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發布日:990514

類  別:新 聞 稿

摘  要:臺灣高等法院有關被告陳美英不服台灣台北地方法院對其所為羈押並禁止接見通信之裁定,提起抗告乙案之新聞稿。

附  件: (無附件)

內  容:臺灣高等法院新聞稿         99.5.14
為被告陳美英因妨害風化等案件,不服台灣台北地方法院對其所為偵查中羈押並禁止接見通信之裁定,提起抗告,本院合議庭已於本(14)日19時5分公告裁定主文:「抗告駁回」。其理由見本院99年度偵抗字第574號裁定理由四、五:
四、經查:
(一)原審以(1)被告坦承在臺灣地區為女子代辦工作簽證,並安排該等女子前往外國工作等事實,核與證人A女之證述相符,並有被告與該等外國酒店業者聯繫之通訊監察譯文在卷可稽。而女子蒙○○及魏○○亦由被告媒介前去澳洲等情,亦為被告所不爭執,並有被告與人在澳洲之女子蒙○○及魏○○聯繫之通訊監察譯文在卷可佐。上開女子於與被告洽談出國工作事宜之際,即已對於實際工作內容係與他人為性交易一事有所知悉等情,業據證人A女證述無訛;且依通訊監察譯文所示,被告曾向受話者自稱合作之外國業者為「妓院」、告知經其安排至國外工作之女子將請人為其購買潤滑劑等情以觀,被告明知該等女子赴外國酒店後,須與男客進行性交或猥褻等性交易行為,顯見被告係基於使女子與他人為性交或猥褻行為,而為該等女子辦理簽證及安排工作事宜無疑。另被告仲介女子至國外從事性交易並向外國酒店業者收取費用,或與外國酒店業者共同自女子與他人為性交或猥褻行為之性交易所得中, 抽取一定比例之數額,為其營利手段等情,亦有通訊監察譯文在卷足憑。是被告與外國酒店業者彼此間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共同涉犯刑法第231條第1項之意圖使男女與他人為性交或猥褻之行為,且犯罪嫌疑重大。(2)又被告前於原審在99年4月15日之羈押庭訊問時,供承:「(問:最近有無出境計畫?)沒有。(問:之前為何回答檢察官想去澳門走走?)我本來是想要去做生意。」等語(原審99年度聲羈字第182號卷第20頁),在當日原審以無審判權為由而駁回檢察官羈押聲請時,被告卻隨即於99年4月18日下午8時許,捨其住處較近之桃園中正機場出境,而擬從高雄機場出境,因被告已經檢察官發布禁止出境之處分,始未得逞等情,此有內政部入出國及移民署國境事務大隊之來電紀錄在卷可參,且為被告所不爭執,本件有事實足認被告有逃亡之虞。(3)依檢察官實施通訊監察之結果所示,本件尚有對被告犯行知之甚詳之犯罪嫌疑人尹○○(綽號○○)及○哥(音譯)、證人即經被告介紹至國外賣淫之女子蒙○○及魏○○等人未到案接受訊問,且被告所為供述,與卷內其餘證人證述及通訊監察譯文之內容差異甚大,被告與本件其餘共犯之間利害與共,即有相互勾串之虞。及證人A女於偵訊時證稱:「我怕她(指被告)會要我串供,因之前她常去開庭,她說開庭要如何講,去年我去向她拿簽證時,她告訴我她開庭經驗豐富,她知道如何對付法官及檢察官,且她都請有名的大律師, 她還教我問什麼都說沒有、不知道這類」等語。認有事實足認被告有勾串其他共犯或證人之虞,亦即具備本款法定之羈押事由。(4)本件有事實足認被告有逃亡及勾串其他共犯或證人之虞,而相關共犯或證人有不少係在我國司法主權所不及之外國地區,且彼此關係綿密,聯繫網絡錯綜複雜,犯罪偵查機關即難純依通訊監察等方式達到防止串證之情況,倘不予裁定羈押,而以命具保、責付或限制住居代之,即無從達成上開預防之目的。認本件被告有羈押之必要。另被告有勾串共犯或證人之虞,自亦有禁見之必要。核原審對於羈押要件之審查,尚無違誤。
(二)抗告意指略以:被告於我國領域內為女子代辦工作簽證,至多僅能認為媒介行為之預備階段,並非犯罪構成事實之一部,不能認定被告犯罪行為地即在我國;媒介女子與他人為性交易,在澳洲業經除罪化,我國刑法對我國國民於性工作合法化之國家為媒介性交易之行為無禁止規定,被告不構成刑法第231條之犯罪云云。惟查:(1)刑法第231條所謂媒介指居間介紹,使男女因行為人之介紹牽線行為而能與他人為性交,最高法院94年度台上字第6002號裁判要旨參照。經查,被告與女子洽談出國工作事宜之際,該女子已對於實際工作內容係與他人為性交易一事有所知悉等情,業據證人A女證述無訛;且被告明知該等女子赴外國酒店後,須與男客進行性交或猥褻等性交易行為,顯見被告係基於使女子與他人為性交或猥褻行為,而為該等女子辦理簽證及安排工作事宜,已如前述。依此情節,足認被告已著手媒介行為,其辦理簽證應屬媒介行為之一部,抗告意旨辯稱係預備行為云云,即不可採。(2)次按現行刑法第231條於88年4月21日修正公布,於88年4 月23日生效,其修正之立法目的係鑑於妨害風化犯罪態樣多元化,應召站主持人、掮客、保鑣等媒介嫖客與賣淫者於非特定場合為性交或為猥褻之行為,造成色情氾濫,社會風氣敗壞,加上色情行業利潤豐厚,以詐術使人行之者,亦常見,故增列「媒介」及施用「詐術」行為之處罰。其條文經修正為:意圖使男女與他人為性交或猥褻之行為,而引誘、容留或媒介以營利者,處5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十萬元以下罰金。以詐術犯之者,亦同。其處罰之對象為引誘、容留或媒介之人,犯罪構成要件乃以行為人主觀上有營利及使男女與他人為性交或猥褻行為之犯意,客觀上有引誘、容留或媒介之行為為已足,屬於形式犯。故行為人只要以營利為目的,有使男女與他人為性交或猥褻行為之意圖,而著手引誘、容留或媒介行為,即構成犯罪,至於該男女與他人是否有為性交或猥褻之行為,則非所問。又因其犯罪為即時完成,無待任何具體有形之結果可資發生,性質上與未遂犯並不相容,應無未遂犯可言。又「媒介」性交易既係居間介紹原有與他人性交或猥褻之意思,但無對象之男女,經由第三人之介紹之謂,故僅該男女有與他人性交或猥褻之意思,而行為人有為其居間介紹之行為,即與上開媒介罪之構成要件相當,至於被介紹之他人實際上有無與被媒介者為性交或猥褻之行為,與媒介罪之成立不生影響。最高法院91年度台上字第3531號裁判要旨參照。經查,本件被告涉嫌媒介女子至國外從事性交易並向外國酒店業者收取費用,或與外國酒店業者共同自女子與他人為性交或猥褻行為之性交易所得中,抽取一定比例之數額,為其營利手段等情,已如前述,又被告係在我國與我國女子接洽,並基於意圖使女子與他人為性交或猥褻行為,而為該等女子辦理簽證及安排工作事宜,應認其著手媒介行為之一部在我國領域,至被介紹之他人實際上有無與被媒介者為性交或猥褻之行為,與媒介性交猥褻罪之成立不生影響,則媒介女子與他人為性交易,在澳洲是否除罪化,顯與被告成立之犯罪不生影響。
(三)抗告意旨另稱:被告究係如何與外國酒店業者就我國境外之引誘、容留或媒介性交易等行為具體謀議或計畫,而有將整個犯罪行為之成敗繫諸於彼此間相互協力之意思,須就該外國酒店業者於我國領域外居間介紹男女為性交易之行為共同負責,原裁定未引證說明,能否謂被告與該外國酒店業者有犯意聯絡云云,惟按,關於羈押與否之審查,其目的僅在判斷是否符合羈押之條件及有無實施羈押強制處分之必要,並非認定被告有無犯罪之實體審判程序,即被告是否成立犯罪,乃將來法院應實體判斷問題,與法院是否羈押被告無必然之關係,且關於羈押之要件,無須經嚴格證明,僅以自由證明為已足。本件認被告犯罪嫌疑重大已如前述,至被告是否構成共犯之具體認定,乃實體審判事項,非於羈押程序予以審酌。
五、原審對被告為訊問後,審酌檢察官提出之相關事證,綜合卷證資料,依法裁定羈押被告並禁止接見通信,原審對於羈押要件之審查尚無不合。被告抗告意旨主張並無可採,為無理由,應予駁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