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發布日:951113

類  別:新 聞 稿

摘  要:臺灣高等法院有關被告林忠正、蘇俊吉二人不服臺灣臺北地方法院羈押並禁止接見通信之裁定,提起抗告之新聞稿

附  件: (無附件)

內  容:台灣高等法院新聞稿 95年11月13日
為被告林忠正、蘇俊吉二人不服臺灣臺北地方法院羈押並禁止接見通信之裁定,提起抗告,本院合議庭已於今(13)日下午公告裁定主文「抗告駁回」,有關裁定之理由,參照本院95年度抗字第936號裁定理由四:
四、本院經查:
按逮捕乃為於一定時期之內拘束被告自由之強制處分,目的或在於保全被告,或在於蒐集保全證據,以利刑事程序之進行。雖其為一種無須令狀之拘捕,並不以物理上強制力限制人身自由為限,然執法者總須有所言語動作形諸於外,以顯示出逮捕之情狀。本件傳票上記載抗告人林忠正、蘇俊吉應分別於95年10月30日上午11時、下午2時30分至台中市調查站應訊,惟臺灣臺中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於95年10月30日清晨7時許,持搜索票及傳票至抗告人家中,帶同抗告人至搜索票上記載之處所搜索,同時將抗告人帶至台中市調查站偵訊,其間抗告人林忠正指其當時曾向檢察官表示無須於搜索時在場,仍在大批檢調人員簇擁下被帶往金管會搜索,檢察官亦禁止其與妻子接觸等情,惟原審質之抗告人林忠正已坦承陳其當時係配合司法,自願前往,且按因搜索及扣押得開啟鎖扃、封緘或為其他必要之處分;執行扣押或搜索時,得封鎖現場,禁止在場人員離去;在有人住居或看守之住宅或其他處所內行搜索或扣押者,應命住居人、看守人或可為其代表之人在場;搜索或扣押時,如認有必要,得命被告在場,刑事訴訟法第144條第1、2項、第148條、第150條第2項分別定有明文。是抗告人林忠正所指檢察官上開作為,縱有其事,亦核屬搜索時之必要處分,並用以確保抗告人林忠正之在場權,尚難認抗告人林忠正此時已遭逮捕。另抗告人林忠正指其遭檢調大批人員包圍,明知若不配合檢調,亦將遭拘提,為顧及顏面,才不得不前往台中市調查站應訊,其時雖未受物理上之強制,然心理上已受到強制作用。抗告人蘇俊吉亦指其礙於國家與受處分人之個人間實力懸殊,檢察官未待其傳喚未到,即帶往台中市調查站應訊,個人只能逆來順受,雖未受物理上強制,然心理上已遭強制,失去自由意志,形同逮捕。惟查抗告人林忠正於原審中已明白表示伊當時配合司法調查,並未拒絕前往,參酌抗告人到案時調查人員於表明到案時間後,即問:「你因涉嫌貪污等案,臺灣台中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王捷拓『傳訊』你到案,並由本站訊問…你是否瞭解」,均答瞭解,而當時抗告人林忠正已選任陳漢洲律師到場,抗告人蘇俊吉亦係委任陳清華律師隨同到場接受詢問,苟二人係無自主性解送到場,辯護律師焉何未為異議,已堪認抗告人前往調查站應訊,仍出於自由意志,況本院遍核全卷,亦未能發現檢調人員其時有何具體之逮捕動作,是抗告人上開所指心理上受到壓制,而不得不前往調查站應訊,純屬個人主觀認知,在客觀上檢調人員既無逮捕動作,自不能遽指其時抗告人已遭逮捕,從而,本件逮捕抗告人林忠正、蘇俊吉之時間,應認自檢察官諭知當庭逮捕( 見臺灣台中地方法院檢察署點名單)發給逮捕通知書 (見本院卷附),發動逮捕動作行為之95年10月31日凌晨2時許、3 時許起算,依此計算檢察官於95年11月1日零時50分向原審法院聲請羈押,並未逾24小時留置之法定期間。
本案台中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原向台中地方法院聲請羈押,該院嗣經審理結果,認無管轄權而裁定駁回聲請,固有該院95年度聲羈字第1601號刑事裁定在卷,然徵之上該裁定內容,僅就案件之管轄權為程序上之處理,尚未涉及被告羈押與否有關強制處分權實質內容之審究,此由該院於審理單上批示「聲請駁回」,並未有諸如釋回、具保、責付、限制住居等裁示,可以得見,是該管轄錯誤駁回聲請之裁定,並未影響聲請羈押前之前置處分,亦即原逮捕之強制處分,則台中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連同卷證直接押解抗告人至台北地方法院檢察署,再由該署檢察官聲請羈押,其程序要無不合。況苟謂羈押聲請因程序不合法遭駁回後,應重新踐履強制處分之正當程序,則勢將重新計算24小時解送時限,對抗告人而言,將延長行動自由受限時間,亦不見得有利,併予指明。
按羈押之目的,主要在於使追訴、審判得以順利進行,被告有無羈押之必要,法院自得就具體個案情節予以斟酌決定,如就客觀情事觀察,法院羈押裁定之目的與手段間衡量,並無明顯違反比例原則情形,即無違法或不當可言。再羈押被告之審酌,並非在行被告係有罪、無罪之調查,而係以被告所犯罪嫌是否重大,有無羈押原因及必要性,資為是否羈押之依據。因之羈押所稱罪嫌疑重大,自與有罪判決須達毫無懷疑之有罪確信之心證有所不同,故法院僅須依本案卷證先就形式上觀察該證據有無證據能力,決定該證據有證據能力後,再就形式上衡量該證據之證據價值,以之決定被告之「犯罪嫌疑」是否重大,以為憑斷。本件抗告人林忠正、蘇俊吉涉有違反貪污治罪條例第5條第1項第3款之罪嫌重大,有檢察官提出之證人供述、通訊監察譯文、匯款單據、轉帳傳票及扣案證物等證據資料可稽 (此部分涉偵查秘密,故從略),足認抗告人林忠正、蘇俊吉犯罪嫌疑重大。又抗告人林忠正、蘇俊吉於偵查及原審訊問時所述不一,且本案尚有共犯未到案,並有相關證人尚待查證,足認檢察官所指抗告人林忠正、蘇俊吉有勾串共犯或證人之虞,亦屬有據。雖抗告人林忠正指其使用小木屋合於情理,並未受益亦未查得收賄等憑據,無收賄情事云云,抗告人蘇俊吉指其不具公務員身分,無具體事證證明其共犯貪污云云,然抗告人二人是否共犯貪污,仍有待將來於刑事審判程序中加以審認,非本院羈押抗告程序所應審酌。至抗告人所辯本案已歷多次訊問,卷證已查扣無法更改,已無串證之虞云云,核屬抗告人片面之認定,本案既尚有共犯未到案而到案共犯又供述不一,即有串證之虞,而有羈押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