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發布日:951206

類  別:新 聞 稿

摘  要:臺灣高等法院有關臺北地檢署不服臺北地院裁定准將被告顏萬進、蔡佰祿、蔡銘添、許國榮等四人具保停止羈押裁定,提起抗告之新聞稿

附  件: (無附件)

內  容:台灣高等法院新聞稿 95年12月6日
為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不服臺灣臺北地方法院裁定准將被告顏萬進、蔡佰祿、蔡銘添、許國榮等四人具保停止羈押裁定,提起抗告,本院合議庭已於本(6)日下午公告裁定主文:「原裁定撤銷,發回臺灣臺北地方法院」。其理由詳本院95年度抗字第1024號裁定理由二、三:
二、惟本院經查:
(一) 被告蔡佰祿於檢察官偵查時供稱:「 (提示同日接見譯文)他們還有很多東西在我這裡,他們還想做?」因為我想詹德樞收受賄賂的事情李國書不願意講,是有一些東西。」、「(他們有何把柄在你手上?)因為此案他們還想繼續推動下去。」、「 (你已經離開陽管處與你何關?)因為我希望在一審能夠適用非違背職務收受賄賂罪,而不是違背職務收受賄賂罪。」 (見臺灣台北地方法院檢察署訊問筆錄,附本院卷第25頁),其在押看守所與妻面會時亦稱:「A (妻):『這樣到法官那不是不好?』;B (蔡):『不會啦。看能不能10以下,這樣比較好。我還留一些招以後用。』」 (見同上筆錄,附本院卷第42頁、第43頁),可見被告蔡佰祿為取得較輕判決,避重就輕,有所保留,則其自白犯罪是否業已陳述全部案情,已有疑義。再於上揭面會時被告蔡佰祿告知其妻:「B (蔡):『妳有他家電話嗎?那個應該沒關係,妳要找他也好。那個應該比較不重要,妳叫他們幾個堅持講沒有。…』、『…裡面有認識一些朋友,出去要動。前天講那個有去找妳嗎?他們那應該比較沒事,就說都沒有。』」,有接見譯文在卷可徵 (見同上筆錄,附本院卷第34頁、第38頁),而檢察官質之被告蔡佰祿、證人即被告蔡佰祿妻許美惠亦均不否認上揭對話,則勾串之情,昭然若揭,是否無羈押必要,實有進一步審認之必要。
(二) 證人胡道瑋經檢察官通知於95年11月9日下午4時於到庭接受訊問,其本應允按時出庭,卻臨時致電該署稱其不克到庭云云,請求改為翌日,經該檢察官要求,始表示寬延二小時,而於該日下午5時30分出庭作證,此為證人所不否認,有筆錄在卷 (見同上筆錄,附本院卷第10頁),而被告顏萬進恰於該日下午4時10分交保,有被告具保責付辦理程序單在卷可查 (見偵聲字第255號卷第23頁),則期間渠等是否有所接觸?實有詳查之必要,尤有甚者,關於顏萬進戶頭資金流向,原來兩者供詞岐異,證人對相關資金流向,率多以不復記憶,或數額不詳、口誤,避重就輕一語概之,然被告顏萬進交保後,其供詞卻與被告顏萬進所述情形初無二致 (見同上筆錄,附本院卷7頁至13頁、第17頁),其間有否勾串,是否因交保致之,宜進一步加以審認。
(三) 又被告蔡銘添、許國榮均仍堅詞否認犯罪,就何人在未請圖前即發交建照正本供述亦不一,縱其等係因受長官即被告蔡佰祿之要求據以核章,所涉分工程度較之被告蔡佰祿輕微,然同為共犯最輕本刑五年以上之罪,有何羈押消滅原因,原審並未具體說明,何以毋需繼續羈押,理由容嫌不足。
三、綜上,本件被告顏萬進既涉有貪污治罪條例第5條第1項第3款、被告蔡佰祿、蔡銘添、許國榮均涉有同條例第6條第1項第4款,且犯罪嫌疑重大,另依上開證據顯示,被告等人是否無勾串共犯之虞?是否確無羈押之必要?均不無疑問,檢察官據此指摘原裁定不當,尚非全無理由,自應由本院將原裁定撤銷,發回原審法院更為適當之裁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