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發布日:960208

類  別:新 聞 稿

摘  要:臺灣高等法院有關被告陳文棟不服臺灣臺北地方法院對其羈押並禁止接見通信之裁定,提起抗告之新聞稿

附  件: (無附件)

內  容: 臺灣高等法院新聞稿   96年02月08日
為被告陳文棟不服臺灣臺北地方法院對其羈押並禁止接見通信之裁定,提起抗告,本院合議庭已公告裁定主文:原裁定撤銷,發回臺灣臺北地方法院。其理由見本院96年度抗字第126號裁定理由四、五、 六︰
四、按裁判,除應以判決行之者外,以裁定行之。得為抗告之裁定,應敘述理由。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條、第二百二十三條定有明文。又羈押被告,應用押票。押票,應按被告指印,並記載:「被告之姓名、性別、年齡、出生地及住所或居所」、「案由及觸犯之法條」、「羈押之理由及其所依據之事實」、「應羈押之處所」、「羈押期間及其起算日」、「如不服羈押處分之救濟方法」。且執行羈押時,押票應分別送交檢察官、看守所、辯護人、被告及其指定之親友。同法第一百零二條第一項、第二項、第一百零三條第二項亦有明文。又法院之裁定得分別情形,以口頭宣示、記載於筆錄(刑事訴訟法第五十條但書)或製作書面等方式行之,其以書面為之者,亦無法定格式。而法院所簽發之「押票」,其應記載之事項,既合於同法第二百二十三條之規定,應認「押
票」亦屬書面「裁定」之一種,最高法院九十四年第十次刑事庭會議決議參照。而原審就本件羈押之裁定,並未另行制作一般裁定格式之書面,而係以送達押票及其附件代之,是揆諸前開決議內容,本件羈押裁定之內容實包括法官於刑事報到單之批示、押票記載之內容並以訊問筆錄中審判長之諭知事項為之補充,合先敘明。
五、經查,原審制作之押票上漏未記載被告觸犯之法條為何,且該押票引為附件之原審法院刑事報到單上法官批示之內容僅載「認被告經多名證人指證有以搭售力霸、嘉食化公司債為條件向證人授信中華銀行貸款案,且目前仍有多名被告尚未到案,又有帳目資料扣案書證有待勾稽,有湮滅證據、勾串供詞之虞,其所涉犯法條復最輕本刑五年以上有期徒刑之罪,不予羈押,顯難進行追訴、審判及執行,被告羈押,並禁見。」亦未詳列被告所涉犯之法條為何,是原審究係認被告所觸犯之法條為何?該法條之最輕本刑是否五年以上有期徒刑之罪,而合於刑事訴訟法第一百零一條第一項第三款之羈押要件,實有未明。再者,該押票羈押理由欄內勾選「有事實足認為湮滅、偽造、變造證據或勾串共犯或證人之虞」、「所犯為死刑、無期徒刑或最輕本刑為五年以上有期徒刑之」二款理由,惟觸犯之法條,僅載為「刑事訴訟法第一百零一條第一項第二款」,是前後記載之內容不無矛盾之處。再參之,原審審判長於被告訊問後所諭為「被告經多人指證,目前尚有多人證人未到案,有湮滅(證)據之必要,顯有羈押之必要,應予羈押,並禁止接見通信」,亦未敘明被告究犯何項罪名犯罪嫌疑重大,是否合於刑事訴訟法第一百零一條第一項之羈押之前提要件,復欠明瞭,仍有待究明。況互核法院訊問筆錄所記,似以被告有刑事訴訟法第一百零一條第一項第三款之情形,予以羈押,然見諸該院押票及刑事報到單法官批示所記,似又以被告有刑事訴訟法第一百零一條第一項第二款、第三款之情形而予以羈押,是書面羈押裁定與口頭之宣示內容亦未盡相同,究以何者為是,有再詳究探求之餘地,尤以本院發函請原審為之補充說明,迄未見原審回覆,是原裁定內容即有如前之矛盾疏漏之情,自有再行探求之必要。
六、綜上,原審法院既未明確認定本案被告係涉犯何項罪名犯罪嫌疑重大,且裁定之記載復有如前之缺漏矛盾之處,理應再予探究補充,抗告意旨指摘原裁定不當,為有理由,自應由本院撤銷原裁定,發回原審法院更為適法之裁定。另抗告人主張抗告人業於九十六年一月二十九日於調查局借訊時已供出相關案情,是否已無勾串證人或共犯之虞?及本件是否確尚有證人或共犯未到案,致有未予羈押即有勾串證人、共犯之可能?此均涉及本件是否有羈押必要之判斷,原審法院為本件羈押之審理時,自應一併查明審認為適,附此敘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