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點選新聞稿詳細內容

  • 公發布日:960403
  • 類  別:新 聞 稿
  • 摘  要:
    臺灣高等法院有關臺北地檢檢察官對臺北地方法院准將被告梁家堯交保並限制住居及限制出境之裁定,提出抗告一案之新聞稿
  • 附  件:

臺灣高等法院新聞稿 96年4月3日
為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對臺灣臺北地方法院准將被告梁家堯交保並限制住居及限制出境之裁定提出抗告,本院合議庭已於本(3)日下午公告裁定主文:「原裁定撤銷,發回臺灣臺北地方法院」。其理由詳本院96年度抗字第315號裁定理由四:
四、本院查:
  被告對於向李晉良及胡自雄佯稱可代為向承辦胡自雄詐賭案件之受命法官吳孟良關心案件審理情形,而以此詐術欲向其等詐取新臺幣1000萬元(尚未取得)事實,業已大致坦承,參酌證人胡盈楨、李晉良、胡自雄、丁柔安經具結後之證詞,及卷附之筆記本影本等資料,堪認被告涉犯刑法第339 條第1項、第3項之詐欺取財未遂罪,犯罪嫌疑重大。而被告雖已坦承詐欺取財之部分犯行,惟對於本案事實之始末,綜觀全卷仍語多保留,更對於「關說司法案件」之過程細節、雙方是否合意等牽涉犯罪之重要事實,皆避重就輕,不惟與李晉良、胡自雄等相關證人供述,明顯不符,且被告於原審訊問時針對扣案筆記本內記載之「錢」、「吳孟良」、「回饋」等相關字詞,答稱「我現在也搞不清楚這是什麼意思」,亦屬語焉不詳,被告是否無與相關人等串證之虞,尚待斟酌。再者,檢察官主張:「關於本案『詐欺』、『關說』過程細節之事實全貌,『伯朗咖啡宴』、『橘色涮涮鍋宴』等,尚有相關牽線及在場證人王篤行、王悅賢等尚待傳喚到案說明」乙節,在被告供述與證人李晉良、胡自雄等人之證述相互矛盾之情況下,前開證人之證詞與釐清本案犯罪之重要爭點,是否全無關連性,原審何以認定「證人王篤行雖未到案,惟其證述內容與本案犯罪事實無涉」,不無再研求之餘地。至於檢察官抗告意旨另謂:「被告及相關人帳戶及資金流向亟待清查,被告有煙滅證據及勾串證人之虞」乙節,亦有併予審查必要。綜上,原法院認定被告無勾串證人之虞,且無羈押之必要性,仍有研求之餘地。聲請人執此提起抗告指摘原裁定不當,為有理由,自應將原裁定撤銷發回詳查後,另為妥適之裁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