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訊息
公發布日:
1001013
類  別:
新 聞 稿
摘  要:
臺灣高等法院有關被告陳水扁等人二次金改乙案之新聞稿。
附  件:
2011.10.13二次金改新聞稿.zip

臺灣高等法院新聞稿

99年度矚上重訴字第77號
案情摘要:

壹、撤銷改判部分:
一、貪污部分(被告陳水扁、馬永成、吳淑珍):
甲、事實摘要:
怜禤鶞鰼惘X併世華銀行:
 荂u金融機構合併法」、「金融控股公司法」公布施行後,富邦集團於90年12月19日成立富邦金融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富邦金控),而霖園集團亦於90年12月31日成立國泰金融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國泰金控),兩大企業集團為爭奪合併世華銀行競相顯現於所持有世華銀行股票之比例,富邦集團由富邦金控以子公司富邦保險、富邦銀行、富邦人壽、富邦證券持有世華銀行股票;而霖園集團則以國泰金控子公司國泰人壽持有世華銀行股票,雙方爭奪日趨白熱化,迄91年5 月間,富邦金控持有世華銀行之股份顯然高於國泰金控甚多,且富邦金控仍持續向主管機關財政部申請增加對世華銀行持股,市場趨勢明顯不利於國泰金控,蔡宏圖乃認有尋求陳水扁協助以扭轉局勢之必要,遂基於行賄意思,假借捐助政治獻金方式,冀求陳水扁能以總統職務具關連性,而為職務影響力所及之金融合併經濟事務職務上行為,對於國泰金控與世華銀行合併之特定目的,給予必要之協助,陳水扁亦知蔡宏圖允諾捐助金錢並非單純之政治獻金,乃係行求其為職務上一定行為之對價,為獲取該金錢,亦基於收受賄賂之犯意,允諾踐履蔡宏圖賄求之特定目的,雙方遂達成期約賄賂。
 珜砟糮韝D於91年5 月14日在總統府接見財政部長李庸三及國泰金控蔡宏圖、蔡鎮宇,利用三人見面之場合,間接表達其支持國泰金控與世華銀行合併之意。91年5 月17日前某日,陳水扁另指示總統府秘書馬永成告知富邦金控蔡明忠,謂「世華銀行案已決定,不要再有動作」,期能直接勸使富邦金控退出爭奪合併世華銀行。馬永成因慮及其與富邦、國泰兩家均熟識,不方便親自出面,乃徵得陳水扁之同意後,轉囑時任兆豐金控董事長鄭深池前往告知蔡明忠,蔡明忠受此告知後,經與其父蔡萬才、弟蔡明興商量後,均感憤怒,認為總統不應介入金融合併商業行為,且委請同在金融界服務之鄭深池轉達,身分上亦極不恰當,因此並無放棄之意,仍於91年5 月17日第4 次向財政部申請增加對世華銀行持股。而同時間國泰金控及國泰人壽亦分別於91年5 月13日及91年5月15日亦向財政部申請投資世華銀行股票。陳水扁見富邦金控並無退讓之意,因此於91年5 月17日後某日,在總統府召見財政部長李庸三,表達其支持國泰金控合併世華銀行之意。其後財政部對於富邦金控上開申請案,於91年5 月30日以台財保字第0910028987號函復:「貴公司申請分二階段投資世華聯合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已發行股份之百分之五十一乙案,仍請依本部九十一年五月十五日台財保字0910025089號函辦理」,即「應予緩議」。而國泰金控、國泰人壽前開申請案,財政部亦分別於91年5 月23日,以台財保字第0910704725號、台財保字第0910704848號函復,亦均為「應予緩議」。即對於富邦金控、國泰金控、國泰人壽之申請案,均以形式「緩議」而實質駁回申請之方式處理。富邦金控與國泰金控爭奪世華銀行,遂僵持不下,雙方均無退讓之意。
 悜仍I邦金控與台北銀行91年8 月8 日下午召開記者會宣布合併,陳水扁為使財政部所掌控之世華銀行官股董事能支持世華銀行所提合併議案,即於臨時董事會召開前一、二日,親自撥打電話予財政部長李庸三,告知「下星期世華銀要召開董事會,討論與國泰金控合併的事宜,希望會議能夠順利進行」等語,希望財政部能予支持。嗣世華銀行臨時董事會一致通過世華銀行與國泰金控之合併案,國泰金控即於91年8月27日向財政部提出增加投資世華銀行15% 股權之申請,財政部隨於91年9 月10日核准。91年10月4 日國泰金控、世華銀行分別召開臨時股東會,通過世華銀行以股份轉換方式加入國泰金控成為其子公司,同日國泰金控向財政部申請投資世華銀行已發行股份85.16%,並以股份轉換方式將世華銀行轉換為該金控子公司案,嗣亦經財政部於91年11月21日核准。世華銀行乃與國泰金控以1.6:1 之換股比例,於91年12月18日正式轉換為國泰金控之子公司,雙方完成合併。
 迣砟糮顝91年8 月12日世華銀行臨時董事會通過與國泰金控合併案後,見已踐履蔡宏圖賄求之特定目的,而其本身亦兼任其所屬民主進步黨(下稱民進黨)黨主席(第十屆黨主席91年7 月至93年12月;另96年10月17日至97年1 月12日亦擔任第十一屆黨主席),乃基於收受賄賂犯意,於91年9 、10月間,以從事選舉需要資金為由,向蔡宏圖要求1 億元。蔡宏圖為感謝陳水扁之協助,使國泰金控得合併資本額377 億元在業界素以經營穩健、人力素質優越著稱之世華銀行,使國泰金控得以快速擴張金融事業版圖,強化其銀行部門事業,且為履行其先前與陳水扁之期約,乃同意給付。陳水扁即囑馬永成前往取款。馬永成多年來追隨陳水扁,對於陳水扁與吳淑珍間互動關係甚為瞭解,對於陳水扁擔任總統後,吳淑珍私下收受企業給款之事均有耳聞,且亦知企業會送錢,目的無非是為了爭取對自己有利之事,加以其之前並無承陳水扁之命向企業收取金錢之經驗,而國泰金控、富邦金控為爭取合併世華銀行,均曾向其尋求奧援,且其自己復曾受陳水扁之指示而轉囑鄭深池前往勸退蔡明忠,已可預見陳水扁請其向蔡宏圖拿取高達1 億元之鉅款可能係賄賂,仍出於幫助犯意,承陳水扁之命而前往蔡宏圖住處取款而收受,實施賄賂罪構成要件行為,嗣並將款項交付予陳水扁,容任該收受賄賂行為結果發生。嗣92年10月前,陳水扁再以選舉需款為由,承前開收受賄賂接續犯意,以前開方式向蔡宏圖請求交付金錢,蔡宏圖亦承前行賄意思而同意給付,陳水扁即再囑馬永成前往取款,馬永成亦承前接續犯意,分二次前往蔡宏圖住處各取款6000萬元、4000萬元,並均交付予陳水扁。93年9 、10月間,陳水扁再以選舉需款為由,復承前開接續犯意,以前開方式,再向蔡宏圖請求給付金錢,蔡宏圖亦承前意思而同意給付,並由蔡鎮宇攜款1 億元至總統官邸交付予當時不知為賄賂之吳淑珍收受。合計共收受3 億元賄賂。迨94年間陳水扁原欲再以前開方式,請蔡宏圖給款,然蔡宏圖以其所給付之金錢,已達陳水扁協助之代價,而不願再為任何給付,雙方關係乃漸行漸遠,終致不相往來。
豸舅j證券合併復華金控:
 茠鷟覺悸悀膝q法公布施行後,迄92年1 月間,共有14家金控公司設立,相較於鄰近國家大部分只有4 、5 家金控公司,我國金控公司之數量明顯偏多,因此學者專家呼籲政府對金控公司執照之核發應審慎處理,財政部至此亦鼓勵金控公司以外之金融機構朝整併方向發展,而非新申請設立金控公司。
 珔d仲瑩因其所經營之中信證券在市場之占有率未能達到預期  目標,亟思經由取得復華金控(子公司有復華綜合證券公司、復華證券金融公司等)經營權,而間接取得復華證券,以擴大其證券市場版圖,因此於93年間積極與持有復華金控多數股權之中國國民黨營中央投資公司(下稱中投公司)洽商購買中投公司。而握有元大京華證券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元大證券)經營權之馬志玲、馬維建、馬維辰父子(下稱元大馬家),於金融控股公司法公布後,並未即時申請成立金控公司,其後財政部凍結金控公司執照申請,加以與元大證券公司有業務往來之世華銀行有意與其對手群益證券及其他金融機構合併之意,恐影響元大證券業務之正常推展,因此元大馬家亦亟思就現有之金控公司尋找合併之對象。復華金控因牽涉中國國民黨中投公司黨產問題,於政黨輪替後,具處分之急迫性,遂亦成為元大馬家積極爭取合併之對象。因之,93年間復華金控即成為辜仲瑩、元大馬家積極尋求合併之對象,而持有復華金控多數股權之國民黨中投公司,遂成為辜仲瑩、元大馬家競逐洽商購買之對象。經雙方分別與中投公司交涉,因辜仲瑩所出條件較優,符合中投公司需求,辜仲瑩、中投公司乃達成初步協議,並簽訂草約,辜仲瑩更於93年11月19日以借款為名,匯款5270萬美元予中投公司作為定金。
 捅d仲瑩於93年11月間與中投公司達成初步協議,雙方簽定草約並支付定金,事為元大馬家知悉後,雖未因此放棄購買中投公司之意,但亦體認以辜仲瑩在商界之實力,若順利購得中投公司而間接取得復華金控之持股,再憑藉其政界人脈及與吳淑珍夫人之關係,必能獲得官股之支持,屆時辜仲瑩取得復華金控經營權乃如反掌折枝,元大馬家欲成立金控公司之計劃將無法實現,因此認有透過吳淑珍、陳水扁之力阻止辜仲瑩購買中投公司,及憑藉陳水扁總統以其總統職務具關連性,而為其職務影響力所及之金融合併經濟事務職務上行為,給予元大馬家取得復華金控經營權及日後合併換股之協助,乃基於行賄之意思,假借捐助政治獻金之方式,委請杜麗萍於93年11月23日前後某日,利用前往總統官邸辦理外燴之機會,向吳淑珍告知元大馬家已在市場上買到多數復華金控股票,元大馬家這邊想要來表示,不知應該捐助多少金額?吳淑珍明知杜麗萍之真意,惟並未明說金額,僅以手勢比2 。杜麗萍聽吳淑珍的意思都是億來億去的,就問吳淑珍「這樣是否是要2 億」,吳淑珍聽了就笑了,她說「元大在市場上買復華金控,他們會儘量幫忙」等語。杜麗萍返回即將吳淑珍要求2 億元上情轉達予馬志玲、馬維建、馬維辰,馬志玲聽聞吳淑珍要索2 億元,當場脫口而出「這簡直是在敲竹槓」,並憤言「為何臺灣的企業家這麼可憐」。然經馬志玲、馬維建、馬維辰會商後,仍決定給付,遂再透過杜麗萍回復吳淑珍表示元大馬家願意付2 億元,而達成期約賄賂。吳淑珍即將元大馬家同意給付2 億元賄賂之事告知陳水扁,陳水扁、吳淑珍即共同基於對於陳水扁職務上行為收受賄賂之犯意聯絡,為阻止辜仲瑩購買中投公司及使元大馬家順利取得復華金控經營權及合併案,而予以多方協助。元大馬家之2 億元賄賂,則於93年11月30日由杜麗萍先以電話通知吳淑珍表示「有禮物要送過來」後,由杜麗萍及不知有行賄之情之黃振國(元大建設董事長)、紀華勳(元大建設財務副總經理)、陳經緯、李玉豹等人,以7 、8 個水果紙箱內裝2 億元現金送至總統官邸交付吳淑珍。
 迣砟糮鞳B吳淑珍於與元大馬家期約、交付賄賂後,分別踐履元大馬家所賄求之阻止辜仲瑩購買中投公司及使元大馬家順利取得復華金控經營權及合併案之行為:
 M93年11月24日至26日期間某日,陳水扁指示馬永成電話聯繫  財政部長林全,表示元大馬家已經取得比國民黨更多之25%復華金控股權,希望爭取公股支持進入復華金控董事會,請林全安排接見馬志玲說明這個情況,林全部長即安排93年11月29日與元大馬家馬志玲等人在財政部見面。
 L為阻止辜仲瑩購買中投公司,吳淑珍於94年1 月間某日,電話聯繫辜仲瑩,告知有人拿證據給她,有證據顯示辜仲瑩要跟國民黨做交易,並說要修理辜仲瑩,叫辜仲瑩不可以碰中投公司等語,而予辜仲瑩斥責。其後馬永成亦承陳水扁、吳淑珍之命,請財政部林全部長勸阻辜仲瑩。林全部長即於94年2 月初在財政部接見辜仲瑩,告知府裡面表示有一梧桐基金想買中視,辜仲瑩有在市場上偷買中視股票,假如梧桐基金買不到中視,這件事要記在辜仲瑩頭上,要撤換其開發金控的職位等語。而馬永成亦於94年2 月中旬在總統府約見辜仲瑩,勸阻辜仲瑩購買中視及不要碰復華金控。辜仲瑩經過94年1 月間受吳淑珍電話斥責後,因感覺受有政治干擾,即將上情告知國民黨行政管理委員會主委張哲琛,表示欲放棄購買中投公司,並請求退還所交付之定金,中投公司乃自94年7 月起,附加利息分期退還定金。
 K94年3 月底,元大馬家持有復華金控股份已達27.5% ,為避免再因徵求委託書而耗費資金,乃思與國民黨及公股公同徵求委託書,經吳淑珍轉達予陳水扁。94年4 月4 日前某日,陳水扁指示馬永成聯繫林全部長,告知元大證券已與國民黨中央投資公司就復華金控當年度董監改選案達成共識,雙方同意與公股合作,由三方共同徵求委託書,並合理分配董監席位,希望林全部長與國民黨中央投資公司確認此事。嗣馬維辰、張哲琛分別與林全部長會談,林全部長為求程序公開  透明,並可接受公評,乃要求應由馬志玲代表元大證券,張哲琛代表中投公司,於4 月25日前來財政部,共同召開記者會宣布復華金控之董事席次將由元大馬家取得4 席,國民黨3 席,公股2 席。
 J元大證券入主復華金控董事會後,即推動元大證券與復華金控合併案,但對於換股比例,中投公司與元大馬家間互有歧異。94年10月底前某日,張哲琛及馬永成分別撥打電話予林全部長,張哲琛表示為了保障公股權益,不能同意元大馬家所提那麼低的換股比例;而馬永成則稱元大所提合併是合理的,國民黨只是在杯葛,並請財政部支持元大證券。林全部長乃向馬永成解釋財政部不能同意元大馬家所提換股比例的理由,並稱如支持元大馬家所提換股比例,因涉及國民黨,  政治上可能會被醜化。其後馬永成即約林全部長到總統府見面,元大馬家之馬維辰亦在場,馬永成即向馬維辰說明,建議他們依照林全部長的意見溝通協調。嗣元大馬家及財政部分別協調委請銀行、專家重新評價計算換股比例,惟所提換股比例仍不為中投公司或元大馬家所接受。林全部長於95年1 月24日去職,於業務交接時林全部長特別告知接任之呂桔誠部長,關於元大證券與復華金控合併之換股比例1:1.48應予以堅持,故該合併案於呂桔誠接任財政部長後亦無進展。  元大馬家見無法獲得公股奧援,決定改採少數股東召集臨時股東會而改選董、監事之方式解決。95年9 月8 日復華金控臨時股東會通過改選董、監事案。改選結果,中投公司、公股僅分別獲2 席、1 席董事,元大馬家則藉由掌握經營權之優勢,以徵求委託書方式獲得6 席董事,席次達三分之二。復華金控隨即於95年11月9 日召開第3 屆第7 次臨時董事會,通過元大證券與復華金控進行百分之百股份轉換,由復華金控取得元大證券所有股份,元大證券則轉換成復華金控百分之百持有之子公司,換股比例為1 :1.615 。再於同年12月28日召開臨時股東會通過該股份轉換及換股比例案,合併基準日定為96年4 月2 日,以復華金控為存續公司,中投公司相關持股比例降為8.4%,公股則更降為5.1%,已不足以當選1 席董事。96年6 月29日合併完成後之復華金控改選董事,於7 席董事及3 席獨立董事中,中投公司僅獲選1 席,公股則完全未獲董事席次。至此元大馬家取得復華金控公司之  穩固經營權,並進而於96年8 月1 日召開董事會通過將復華金控更名為元大金融控股股份有限公司。
乙、理由摘要:
 茠鷟藻X併經濟事務雖非憲法及增修條文所列舉總統職務,但我國經歷7 次憲法增修,已明顯擴張總統職權(增修條文第 3 條第1 項、第2 條第2 項、第4 項、第5 項),另依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613 號解釋理由所闡釋之行政一體上下監督關係,釋字第520 號說明總統得藉任命行政院長來實現政見,及被告陳水扁擔任總統期間,於前案龍潭購地案、陳敏薰案、被告陳水扁接受三立電視台專訪、證人馬永成證述等實證,總統對於行政院各部會政策及人事均具有實質決定權,金融合併經濟事務雖非憲法及增修條文所列舉總統職務,但與總統職務具關連性,為其職務影響力所及,而為其職務上行為。
 珜Q告陳水扁與國泰金控蔡宏圖於91年5 月間達成期約賄賂,由被告陳水扁於91年5 月至8 月間,以其職務上行為協助國泰金控合併世華銀行,其後於91年9 、10月、92年10月前及 93年9 、10月,被告陳水扁各向蔡宏圖要求並收受各1 億元賄賂,其中91、92年係由被告馬永成前往蔡宏圖住處取款,93年1 億元賄賂則由蔡鎮宇持往總統官邸交付吳淑珍。該3億元與陳水扁職務上行為具對價關係。被告陳水扁等人辯稱蔡宏圖所交付之3 億元係政治獻金云云,不足採信。
 挼異遜狫鶱珘晲銗t於90年9 、10月交付陳水扁1 億元,惟經審理結果,並無該筆金額交付,而係於89年交付陳水扁1 億元(起訴書亦誤載90年9 、10月),惟認該1 億元與被告陳水扁職務上行為尚難認有對價關係。至於88年間由葉菊蘭向蔡鎮宇勸募之1 億元,不在本案起訴範圍。
 釔佴謕x雖以被告馬永成為收受賄賂罪幫助犯起訴,惟經審理
  結果,被告馬永成雖基於幫助意思而代陳水扁向蔡宏圖收受
  賄賂,惟所實施者既為收受賄賂罪構成要件行為,仍應論以
  收受賄賂罪共同正犯。
 炡Q告陳水扁雖聲請傳喚證人謝長廷等人證明其於歷年選舉有
  贊助競選經費之事,雖經證人謝長廷等人到庭證述屬實,惟
  該證據方法僅得證明金錢支出之流向,卻無法證明金錢來源
  確屬因單純政治獻金而取得,此不足為被告陳水扁等人有利
  之證據。
 峇舅j馬家為順利取得復華金控並阻止辜仲瑩購買持有多數復
  華金控股權之中投公司,於93年11月間透過被告杜麗萍向被
  告吳淑珍行賄,經吳淑珍告以需2 億元,元大馬家於93年11
  月30日在總統官邸交付2 億元予吳淑珍,吳淑珍即將上情轉
  知被告陳水扁。陳水扁即以其職務上行為而為多方協助元大
  馬家。所收受之2 億元與陳水扁上開職務上行為具對價關係
  。被告陳水扁辯稱元大馬家交付之2 億元係單純政治獻金云
  云,不足採信。
二、洗錢部分( 被告陳水扁、吳淑珍、吳景茂、陳俊英、杜麗萍
  、馬維建、陳致中、黃睿靚) :
甲、事實摘要:
 荍d淑珍於93年5 月間以陳俊英名義在國泰銀行總行開設B3保
  管室。其後95年5 月間,吳淑珍為避免遭追查其開設國泰世
  華銀行B3保管室,並於保管室中存放含有其與陳水扁因重大
  犯罪所得財物之鉅額現款,乃思加以處理,遂先後委請黃芳
  彥、蔡鎮宇、陳鎮慧、吳景茂、陳俊英等人處理,惟均以無
  法處理而拒絕,吳淑珍遂請杜麗萍協助向元大馬家洽詢可否
  提供其住處保管室供其寄放物品,經杜麗萍向馬志玲、馬維
  建請示,獲渠等同意,吳淑珍即分別請杜麗萍、吳景茂、陳
  俊英安排搬運細節。
 95年6 月20日上午9 時許,杜麗萍、吳景茂、陳俊英、吳泰
  德、陳經緯、吳文清及另一擔任駕駛之吳文清親戚等人,駕
  駛二部廂型車至國泰世華銀行總行,將以牛皮紙包裝,每包
  500 萬元之7.4 億元裝入皮箱,搬運至廂型車後,由杜麗萍
  與吳景茂先將第一車載運至元大馬家卸下,而另一車則由吳
  文清先行載運至世貿聯誼社停車場等候,其後杜麗萍即單獨
  返回世貿聯誼社將另一車上之皮箱載運室元大馬家。
 悝鬮R萍、馬維建於皮箱搬運至元大馬家之初,雖不知皮箱內
  為何物,惟經馬維建於搬運過程中發覺牛皮紙包裝上有書寫
  500 字樣,經拆箱清點後,確認為鉅額之7.4 億元現金,至
  此始知渠等所搬運寄放之物品為陳水扁、吳淑珍所有之7.4
  億元。
 訄那建對於吳淑珍將7.4 億元鉅額現金存放在其住處,認為
  責任重大無法負擔,雖多次請杜麗萍轉告吳淑珍請其儘速搬
  走,然吳淑珍均以尚在找尋放置地點而推拖。嗣吳淑珍透過
  杜麗萍,以「為了怕國泰世華的保險箱曝光,會再追到我們
  這裡,到時如果現金還在就很危險」等語,指示馬維建將
  7.4 億元存入銀行,馬維建已可預見該7.4 億元可能係陳水
  扁、吳淑珍因重大犯罪所得財物,惟因懼怕現金置放其住處
  恐涉案其中,為避免日後被追查,已不再堅持吳淑珍應將該
  金錢搬走,基於掩飾、隱匿陳水扁、吳淑珍重大犯罪所得財
  物與犯罪之關聯性,使其來源形式上合法化,以逃避國家追
  訴、處罰之意思,與吳淑珍基於共同之犯意聯絡,配合吳淑
  珍之指示,而為海外帳戶洗錢,並為其開設Asian Piston紙
  上公司及在香港EFG 銀行開設Asian Piston公司帳戶,經層
  層匯轉,其後依杜麗萍轉吳淑珍之指示,先後將美金1000萬
  元、757 萬元匯入以黃睿靚為公司負責人,陳致中為有權簽
  章人之Wegelin 銀行Avallo公司帳戶。陳致中、黃睿靚可預
  見該筆鉅款可能係陳水扁、吳淑珍因重大犯罪所得財物,與
  吳淑珍共同基於為陳水扁、吳淑珍掩飾、隱匿其財物來源與
  犯罪之關聯性,使其來源形式上合法化,以逃避追訴、處罰
  之犯意聯絡,接續為洗錢行為,而掩飾、收受、寄藏陳水扁
  、吳淑珍因重大犯罪所得財物行為,最終將Avallo公司帳戶
  中之1750萬美元匯轉至陳致中設立之Wegelin 銀行Bravo 公
  司帳戶,並接續於該帳戶為匯洗之交易行為。並於97年5 月
  2 日、30日,陳致中自Bravo 公司帳戶匯款16萬美元、150
  萬美元至美國設立之West 28th Street公司,而以該公司名
  義購買美國紐約市曼哈頓地區之公寓一戶。97年6 月26日,
  陳致中自Bravo 公司帳戶匯款57萬5000美元至美國設立之
  Pegasus 公司,而以該公司名義購買維吉尼亞州房屋1 棟。
乙、理由摘要:
 茼s放在國泰世華銀行保管室之7.4 億元含有被告陳水扁因國
  泰金控合併世華銀行案於93年9 、10月間收受蔡宏圖交付之
  1 億元賄賂,及被告陳水扁、吳淑珍因元大證券合併復華金
  控案於93年11月30日收受元大馬家交付之2 億元賄賂。
 珙~錢防制法第11條第2 項為他人洗錢罪,並不限於直接故意
  ,即間接故意亦可構成該條項之罪。
 捖Q告陳水扁犯洗錢防制法第11條第1 項為自己洗錢罪。被告
  吳淑珍、吳景茂、陳俊英、馬維建、陳致中、黃睿靚共犯同
  法第11條第2 項為他人洗錢罪。
 迣Q告杜麗萍、馬維建於裝運現金7.4 億元之皮箱運至元大馬
  家前,雖不知皮箱內為金錢,但於馬維建開拆清點後,已確
  知為鉅額之7.4 億元,其後因懼怕追查到元大馬家而受牽扯
  ,依吳淑珍指示而為其從事海外洗錢行為。
 狨佴謕x以共同正犯起訴被告杜麗萍,惟經審理結果認被告杜
  麗萍僅居中傳達吳淑珍之指示,並未實際與馬維建共同參與
  洗錢行為,其所實施者係洗錢罪構成要件以外之行為,應構
  成為他人洗錢罪幫助犯。
 帠Q告吳景茂、陳俊英於偵查中自白,並經檢察官依證人保護
  法予以保護,且檢察官於起訴書亦具體請求給予被告吳景茂
  、陳俊英免除其刑判決。
三、論罪、科刑及沒收:
甲、論罪部分:
 拊H反貪污治罪條例部分:
 荌禤鶞鰼惘X併世華銀行:
  M核被告陳水扁、馬永成所為,係均犯貪污治罪條例第5 條
   第1項 第3 款之職務上收受賄賂罪。
  L被告馬永成既僅參與91、92年之收受2 億元賄賂行為,至
   於93年則未參與,則其與被告陳水扁成立共同正犯之範圍
   ,自僅以所知之範圍為限,令負共同正犯責任。
  K被告陳水扁於91年5 月間某日與蔡宏圖達成期約賄賂,其
   後於91年9 、10月、92年10月前、93年9 、10月,向蔡宏
   圖要求並由蔡宏圖各交付1 億元賄賂,惟該賄賂之對價均
   係被告陳水扁以總統職務具關連性,而為職務影響力所及
   之職務上行為協助國泰金控合併世華銀行之同一目的,所
   侵害者均屬同一國家法益,而於時間、空間密接情形下所
   為分次給付,且被告陳水扁所為之協助行為,其最後之行
   為係91年8 月8 日富邦金控與台北市銀宣布合併後,以電
   話囑請財政部長李庸三請公股董事支持世華銀行合併案順
   利進行,其後即無協助行為,因此該3 次收受賄賂行為,
   在刑法評價上以視為數個舉動之接續行為較為合理,而為
   接續犯實質一罪。
 狺舅j證券合併復華金控:
  M核被告陳水扁所為,係犯貪污治罪條例第5 條第1 項第3
   款之職務上收受賄賂罪。
  L被告吳淑珍雖不具公務員身分,然其與具公務員身分之被
   告陳水扁共犯職務上收受賄賂罪,依貪污治罪條例第3 條
   、刑法第31條第1 項前段規定,應依貪污治罪條例處斷,
   核其所為亦係犯貪污治罪條例第5 條第1 項第3 款之職務
   上收受賄賂罪。
  K被告陳水扁、吳淑珍就所犯職務上收受賄賂罪,有犯意聯
   絡與行為分擔,均為共同正犯。其要求、期約賄賂之低度
   行為,為收受賄賂之高度行為所吸收,不另論罪。
 佴H反洗錢防制法部分:
 荌禤鶗@華銀行保管室存放之7.4 億元,為包含有被告陳水扁
  因重大犯罪(國泰金控合併世華銀行)所收受之1 億元賄賂
  及被告陳水扁、吳淑珍因重大犯罪(元大證券合併復華金控
  )所收受之2 億元賄賂。又職務上收受賄賂行為,依貪污治
  罪條例第5 條第1 項第3 款規定,其法定本刑為「7 年以上
  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6000萬元以下罰金」,屬洗錢防制
  法第3 條第1 款規定「最輕本刑為5 年以上有期徒刑以上之
  刑之罪」,而屬洗錢防制法所稱之「重大犯罪」,所收受之
  賄賂,則為因重大犯罪所得財物。
 珖硈Q告陳水扁所為,係犯洗錢防制法第11條第1 項之為自己
  洗錢罪。被告吳淑珍所為,係犯同法條第1 項為自己洗錢罪
  、第2 項之為他人洗錢罪。被告吳景茂、陳俊英所為,均係
  犯同法條第2 項之為他人洗錢罪。被告馬維建所為,係犯同
  法條第2項 之為他人洗錢罪。被告杜麗萍所為,係犯同法條
  第2 項之為他人洗錢罪幫助犯,公訴人認被告杜麗萍係共同
  正犯,尚有未合,起訴法條應予變更(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
  1574號判例、95年台上字第354 號判決意旨參照)。被告陳
  致中、黃睿靚所為,係犯同法條第2 項之為他人洗錢罪。
 悗騿u共同正犯之意思聯絡,原不以數人間直接發生者為限,
  即有間接之聯絡者,亦包括在內。如甲分別邀約乙、丙犯罪
  ,雖乙、丙間彼此並無直接之聯絡,亦無礙於其為共同正犯
  之成立」(最高法院77年台上字第2135號判例),且「共同
  正犯之意思聯絡,不限於事前有所協議,其於行為當時,基
  於相互之認識,以共同犯罪之意思參與者,亦無礙於共同正
  犯之成立。」(同院73年台上字第1886號判例),又所謂共
  同實施,不以參與全部犯罪行為為限,不問犯罪動機起於何
  人,亦不必每一階段犯行,均經參與,其分擔實施一部分,
  亦為共同正犯(同院46年台上字第1304號、34年上字第862
  號判例參照)。被告陳水扁、吳淑珍間就所犯為自己洗錢部
  分有犯意聯絡與行為分擔,均為共同正犯。又被告吳淑珍、
  吳景茂、陳俊英、馬維建、陳致中、黃睿靚就為他人洗錢部
  分,均係由被告吳淑珍所邀約,雖被告吳景茂、陳俊英與馬
  維建、陳致中、黃睿靚,或馬維建與吳景茂、陳俊英、陳致
  中、黃睿靚間,彼此並無直接之聯絡,然既經參與且分擔實
  施一部分,自均為共同正犯。
 迣Q告吳淑珍以一洗錢行為而犯為自己洗錢罪及為他人洗錢罪
  ,為想像競合犯,應從一重之為他人洗錢罪處斷。
 炡Q告陳水扁、吳淑珍、吳景茂、陳俊英、杜麗萍、馬維建、
  陳致中、黃睿靚多次洗錢行為,均係於時間、空間密切接近
  情形下,所為之接續行為,應論以接續犯實質一罪。被告陳
  水扁、吳淑珍同時有掩飾、隱匿行為,被告吳淑珍、吳景茂
  、陳俊英、馬維建、陳致中、黃睿靚有掩飾、搬運、收受、
  寄藏行為,惟因掩飾行為之情節較重,故情節較輕之搬運、
  收受、寄藏行為,均不另論罪。
 匟劓上收受賄賂行為,與收受賄賂後出於掩飾、隱匿重大犯
  罪所得財物與犯罪之關聯性,使其來源形式上合法化,以避
  免國家追訴、處罰而為之洗錢行為,並不存在方法、結果或
  原因、目的之牽連關係,本無修正前刑法牽連犯規定之適用
  ,且被告陳水扁、吳淑珍所犯洗錢行為,其最終洗錢行為之
  時間為97年6 月26日被告陳致中自上開Bravo 公司帳戶匯款
  57萬5000美元至美國設立之Pegasus 公司,而以該公司名義
  購買維吉尼亞州房屋1 棟,則其最終之洗錢行為既在刑法修
  正刪除牽連犯並公布施行後,自無修正前刑法牽連犯規定之
  適用。是被告陳水扁所犯上開二次職務上收受賄賂罪及為自
  己洗錢罪,所犯之三罪;被告吳淑珍所犯職務上收受賄賂罪
  及為他人洗錢罪,所犯之二罪,均犯意各別,行為互殊,應
  予分論併罰。
 被告杜麗萍為幫助犯,應依刑法第30條第2 項規定減輕其刑
  。又被告杜麗萍、馬維建就所犯為他人洗錢罪,渠等於偵查
  中均自白,均應依洗錢防制法第11條第5 項後段規定,減輕
  其刑,被告杜麗萍並遞減之。
 ЁQ告吳景茂、陳俊英於偵查中自白,並經檢察官依證人保護
  法第14條第1 項規定事先同意(見98特他3 供述證據卷二第
  152 頁背面),而同時有證人保護法第14條第1 項及洗錢防
  制法第11條第5 項減輕其刑規定之適用。按證人保護法第2
  條所列刑事案件之被告或犯罪嫌疑人,於偵查中供述與該案
  案情有重要關係之待證事項或其他正犯或共犯之犯罪事證,
  因而使檢察官得以追訴該案之其他正犯或共犯者,以經檢察
  官事先同意者為限,就其因供述所涉之犯罪,減輕或免除其
  刑,證人保護法第14條第1 項定有明文。又依洗錢防制法第
  11條第5 項規定,犯前4 項之罪,於犯罪後6 個月內自首者
  ,免除其刑;逾6 個月者,減輕或免除其刑;在偵查或審判
  中自白者,減輕其刑。因證人保護法第14條第1 項有減輕或
  免除其刑之規定,較之洗錢防制法第11條第5 項後段僅規定
  得減輕其刑,對被告吳景茂、陳俊英較為有利,自應優先適
  用證人保護法第14條第1 項規定(最高法院96年度台上字第
  246 號判決意旨參照)。而本案確因被告吳景茂、陳俊英之
  供述,查獲被告吳淑珍確有在國泰世華銀行開設保管室之情
  ,而被告吳景茂、陳俊英所犯為他人洗錢罪,復屬證人保護
  法第2 條第1 款、第14款之刑事案件,自有證人保護法第14
  條第1 項規定之適用。
 くQ告吳淑珍與被告陳水扁具配偶關係,其為被告陳水扁重大
  犯罪所得財物為洗錢行為,依洗錢防制法第12條規定,得減
  輕其刑。被告陳致中、黃睿靚於偵查中自白,且渠等與被告
  陳水扁、吳淑珍具有直系血親及同財共居親屬關係,渠等為
  被告陳水扁、吳淑珍因重大犯罪所得財產洗錢,本院審酌倫
  常關係,均依洗錢防制法第11條第5 項後段、第12條規定減
  輕其刑,並遞減之。至於被告吳淑珍就所犯貪污罪,修正後
  刑法第31條第1 項但書雖有得減輕其刑之規定,惟本案經比
  較新舊法結果,以修正前刑法規定有利於被告吳淑珍,自應
  整體適用而不得割裂,自無上開減輕其刑規定之適用。
 臟A「刑法及其特別法有關加重、減輕或免除其刑之規定,依
  其性質,可分為「總則」與「分則」二種。其屬「分則」性
  質者,係就其犯罪類型變更之個別犯罪行為予以加重或減免
  ,使成立另一獨立之罪,其法定刑亦因此發生變更之效果;
  其屬「總則」性質者,僅為處斷刑上之加重或減免,並未變
  更其犯罪類型,原有法定刑自不受影響。」(最高法院95年
  度台上字第4927號判決意旨參照)。洗錢防制法第11條第5
  項規定「犯前4 項之罪,於犯罪後6 個月內自首者,免除其
  刑;逾6 個月者,減輕或免除其刑;在偵查或審判中自白者
  ,減輕其刑」,係屬概括性規定,其立法目的與自首規定雷
  同,係在藉此優惠,鼓勵行為人及時悔悟,並早日發現真實
  ,節省訴訟勞費,避免審判權遭受不當之侵害,此一規定,
  既未變更其犯罪類型,自屬相當於「總則」之減免其刑規定
  ,其原有法定刑並不因此而受影響。而同法第12條規定「對
  於直系血親、配偶或同財共居親屬因重大犯罪所得財物或財
  產上利益有第2 條第2 款之洗錢行為者,得減輕其刑。」,
  係對行為人為特定親屬之重大犯罪所得財物洗錢之特定要件
  予以減輕處罰,為犯罪類型變更之個別犯罪行為予以減輕,
  成為另一獨立之罪名,應屬刑法分則之減輕(最高法院92年
  度第1 次刑事庭會議決議參照)。
乙、撤銷改判理由:
  原審以金融合併經濟事務非屬總統法定職務權限,且採信被
  告陳水扁、馬永成、吳淑珍辯解,認國泰金控蔡宏圖所交付
  之3 億元,元大馬家所交付之2 億元俱為政治獻金,並以國
  泰世華銀行保管室內所存放之7.4 億元不能證明含有重大犯
  罪所得財物,而分別為被告陳水扁、吳淑珍、吳景茂、陳俊
  英、杜麗萍、馬維建、陳致中、黃睿靚等人無罪之判決,所
  為見解與事實之認定均有未合。檢察官上訴指摘原判決關於
  此部分不當,為有理由,應由本院撤銷原判決關於此部分並
  為改判。
丙、科刑部分:
 抭Q告陳水扁、吳淑珍部分:
  爰審酌被告陳水扁擔任中華民國第10、11任總統,理應廉潔
  自持,為民表率,盡忠職務,增進全民福祉,保衛國家,無
  負國民付託,然卻以權生錢,將總統職務上行為作為牟利工
  具,換取財團金錢之支付,納入私囊,敗壞官箴,背棄民意
  ,莫此為甚,其後更以繁複手法匯洗犯罪所得至國外,圖切
  斷與犯罪之聯聯,逃避追訴處罰,犯後於偵審中,猶不能坦
  承犯行,仍飾詞卸責,毫無悔意,實已違其就職時之誓言,
  自應受國家嚴厲之制裁。又被告吳淑珍為被告陳水扁之配偶
  ,於被告陳水扁擔任中華民國總統,原應以其身為第一夫人
  身分,襄助總統從事各項社福及民間活動,然卻與企業主私
  相往來,操弄權勢,失所分際,且收受企業給款,億來億去
  ,紅頂商人爭相捐輸,絡繹不絕,蔚為風潮,一時總統官邸
  宛如金融交易中心,政風敗壞,其來有自。其後更以繁複手
  法匯洗國外,犯後復砌詞否認犯行,亦無悔意,及斟酌被告
  陳水扁、吳淑珍兩人之素行、生活狀況、智識程度、鉅額之
  犯罪所得,犯罪手段等一切情況,被告吳淑珍有洗錢防制法
  第12條減輕其刑事由,及就國泰金控合併世華銀行所得3 億
  元,元大證券合併復華金控所得2 億元,已超過貪污治罪條
  例第5 條第1 項第3 款規定之罰金最多額新臺幣6000萬元,
  而所匯洗之犯罪所得財物達新臺幣3 億元,已超過洗錢防制
  法第11條第1 項、第2 項所規定得併科罰金最多額新臺幣30
  0 萬元、250 萬元(原法定罰金刑為500 萬元,吳淑珍部分
  經依12條減輕其刑,法定罰金刑最多額為250 萬元),依刑
  法第58條規定,就渠等所犯國泰金控合併世華銀行、元大證
  券合併復華金控之貪污部分及洗錢部分之罰金刑均酌量加重
  等一切情狀,分別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併科罰金部分,分
  別依修正前刑法第42條第3 項、修正後第42條第5 項規定,
  諭知易服勞役之折算標準,並定其應執行刑及易服勞役之折
  算標準(易服勞役折算標準經新舊法比較,應適用修正前刑
  法),及依貪污治罪條例第17條、修正前刑法第37條第2 項
  規定,宣告如主文所示之褫奪公權,並為如後所述之沒收。
 佼Q告馬永成部分:
  爰審酌被告馬永成長期追隨被告陳水扁,於陳水扁入主總統
  府後,亦隨同至總統府任職,位居權力核心,以其近身觀察
  ,已能查見企業有為自身利益而送錢,且總統夫人吳淑珍有
  收受企業給款之事,雖基於身分、倫理關係而無得期待其糾
  舉告發,然其既曾參與國泰金控合併世華銀行部分事實,知
  悉兩大集團爭奪合併世華銀行競爭之激烈,而被告陳水扁復
  以總統身分實質介入,而其亦知企業交付金錢可能係冀求陳
  水扁總統為職務上行為之對價,卻仍為被告陳水扁前往取款
  而收取賄賂,實施收受賄賂罪構成要件行為之犯罪動機、目
  的、手段,及其行為雖有不法,然其惡性顯輕於被告陳水扁
  ,而犯罪亦無所得,本院審酌上情,並斟酌被告馬永成素行
  、智識,犯罪後未能坦承犯行等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所示
  之刑,並依貪污治罪條例第17條、修正前刑法第37條第2項
  規定,宣告如主文所示褫奪公權,並為如後所述之沒收。
 妘Q告吳景茂、陳俊英部分:
  爰審酌被告吳景茂、陳俊英共同為被告吳淑珍開設保管室及
  將保管室內鉅額現金搬運至元大馬家之洗錢行為,雖有不當
  ,然此係緣於渠等與被告吳淑珍之兄嫂情誼,其犯罪並無獲
  取報酬,惡性尚非重大,偵查及審理時均能坦承犯行,知所
  悔悟,檢察官並依證人保護法第14條第1 項規定予以保護,
  並依渠等偵查中之供述而得查獲國泰世華銀行保管室資金之
  流向,本院審酌上情及被告吳景茂、陳俊英之智識、違反義
  務之程度、所生危害及檢察官於起訴書具體請求依證人保護
  法第14條第1 項予被告吳景茂、陳俊英免除其刑判決等一切
  情狀,判決如主文所示。
 伈Q告杜麗萍、馬維建部分:
  爰審酌被告杜麗萍、馬維建雖係因誤信被告吳淑珍之言,而
  同意提供場所供被告吳淑珍存放物品,然於皮箱運抵馬家並
  經馬維建拆箱清點後,已知悉係鉅額之7.4 億元,雖因礙於
  陳水扁、吳淑珍當時仍為總統及總統夫人身分,不能拒絕而
  勉予收受,事後並曾請杜麗萍轉請吳淑珍儘速取回,然於吳
  淑珍告以可能會追查到元大馬家後,被告馬維建因懼怕自身
  牽涉其中,即一改前意,而承吳淑珍之指示為其從事海外匯
  洗不法所得財物之洗錢行為,而杜麗萍亦出於幫助犯意,居
  中轉達,惟渠等犯後於偵查中均已自白,坦承犯行,且渠等
  於本案中並未因之獲取何利益,犯後並將渠等所為吳淑珍保
  管之利息及餘存金額匯入特偵組指定之銀行帳戶查扣,雖於
  審理時妄圖僥倖而否認犯罪,然此為其訴訟權之正當行使,
  並無減損其偵查中自白之效力,本院審酌上情,及渠等智識
  、犯罪動機、目的、手段,所生危害等一切情狀,及被告杜
  麗萍有刑法第30條第2 項、洗錢防制法第11條第5 項後段減
  輕其刑規定之適用,被告馬維建有洗錢防制法第11條第5 項
  後段減輕其刑規定之適用,分別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並為
  如後所述之沒收。
 被告陳致中、黃睿靚部分:
  爰審酌被告陳致中為被告陳水扁、吳淑珍之子;被告黃睿靚
  為被告陳水扁、吳淑珍之子媳,兩人均受有高等教育,以渠
  等智識程度及均曾前往國泰世華銀行保管室,對於保管室內
  存放顯然逾於被告陳水扁、吳淑珍之前從事律師、擔任公職
  所可能獲取之報酬、薪資之鉅額現金,對該金錢可能含有被
  告陳水扁、吳淑珍重大犯罪所得財物,非無預見可能,竟為
  掩飾、隱匿被告陳水扁、吳淑珍重大犯罪所得財物與犯罪之
  關聯,使該財產來源形式上合法化,而避免追訴處罰,以透
  過設立海外紙上公司、銀行帳戶等手段及繁複之層層匯轉方
  式,而為掩飾、收受、寄藏之洗錢行為,渠等雖於偵查中自
  白,且於審理時並曾聲請原審法院改依協商程序審理,惟經
  原審法院為無罪判決後,於本院上訴審則否認犯行,此為其
  訴訟權行使,不影響其偵查中自白之效力,本院審酌上情,
  並斟酌被告陳致中、黃睿靚匯往海外之鉅額資金,於案發後
  並未匯回國內交特偵組圈存查扣,及渠等素行、生活狀況、
  所生之損害,渠等資力,被告陳致中、黃睿靚均有洗錢防制
  法第11條第5 項後段、第12條減輕其刑規定之適用,而第12
  條為「刑法分則」減輕其刑之規定,依刑法第66條規定,有
  期徒刑減輕者,減輕其刑至二分之一,而洗錢防制法第11條
  第2 項法定刑原為「7 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500
  萬元以下罰金」,經依同法第12條減輕其刑,其法定刑為「
  3 年6 月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250 萬元以下罰金」
  ,又被告陳致中共同所匯洗之犯罪所得利益達新臺幣3 億元
  ,已超過上開法定刑得併科罰金最多額新臺幣250 萬元,依
  刑法第58條規定,就被告陳致中罰金刑酌量加重等一切情狀
  ,各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並就被告黃睿靚所宣告之有期徒
  刑,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及就被告陳致中、黃睿靚所
  併科罰金部分,諭知易服勞役之折算標準,並為如後所述之
  沒收。
丁、緩刑之宣告
  被告杜麗萍、馬維建,均未曾受有期徒刑以上刑之宣告,有
  本院被告前案紀錄表各一份附卷可稽,渠等因一時失慮,致
  罹刑章,犯後於偵查中自白,被告杜麗萍、馬維建並主動將
  渠等為吳淑珍所保管之利息及剩餘款分別繳交特偵組指定之
  帳戶保管,本院因認被告杜麗萍、馬維建所宣告之刑,以暫
  不執行為適當,爰均併予宣告均緩刑二年,以啟自新,並依
  刑法第74條第2 項第4 款規定,諭知被告杜麗萍、馬維建應
  向公庫繳納如主文所示之金額。至於被告陳致中前受有期徒
  刑宣告(偽證罪有期徒刑3 月,100 年8 月17日判決確定)
  ,不符合刑法第74條第1 項宣告緩刑要件。而被告黃睿靚一
  再涉案洗錢,本案匯往海外包含有被告陳水扁、吳淑珍因重
  大犯罪所得財物之5.4 億元,於案發後並未匯回臺灣供特偵
  組圈存,且其另涉國務機要費案洗錢罪,已經本院為有罪判
  決,參酌刑法第75條、第75條之一,不宜為緩刑宣告,附此
  敘明。
戊、沒收、抵償部分:
 茬g污治罪條例第10條第1 項及洗錢防制法第14條第1 項關於
  沒收、追徵、抵償之規定,均採義務沒收,係為避免犯罪者
  享有犯罪所得,因之雖該犯罪所得財物或財產上利益於其所
  犯之罪(貪污罪)已諭知沒收,為避免犯罪者以人頭帳戶或
  其他方式保有該財物或財產上利益而享有利益,於洗錢部分
  仍應重複諭知沒收,惟兩者客體重疊部分,其中之一已執行
  沒收,即無庸就其他部分重複執行沒收。
 狾@同正犯之沒收採連帶沒收義務。
 捖Q告陳水扁、馬永成於國泰金控合併世華銀行案收受蔡宏圖
  交付3 億元賄賂(被告馬永成共同實施部分為2 億元)。被
  告陳水扁、吳淑珍於元大證券合併復華金控案收受元大馬家
  交付2 億元賄賂,均應依貪污治罪條例第10條第1 項規定,
  於其所犯各該貪污罪主刑項下為追繳沒收、抵償之諭知,其
  中2 億元被告陳水扁、馬永成應為連帶追繳沒收、抵償,元
  大馬家交付之2 億元部分,陳水扁、吳淑珍應為連帶追繳沒
  收、抵償。
 苳S國泰世華銀行保管室之7.4 億元,含有被告陳水扁因國泰
  金控合併世華銀行案所收受之賄賂1 億元及陳水扁、吳淑珍
  因元大證券合併復華金控案所收受之賄賂2 億元,合計3 億
  元。被告陳水扁享有該犯罪所得,應就該犯罪所得財物3億
  元於其洗錢罪主刑項下諭知沒收、抵償;被告吳淑珍、吳景
  茂、陳俊英、馬維建、陳致中、黃睿靚共同為他人洗錢,而
  如前所述,該犯罪所得財產最終係匯洗至吳淑珍、陳致中、
  黃睿靚管領力所及之Wegelin 銀行Bravo 公司帳戶及美國所
  購至之不動產,被告吳淑珍、陳致中、黃睿靚享有該犯罪所
  得,而被告馬維建雖未享有該犯罪所得,惟其與被告吳淑珍
  共犯洗錢行為,基於共同正犯之沒收採共犯連帶說,因之應
  於被告吳淑珍、馬維建、陳致中、黃睿靚洗錢罪主刑項下,
  為連帶沒收、抵償之諭知。至於被告吳景茂、陳俊英雖與吳
  淑珍共犯洗錢行為,惟被告吳景茂、陳俊英經本院為免刑判
  決,雖依刑法第39條規定「免除其刑者,仍得專科沒收」,
  惟本院斟酌被告吳景茂、陳俊英僅因與被告吳淑珍間具兄嫂
  關係,基於親誼不得已始為本案開設保管室及為搬運行為,
  然其犯後已坦承犯行,知所悔悟,且渠等另案國務機要費所
  犯之洗錢罪,均經判處有期徒刑2 年,均緩刑5 年,並各應
  向公庫支付新臺幣300 萬元確定,已受有刑罰之處罰,本院
  斟酌上情,爰於被告吳景茂、陳俊英免刑判決主刑項下,不
  為專科沒收之諭知。又被告吳景茂、陳俊英雖與被告吳淑珍
  、馬維建、陳致中、黃睿靚共犯為他人洗錢罪,依前揭共同
  正犯之沒收採共犯連帶沒收,原應就犯罪所得財物3 億元與
  其他共同正犯連帶沒收,惟被告吳景茂、陳俊英既經本院為
  免刑判決且不為專科沒收,如再依共犯連帶沒收而為應連帶
  沒收,將使判決主文形同具文,是就其他共同正犯之沒收,
  亦不為連帶沒收之諭知,附此敘明。
己、不另為無罪諭知部分:
 怳蓿D意旨於國泰金控合併世華銀行案部分,另認被告陳水扁
  除前開經本院認定91、92、93年各收受蔡宏圖交付各1 億元
  之賄賂外,另於90年9 、10月收受蔡宏圖交付1 億元云云。
  及被告馬永成基於幫助犯意,除為經本院認定有罪之91、92
  年為陳水扁收受2 億元賄賂外,另於90、93年為陳水扁各收
  受1 億元賄賂云云。惟查,89年間之1 億元,係由蔡鎮宇通
  知吳淑珍派人前往蔡鎮宇辦公室拿取4000萬元,其餘6000萬
  元係蔡宏圖於89年間某日交付陳水扁,並無公訴人所指90年
  9 、10月交付1 億元之事實。又蔡鎮宇、蔡宏圖89年間所交
  付之1 億元,並不能證明與被告陳水扁91年5 月至8 月協助
  國泰金控合併世華銀行之職務上行為有對價關係,再93年之
  1 億元係由蔡鎮宇持往總統官邸交付吳淑珍,被告馬永成並
  未參與等事實,理由均如前述,公訴人所指被告陳水扁、馬
  永成此部分犯嫌,均屬不能證明,就此部分原均應為無罪諭
  知,惟公訴人認此部分與經本院認定貪污有罪部分,有修正
  前刑法第56條連續犯裁判上一罪關係(見起訴書第195 頁)
  ,爰均不另為無罪之諭知。
 豸蓿D意旨於元大證券合併復華金控案部分,認被告陳水扁、
  吳淑珍另於94年7 月間收受馬維辰所交付之1000萬元賄賂。
  惟上開馬維辰所交付之1000萬元並非賄賂,理由已如前述,
  公訴人所指此部分犯嫌尚屬不能證明,惟公訴人認此部分與
  前開經本院認定有罪部分有修正前刑法連續犯裁判上一罪關
  係,亦不另為無罪諭知。
 呇A公訴意旨於洗錢案部分,另指國泰世華銀行保管室另存放
  被告陳水扁、吳淑珍因重大犯罪而由辜仲諒交付之2 億元云
  云。惟該2 億元並非屬重大犯罪所得財物,且公訴人所指「
  其他來源不明部分」,亦非屬重大犯罪所得財產,理由均已
  如前述,公訴人認被告陳水扁、吳淑珍就此部分有為自己洗
  錢,被告吳景茂、陳俊英、杜麗萍、馬維建、陳致中、黃睿
  靚就此部分有為他人洗錢犯嫌,均屬不能證明。再國泰世華
  銀行保管室存放金錢搬運至元大馬家前,吳淑珍先取交黃芳
  彥之6000萬元雖含有陳水扁、吳淑珍因重大犯罪所得財物,
  惟被告吳淑珍以之購買寶徠花園廣場房屋二戶,應認係單純
  處分、消費贓物行為,理由亦如前述,此部分亦不能證明被
  告陳水扁、吳淑珍有公訴人所指之為自己洗錢行為。上開部
  分原均應為無罪諭知,惟被告陳水扁、吳淑珍、吳景茂、陳
  俊英、杜麗萍、馬維建、陳致中、黃睿靚均係基於接續犯意
  而為自己或為他人洗錢,因之上開不能證明部分,與經本院
  認定洗錢有罪部分,有想像競合犯裁判上一罪及接續犯實質
  一罪關係,亦均不另為無罪諭知。

貳、上訴駁回部分:
抭Q告蔡鎮宇:
 被告蔡鎮宇雖有提供國泰世華銀行保管室供被告吳淑珍使用,
 且有墊付李明賢所先支付之保管室租金,惟經查被告蔡鎮宇主
 觀上並無為被告吳淑珍洗錢之犯意,且銀行保管室本即供承租
 人存放物品,銀行從業人員依規定不得進入保管室內,保管室
 內財物仍屬承租人占有管領,被告蔡鎮宇從未進入保管室,亦
 未接觸保管室內物品,客觀上亦無掩飾、收受、寄藏行為,自
 不為罪。
佼Q告侯西峰、呂泰榮、呂和霖、陳幸妤:
 被告吳淑珍以取自國泰世華銀行保管室內之6000萬元購買寶徠
 花園廣場房屋二戶,係為供被告陳水扁總統職務退職後及其子
 女居住使用,其雖使用含有重大犯罪所得財物支付購屋資金,
 惟應屬消費、處分贓物行為,尚難認其主觀上有洗錢犯意。被
 告侯西峰、呂泰榮、呂和霖雖有依吳淑珍之請託,而由呂和霖
 出名為該二戶房屋之買受人,然借名登記在不動產登記實務並
 非少見,被告侯西峰、呂泰榮、呂和霖等人辯稱係因吳淑珍以
 為避免總統購買豪宅社會觀感不好,始借用渠等名義登記,經
 核與當時情形及卷內事證尚無不符,而可採信。被告陳幸妤雖
 有簽訂不動產租賃契約而承租寶徠花園廣場房屋一戶居住,惟
 依卷內證據並不能證明陳幸妤事前知悉該二戶房屋均係吳淑珍
 借用呂和霖名義購買,且被告陳幸妤有以自己及其夫趙建銘名
 義,按時匯轉租金予呂和霖之行為,尚難認其有為被告陳水扁
 、吳淑珍洗錢犯意,自不為罪。
妘Q告馬志玲:
 被告馬志玲雖有同意提供元大馬家保險室供吳淑珍存放物品,
 惟其事前並不知悉吳淑珍所欲存放之物品為鉅額之7.4 億元,
 而裝運該7.4 億元之皮箱搬運至元大馬家,在被告馬維建拆箱
 清點時,並無證據證明被告馬志玲當時在場,且嗣後該7.4 億
 元中之5.4 億元之海外層層匯轉行為,均係馬維建承吳淑珍之
 指示為之,並無證據證明被告馬志玲亦有參與。難認其有為被
 告陳水扁、吳淑珍洗錢之犯意及洗錢行為。
伈Q告辜仲瑩、邱德馨:
 被告辜仲瑩、邱德馨雖有依被告吳淑珍之指示,以渠等所借用
 及本身所使用之香港渣打銀行Greenhouse帳戶、Masterline帳
 戶,香港之KGI Asset MGT (Intl) Limited及KGI Asia
 Limited 帳戶,將美金60萬元最終匯入荷蘭銀行新加坡分行
 7001318 號之吳景茂帳戶,及透過中國信託商業銀行中山分行
 海昇投資股份有限公司帳戶、香港上海匯豐銀行(HSBC)
 Corebridge Co. Limited帳戶,將美金50萬元及57萬3000元匯
 入郭淑珍瑞龍銀行(Clariden Bank Zurich) 帳戶內,再由不
 知情之郭淑珍從瑞龍銀行帳戶將美金107 萬3000元匯入新加坡
 標準銀行之吳景茂帳戶等行為,惟上開金錢來源並不能證明含
 有被告陳水扁、吳淑珍因國務機要費、龍潭購地案重大犯罪所
 得財物。縱被告辜仲瑩、邱德馨有上開異常匯轉行為,亦不能
 證明渠等有為被告陳水扁、吳淑珍洗錢行為。
被告鄭深池:
 被告鄭深池雖有依被告吳淑珍之指示,以友人江松樺設在香港
 之HSBC Private Bank(Suisse) SA.HK 銀行帳戶,將美金50萬
 元匯入吳淑珍指定之新加坡標準銀行吳景茂帳戶內;另由友人
 吳錫顯設於HSBC Private Bank (Suisse) SA.HK銀行帳戶,將
 美金100 萬元匯入前述新加坡標準銀行之吳景茂帳戶內之異常
 匯款行為,惟上開金額並不能證明含有被告陳水扁、吳淑珍因
 國務機要費、龍潭購地案重大犯罪所得財物。
ЁQ告吳澧培:
 被告吳澧培雖有提供之高盛亞洲有限責任公司(Goldman
 Sachs (Asia)LLC.,Hong Kong)4 個帳戶,供被告陳水扁匯
 款之用,而由吳淑珍簽署相關文件匯入美金191 萬8473.44 元
 ,惟被告吳澧培提供帳戶係因陳水扁表示為匯款供海外外交使
 用,被告吳澧培信以為真而提供,其主觀上並無為被告陳水扁
 、吳淑珍洗錢之意。
くQ告李明賢:
 被告李明賢雖於陳俊英退租銷戶後,有將以陳俊英名義租用之
 國泰世華銀行保管室之相關資料攜走,惟其係因吳淑珍租用國
 泰世華銀行保管室之事經媒體報導曝光,為免國泰世華銀行捲
 入紛爭,基於保護國泰世華銀行之動機,而為上開行為,且其
 取走文件資料時,當時尚無因國泰世華銀行保管室有關之刑事
 被告案件存在,且其嗣後經檢察官命提出時,亦即時將所保管
之資料文件提出,主觀上並無隱匿他人刑事被告案件證據之犯
 意。
聾W訴駁回部分,有刑事妥速審判法第9條適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