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發布日:940701

類  別:新 聞 稿

摘  要:臺灣高等法院有關檢察官對林明達抗告一案裁定之新聞稿

附  件: (無附件)

內  容:臺灣高等法院刑事裁定          94年度抗字第395號
抗 告 人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
被   告 林明達
上列抗告人因聲請羈押被告案件,不服臺灣臺北地方法院中華民
國94年6月24日94年度聲羈字第189號裁定,提起抗告,本院裁定
如下:
  主 文                                
原裁定撤銷,發回臺灣臺北地方法院。
  理 由                                
一、聲請意旨以:被告林明達係「股市禿鷹」集團成員之一,明
  知臺灣證券交易所及行政院金融監督委員會檢查局(下稱檢
  查局)等主管機關係職司證券交易市場資訊及負責調查證券
  交易市場有無異常交易之單位,且該等機關業務承辦人員或
  係受國家委託行使公權力或本身係執行公務之人員,均為刑
  法第10條所稱廣義之公務員。其亦明知該等公務員均係證券
  交易法第 157條第1項第3款規範內線交易之對象,竟與主管
  機關之業務承辦人員共同基於意圖取得不法利益之概括犯意
  ,利用主管機關掌握調查上市上櫃有無資產掏空或其他異常
  交易之重大影響股票價格之消息,自民國93年12月間起至94
  年6月間止,夥同代號101,106,203,301,989‧‧‧等多
  名不詳身分之人,連續在證券交易市場上,透過證券公司營
  業人員范席綸等人,尋找股市金主黃瑞珍等人提供資金及提
  供何柔嫺(何麗齡)、黃涂茶妹、黃世杰(黃俞榕)、陳萬
  依 、詹麗娟、周鈺文、陳意東、曹縝沂人頭帳戶等方式,
  或以自有資金及人頭林明忠、張求愛香、周芸如、李寧蓁、
  沈淑敏、李寶燕、葉乃嘉、王擇民、謝淑姶、林楷翔、林子
  歆、鄭義達及陳峰秀等帳戶,先行在股市以融券放空方式賣
  出即將遭受主管機關調查之飛宏公司、勁永公司、千興公司
  、翔昇公司等公司股票,俟該等公司因遭受調查股票下跌至
  一定幅度後,再自股市回補股票交割,以此獲取不法利益,
  涉犯刑法第31條第1項及貪污治罪條例第5條第1項第2款或第
  3款之重罪及違反證券交易法第157條之1第1項(內線交易)
  之規定涉犯證券交易法第 171條第1項第1款之罪,顯有逃亡
  之事實,有事實足以認為有湮滅證據、勾串共犯、證人之虞
  ,且所犯為最輕本刑 5年以上有期徒刑之罪,非予羈押,顯
  難進行追訴審判,實有刑事訴訟法第 101條第1項第1、2、3
  款之原因事由,故爰依同法第 93條第2項之規定聲請羈押等
  語。
二、原裁定以:1.就扣案所示之「字條」,已經被告於訊問時否
  認取得來源為具公務員身分之人,則該字條是否直接來自具
  公務員身分之人,尚有疑問。且經比對字條及機密文件內容
  之日期顯示,該字條已為聲請人所指某相關公司放空期間「
  之後」之抄寫,難認被告「之前」之放空行為,係由公務員
  「事前透露」。2.由聲請人所指被告與其他具公務員身分者
  有密切之往來,然此飲宴、通聯中之交往、談話內容均無所
  知悉,難認有何「內線消息」之告知。3.且卷內尚無資料顯
  示,是否聲請人所指「具公務員身分者」均已接觸該「有重
  大影響其股票價格之消息」利空消息?且接觸該利空消息後
  ,又已經轉告被告?甚至尚無可認被告於放空前,實已知悉
  「利空消息」。目前尚乏被告是否涉及內線交易之積極證據
  。4.再於聲請人所指利空消息之前數日,為該特定股票買賣
  交易者甚眾,其原因亦非僅「他人告知」、甚或「該他人為
  因職務知悉消息之公務員」、甚或「非法」一途,而尚有「
  正常之投資分析可能存在」,以被告專業背景,應具專業分
  析能力。豈可僅以此即「巧合敏感之交易時機」,即可認定
  被告「知悉」利空消息即屬「由某具公務員身分者」之來源
  ?而與公務員有所共犯貪污治罪條例之罪。原審因而認為被
  告之犯罪嫌疑尚難屬重大,而駁回聲請人請求羈押被告之聲
  請。
三、按法院對被告執行之羈押,本質上係為使訴訟程序得以順利
  進行或為保全證據或為保全對被告刑罰之執行之目的,而對
  被告所實施之剝奪人身自由之強制處分,是對被告有無羈押
  之必要,當由法院以上述羈押之目的依職權為目的性之裁量
  為其裁量標準。而刑事被告經法官訊問後,認為犯罪嫌疑重
  大,而逃亡或有事實足認為有逃亡之虞,或有事實足認為有
  湮滅、偽造、變造證據或勾串共犯或證人之虞者,或所犯為
  死刑、無期徒刑或最輕本刑為 5年以上有期徒刑之罪等情形
  之一者,非予羈押,顯難進行追訴、審判或執行,得羈押之
  ,刑事訴訟法第101條第1項各款訂有明文。因此聲請人聲請
  羈押被告時,法院經開庭訊問後,即應審查:被告犯罪嫌
  疑是否重大;被告是否有前述刑事訴訴法第101條第1項各
  款聲請人所指之情形;是否有「非予羈押,顯難進行追訴
  、審判或執行」之必要情事等3要件,依卷內具體客觀事證
  予以斟酌後,始決定是否有羈押之「正當性原因」及「必要
  性」。
四、經查:
(一)承上說明,羈押要件中,所謂犯罪嫌疑重大,以檢察官現
   時提出之證據具有表面可信之程度即已足。本件被告林明
   達係「股市禿鷹」集團成員之一。而臺灣證券交易所及行
   政院金融監督委員會檢查局等主管機關係職司證券交易市
   場資訊及負責調查證券交易市場有無異常交易之單位。被
   告林明達涉嫌利用主管機關掌握調查上市上櫃有無資產掏
   空或其他異常交易之重大影響股票價格之消息,自民國93
   年12月間起至94年6月間止,夥同代號101,106,203,30
   1,989‧‧‧等多名不詳身分之人,連續在證券交易市場
   上,透過證券公司營業人員范席綸等人,尋找股市金主黃
   瑞珍等人提供資金及提供何柔嫺(何麗齡)、黃涂茶妹、
   黃世杰(黃俞榕)、陳萬依 、詹麗娟、周鈺文、陳意東
   、曹縝沂人頭帳戶等方式,或以自有資金及人頭林明忠、
   張求愛香、周芸如、李寧蓁、沈淑敏、李寶燕、葉乃嘉、
   王擇民、謝淑姶、林楷翔、林子歆、鄭義達及陳峰秀等帳
   戶,先行在股市以融券放空方式賣出即將遭受主管機關調
   查之飛宏公司、勁永公司、千興公司、翔昇公司等公司股
   票,俟該等公司因遭受調查股票下跌至一定幅度後,再自
   股市回補股票交割,以此獲取不法利益,其情形檢察官已
   提出股票種類、放空股票人頭名字,並說明各種股票放空
   情形。
(二)再者,被告係「股市禿鷹」集團成員之一,尚有代號1101
   ,106,203,301,989,此均在扣押證物清單中之存摺、
   各檔股票交易明細表中浮現,而相關代號代表何人,依被
   告於預審所自陳,其本身亦係金主,但是係何人之金主則
   不願供述,且被告在每一檔股票放空之後,均利用人頭銀
   行帳戶以現金提領方式結算,足認有其他共犯隱匿其後,
   均有待進一步追查始能得真相。
五、次查:
(一)林明達等人放空勁永公司股票後,勁永公司股票一路上漲
   ,至三月上旬渠等已不堪損失。此時期即有檢查局及調查
   局人員催促檢方儘速搜索,嗣因檢察官發現空單居高不下
   ,即於三月十五日傍晚決定取消搜索以防被人利用,並通
   知調查局與金管局。然報紙仍於次日大幅報導勁永涉嫌做
   帳不實(其數據與證交所之監視報告內容吻合),致勁永
   股票大跌,放空者依然獲利。此段過程是否有公務員涉案
   ,特定媒體又是如何得知內情,實有待深入追查。
(二)94年 6月11日檢察官搜索被告林明達住處,扣得證物十四
   箱,並逐日傳訊被告到場啟封。至94年6月16日下午9時許
   ,檢察官會同被告啟封第 9號證物箱時,發現被告持有抄
   錄證交所製作關於勁永公司股票融券機密級資料之紙條一
   張(扣押物編號 9之11),被告初不願透露來源,惟經肉
   眼比對及中央警察大學林茂雄教授初步鑑定結果,該紙條
   與現任金監會檢查局長李進誠之筆跡相符。另查李進誠與
   林明達結識多年(見證人高政昇等筆錄),二人間之電話
   通聯密集,有相當理由足信被告確有內線消息。被告林明
   達於得知檢調已扣得前述編號 9之11紙條,經訊問不願透
   露其來源,對於共同投資人之身分(均編有代號)亦不願
   揭露,顯有事實足認有勾串之虞。另外,聲請人業已提出
   金檢局局長李進誠與被告通聯紀錄、二人飲宴資料及李進
   誠洩漏國防以外之機密給被告等事證(包括飲宴單據、涉
   嫌洩密手抄字跡、及其鑑定資料、行動電話通聯紀錄),
   而李進誠復掌控全國證券資訊之重要人物(李進誠要求證
   券交易所在司法機關調閱相關股市交易紀錄時,必須事先
   經其同意或知悉始可為提供),其與被告是否共同涉犯本
   件貪瀆罪嫌,須進一步偵查。
(三)經查被告持有之扣押物編號10之15記載受搜索時應注意事
   項及平日使用電話應「多轉接幾次」、「最好使用臺灣大
   哥大」。編號9之1復記載「電腦不能存檔」、「傳真機離
   開就關掉」及防範電話被監聽之注意事項,此等事實是否
   可認被告有湮滅證據之虞,應再予詳審。
(四)另被告除自白利用人頭證券帳戶放空陞技、勁永、千興、
   飛宏公司股票事實外,經查尚有所羅門、品安及翔昇等公
   司股票,被告同有放空事實,至於如何放空且與何人共同
   為之,仍需持續追查。
(五)另依證人即范席綸(見94年 6月23日偵訊筆錄)證述勁永
   與飛宏公司股票之交易明細表及墊款明細均已親手交付被
   告,然檢察官於執行搜索時,上開資料已遭被告湮滅,且
   扣案存摺復有塗改痕跡,是被告顯有湮滅證據之事實。
(六)被告是否利用公務人員而取得重要資訊進而為內線交易?
   被告是否有交付不正利益予公務人員或其他代號之人,以
   換取放空機會等事實尚需查證,且被告於歷次偵訊中拒不
   供述相關案情,被告為脫免共犯之刑事責任,不無潛逃海
   外之可能,且因所涉為刑法第 31條第1項及貪污治罪條例
   第5條第1項第2款或第3款之重罪及證券交易法第157條之1
   內線交易(證券交易法學術相關研究認為證券交易法規範
   之內線交易行為,係利用資訊不對稱自股市攫取利益之行
   為,屬一稱詐欺行為,故有可能構成貪污治罪條例第 5條
   第1項第2款之詐欺罪嫌),該等罪名復為五年以上之重利
   ,此均為決定是否羈押被告時應予審酌之事項。
六、綜上,本件被告涉犯為貪污、違反證券交易法等罪,其犯罪
  嫌疑重大,是否有事實足認其有逃亡之虞,是否有事實可認
  其有湮滅證據及勾串共犯或證人之虞,均須加以詳審,且被
  告涉犯係最輕本刑五年以上有期徒刑之罪,原審未及詳予審
  究,遽為駁回聲請羈押之裁定,尚有未洽,檢察官提起本件
  抗告為有理由,應由本院將原裁定撤銷,發回原審法院更為
  妥適之裁定。
七、據上論斷,依刑事訴訟法第413條前段,裁定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94  年  6   月  30  日
         刑事第八庭審判長法 官 吳 敦
                 法 官 張傳栗
                 法 官 沈宜生
以上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不得再抗告。
                 書記官 陳雅加
中  華  民  國  94  年  6   月  30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