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發布日:971003

類  別:新 聞 稿

摘  要:台灣高等法院有關被告陳鎮慧不服台灣台北地方法院對其所為羈押並禁止接見通信之裁定,提起抗告一案之新聞稿。

附  件: (無附件)

內  容:臺灣高等法院新聞稿     97年10月3日
為被告陳鎮慧不服台灣台北地方法院對其所為羈押並禁止接見通信之裁定,提起抗告,本院合議庭已於本(3)日下午2:45分公告裁定主文:「抗告駁回」。其理由見本院97年度抗字第1060號裁定理由三、四:
三、按羈押係以實行訴訟、保全證據或刑罰之執行為目的之強制處分,羈押被告本為判決確定前,對被告所實施之剝奪人身自由之強制處分,固應充分審認無罪推定原則,惟對被告有無羈押之必要,法院得依上述羈押之目的,依職權為目的性裁量。故法院於審查羈押應否准許時,應僅就卷證資料做形式審查,並適用自由證明程序,而非以嚴格證明程序,就法條構成要件,逐一為實質審理。又自由證明程序,並不要求至無合理懷疑確信程度,倘聲請人對於羈押三要件(即犯罪嫌疑重大、法定羈押原因、羈押必要性),以證明至令法院相信「很有可能如此」程度者,即可判定合於羈押要件。易言之,即由檢察官提出之證據及法官訊問之結果,以足使法官對被告犯行產生「很有可能如此」之心證程度,即為已足,而非必證明至「確實如此」之程度,始認合乎羈押要件,合先明。經查:
(一)原審經訊問被告及核閱卷內事證,認為被告坦認機密費之流水帳為伊製作;而依流水帳之記載,多有將機密費用於私人用途,被告亦自承該機密費係聽從吳淑珍之指示轉出,另曾幫吳淑珍匯款至吳景茂海外帳戶內,是其實為吳淑珍處理資金進出之左右手,對於吳淑珍使用機密費之參與程度情節非輕;而其對於機密費使用之程序及是否列帳,亦與其之前所稱,與證人馬永成所述不相符合;又林德訓於九十七年九月二十五日遭搜索扣得之「八十九年五月二十七日至九十五年八月國務機要費 (包括領據列報、單據核銷)機密及敏感支出表」,亦與之前九十七年八月十六日被告隨身碟內之檔,有五項之出入,且有塗改、重新計算之嫌,是其與吳淑珍等人共犯侵占、詐取公用財物,犯罪嫌疑重大。另吳淑診所使用之海外帳戶內之資金流向,亦有可能是吳淑珍等人上開貪污犯行所得,此部分吳淑珍所使用之海外帳戶內之資金流向,偵查單位尚在追查中,足認被告顯有勾串共犯、證人、湮滅證據之虞,所涉犯之貪污治罪條例第四條第一項第一款侵占公有財物罪,係最輕本刑十年以上有期徒刑之罪、同條例第五條第一項第二款詐取公用財物罪,係最輕本刑七年以上有期徒刑之罪,而有刑事訴訟法第101條第1項第2、3款之事由,即具有羈押之原因,復按羈押之目的,主要在於使追訴、審判得以順利進行,被告有無羈押之必要,法院自得就具體個案情節予以斟酌決定,如就客觀情事觀察,法院羈押裁定之目的與手段間衡量,並無明顯違反比例原則情形,且已審酌前開羈押三要件,即無違法或不當可言。
(二)抗告人雖否認有上開侵占公有財物及詐取公用財物罪嫌,然羈押之主要目的在確保訴訟程序之能順利進行,法院決定是否羈押時,犯罪事實可能尚待調查,未臻確定。因之,羈押被告之審酌,並非在行被告有罪、無罪之調查,而僅係就表面證據判斷被告犯罪嫌疑是否重大,有無羈押原因及有無羈押之必要性。抗告人抗告意旨所指其是否犯罪部分,核係事實審法院經言詞辯論後審酌被告能否成立犯罪之事項,並非抗告人得自行認定;亦即抗告人所涉之實體情節,屬應否為有罪、無罪之判斷,尚待事實審法院依法定程序調查認定,抗告人否認犯罪,不能據為聲請撤銷羈押之事由。且本件為保全刑事審判程序進行之目的,確有羈押並禁止接見通信之必要。被告抗告意旨所指,尚非可採。
四、綜上所述,原法院之羈押裁定並無違法或不當之情形,抗告人指摘原審裁定不當云云,並無理由,應予駁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