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發布日:951123

類  別:新 聞 稿

摘  要:臺灣高等法院有關被告陳錫慶、張村旭、姚景林三人不服臺灣板橋地方法院羈押並禁止接見通信裁定,提起抗告事宜之新聞稿

附  件: (無附件)

內  容:台灣高等法院新聞稿 95年11月23日
為被告陳錫慶、張村旭、姚景林三人不服臺灣板橋地方法院羈押並禁止接見通信裁定,提起抗告,本院合議庭已於今(23)日上午裁定「抗告駁回」,有關駁回理由,參照本院95年度抗字第973號裁定理由三、四:
三、按羈押之主要目的在確保訴訟程序之順利進行,法院決定是否羈押時,犯罪事實可能尚待調查未臻確定。因之,應否羈押被告之審酌,並非在行被告有罪、無罪之調查,而僅係就「形式上之證據」判斷被告犯罪嫌疑是否重大,有無羈押之原因及必要性,至證據證明力如何,被告所涉之實體情節,應否為有罪(包括成立何罪)、無罪之判斷,尚待事實審法院依法定程序調查審理,並非被告得自行認定。
四、經查:本件被告陳錫慶、張村旭、姚景林三人所涉貪污治罪條例(即收受賭場賄賂)之犯行,業據賭場股東兼對外負責警察公關工作之證人黃信達及賭場會計郭靜怡證述在卷,復有通訊監察譯文1卷暨賭場93年10月至95年7月之帳冊可資參佐。而被告陳錫慶於偵查中所坦承:日期我忘了,應是95年6月底,我們是到基隆路1段地下室王牌酒店,當天有我及黃信達、張村旭,叫了三個小姐,但沒有帶出場,這一次消費是黃信達請的等語,及被告姚景林供認:95年6月7日晚上確實有與陳錫慶、吳榮基、陳義孟、黃信達等人在永和排骨林海產店吃飯,及同年7月4日晚上與陳錫慶、黃信達及其他不認識之人,前往有小姐陪侍之台北市南京東路環亞龍亨酒店等情,亦與證人黃信達偵查中供稱:除交付賄款外並與陳錫慶、姚景林等人至酒店喝酒談賭場的事情暨證人郭靜怡證稱:黃信達除向賭場領取水錢(即員警之賄款)外,並有請警察喝酒之酒錢,及15萬元紅包據黃信達稱,這些錢是給大老闆,就是永和分局長的,因此伊記載在交接簿上,情節互合一致,足見被告三人涉嫌重大,且所犯為最輕本刑五年以上有期徒刑之罪。又本案尚有共犯蔡育霖未到案,證人黃信達亦稱曾遭外力企圖影響其指證,顯有事實足認被告等有勾串共犯及證人之虞,以今日通訊設備之先進,顯難僅以限制住居,即可防止被告等之串證,原審因而認有對被告禁止接見通信之必要,亦非無憑。另據證人黃信達供述新生派出所部分,也都是由蔡育霖及陳錫慶他們拿回去分,而通訊監察譯文中亦有95年7月7日12時26分45秒左右,黃信達至陳錫慶家樓下,同日13時15分23秒左右,蔡育霖至陳錫慶家樓下見面之事實,因而研判係證人黃信達將賄款交給陳錫慶後,蔡育霖又至陳錫慶家中取賄款(參見監聽卷第 303頁),此部份亟待共犯蔡育霖到案後調查釐清,並與被告等人相互對質,於此之前自有防止被告等人相互串供之必要。至抗告意旨稱同案共犯亦涉及貪污治罪條例第4 條第1項第5款之罪,何以於偵查中即准許交保候傳等情,惟按被告是否涉嫌重大,有無羈押必要等要件本應「個別判斷」之,尚難謂其中有共犯未遭羈押,被告等即均應比照辦理而無羈押之必要性,況其他共犯交保核係檢察官依其職權認無羈押之必要逕命具保,法院難以審究其他共犯交保適當與否,抗告意旨此部份之指摘核無理由。又本件並非以被告有逃亡之虞為由而羈押被告,則被告姚景林有無固定住所、正當工作、家庭美滿等情,與羈押必要性亦無相關;另抗告意旨所陳有關對證人黃信達供述之彈劾等實體辯解部分,應於事實審法院調查程序中提出,非本抗告法院於羈押抗告乙案中,所得代行審理,均併此敘明。綜上,原審法官於訊問後認非予羈押,顯難進行審判而執行羈押,於法尚無不合。抗告意旨認無羈押之必要,指摘原裁定不當,為無理由,應予駁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