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發布日:980721

類  別:新 聞 稿

摘  要:台灣高等法院有關抗告人陳水扁不服台灣台北地方法院對其所為自98年7月26日起第3次延長羈押2月之裁定,提起抗告一案之新聞稿。

附  件: (無附件)

內  容:臺灣高等法院新聞稿(一)
                      98年7月21日
為抗告人陳水扁不服台灣台北地方法院對其所為自98年7月26日
起第3次延長羈押2月之裁定,提起抗告,本院合議庭已於今(21
)日下午2時43分公告裁定主文:「抗告駁回」,其理由參見本
院98年度抗字第715號裁定理由四、五:
四、經查:
 被告犯罪嫌疑重大:
  犯罪嫌疑重大係指法院在決定羈押與否之時,以檢察官所提
  出之證據具有表面可信之程度為已足,此係應否羈押被告之
  前提。雖被告辯稱:國務機要費之支用,係歷史共業,並無
  犯意;龍潭購地案,與總統職權無關;吳淑珍收受辜成允之
  政治獻金,被告毫無不知情,更無證據證明與被告有關等語
  。惟依檢察官起訴書就犯罪事實、證據及待證事實、所犯法
  條之論述,並參酌共同被告吳淑珍於原法院行準備程序時,
  對涉犯之部分國務機要費事實包括:共同被告陳鎮慧確有將
  領得國務機要費之機密費部分款項,搬運至玉山官邸交予共
  同被告吳淑珍,而被告及其家人之日常私人開銷,亦有自共
  同被告陳鎮慧所保管之國務機要費機密費款項中支出,共同
  被告馬永成、陳鎮慧等人確有以偽造之犒賞清冊請領國務機
  要費之非機密費部分,共同被告吳淑珍尚以他人消費之發票
  ,經由共同被告陳鎮慧請領國務機要費,而共同被告吳淑珍
  將前述所領得之國務機要費均交予被告等情,俱不爭執。且
  共同被告陳鎮慧對涉犯國務機要費之共同貪污、偽造文書等
  犯嫌,亦已認罪。再者,共同被告李界木、蔡銘杰、蔡銘哲
  、郭銓慶、吳景茂、陳俊英、陳致中、黃睿靚等人於原法院
  行準備程序時,對各自涉犯之龍潭購地案或洗錢部分之罪嫌
  ,或為認罪之表示,或請求檢察官與之進行認罪協商,有原
  法院準備程序筆錄可稽。另扣案之共同被告陳鎮慧隨身碟電
  子內容,亦紀錄此段期間被告及家人私用情形,有卷附之列
  印暨扣案單據可佐,堪認被告犯罪嫌疑重大。
 被告有逃亡之虞:
  被告雖為卸任元首,有隨扈護衛,且前無經傳喚未到之情,
  但被告遵期到庭否?僅得據為判斷有無逃亡之虞所考量因素
  之一,尚非判斷之唯一標準。經查:
  卸任總統之隨扈,係基於禮遇及保護卸任總統之目的,並
   無監管卸任總統行蹤,甚至通報司法機關之責,更且不得
   違反被告之自由意志,限制被告之行動,此可由被告97年
   7月24日、同年8月15日至最高法院檢察署特偵組應訊,然
   該2日國家安全局所提出之工作日報表及警衛路線表,均
   無該行程之記載,尤有甚者,被告尚且坦承曾前往苗栗法
   會、及會見自稱通曉命理之黃姓少年,亦未見國家安全局
   報表有何登載。堪認辯護人以被告有隨扈保護,有看管之
   實,絕無逃亡之可能,礙難採信。
  檢察官已於95年11月3日起訴被告之妻吳淑珍涉犯貪污罪
   嫌情事,被告及家人對本案日後可能之司法訴訟程序,自
   無不知之理。然其與家人前即一再將犯罪不法所得之鉅款
   ,透過眾多人頭帳戶及繁雜之方式轉匯至海外,甚至於獲
   悉國際洗錢防制機構發覺被告家人疑有洗錢之行為後,仍
   與家人再為轉匯、藏匿等疑似洗錢之行為,則其與家人刻
   意藏匿、存放鉅額資產,目的無非避免再遭查悉,顯有供
   自己或家人將來享用之意。而本件尚有未查悉、扣得之鉅
   額資產(包括5億7千萬元及貴重珠寶)之事實,業經被告
   及共同被告陳致中於原審準備程序時坦承在卷,且至今仍
   未將分毫款項匯回檢察官所指定之帳戶,亦有最高法院檢
   察署98年7月7日台特天97特偵3字第0980001467號函在卷
   可稽。自難謂被告無逃亡國外之動機及疑慮。
  被告卸任前自另案被告葉盛茂(即前法務部調查局局長,
   業經原審另案審結)處獲得開曼群島金融情報中心已發現
   共同被告陳致中、黃睿靚等人涉嫌隱匿、掩飾不法所得之
   洗錢行為之詳細資料,有原審97年度矚訴字第3號、97年
   度矚易字第1號判決網路擷取本在卷可稽,顯見被告於卸
   任前,明知國外已有鉅額資產。及至同年5月20日之後,
   最高法院檢察署特偵組檢察官已對被告涉嫌國務機要費貪
   污部分展開偵查,並對各有關機關發出注意被告是否出國
   之通知,有最高法院檢察署97年5月20日台特天97特偵3字
   第0970000857號函存卷可稽(見國1乙卷第47頁),而此
   情亦為大眾媒體廣為報導,有相關報導之列印資料附卷可
   憑,被告委無不知之理;然被告卻仍於97年7月2日委由其
   助理陳心怡以「速件」處理方式,向外交部領事事務局申
   辦護照,該局即依其申請旋於翌(3)日依規定核發護照
   ,除有外交部領事事務局97年7月2日領一字第0976601590
   號函、最高法院檢察署特別偵查組公務電話紀錄單在卷可
   參(見國2乙卷第233頁、第238頁)外,亦為證人陳心怡
   於原審審理時供承明確(見原審98年6月24日上午審判筆
   錄),更見被告亟欲實現出境之行為。被告雖於原審98年
   7月10日審理時,解釋:因為剛好北美洲臺灣人醫師協會
   的邀訪,他們也很急,我又知道護照已經過期,又要辦新
   的加註臺灣的護照,我希望能夠趕快來辦理等語,被告之
   辯護人於原審98年7月10日審理時對此情亦表示:「民進
   黨黨主席蔡英文亦於6月25日出席記者會,就陳水扁以最
   速件申辦護照一事,表示去年7月北美台灣人醫師協會邀
   請陳水扁卸任後到美國演講,陳水扁原本考慮要去,她相
   信那段時間,是陳水扁開始想重新申辦護照準備出國,後
   來陳水扁決定不去等語,因此,北美臺灣人醫師協會轉而
   邀請她到美國演講。準此,被告申辦護照乙節,僅係因單
   純被動受邀」等語。惟查,被告前開非機密性行程,時任
   辯公室主任之林德訓竟不知情,已有可疑?況既是邀訪演
   講,衡情應是社團常年規劃,何須如此倉卒成行?此可由
   蔡英文雖接受邀請,但97年7月間,並未有出境之記錄,
   直至當年9月2日始有出境之記錄,有法務部入出境資訊連
   結作業所列印之入出境資料附卷可憑,益證被告趕在97
   年7月2日以「速件」方式申請換發護照之情,與前開所謂
   北美臺灣人醫師協會急速邀訪被告乙事應屬無涉。
  據上,堪認被告雖尚無逃亡之事實,然依照具體個案之情
   況事實,應可合理認定被告有意逃避刑事追訴、執行而言
   ,本院審酌本案具體情況事實及被告之情況,堪認被告逃
   匿避訟之可能性極高,而已有具體事實可認被告有逃亡之
   虞。
被告有勾串証人之事實及湮滅、偽造、變造證據之虞:
  被告於偵查國務機要費案及本案偵查期間,有勾串共犯、
   證人之具體事實,為共同被告馬永成、林德訓、陳鎮慧自
   承在卷。而前國防部副部長柯承亨已因洩密罪嫌遭起訴,
   足徵被告果有勾串證人之事實,更且被告配偶即共同被告
   吳淑珍於95年11月3日遭檢察官起訴涉嫌貪污,而被告當時
   身為總統,依憲法第52條之規定未遭起訴,卻與共同被告
   馬永成、林德訓、陳鎮慧、吳淑珍、曾天賜、種村碧君(
   曾天賜、種村碧君等人均經檢察官為緩起訴處分)等人串
   證,藉機密外交之名,任意杜撰不存在之人物,復據共同
   被告林德訓陳稱被告曾召集所謂「刑法學者」「法界先進
   」共商將國務機要費案,其中主要證據資料核定為國家機
   密資料,以前開手段,企圖妨礙訴訟之進行。
  被告前與吳淑珍曾指示林德訓、陳鎮慧涉嫌篡改國務機要
   費使用狀況等資料,業據陳鎮慧供述可稽;另調查局長葉
   盛茂將於公務上所獲知被告之子陳致中、媳黃睿靚海外洗
   錢曝光情報洩漏於被告後,被告旋將原留存荷蘭銀行新加
   坡分行帳戶內之美金191萬8473.44元,分四筆匯入吳澧培
   所提供之帳戶內,並隨之結清銷戶;又指使吳景茂、陳俊
   英會同杜麗萍等人,將原藏匿於國泰世華銀行總行保管室
   之7億4千餘萬元之現金鉅款搬移他藏,檢方雖追回其中1億
   7千餘萬元查扣,然尚有至少5億7千萬元鉅款流向不明,有
   待追查。衡諸被告於獲悉洗錢情事遭查覺後,隨即積極藏
   匿,結清帳戶之行為,堪認被告對於曝光之贓款,有變造
   、湮滅證據之情事。
  據上,依前述被告串供、偽造、變造證據之模式,可認被
   告為阻礙發現真實行為之可能性極高,自有刑事訴訟法第
   101條第1項第2款之事由。
被告所犯為無期徒刑或最輕本刑5年以上有期徒刑之罪:
  公訴人起訴被告涉犯之貪污治罪條例第4條第1項第1款、第5
  條第1項第2款、第3款罪嫌部分,乃法定本刑分別係無期徒刑
  或最輕本刑10年、7年以上有期徒刑之重罪,核與刑事訴訟法
  第101條第1項第3款規定之事由相符。
五、綜上各節,相互勾稽,原裁定以:斟酌全案卷證,認被告涉
  犯前揭罪嫌重大,且有刑事訴訟法第101條第1項第1、2、3
  款所定情形,並審酌本案係涉及被告及其至親家人與其親信
  部屬之犯罪,涉及之犯嫌罪責嚴重,被告為求自保,無論在
  位時、卸任後,乃至於羈押中,均一再利用影響力延滯司法
  程序進行,所圖無非為掩蓋或拖延其涉案重嫌。再由被告前
  開所述涉嫌勾串證人,偽造,變造證據,甚至前於其妻與部
  屬涉犯之原法院95年度矚重訴字第4號貪污等案件審理中,
  即利用將該案件部分卷證,核定為國家機密之絕對機密,且
  要求返還卷證之方式,使訴訟無法進行等情,堪認被告若非
  予羈押,顯難進行後續之審判,尤以被告有湮滅、變造證據
  、勾串共犯或證人之虞,縱以具保或限制住居之方式,亦無
  法取代羈押執行,羈押於此已屬為保全訴訟程序進行、追求
  真實發現之最後手段。既無法以逕命具保、責付或限制住居
  之方式代之。兼衡人權保障及公益目的之考量,認為本件被
  告羈押事由均存在、羈押之原因亦未曾消滅,於被告羈押期
  間屆滿前之98年7月10日訊問被告,並聽取檢察官及辯護人
  之意見後,認為前揭羈押原因及必要性非但未改變,且依本
  案訴訟進行之前述客觀情狀,迄於押期屆至之時,仍具羈押
  之必要,而裁定延長羈押。經核尚無目的與手段間輕重失衡
  之情形,亦無明顯違反憲法比例原則之情事,依法並無不當
  ,核屬原審審判職權之適法行使。抗告意旨猶以原裁定剝奪
  被告司法基本人權、枉法裁判、違反比例原則,並以臆測之
  詞認被告有逃亡之虞,均有不當云云,要屬對原裁定已詳予
  說明論述之事項,徒憑己意,再事爭執,難認為有理由,應
  予駁回。至於抗告意旨其餘各節,細究其內容尚不足影響上
  揭被告應予延長羈押之認定,本院爰不一一予以指駁,附此
  敘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