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發布日:990521

類  別:新 聞 稿

摘  要:臺灣高等法院有關抗告人臺灣士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不服台灣士林地方法院對被告陳銳准予具保並停止羈押之裁定,提起抗告乙案之新聞稿。

附  件: (無附件)

內  容:臺灣高等法院新聞稿         99.5.21
為抗告人臺灣士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不服台灣士林地方法院對被告陳銳准予具保並停止羈押之裁定,提起抗告,本院合議庭已於本(21)日10時10分公告裁定主文:「抗告駁回」。其理由見本院99年度抗字第593號裁定理由三:
三、經查:
刑事訴訟法第一百零一條第一項第二款有事實足認為有湮滅、偽造、變造證據或勾串共犯或證人之虞者,其羈押之目的,在於確保證據之存在及真實,因此,就已知之證物可證明犯罪事實之存在,惟有部分尚待扣押、尚有共犯或證人待傳訊、有以不正當方法影響共犯或證人之嫌疑存在或有其他類似之行為,致使真實之發現增加困難者等情形,得認為有湮滅、偽造、變造證據或勾串共犯或證人之虞。而是否「有事實足認為有勾串證人之虞者」,應依具體事實客觀認定,惟此事實並非串證之事實,而為有串證之虞之事實,因此,應就案件進行情形及所舉證人與被告之關係等因素判斷被告是否有此等行為之虞,綜合以觀,不可徒憑主觀之認定即謂被告有串證之虞。故羈押應按訴訟進行程度及其他一切情事,由法院依案件之性質、態樣及審理之進展、被告、共犯及證人之供述為綜合之判斷,以非予羈押難進行審判或執行為要件,是若審判之進行,並無須以羈押為達成事實明確及保全證據之唯一手段時,則尚不能逕認有羈押之必要。本件被告陳銳就起訴書犯罪事實欄編號二之(三)所載之加重強盜犯行等事實,業據證人即共犯廖振福、廖宏安、共犯章姓、曹姓少年分別於警詢、偵查、原審審理中證述明確,且互核相符,復與證人即彭姓被害人於警詢、偵查及原審審理中之結證一致,並有卷附通訊監察譯文及謀議、行搶、分贓現場之監視錄影帶翻拍照片附卷可稽,至堪認定。而證人即共犯廖宏安、廖振福、共犯章姓、曹姓少年、證人即彭姓被害人等人並均於原審99年 5月17日審理期日,由檢、辯雙方就被告前被訴強盜罪嫌部分之事前謀議情形、犯案經過、分贓情形等情行交互詰問,證述已臻明確,且互核大致相符。而該次期日,另一證人即共犯李世豪雖拘提未到(待原審對其依法通緝),惟該證人李世豪已於檢察官偵查中到案接受訊問,其於99年3 月4 日經具結後均否認有參與謀議及參與上述強盜犯行與分贓之犯行,嗣後於同年月29日警詢時亦否認參與上述強盜犯行或謀議,自難期待李世豪嗣後詰問時供述前揭犯行謀議過程,且本案被告參與構成要件行為,業據證人即共犯廖振福、廖宏安、共犯章姓、曹姓少年分別於警詢、偵查、原審審理中證述明確,且互核相符,已如前述,亦無虞被告與之有何勾串。至抗告意旨所指,未來將如何防止李世豪於審理中到庭作證時,就其等預先規劃之行動方式等與案情有重要關係之事項與陳銳勾串,進而編詞附和陳銳說詞之危險云云。經查本案嗣後縱共同被告李世豪經通緝到案後,因該共同被告係經通緝到案,已有逃亡之事實,原審非不得對之裁定羈押並禁止其接見通信,以達避免共犯間勾串之目的,並非須以羈押本件被告為達成事實明確及保全證據之唯一手段。至抗告意旨稱依證人廖宏安、廖振福、章姓、曹姓少年之證詞,足認被告涉犯刑法加重強盜罪嫌重大,又依被告與其父母間以往互動模式,被告不無透過其父母提供經濟授助逃亡出境之可能,仍有羈押必要性云云,然原審並未認定被告有刑事訴訟法第101條第1項第 1款「逃亡或有事實足認為有逃亡之虞者」之理由,而據以裁定羈押,且抗告人所指被告父母安排其赴大陸,係為被告就學之故,斯時被告係於98年8月2日出境,而至同月25日再入境,被告該次出境時間顯係在本案被訴強盜案(98年11月30日)前之事實,此有法務部入出境資訊連結作業 1紙附卷可參,故抗告人所指尚不適於作為被告於原審裁定時亦有逃亡之虞之證明。至檢察官所稱,依被告與其父母間以往互動模式,被告不無透過其父母提供經濟授助逃亡出境之可能,有事實足認有逃亡之虞云云,純屬臆測,並未舉證以實其說,自無足採。從而,原審認被告雖涉犯最輕本刑 5年以上有期徒刑之罪,惟已無羈押之原因及必要,准以新臺幣20萬元之保證金後,准予停止羈押,並應予限制出境、出海,已足以達到保全被告到庭之目的,經核尚無不合。檢察官抗告猶以被告係犯重罪,仍有串證並逃亡之虞為由,指摘原裁定不當云云,難認有理由,應予駁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