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發布日:940704

類  別:新 聞 稿

摘  要:臺灣高等法院有關檢察官對胡洪九抗告一案裁定(940702)之新聞稿

附  件: (無附件)

內  容:臺灣高等法院刑事裁定        
抗 告 人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
被   告 胡洪九
選任辯護人 林繼恒 律師
      聶齊桓 律師
      羅秉成 律師
上列抗告人因被告偽造有價證券等案件,不服臺灣臺北地方法院
中華民國94年6月20日所為具保停止羈押之裁定(93年度矚重訴
字第2號),提起抗告,本院裁定如下:
  主  文
原裁定撤銷。
  理  由
一、本件原裁定諭知被告胡洪九以新臺幣(下同)壹億貳仟萬元
  具保,並限制住居於臺北市中山北路七段二一九巷三弄一七
  九號六樓後,停止羈押。及依刑事訴訟法第一百十六條之二
  第四款規定,命被告於停止羈押期間,並應於每日晚上七點
  至九點之間,至臺北市政府警察局北投分局永明派出所(位
  於臺北市石牌路二段一0一號)報到。固非無見。
二、惟查:
(一)停止羈押與撤銷羈押有別。停止羈押,係指維持羈押處分
   效力,僅以具保、責付或限制住居之處分方法,代替羈押
   處分而停止羈押之執行。因其效力仍然存續,僅係無繼續
   執行羈押之必要而暫時停止執行。故如具有法定原因發生
   時,仍得再執行羈押。而撤銷羈押,係指羈押中之被告,
   因具有法定之原因,而發生其羈押裁定及效力向將來失效
   之效果,使被告回復自由之方法。質言之,停止羈押,其
   羈押之「原因」仍然存在,只是並無繼續執行羈押之「必
   要」而暫時停止執行而已。撤銷羈押,則因羈押「原因消
   滅」而撤銷,或因法定原因而視為撤銷。兩者釐然有別,
   不可不辨。又所謂羈押之必要性,係由法院就具體個案,
   依職權衡酌是否有非予羈押顯難保全證據或難以遂行訴訟
   程序者為準據。換言之,被告縱屬犯罪嫌疑重大,且具有
   法定羈押原因,若依比例原則判斷並無羈押之必要者,自
   得為停止羈押之裁定,或改以其他干預被告權利較為輕微
   之強制處分,刑事訴訟法第一百零一條之二具保、責付,
   第一百十一條第五項限制住居等規定,即本此意旨而設。
   有無羈押之必要性,得否具保、責付、限制住居而停止羈
   押,均屬事實審法院得自由裁量、判斷之職權,但此項裁
   量、判斷,必須不悖乎通常一般之人日常生活經驗之定則
   或論理法則,又於裁定書內論其何以作此判斷之心證理
   由者,始足完備。
(二)卷查,依原審法官於九十三年十二月十七日所簽發之押票
   及附件(羈押理由所依據之事實)之記載(見原審影印卷
   第一宗第一九四至一九五頁),係以:被告所掏空之金額
   高達一百七十餘億元,犯罪嫌疑重大,其畏罪潛逃之誘因
   極高,有可能潛逃出境以躲避司法追訴,依被告個人入出
   境資料顯示,其入出境頻繁。又被告匯出國外及在港取得
   之資金高達上億美元,曾以國外公司代表名義購置海外不
   動產,顯示被告在國外隱匿大筆資金,一旦逃往出境,利
   用國外隱匿之資金置產,生活不虞匱乏等情。因認被告有
   刑事訴訟法第一百零一條第一項第一款「有事實足認有逃
   亡之虞」規定之「羈押原因」。並以:為免被告逃亡或滯
   留國外規避調查,審酌檢察官提出之事證,及本案屬於重
   大經濟犯罪案件,依其涉嫌(案)情節權衡,非予羈押,
   顯難進行追訴、審判或執行,應認有「羈押之必要」,而
   裁定羈押被告。原審於審判中裁命被告具保而停止羈押,
   其羈押之「原因」仍屬存在,原不待贅言。本件原審所為
   之裁定係以具保替代羈押之停止羈押,並非以羈押原因消
   滅為由而撤銷羈押。乃原裁定理由欄二、(見原裁定第二
   頁至第五頁)竟謂:審酌本案訴訟進行程度,被告自偵查
   伊始,以迄九十四年五月十九日准予具保停止羈押後,均
   遵期到庭,未有藉詞不到之情形;以被告之職業、經歷,
   負責公司之經營,即使於國外有資產,且又入出境頻繁,
   亦不能直接推論其【有事實足認】有逃亡之虞。並以起訴
   書所載被告「掏空公司資產」之部分犯罪事實,尚難遽認
   為犯罪嫌疑重大等語(見原裁定第二頁、第三頁、第四頁
   、第五頁)。似認前此羈押被告所持之「羈押原因」已消
   滅。如果無訛,即應撤銷羈押,將被告釋放。原裁定反而
   執此作為說明准許被告具保停止羈押之認定,不惟混淆羈
   押之停止與羈押之撤銷,且嫌理由矛盾之疏誤。
(三)按法院對於審判中羈押之被告,應隨時依職權注意有無繼
   續羈押之必要。法院辦理刑事訴訟案件應行注意事項四七
   ,有明文規定。原審既係以被告涉犯如原裁定理由欄一、
   所載之罪嫌,認其犯罪嫌疑重大,且以被告出入國境頻繁
   ,在國外擁有鉅額資產(金),其潛逃國外之誘因極高,
   乃認有刑事訴訟法第一百零一條第一項第一款之「羈押原
   因」,為免被告逃亡或滯留國外,客觀上並認有羈押之必
   要。則原審嗣後審酌被告有無羈押之必要時,自亦應參酌
   上述各情有無變更而為認定,並於理由內論敘係何情事變
   更之原因,得以具保即足以替代羈押,而不礙於追訴、審
   判或執行程序之進行,方屬適法。依被告入出國境之頻繁
   紀錄及其在國外置產之情狀,則被告是否擁有外國護照等
   足以作為其日後逃亡之工具,不啻係合理之懷疑,亦屬考
   量被告羈押必要性有無變更之最重要因素。此部分事證並
   非不能調查。原審徒以「檢察官未釋明被告有何外國護照
   」(見原裁定第三頁),就此部分重要事證未經調查審認
   ,即遽認以被告在國內之資產總額計算,酌定擔保金一億
   二千萬元,並限制住居,已足認被告無羈押之必要,自嫌
   率斷,其論述亦與通常一般之人日常生活經驗之定則或論
   理法則有違,而有理由不備之違誤。
三、綜據上述,原裁定既有上述可議之處,即屬無可維持。檢察
  官抗告執以指摘,為有理由,應予撤銷。卷查,依原裁定書
  當事人欄及理由欄之記載,本件被告具保停止羈押之裁定,
  似係原審依職權而為之。惟原審於九十四年五月十六日上午
  九時三十分訊問被告時,被告及其選任辯護人羅秉成律師均
  以言詞為許可具保停止羈押之聲請(見原審影印卷第四宗第
  三十二頁、第三十三頁)。是本件被告具保停止羈押之裁定
  究竟係原審依職權而為,抑或依被告、辯護人之聲請為之,
  攸關本件抗告案是否因本院裁定即告確定,及本院得否依刑
  事訴訟法第四百十三條規定「自為裁定」之法律適用。凡此
  疑點,自原審九十四年五月十六日第一次裁定,即已存在,
  並在院、檢間來回四次,均不見釐清。第以如屬原審依職權
  而為之裁定,則本院既已撤銷原裁定,案已確定,當然回復
  原審(延長)羈押裁定之效力(見原審影印卷第四宗第四十
  頁),原審應依法羈押被告。至原審另案再依職權或聲請,
  重啟具保停止羈押之裁定,係屬異事。倘認係依被告或其選
  任辯護人之聲請而為裁定,則原審法院參與本件原裁定(更
  審裁定)之合議庭法官,與經本院前審撤銷發回之原審法院
  前裁定(二次)之合議庭法官如均相同,類此情形,於法雖
  無不合,惟依最高法院九十一年台抗字第四六七號裁定意旨
  ,為貫徹公平法院之旨,如無事實上之困難,更審時宜並注
  意及之。
據上論斷,依刑事訴訟法第四百十三條前段,裁定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94  年  7   月  2   日
         刑事第二十一庭審判長法 官 溫 耀 源
                   法 官 周 政 達
                   法 官 吳  燦
以上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不得抗告。
                   書記官 陳 靜 姿
中  華  民  國  94  年  7   月  2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