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點選新聞稿詳細內容

  • 公發布日:990311
  • 類  別:新 聞 稿
  • 摘  要:
    臺灣高等法院為抗告人森森百貨股份有限公司不服台灣台北地方法院准許相對人東森得易購股份有限公司定暫時狀態處分之聲請,提起抗告乙案之新聞稿。
  • 附  件:

台灣高等法院新聞稿    99年3月11日
為抗告人森森百貨股份有限公司不服台灣台北地方法院准許相對人東森得易購股份有限公司定暫時狀態處分之聲請,提起抗告,本院合議庭已於本(11)日下午4時公告裁定主文:「原裁定廢棄。相對人在原法院之聲請駁回。聲請及抗告費用由相對人負擔。」有關廢棄理由參見本院99年度抗字第142號裁定理由三、四、五:
三、按「於爭執之法律關係,為防止發生重大之損害或避免急迫之危險或有其他相類之情形而有必要時,得聲請為定暫時狀態之處分。前項裁定,以其本案訴訟能確定該爭執之法律關係者為限。」民事訴訟法第538條第1、2項定有明文。又債權人聲請定暫時狀態之處分,依同法第538條之4準用第533條再準用第536條規定,應就其請求及假處分之原因加以釋明,且兩者缺一不可。前開釋明如有不足,而債權人陳明願供擔保或法院認為適當者,法院始得定相當之擔保,命供擔保後為假處分。若債權人就其請求及假處分之原因絲毫未予釋明,法院即不得命供擔保後為定暫時狀態之處分。而所謂「爭執之法律關係,有定暫時狀態之必要者」,係指因避免重大損害或其他情事,有就爭執之法律關係,定暫時狀態之必要而言。此必要之情事即為假處分之原因,苟由聲請假處分之人提出相當證據以釋明其存在,即有就爭執之法律關係定暫時狀態之必要。是定暫時狀態假處分之聲請人,除應釋明與債務人間有爭執之法律關係外,尚應提出有何防止發生重大之損害或避免急迫之危險或有其他相類之情形而有必要定暫時狀態處分之原因並釋明之。於其釋明有所不足時,法院方得斟酌情形,依債權人供擔保以補釋明欠缺之陳明,酌定其擔保金額,准為定暫時狀態之假處分。若法院認供擔保仍不足補釋明之欠缺,非不得駁回其定暫時狀態假處分之聲請。(最高法院22年抗字第1099號判例、94年台抗字第792號裁定意旨參照)。
四、經查:
 (一)相對人主張其至98年12月31日止向附表系統經營者取得頻道使用權,將商品購物節目之訊號傳送予附表系統經營者,於系爭頻道上播送。抗告人東森國際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東森國際公司)於98年12月間向相對人主張東森國際公司為系爭頻道代理業務商,要求相對人訂約以取得系爭頻道中第35、48、80頻道之使用權,並剝奪相對人第47、60頻道之使用權,為相對人所拒絕。詎東森國際公司竟自99年1月1日起使附表系統經營者違法停止播送相對人之頻道訊號,改播送抗告人森森百貨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森森公司)之商品購物節目,侵害相對人之頻道使用權、營業權及經濟人格權,並違反與抗告人間之競業禁止約定,又抗告人取得頻道使用權之契約類推適用證券交易法(下稱證交法)第26條之3第2項應屬無效,復經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認附表系統經營者違反有線電視法第26條之規定處以罰鍰,附表系統經營者之契約自由應受有線電視法第42條第2項之限制,相對人得依民法第184條、第213條、公平交易法(下稱公平法)第14條、第19條、第30條請求抗告人回復原狀及損害賠償,為防止相對人發生重大損害及避免急迫之危險,且對抗告人並無損害,自有定暫時狀態處分之必要等語,固提出重大訊息內容、東森國際公司函文、相對人公司函文、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新聞稿、公司登記資料查詢、股份移轉協議書節本、各部門人數日報表、委任授權書、股票轉讓登記表、電子郵件、有線電視經營區劃分及該經營區內現有系統一覽表、行政院公平交易委員會(下稱公平會)書函、聯維有線電視股份有限公司等系統經營者函文、要約書、匯入匯款買匯水單、聯貸合約節本、利率通知書、循環動撥通知書、商品寄售契約書等件為證(見原法院卷第20-22、28-34、56-73頁、本院卷侘35- 42、75-79、81-147、216-260、266-267頁)。
 (二)惟查,相對人主張東森國際公司自99年1月1日起使附表系統經營者停止播送相對人之節目訊號,改播送森森公司之商品購物節目,侵害相對人之頻道使用權、營業權、經濟人格權,並違反與抗告人間之競業禁止約定,又類推適用證交法第26 條之3第2項之規定,抗告人取得頻道使用權之契約應屬無效,復經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認附表系統經營者違反有線電視法之規定處以罰鍰,相對人得依民法第184條、第213條、公平法第14條、第19條、第30條請求抗告人回復原狀及損害賠償,固據相對人提出前揭證據為證。惟查,就相對人所提證據為形式上之審查,均係指相對人與附表系統經營者間之爭執,至於抗告人取得頻道使用權是否無效,與相對人得否對抗告人請求侵權行為之回復原狀及損害賠償無關。且東森國際公司、朝禾事業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朝禾公司)、台固媒體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台固公司)分別為附表所示除編號17紅樹林有線電視股份有限公司(下稱紅樹林公司)外系統經營者之頻道代理商,森森公司於98年11月、12月分別與東森國際公司、朝禾公司、台固公司、紅樹林公司簽訂電視購物合作播送合約書、廣告專用頻道使用合約書或廣告專用頻道租賃委託合約書,約定系爭頻道自99年1月1日起播送森森公司經合法授權代理或自製之廣告,業據抗告人提出森森公司與系統經營者代理商簽約一覽表、簽約證明書、廣告專用頻道租賃委託合約書、東森國際公司函文、廣告專用頻道使用合約書、電視購物節目合作製播合約書、電視購物節目合作製播合約書(見本院卷(一)第61-98頁),足證抗告人自99年1月起已取得系爭頻道使用權,而相對人既自承與附表系統經營者之租約期限已於98年12月31日屆滿,顯見相對人並未釋明自99年1月1日起就系爭頻道有頻道使用權。
 (三)相對人固主張:附表系統經營者之契約自由受到有線電視法第42條第2項之限制,未經相對人同意,附表系統經營者不得停止播送相對人之節目訊號云云。惟按「節目應維持完整性,並與廣告區分。非經約定,系統經營者不得擅自合併或停止播送頻道。節目由系統經營者及其關係企業供應者,不得超過可利用頻道之四分之一。系統經營者應於播送之節目畫面標示其識別標識。」,有線電視法第42條定有明文,此條規定係為維護有線電視節目之完整性,及讓消費者得辨識節目之來源,故該條第2項之規定應於頻道使用契約存續期間始有適用,如頻道使用契約期間屆滿後,系統經營者依有線電視法第26條第1項之規定申請許可後,即得變更播送之訊號,無再適用該條項規定之餘地,否則將致頻道使用者於頻道使用權契約期間屆滿後仍得永久無償使用頻道播送節目訊號。本件相對人並未提出任何證據釋明其自99年1月1日起與附表系統經營者另訂頻道使用契約,或就系爭頻道仍有頻道使用權,自難認相對人已釋明有何防止相對人之頻道使用權受重大損害,或急迫危險,或有其他相類之情事,而有定暫時狀態處分之必要。
 (四)次按「營運計畫應載明下列事項:五、頻道之規劃及其類型。」,又「申請書及營運計畫內容於獲得籌設許可後有變更時,應向中央主管機關為變更之申請。」,有線電視法第22條第2項第5款、第26條第1項定有明文。經查,附表系統經營者自99年1月1日以森森公司之「U-life」頻道訊號取代相對人之「東森購物」頻道訊號,經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以附表系統經營者未取得取可,擅自變更頻道營運內容,違反有線電視法第26條第1項之規定,各處70萬元罰鍰,並限期於99年1月6日24時前完成改正,固有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99年2月26日通傳營字第09900062370號函暨裁處書28份在卷足稽(見本院卷妦4、11-66頁)。惟查,此係因附表系統經營者就系爭頻道改播送森森公司之頻道未經申請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之許可即行變更,而由該會為裁罰之行政處分,尚不得以此認相對人自99年1月1日起仍保有系爭頻道之使用權。況包括附表系統經營者在內之吉隆等34家系統經營者申請變更營運計畫之「頻道規劃及其類型」案,業經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於99年1月5日、同月12日召開第44、45次委員會議審議,其審議結果為:「該等公司申請營運計畫中類比頻道之頻道變更案應予許可。」,復依程序於1月13日將審議結果提報至該會第338次委員會議報告,於99年2月3日第342次委員會議中決議,依據有線廣播電視審議委員會審議結果,以附停止條件之許可處分之方式,通過包括附表所示系統經營者在內之34家有線廣播電視系統經營者提出之申請變更頻道營運計畫書內容案,亦即系統經營者申請之頻道變更營運計畫案於原法院所為假處分失其效力後,該會之許可變更處分始生效力,亦有該會前揭函文在卷可憑(見本院卷妦4頁),堪認相對人自99年1月1日起確無系爭頻道之使用權,抗告人已取得系爭頻道之使用權,並得播送東森國際公司代理森森公司之「U-life」1-5台頻道訊號,惟因相對人向原法院對抗告人聲請本件定暫時狀態處分,致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決議以本件定暫時狀態處分失其效力為系爭頻道變更許可之停止條件。是相對人自99年1月1日起既無系爭頻道之使用權,即難認相對人已釋明其就系爭頻道之使用權有何受重大損害,或急迫危險,或有其他相類之情事,自無定暫時狀態處分之必要。
 (五)再按定暫時狀態之處分,乃衡平救濟手段之保全方法,多具本案化之特性,動輒有預為實現本案請求內容性質之處分,本應以較高度之保全必要性為其准許之要件,如涉及市場之競爭秩序,為兼顧債權人迅速獲得救濟及債務人被迫退出市場所受之衝擊,與市場公平競爭之利害得失,法院就所謂「為防止發生重大之損害或避免急迫之危險或有其他相類之情形而有必要」之「假處分原因」,考量其是否發生急迫而無法彌補之重大損害,並權衡該處分對雙方可能造成之影響及利益之平衡,包括債權人之權利被侵害之損害,與債務人所受之營業損害暨波及第三人所生之影響,孰重孰輕?債權人因該處分獲得之利益或防免之損害,是否逾債務人所受之不利益或損害?以及其對公共利益之維護等項,債權人已否提出有利之釋明,再斟酌社會經濟等其他主、客觀因素,綜合以斷之,始不失該條項所揭櫫保全必要性之真諦(最高法院97年台抗字第419號裁定意旨參照)。相對人雖主張其因抗告人使附表系統經營者自99年1月1日起播送森森公司之廣告,致相對人將受有重大損害,且類推適用證交法第26條之3第2項之規定,抗告人取得系爭頻道使用權應屬無效云云,固據相對人提出匯入匯款買匯水單、聯貸合約節本、利率通知書、循環動撥通知書、商品寄售契約書為證(見本院卷侘216-260、266-267頁),然相對人所提前揭證據,均係釋明相對人之本案請求,並非釋明相對人就爭執之法律關係有何防止重大損害或避免急迫危險,或有其他相類之情事,而有定暫時狀態處分之必要。且查,相對人自99年1月1日起不得使用系爭頻道播送廣告訊號所受之營業損害,係因相對人未向附表系統經營者取得系爭頻道使用權,與抗告人取得頻道使用權之契約是否無效及抗告人有無違反競業禁止義務均屬無涉。本件如如准許相對人定暫時狀態處分之聲請,將致合法締約取得系爭頻道使用權之抗告人無從使用系爭頻道,而未取得系爭頻道使用權之相對人反得藉由定暫時狀態之處分,迫使抗告人退出市場,矧相對人既未釋明仍有系爭頻道使用權,即難謂相對人所受營業損害係因其頻道使用權受侵害所致,堪認抗告人因本件定暫時狀態處分所受之損害,暨波及第三人即消費者所生之影響,遠逾相對人之合法權利,自難認相對人已釋明其有何保全必要性。又相對人提出之營業損害為銀行貸款加速償付、貸款利息支出及營業額之損失(見本院卷侘11-12頁),其性質上亦均屬得以金錢代替之損害,亦難認相對人已釋明有何急迫而無法彌補之重大損害。
五、綜上,相對人雖釋明其定暫時狀態處分之本案請求,惟未釋明相對人有何防止發生重大損害或避免急迫之危險,或有其他相類之情事,而有就爭執之法律關係定暫時狀態之必要,相對人雖陳明願供擔保以補釋明之欠缺,惟本院認供擔保尚不足補釋明之欠缺,法院當無計算抗告人受損害額,而令相對人供擔保之可能,故不應准許相對人定暫時狀態處分之聲請。原裁定准許相對人之聲請,尚有違誤。抗告意旨求為廢棄原裁定,為有理由,應由本院廢棄原裁定,並自為裁定駁回相對人在原法院之聲請。
(本裁定得再抗告)
(本院於審理中因需向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查詢,本院並於99.3.2收到該委員會覆函,即參考全部卷證資料等並做成本裁定,時效上並無耽延,併予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