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發布日:950712

類  別:新 聞 稿

摘  要:臺灣高等法院有關陳輝德指述本院法警傷害乙事之新聞稿

附  件: (無附件)

內  容:台灣高等法院新聞稿 95年07月12日
一、有關受刑人陳輝德於監獄自殺身亡,甚感遺憾。
二、其遺書中述及本院法警傷害乙事經本院調查後,並非事實,特說明如下:
(一)95年6月29日,陳輝德意圖逃亡,而攻擊本院押解法警胡新軍,胡員被以戴手銬之被告以手肘攻擊後,為免陳輝德逃脫,胡法警予以制止阻擋外,並大聲呼救,幸其他同仁趕至,始予制服。在制止阻擋及稍後之制服過程中,胡法警個人一直受陳員攻擊,致受有左耳耳膜破裂及多處之傷,足見陳輝德之攻擊極為猛烈,而胡法警之制止及阻擋及稍後其他同仁共同之制服行為,陳輝德因而稍有受傷(僅戴手銬之雙手手腕上手銬周圍有擦傷),此為事所當然,亦為法警之職權之行使,並無其指述胡法警予以攻擊,或其他法警共同予以圍毆之事。
(二)經本院書記官長於次日(即30日)勘驗刑事庭大廈3樓走道及川堂之監視錄影帶,發見法警胡新軍押解陳輝德於95年6月29日上午11時13分步出第20法庭,陳輝德即停止前行與律師交談,胡法警拉著陳輝德手臂催促繼續行進,而期間有位法警上前協助促行,律師似與陳輝德邊走邊談,於11時14分行至中間川堂,11時15分進入司法大廈,行進中並未見到有何打架或拉扯情狀。
(三)自當日與陳輝德之訪談筆錄,亦知陳輝德係因法警不讓其與律師商談案情,而催促前行並推他快走不要停,而有所不滿,起先稱法警推他,繼又指法警攻擊他,又說有法警打他頭,又說不知哪一個,不是胡法警,前後所述不一,亦足見陳輝德所言並非實情。
(四)另訪談筆錄,陳輝德自陳:受傷僅雙手手腕之手銬周圍有擦傷,其他部位並未受傷,亦為陳輝德所自陳在案,而陳輝德當日解還監獄時,該監獄為其所做之傷勢檢驗亦係右手手腕部紅腫及左手手肘處約四公分之瘀傷,其他部位並無傷勢(頭部、腰部、腎部)之紀錄,此與其在本院之訪談筆錄記載相符,則其遺書稱遭受本院法警胡新軍或其他法警圍毆以及在候審室被打頭部、被踢腰部、腎部等等,自非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