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點選新聞稿詳細內容

  • 公發布日:991005
  • 類  別:新 聞 稿
  • 摘  要:
    臺灣高等法院有關蔡光治及邱茂榮二人不服台灣台北地方法院對其等所為延長羈押之裁定,提起抗告乙案之新聞稿。
  • 附  件:

臺灣高等法院有關蔡光治及邱茂榮二人不服台灣台北地方法院對其等所為延長羈押之裁定,提起抗告,本院合議庭已於本(5)日9時50分公告裁定主文:「原裁定關於邱茂榮、蔡光治部分撤銷,發回臺灣臺北地方法院」。請見本院99年度偵抗字第1155號裁定要旨如下:
壹、檢察官聲請延長羈押意旨(略)
貳、原裁定意旨(略)
肆、本院查:
一、依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99年聲押字第313 號聲請書、原審99年度聲羈字第314號、本院99年度偵抗字第832號裁定,再參酌原審法院99年9月6日延押訊問時檢察官所稱:「除了第一點何智輝案之外,第二點(張炳龍案)、第三點(楊隆榮案)以及第四點(廖姿婷案)等案,在本次的延押庭並不作為我們提出的犯罪事實的範圍,僅作為提供給合議  庭有繼續延押必要性的參考」等情,足徵檢察官99年聲押字第313號係以被告等涉犯何智輝案之犯罪事實範圍聲請羈押,應無疑義;復查原審99年度聲羈字第314號裁定係依檢察官所認被告蔡光治、邱茂榮等共同涉犯貪污治罪條例第4條第1項第5款之犯罪嫌疑重大;同案被告何智輝於99年7月13日檢、警搜索拘提時逃逸無蹤;被告謝燕貞於搜索時有銷燬證據之行為,足認被告等均有勾串共犯、證人之虞,以被告等符合刑事訴訟法第101條第1項第2款「有事實足認為有湮滅、偽造、變造證據或勾串共犯或證人之虞者」、第3款「所犯為死刑、無期徒刑或最輕本刑為5年以上有期徒刑之罪者」之要件准予羈押,並有原審99年7月14日所簽押票影本在卷(99年度偵字第16101號影印卷第ワv第1、9頁)足憑。從而本件延長羈押之聲請,自亦僅以被告等所涉何智輝案之犯罪事實為範圍,並依據刑事訴訟法第101條第1項第2、3款之要件審查有無對被告蔡光治、邱茂榮繼續羈押之原因及必要性。另被告黃賴瑞珍於羈押並禁止接見中,意圖利用看守所為其抽血檢驗,疏於戒護之機會,與謝燕貞串供及被告李春地涉嫌透過辯護人接見之機會,勾串相關證人並偽造證據,均與本件抗告人蔡光治、邱茂榮無關,合先敘明。
二、又檢察官聲請延長羈押之具體理由無非以(1)被告等人所涉貪污治罪條例罪嫌重大。(2)被告蔡光治等人迄今仍堅不吐實,彼此供述復相矛盾。(3)被告等人所收取之賄款,或利用他人帳戶,或以購買股票等各種方式清洗、隱匿、漂白,相關賄款資金清理至為複雜。(4)本案另有共犯何智輝尚待執行到案,被告等人確有勾串共犯、證人之事實及極高疑慮等情。經查:(一)按檢察官99年度聲延押字第34號聲請書何智輝案,檢察官所認定事實係何智輝因其所涉「苗栗銅鑼科學園區基地徵收弊案及新竹商業銀行、國華人壽違法貸款」案件,何智輝為達法官為有利於己之判決,於本院審理中先後透過老友即被告蔡光治、邱茂榮分別向承辦法官期約行賄等情,有該聲請書載明可稽。故從該聲請事實觀之,被告蔡光治、邱茂榮似係由何智輝主動拜託其等向承辦法官行求期約賄賂,而非受承辦法官之託向何智輝要求賄賂;然查原審郤認被告等均係涉犯貪污治罪條例第4 條第1 項第5 款之罪嫌羈押並准予延長羈押,即有矛盾,是故被告蔡光治、邱茂榮究係涉犯貪污治罪條例第4 條第1 項第5 款、抑或同條例第11條第1 項之罪嫌實有不明,自難為本案是否准許聲請之判斷。辿A檢察官與被告,在法院審判中,均屬訴訟當事人之一造,立於平等對立之地位,互為攻擊、防禦,甚且基於人情考量,被告享有不自證己罪、保持緘默等特權,是被告所為辯解,縱然不足採信,仍須有積極、確切之證據,始足以認定其犯罪,斯為刑事訴訟法第154 條第1 項、第2 項所揭證據裁判主義之意旨,自不能逕行採用另造即檢察官之言,遽為不利於被告之認定,否則將致「罪證有疑、利歸被告」,和「罪疑唯輕」等基本大原則,淪為空談(最高法院99年度台上字第4333號參照),是故檢察官以被告等人迄今仍堅不吐實作為延長羈押理由,將予人有押人取供之嫌,並有違「罪證有疑、利歸被告、罪疑唯輕」等基本大原則。至共同被告間彼此供述是否相矛盾,乃檢察官調查證據認定事實之問題,否則與用羈押被告的方法作為調查證據的手段無異,自不符合羈押的立法意旨,故亦不得據為延長羈押之理由。 坌d案發之初被告、證人等尚未到案接受調查,自有勾串共犯何智輝或其他證人之疑慮,防止勾串證人對到案之被告予以羈押,固有其正當性;惟依卷內資料觀之,抗告人及共犯等行蹤及通話均為檢調機關長期監控(監聽及行動搜證)中,有通聯及行動監控記錄可稽,又本案自檢察官對被告、相關證人搜索開始,已就被告、及相關連之證人均已多次傳、提訊問,並就共同被告及證人彼此所供矛盾部分,進行多次交叉訊問,另就資金往來等相關連資料分別向金融機構調取並向被告及證人等查證在案,且共犯即何智輝秘書謝燕貞亦已於99年9 月3 日應檢察官之曉諭,就其參與何智輝行賄相關情節書立自白書,被告黃賴瑞珍就收受何智輝給與的賄款及  交付流程,已經供述明確,有各該筆錄、何智輝服務處收支帳冊、函查文件及自白書附卷足憑,原審法院裁定亦已敘明,有裁定書可稽。依所附卷證及原裁定所敘理由觀之,本案訊問證人、調查證據似已完備告一段落,何智輝行求賄賂罪嫌事證似亦已明確,檢察官有無釋明究有何事證待查?尚有何湮滅、偽造、變造證據或勾串共犯或證人之虞?自有不明。又如上所述,抗告人及共犯等行蹤及通話均為檢調機關長期監控及行動搜證,如今涉嫌行賄之被告何智輝逃逸無法傳訊到案查證,此項未能及時傳拘到案之不利益,是否當然歸於依法到案之其他被告?而何智輝於99年7 月13日逃逸後,經檢察官於99年7 月15日發佈通緝,已逾二月有餘迄未緝獲,若如檢警機關長期未能將何智輝緝獲到案,是否檢察官即當然一再取得對其他共犯延長羈押之正當理由?是否影響其他未逃逸依法到案被羈押共犯之人權,原審亦漏未斟酌。
三、綜上各情觀之,檢察官以被告等人迄今仍堅不吐實,彼此供述復相矛盾為由,認有延長羈押必要,與法律規定被告享有不自證己罪、保持緘默等權利之原則有違;至共同被告間彼此供述是否相矛盾,乃檢察官調查證據認定事實之問題,否則與用羈押被告的方法作為調查證據的手段無異,自不符合羈押的立法意旨;又依檢察官聲請書所述抗告人所涉案情,似應為行賄罪嫌,然原審押票卻依刑事訴訟法第101 條第1  項第3 款之罪羈押,即有矛盾,是故被告蔡光治、邱茂榮究係涉犯貪污治罪條例第4 條第1 項第5 款、抑或同條例第11條第1 項之罪嫌?未予查明,自難為本案是否准許聲請之判斷;又被告羈押二個月後,檢察官訊問證人、調查證據似已完備告一段落,現階段尚有何湮滅、偽造或變造何項證據?及勾串何共犯或何證人之虞?檢察官亦未釋明,原審逕認抗告人顯有湮滅、偽造、變造證據或勾串共犯或證人之虞,准  予延長羈押,理由自欠完備,抗告人所提抗告為有理由,應由本院將原裁定關於抗告人蔡光治、邱茂榮部分撤銷,發回原審法院查明更為適法裁定。

不得抗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