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發布日:980216

類  別:新 聞 稿

摘  要:台灣高等法院有關抗告人陳水扁不服台灣台北地方法院對其聲請發還扣押物一案之裁定,提起抗告之新聞稿。

附  件: (無附件)

內  容:台灣高等法院新聞稿    98年2月16日
為抗告人陳水扁不服台灣台北地方法院對其聲請發還扣押物一案之裁定,提起抗告,經最高法院第三次發回更裁,本院合議庭已於今(16)日中午12時20分公告裁定主文:「原裁定撤銷,發回台灣台北地方法院」,有關撤銷發回理由參照本院98年度抗更(三)字第1號裁定之理由三、四:
三、本院查:
按依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六二七號解釋文之文義可知:該號解釋所創設之「高等法院或其分院以資深庭長為審判長之法官五人組成特別合議庭」(下稱特別合議庭),其管轄之事項有二,其一為:檢察官因他人刑事案件而對總統所為之證據調查與證據保全;或因發現總統有犯罪嫌疑(不得開始以總統為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之偵查程序)為必要之證據保全;其有搜索與總統有關之特定處所以逮捕特定人、扣押特定物件或電磁紀錄之必要時,檢察官除經總統同意者外,無論上開特定處所、物件或電磁紀錄是否涉及國家機密,均應由該管檢察官「聲請」「特別合議庭」審查相關搜索、扣押之適當性與必要性,非經該「特別合議庭」裁定准許,不得為之。其二為:總統依其國家機密特權,就國家機密事項於「刑事訴訟程序中拒絕證言、拒絕提交相關證物」,因未能合理之釋明,經該管檢察官或受訴法院審酌具體個案情形,依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三十四條第二項、第一百七十九條第二項及第一百八十三條第二項規定為處分或裁定,總統對檢察官或受訴法院駁回其上開拒絕證言或拒絕提交相關證物之處分或裁定如有不服,得向該「特別合議庭」聲明異議或抗告。至於法院審理之個案,涉及已提出之資訊者,其返還之相關程序,該解釋文並未解釋應由「特別合議庭」審理。參諸上揭解釋文及法院組織法第三條第二款規定「高等法院審理案件以法官三人合議行之」之規定,可知本件就系爭已提出之扣押物,聲請返還,自無庸由「特別合議庭」審理。是抗告意旨請求本件應組合議庭管轄之,尚嫌無據。刑事訴訟採程序優先原則,就審判階段而言,係指法院對於程序事項應先予調查,如屬合法,始得就實體事項加以審判,如不合法,其可補正者,應命補正,逾期不補正,或屬於不得補正者,法院對於該案件僅應為程序(形式)上之裁判,毋庸為實體上之裁判。本件聲請人為中華民國第十、十一任總統,於九十六年六月二十八日以華總一義字第0九六一00三七九三0號函,聲請第一審法院發還台灣高等法院檢察署檢察官前至總統府所扣押之總統府八十九年一月至九十五年六月三十日關於國務機要費支付之全部單據(含原始憑證相關支出憑證黏存單、黏貼憑證用紙、支付報告單或其他內簽等支出憑證);又總統府秘書長依聲請人指示,於九十六年九月六日以華總一義字第0九六一00五一四五0號函表示:「八十九年一月起至九十五年六月三十日止總統府會計處關於國務機要費之支出憑證簿(內含原始憑證及相關支出憑證黏存單、黏貼憑證用紙、支付報告單或其他內簽等支出憑證)、支出傳票。總統及承總統之命執行相關案件同仁,因案列入台灣台北地方法院檢察署九十五年度偵字第二三七0八號起訴書所附編號卷十至十二卷內之筆錄、錄音、電磁紀錄及書面資料及其複製物各項資料中,涉及對外機密工作之資訊。」業依國家機密保護法第七條、第十二條之規定,補核定為絕對機密事項,應永久保密,不得公開等語(第一審卷第四十二頁、第四十四頁)。且聲請書內亦載明依據憲法賦予總統之國家機密特權與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六二七號解釋等旨,並以「總統陳水扁」名義署名(同上卷第四頁)。苟均無訛,聲請人似本於司法院釋字第六二七號解釋意旨及憲法賦予總統之國家機密特權,以總統之身分,聲請發還總統(或總統府)。茲聲請人已於九十七年五月二十日卸任中華民國第十一任總統,果否再掌有憲法賦予總統之國家機密特權?如聲請人係以總統之身分聲請發還總統(或總統府),自其卸任之日起,是否應由具有總統身分之現任總統承受續行?上情均攸關聲請人於卸任後得否本於總統之國家機密特權請求發還上揭資訊與書證,亦關係其就法院所為裁定聲明救濟究為合法或有無理由之判斷。本諸程序優先之原則,自應先為釐清。又基於權力分立及制衡原則,行政處分固有接受司法審查之必要。惟行政處分除拘束處分機關以外之行政機關外,亦有同時拘束法院之效力,法院原則上應作為判決基礎,僅於法院有權對行政處分作適法審查時,行政處分始無拘束法院之效力。而依行政訴訟法第四條規定:「人民因中央或地方機關之違法行政處分,認為損害其權利或法律上之利益,經依訴願法提起訴願而不服其決定,或提起訴願逾三個月不為決定,或延長訴願決定期間逾二個月不為決定者,得向高等行政法院提起撤銷訴訟。逾越權限或濫用權力之行政處分,以違法論。訴願人以外之利害關係人,認為第一項訴願決定,損害其權利或法律上之利益者,得向高等行政法院提起撤銷訴訟。同法第十二條規定:民事或刑事訴訟之裁判,以行政處分是否無效或違法為據者,應依行政爭訟程序確定之。前項行政爭訟程序已經開始者,於其程序確定前,民事或刑事法院應停止其審判程序。再社會秩序維護法第五十五條規定:被處罰人不服警察機關之處分者,得於處分書送達之翌日起五日內聲明異議。聲明異議,應以書狀敘明理由,經原處分之警察機關向該管簡易庭為之;又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八十七條受處分人,不服第八條主管機關所為之處罰,得於接到裁決書之翌日起二十日內,向管轄地方法院聲明異議。法院受理前項異議,以裁定為之。另土地法第五十九條規定:土地權利關係人,在前條公告期間內,如有異議,得向該管直轄市或縣(市)地政機關以書面提出,並應附具證明文件。因前項異議而生土地權利爭執時,應由該管直轄市或縣(市)地政機關予以調處,不服調處者,應於接到調處通知後十五日內,向司法機關訴請處理,逾期不起訴者,依原調處結果辦理之。足見司法機關得以審查中央或地方機關之行政處分適法性,原則上係依行政訴訟程序為之,僅於法律特別規定時,始由刑事或民事訴訟程序審理,並就得提起訴訟之當事人、受訴法院及提起期間等均有相關程序之規定。本件上開書證及供述證據,係經總統依國家機密保護法第七條、第十二條規定,核定為絕對機密事項。而該法第十條規定:「國家機密等級核定後,原核定機關或其上級機關有核定權責人員得依職權或依申請,就實際狀況適時註銷、解除機密或變更其等級,並通知有關機關。個人或團體依前項規定申請者,以其所爭取之權利或法律上利益因國家機密之核定而受損害或有損害之虞為限。依第一項規定申請而被駁回者,得依法提起行政救濟。」顯見國家機密保護法就已核定之國家機密,明確規定係於個人或團體因爭取權利或法律上利益因國家機密核定受有損害或有損害之虞者,得申請註銷、解除機密或變更等級,僅於聲請遭駁回時,始得依法提起行政救濟,並無得依民、刑訴訟程序審理之規定。雖國家機密保護法於第五條規定:「國家機密之核定,應於必要之最小範圍內為之。核定國家機密,不得基於下列目的為之:一、為隱瞞違法或行政疏失。二、為限制或妨礙事業之公平競爭。三、為掩飾特定之自然人、法人、團體或機關(構)之不名譽行為。四、為拒絕或遲延提供應公開之政府資訊。」然國家機密保護法就行政機關核定國家機密違反第五條所定事項,並無效力規定,亦無任何授權司法審查之明文,司法機關據以認定行政機關核定國家機密之效力,要屬無據。本件原審係審理被告吳淑貞等四人貪污案件時,聲請人聲請返還經核定為機密之上開書證及供述證據,原審竟於裁定是否發還之程序中,逕以聲請人核定機密違反國家機密保護法第五條規定,認屬無效之行政處分,駁回聲請,自有可議。
四、綜上所述,聲請人前本於總統之身分,主張依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六二七號解釋意旨闡明之國家機密特權,聲請發還上揭書證與資訊等證據資料。苟為適格無誤,然其聲請有無理由,仍應依循相關之規定為斷。苟國家機密保護法、法院辦理涉及國家機密案件保密作業辦法等相關規定,就聲請發還無相關之明文,即應適用刑事訴訟法第一百四十二條第二項等有關扣押物請求發還之一般規定,本於司法權與行政權均衡之原則,決定之。復參酌上揭釋字第六二七號解釋意旨,聲請人聲請返還上揭書證與資訊等證據資料,應由聲請人就「是否妨害國家之利益」釋明之。本件聲請人主張得依釋字第六二七號解釋行使國家機密特權,聲請發還上開書證及供述證據,並敘明已就是否有妨害國家利益提出合理之釋明,惟原審未就聲請人之釋明,究竟有無理由,詳加審酌,逕認聲請人就上揭資訊、書證等證據資料之核定並非適法,自有未當。是聲請人抗告,指摘原裁定不當,為有理由,自應由本院撤銷原裁定,發回原審法院更為適法之裁定。至所請到院口頭釋明一節,認無必要,併予敘明。據上論斷,依刑事訴訟法第四百十三條前段,裁定如主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