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訊息
公發布日:
1060721
類  別:
新 聞 稿
摘  要:
臺灣高等法院有關於今(21)日聯合報《「我沒殺人」 縱獲總統特赦 還要再審爭清白》的報導乙事之說明新聞稿。
附  件:
臺灣高等法院有關於今(21)日聯合報《「我沒殺人」 縱獲總統特赦 還要再審爭清白》的報導乙事之說明新聞稿.doc

臺灣高等法院106年聲再字第225號刑事案件新聞稿
針對今(21)日聯合報《「我沒殺人」 縱獲總統特赦 還要再審爭清白》的報導,本院說明如下:
壹、本案案情摘要:
蘇炳坤於民國75年間被起訴強劫而殺人未遂罪嫌(違反懲治盜匪條例)等案件,嗣於76年3月間受有罪判決確定。蘇炳坤從被逮捕起,始終否認犯行,表示是遭同案被告郭中雄誣陷;而郭中雄事後也表示是遭員警刑求,才認罪並指認蘇炳坤。本件事證是否足以認定蘇炳坤構成犯罪,引發社會各界疑慮,不僅檢察總長曾四度提起非常上訴,台灣高等法院檢察署也四度為蘇炳坤的利益聲請再審,監察院也數度調查本案。前總統陳水扁並於89年12月10日依憲法第40條及赦免法第3條後段規定,特赦蘇炳坤,使他的「罪刑之宣告為無效」,才暫時終止本案的爭議(有關本案事發、訴訟審理及後續過程,詳如附表「蘇炳坤案大事記」所示)。其後,蘇炳坤於106年5月23日以發現新事實、新證據為由,向本院聲請再審,受命法官乃於106年7月20日行調查程序,以釐清本件爭點。
貳、本件是否開啟再審的主要爭點
一、蘇炳坤已經總統特赦,使他的「罪刑之宣告為無效」,則他得否聲請再審?該赦免是否有溯及效力?
二、原確定判決所採被害人陳榮輝的證詞已證明虛偽,是否符合新修正刑事訴訟法第420條第1項第2款「證人證詞已經證明為虛偽」規定的再審事由?
三、蘇炳坤所提出的四組新事證,是否符合新修正刑事訴訟法第420條第1項第6款規定的再審事由?
(一)第一組新事證:原確定判決認定收贓的寶興銀樓金飾登記簿。該金飾登記簿上關於郭中雄於75年4月26日出售金飾的記載,是否顯有重大瑕疵,不能作為共同被告郭中雄自白犯罪的補強證據,而足以動搖原確定判決所認定事實的正確性。
(二)第二組新事證:扣案金項鍊約9錢8分,金手鐲約4錢5分3釐,合計僅「1.433兩」的新事證。另案檢察官曾勘驗扣案金飾的重量與花樣,核與陳榮輝手寫損失清單所載明手鐲、項鍊的重量、花樣迥然有異,是否可因此認定陳榮輝於警詢時的認領有誤,進而佐證陳榮輝於偵、審中所稱「扣案金飾不是我所有」的內容屬實,而足以動搖原確定判決所認定扣案金飾是金瑞珍銀樓被劫贓物的正確性。
(三)第三組新事證:履勘現場筆錄。台灣新竹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陳文昌於81年8月4日,到新竹市南門街69號金瑞珍銀樓履勘現場,發現銀樓後方的三樓屋頂,距離銀樓及左鄰71號後方四、五樓陽台的高度懸殊,實難以從該三樓屋頂逕行爬上金瑞珍銀樓或71號五樓後方陽台,與共同被告郭中雄自白所稱的入侵路線不符,是否足以彈劾郭中雄自白的可信性,進而可動搖原確定判決所認定事實的正確性。
(四)第四組新事證:陳榮輝冒領贓物的詐欺判決。陳榮輝因明知警員於寶興銀樓起出的項鍊、手鐲並不是他被劫之物,卻予以指認,觸犯詐欺罪,已經本院判處有期徒刑四月,減為有期徒刑二月,再減為有期徒刑一月,緩刑二年,並於84年6月14日確定,可見原被認定是強劫所得的該項鍊、手鐲並不是陳榮輝所失之物,如此是否足以證明郭中雄的自白與事實不符,足以動搖原確定判決所認定事實的正確性。
參、本件再審聲請案將採行「法庭錄影」方式的主要理由
目前憲法法庭(司法院大法官)、最高法院針對重大憲政、法律爭議的訴訟案件,不僅召開言詞辯論,甚至採行法庭直播的方式。如此審判作為,不僅展現了憲政民主社會公開透明、理性辯論的典範,更發揮了妥適的公民法治教育功能。而事實審法院由於涉及證據調查,尤其是證人傳喚,法庭內的錄影乃至公開播送,不僅可能有礙事實真相的探究、法庭中人員權利的保障(如證人、被害人等訴訟關係人的肖像權),更有侵害刑事被告受公平審判的權利的疑慮,原則上自以不錄影、不公開播送為原則。然而,在特定事實審的案件,如不涉及證人的傳喚,也沒有侵害刑事被告受公平審判的權利,甚至刑事被告希望透過法庭直播控訴國家暴力(如類似美麗島大審案),或希望藉此公眾周知以洗刷冤屈,加以該案件也涉及特定、重大的憲政或法律爭議時,並已經徵得檢察官及辯護人的同意,則此時如果採行法庭直播的方式,不僅維護了公平公正審判、滿足人民知的權利,更是確保人民對於司法信賴的必要之舉。
本件蘇炳坤於本院106年7月20日調查程序時,已敘明:「我一生要清白,人死留名,我清白,但是被害慘,我的家庭、事業毀了,我的心不會難過?」,可見蘇炳坤聲請再審案,目的是希望洗刷冤屈,而且他就法庭直播與否一事也表示:「我都可以,我清清白白的,直播都可以」,則本件如採行法庭直播方式,即不會侵害蘇炳坤受公平審判的權利。再者,本院在決定是否開啟本件再審時,並不涉及證人傳喚等證據調查事宜,即沒有妨害事實真相的探究,或證人、被害人員權利保障等問題。何況本件不僅涉及總統發布特赦的刑事被告可否聲請再審的重大法律問題(這或許是我國司法首例),而且藉此可以讓全體國人有機會重新檢視過往威權統治時期「刑法肥大化」(懲治盜匪條例存在的必要性)、「刑事訴訟制度的變革」(如再審制度、檢察官搜索與羈押權限的回歸法院),以及「犯罪偵查機關的證據調查」(警察的指認程序有無瑕疵、有無刑求、召開破案記者會是否妥當)、「法院的採證法則」(共同被告自白可否採用、自由心證原則有無濫用)等等,無一不是深具法治教育意義,並有助於重拾人民對於司法的信賴。
由以上說明可知,本件聲請再審案是事實審少數可以斟酌採行法庭直播方式進行訴訟的案件。然而,現行法令迄未就法庭直播一事有所規範(包括憲法法庭、最高法院也都沒有法律明文),而且本院沒有法庭直播設備,目前也沒有適當科目的預算可供動支建置,則本件採行法庭直播進行訴訟顯有其困難。是以,經本院於106年7月20日調查程序徵詢本件當事人的意見後,本院承審合議庭決定依法院組織法第90條第2 項規定,將就本件下一次的調查程序予以錄音錄影,日後待尋求共識並完成立法後,再決定是否存放在法院網站上。至於本件如獲准開啟再審(因為尚未經調查,本院合議庭目前並無特定心證),由於已回復通常的二審訴訟程序,如果沒有其他情事變更(法令修正)的前提下,將循司法慣例,不再進行法庭錄影,附此敘明。
肆、本件下次預定的調查程序時間
本件預定於106年8月28日下午2:30在本院「專一」法庭進行調查程序,並由合議庭法官全體共同出席。由於這次調查程序是採行法庭錄影的方式,日後並可能研究酌情存放在法院網站上,關心此案的民眾應斟酌此情及自身情況,以決定是否到場旁聽。
伍、蘇炳坤案大事記(參見附件完整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