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發布日:940913

類  別:新 聞 稿

摘  要:臺灣高等法院有關檢察官對胡洪九抗告一案裁定之新聞稿

附  件: (無附件)

內  容:臺灣高等法院刑事裁定          94年度抗字第605號
抗 告 人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
被   告 胡洪九 
上列抗告人因被告聲請具保停止羈押案件,不服臺灣臺北地方法
院中華民國94年8 月29日裁定(94年度聲字第1283號),提起抗
告,本院裁定如下:
  主 文
抗告駁回。                 
  理 由
一、原裁定意旨略以:本件被告胡洪九前經訊問後,認為被告涉
  犯刑法第二百十六條、第二百十五條、第二百十七條第一項
  、第三百四十二條、第二百零一條第一項 (原裁定漏載)、
  洗錢防制法第九條第一項、商業會計法第七十一條第一款、
  第二款、第四款、第五款,以及修正前之證券交易法第二十
  條第二項、第一百七十四條第一項第五款等罪嫌疑重大,而
  有事實足認為有逃亡之虞,非予羈押,顯難進行審判,且有
  羈押必要,而於九十三年十二月十七日,依刑事訴訟法第一
  百零一條條第一項第一款之規定,執行羈押,羈押期間屆滿
  前,以其羈押原因仍然存在,認有繼續羈押之必要,並於九
  十四年三月十七日、九十四年五月十七日為延長羈押之裁定
  ,嗣經原法院裁定具保、限制住居以及命每日報到後停止羈
  押,案經公訴人提出抗告,由本院撤銷原審具保裁定,而由
  原審於九十四年七月三日羈押(扣除九十四年五月十七日至
  十九日共三天實際執行羈押之日數,該次延長羈押期間於九
  十四年八月三十日期滿)在案,而被告所涉罪嫌,依照公訴
  人所提出之證據形式判斷,可認被告所涉罪嫌重大,且依照
  公訴意旨所指,被告涉嫌淘空金額甚鉅,就此情節形式上觀
  察,認被告有逃亡之虞;其次,刑事訴訟法關於羈押之關定
  ,在貫行無罪推定原則之下,應僅係在保全被告到庭接受審
  判之目的,而並非係對所涉嫌犯罪,為達成到庭以外之目的
  之預先處置,且在保全被告之眾多方法中,羈押應以其作為
  最後手段之性質,在有與羈押同等有效但干預權利較為輕微
  之其他手段時,需選擇該其他手段,亦即必須符合比例原則
  以及必要性原則,換言之,在被告犯罪嫌疑重大且有逃亡之
  虞之前提下,又無其他替代方式擔保被告之到庭接受審判時
  ,為審判進行下始得予以羈押,並應就訴訟進行之程度,審
  酌案件情節及客觀情事以資判斷其必要性是否仍然存續,而
  隨著訴訟之進行逐漸接近真實之結果,就各個訴訟階段審酌
  必然會有不同之結論,非謂該必要性增減之判斷有一定必然
  之傾向。尤其,就刑事訴訟法羈押之規定以觀,執行羈押當
  然是最直接之保全被告之方式,但若反面觀之,不發動羈押
  之強制處分權,並不是就表示寬縱被告逃匿之可能性,因為
  該項強制處分權之發動,在於整個刑事訴訟程序中,只要符
  合該規定之要件時仍可為之,故從此觀點來看,在訴訟程序
  中,尚能發動羈押之強制處分權之狀況下而不耗盡,應該也
  是保全被告之選項;而本件被告否認其涉有公訴意旨所指之
  犯罪,並就其所答辯之意旨聲明相關之證據方法,雖目前審
  理程序已進行之部分有公訴人所傳喚之證人仝清筠、鄭超群
  、李嘉惠、黃素貞、黃素芬,尚有其他證人待行交互詰問(
  其中證人仝清筠亦為被告辯護人所聲請傳喚,辯方主詰問之
  交互詰問程序亦已完成),但審理程序即將進行被告及辯護
  人答辯意旨所聲請傳喚證人之交互詰問之程序,且被告及辯
  護人所聲明調取之證據亦陸續回覆僅待訊問證人程序後進行
  辯論,是以訴訟程序之進行以觀,以鉅額保證金之方式,應
  可替代羈押之必要性,另被告在國內之資產經本院調取其財
  產總歸戶資料,其財產總額為新台幣(下同)2億1518萬餘
  元,有稅務電子閘門財產所得調件明細表在卷可憑,雖其中
  股票部分係以股票面額計算,惟被告所有之股票有部分已經
  質押,有部分市價與面額接近,不動產部分雖以公告現值計
  算,然不動產非隨時可變現,而太電公司已在香港對被告提
  出訴訟,被告資產或起訴書所指述被告淘空至香港之資產,
  亦有經太電公司聲請凍結,另外,經本院向太電公司函查結
  果,太電公司曾經為「子公司」Central Pacific Enterpr
  ises Limited(即CPE之全稱) 向他銀行借款提供擔保之事
  項,在董事會提出並獲通過,另就就證物卷內之工作底稿與
  交易憑證,以及本院函查回覆報表初步核算結果:太電公司
  匯入中俊公司之款項共計 5,628,734,720元,而中俊公司匯
  入太電公司之款項共計2,913, 200,000元,此外,起訴書所
  認由被告淘空之資金部分,依形式上斟酌證人沈瑋崙(將於
  94年9 月12日傳訊)於偵查中所述,有部分因投資發生損失
  等語(乙A6偵查卷第242 頁以下)之情節,因此,依照起訴
  書所主張被告淘空行為之情節、核算證物卷內工作底稿、交
  易憑證之結果,本院認酌定擔保金一億五千萬元應已屬相當
  之交保金額;又法院許可停止羈押時,得命被告應遵守其他
  經法院認為適當之事項,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一十六條之二第
  四款訂有明文,而本案經本院審酌停止羈押之替代方式,除
  以具保及限制住居之方式外,尚認被告於停止羈押期間,並
  應於每天晚上七點至九點之間,至所限制住居之台北市中山
  北路七段二一九巷三弄一七九號六樓之管轄派出所,即台北
  市政府警察局北投分局永明派出所報到,一方面由被告對該
  項報到之確實執行,用以替代被告因逃亡之虞而須予羈押之
  必要性,且對於相關單位執行保全被告之人力與經費,可有
  效疏減,再另一方面,本院既已限制被告住居,則被告自應
  住居於上址不可違背,因此在被告日間正常活動後夜間就寢
  前之時段,由被告就近至所轄派出所報到,不僅可作為被告
  確實遵守限制住居之證明,且相較於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一十
  六條之二第一款所規定之情形,被告需於日間且長距離至法
  院報到而耗費較多之時間成本以觀,對於被告人身自由之負
  擔亦為最輕微之選擇,故本院認該項報到之遵守,屬適當保
  全被告之事項;職是之故,經本院審酌上情,認被告以新台
  幣一億二千萬元具保,並限制住居於台北市中山北路七段二
  一九巷三弄一七九號六樓,以及命被告遵守於停止羈押期間
  ,應於每天晚上七點至九點之間,至台北市政府警察局北投
  分局永明派出所(位於台北市石牌路二段一0一號)報到之
  後,應可擔保被告到庭以續行審判,爰裁定如主文。
二、抗告意旨略以:
(一)本件被告仍屬犯罪嫌疑重大:
  原審於裁定中亦認為被告胡洪九所涉上開罪嫌,依照公訴人
  所提出之證據形式判斷,可認被告所涉罪嫌重大。
(二)被告以一億五千萬元具保,理由尚有不備:
  原審雖調取被告之財產總歸戶資料,但所調取之財產,僅侷
  限於被告於國內之資產,未將被告掏空至海外之資金、被告
  擔任負責人之海外公司、或被告所掌握海外公司之資產等計
  入在內。且原審調取被告之財產總歸戶資料,總額為二億一
  千五百一十八萬餘元,業據原審於九十四年六月一日裁定中
  敘明,並認以一億二千萬元具保為適當,惟案件接續審理三
  月以後,被告財產不變,本件裁定中,除審酌卷內證據外,
  並引述證人沈瑋崙於偵查中所述,有部分係投資損失等語,
  是原審係認起訴書所述淘空金額減少,卻加重被告具保之負
  擔達三千萬元,其心證更新的理由前後矛盾。
(三)限制住居不足以擔保被告無潛逃出境之可能:
  近年來,我國對重大經濟犯罪之查緝不遺餘力,但諸如重大
  經濟犯被告呂學仁、曾正仁,均係在判決確定後,執行刑罰
  前夕,即逃逸無蹤,以被告財力雄厚,仍有資金能助其以其
  他非法管道潛逃出竟,非謂原審一紙限制出境之命令,即可
  擔保被告無逃亡之可能。
(四)令被告每日報到,並無實益:
  原審令被告每日晚上七至九時之間,需至台北市政府警察局
  北投分局永明派出所報到,惟被告若拒絕報到,僅得再命執
  行羈押,而是否再執行羈押,仍須法院再行審查,徒費時日
  ,是原審命被告每日報到,是否有強制力,對被告是否逃亡
  之念頭有無減損,於此重大案件,仍未見原審詳為考量。
(五)被告仍有羈押之必要:
  本案進入審理程序後,已有多位證人指訴被告利用太電公司
  財務與會計皆為其所掌控之管理上漏洞,掏空太電公司資產
  ,有多筆自太電公司匯出之款項,均是經由被告簽名或蓋章
  決定後,即行匯出,是被告涉犯本案犯行已逐漸明朗,其畏
  罪潛逃之誘因亦逐漸增加。且依被告個人入出境查詢資料,
  足見其入出境頻瀪,依卷證顯下被告在國外隱匿大筆資金,
  一旦逃亡出境,其利用國外資金置產,生活將不虞匱乏,足
  認其有逃亡之虞,應有繼續羈押之必要。
三、按刑事被告經訊問後,認為有法定各款情形,犯罪嫌疑重大
  ,且有羈押之必要,得羈押之,刑事訴訟法第一百零一條第
  一項固有明文,但執行羈押後,有無繼續之必要,仍許由法
  院斟酌訴訟進行程度及其他一切情事而為認定 (最高法院二
  十九年度抗字第五七號、四十六年台抗字第六號判例參照)
  又羈押被告,審判中不得逾三月;又延長羈押期間,審判中
  每次不得逾二月,如所犯最重本刑為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以下
  之刑者,第一審、第二審以三次為限,同法第一百零八條第
  一項、第五項亦分別定有明文。本件被告胡洪九,依起訴書
  所載被告胡洪九所涉犯法條,其中最重之罪名為刑法第二百
  零一條第一項之偽造有價證券罪,其法定刑為三年以上十年
  以下有期徒刑,則依上開規定,第一審羈押期間不得逾九月
  。本件被告胡洪九自九十三年十二月十七日起為本案羈押,
  三月期滿後,歷經二次延長羈押,案件已進入審理程序多時
  ,並傳喚眾多證人、調閱甚多相關資料查證,則隨著訴訟資
  料之蒐集、彙整,被告涉案之情形理應日趨明朗,自有隨訴
  訟進行程度,檢討是否繼續羈押之必要。次按,羈押之目的
  ,在於保全被告於刑事程序中始終在場,因此,被告逃亡或
  有逃亡之虞者,乃成為羈押之法定事由。然羈押亦為剝奪人
  身自由最嚴重之強制處分,自應受比例原則之支配,即須符
  合適合性原則、必要性原則、狹義比例原則之要求,其中尤
  以必要性原則,即認在達到目的同等有效的手段中,應選擇
  干預基本權最小者為之,當具保、責付、限制住居等干預基
  本權較小之手段已足達成目的適合且必要之手段時,亦不得
  羈押。本件被告涉嫌上開罪名,依起訴書證據清單之記載,
  自九十七頁起至一百六十五頁止,共近七十頁,有起訴書乙
  份在卷可參,固可認被告涉嫌重大,且有逃亡之虞,原審裁
  定亦肯認之,是本案所爭執者,乃被告羈押迄今,有無繼續
  押之必要。經查:
(一)被告經原審於九十四年五月十七日裁定延長羈押後,經原審
  於九十四年五月二十一日裁定命以一億二千萬元交保,並限
  制住居後,停止羈押,嗣上開裁定經本院以九十四年抗字第
  三一三號裁定撤銷發回,原審再於九十四年六月一日裁定准
  以同金額交保,限制住居等,再經本院以九十四年抗字第三
  六一號裁定,撤銷原裁定發回,此期間,被告自九十四年五
  月十九日已交保在外,至同年七月三日再回復羈押,交保在
  外近一個半月,期間,原審開庭四次,被告均如期出庭應訊
  ,有原審九十四年六月十日、六月十七日、六月二十四日、
  六月二十八日刑事報到單可佐,足認鉅額保證金對被告確已
  產生強大的心理約束力,促使被告按時報到接受審判。又原
  裁定限制被告住居,被告已不得如往常般出境國外,另命被
  告應於每日晚上七點至九點之間,至台北市政府警察局北投
  分局永明派出所報到,頗具巧思,不僅可作為被告確實遵守
  限制住居之證明,且有司法警察介入監督,約束其行動。若
  有違反,尚可依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一十七條第一項第四款規
  定,命再執行羈押,如此多管其下,對被告心理約束力,當
  更強大,棄保潛逃之誘因,相對降低不少。抗告意旨認限制
  住居,令被告每日報到,並無實益云云。惟事無必然,羈押
  之被告仍有逃獄成功之案例,有些被告責付在外,未令其交
  保,俟判決確定,仍有逃亡拒不到案受執行之情形,任何交
  保均不能絕對保證被告不棄保潛逃,裁判者如認以交保為適
  當,只要確實衡酌適當之交保金額,或其他必要之措施,以
  降低其風險,應認已具妥當性。
(二)又保證金究應多少始為適當,應由法院斟酌案內一切情節,
  自由衡定,並非以罪名輕重為保證金額多寡之標準,最高法
  院三十二年抗字第六九號著有判例。本件原審裁定以被告在
  國內之財產總歸戶資料,查得其財產總額為二億一千五百一
  十八萬元,認交保金額以一億五千萬元為適當。抗告意旨則
  指摘原審未將被告掏空至海外之資產計入,且原審裁定審酌
  證人沈瑋崙偵查中所述,有部分係投資損失,原審裁定反加
  重保證金,心證更新理由前後矛盾等語。惟被告是否確有掏
  空太電公司資金至海外,正是本案被告是否涉及背信等罪審
  理之重點,辯護人聲請意旨,亦否認被告有掏空太電公司資
  產至海外之情事,依目前卷證,又無被告海外資產之確切證
  明,如詳加調查,恐須費相當時日,而羈押或延長羈押受法
  定期間之限制,有其急迫性,自不可能充分蒐集被告掏空至
  海外之金額,詳為查證後,再行裁定,則原審裁定以被告目
  前具體有據之國內資產,作為衡酌保證金額之依據,乃是不
  得不然之作法。又原審前以裁定一億二千萬元准被告交保,
  當時證人沈瑋崙於偵查中之證述,已存於偵查卷內,而得以
  審酌。而原審前以一億二千萬元裁定准予被告交保,經抗告
  後,迭經本院九十四年抗字第三一三號、三六一號裁定就交
  保金額應審酌事項予以指摘,則原審本次裁定,審酌案內一
  切情節,酌量增加交保金額為一億五千萬元,尚無矛盾之處
  。
(三)從而,原審依比例原則,斟酌訴訟進行之程度,認以鉅額保
  證金之方式,應可替代羈押之必要性,而裁定以一億五千萬
  元具保,並限制住居,停止羈押,停止羈押期間,並應於每
  日晚上七點至九點之間,至台北市政府警察局北投分局永明
  派出所報到。於裁定中已詳述其裁定之理由,且裁定交保之
  金額,亦占被告國內資產二億一千餘萬之七成,再輔以限制
  住居、每日按時向派出所報到等應遵守之事項,認可擔保被
  告到庭以續行審判,其認事用法,尚無違誤,本件抗告意旨
  上開指摘各點,經核並無理由,應予駁回。
四、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412條,裁定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94  年  9   月  13  日
         刑事第七庭審判長法 官 蔡秀雄
                 法 官 蔡光治
                 法 官 陳世宗
以上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不得再抗告。
                 書記官 何閣梅
中  華  民  國  94  年  9   月  13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