網公司所投入設立宏森公司、鼎森公司之投資款,假藉購買關係企業股票、公司債、預付貨款、借款等名義,將57億元資金流入力霸小公司後,供王又曾家族挪用殆盡,復自91年6月21 日起由其指導張清雲等相關小公司財務、會計人員處理私募公司債作業,以配合王又曾等共同被告以亞太固網公司資金 購買小公司發行之公司債,藉以掏出亞太固網公司資金,顯見被告王金章於公訴人所指相關案件中,實居於樞紐地位。然被告王金章於檢訊中所為供述避重就輕,核與其他已到案共同被告、證人所述情節互有差異,且共犯王又曾及王金世英迄未到案,其等對於被告王金章所涉犯案情之輕重,實居於關鍵地位,難謂無勾串之虞。而共犯王又曾雖現受美國司法部門拘留中,惟王又曾受拘留中並未禁止接見及通訊,且仍有停止拘留之可能;共犯王金世英現行蹤不明,然所謂「行蹤不明」係對偵審機關而言,被告王金章與王金世英為共犯關係,尚難排除二人有接觸之管道,王金世英仍有與被告王金章勾串之虞。從上說明,本件既尚有其他共犯王又曾及王金世英尚未到案,被告王金章於本案亦非單純受王又曾之指示,而為共同正犯之地位,即有事實足認有串證之虞,被告空言以前揭情詞置辯 並無串證之虞,尚無足取。
吤t被告王金章雖否認犯罪,然羈押之主要目的在確保訴訟程序之能順利進行,法院決定是否羈押時,犯罪事實可能尚待調查,未臻確定。因之,羈押被告之審酌,並非在行被告有罪、無罪之調查,而僅係就表面證據判斷被告犯罪嫌疑是否重大,有無羈押原因及有無羈押之必要性(最高法院95年台抗字第285號判決意旨參照)。抗告意旨所指被告王金章已就案情說明明確,不得因被告王金章不承認犯罪,而以作為羈押與禁止接見之理由云云,僅屬被告王金章之揣測,而犯罪事實是否已臻明瞭,係事實法院經言詞辯論後審酌之權限,尚非被告所得自行判斷。故被告王金章以之認無羈押之必要,核無理由。
氻S按羈押法第7條之1規定:「被告入所時,應行健康檢查;其有左列情形之一者,應收容於病室或隔離或護送醫院,並即陳報該管法院或檢察官處理:一、心神喪失或現罹疾病,因羈押而不能保其生命者。二、懷胎五月以上,或生產後二月未滿者。三、罹急性傳染病者」。查本件被告王金章經羈押後,卷內並無羈押處所前述法定事項之通知函件,足徵被告所陳身體狀況,並無立即危險與保外就醫之急迫性。且刑事訴訟法第114條第3款明定:現罹疾病,非保外就醫顯難治癒者,如經具保聲請停止羈押,不得駁回。惟該條款之規定,必須羈押之被告:1.現罹疾病,2.非保外就醫顯難治癒,兩者兼具,其具保停止羈押之聲請,始不得駁回。被告王金章所稱有心悸、呼吸急促、焦慮、無法入眠等情形,核與刑事訴訟法第114條第3款所定保外就醫之要件不符,並非有法定停止或撤銷羈押之事由。
綜上所述,原法院之羈押裁定並無違法或不當之情形,抗告人即被告王金章抗告意旨,均無理由,應予駁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