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點選新聞稿詳細內容

  • 公發布日:940616
  • 類  別:新 聞 稿
  • 摘  要:
    臺灣高等法院有關檢察官對胡洪九抗告一案裁定之新聞稿
  • 附  件:

臺灣高等法院刑事裁定          94年度抗字第361號
抗 告 人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
被   告 胡洪九 
選任辯護人 林繼琚@律師
      聶齊桓 律師
      羅秉成 律師
上列抗告人因被告具保停止羈押等案件,不服臺灣臺北地方法院
中華民國94年5月21日裁定(93年度矚重訴字第2號),提起抗告
,本院裁定如下:
主文                                
原裁定撤銷,發回臺灣臺北地方法院。
  理 由                                
一、本件被告胡洪九因偽造有價證券等案件,前經原審法院法官
  為訊問後,認為被告胡洪九涉犯刑法第216條、第215條、第
  217條第1項、第342條、第201條第1項、洗錢防制法第9條第
  1項、商業會計法第 71條第1款、第2款、第4款、第5款,以
  及修正前之證券交易法第20條第2項、第174條第1項第5款等
  罪嫌疑重大,而有事實足認為有逃亡之虞,非予羈押,顯難
  進行審判,且有羈押必要,而於民國93年12月17日,依刑事
  訴訟法第 101條第1項第1款之規定,執行羈押,羈押期間屆
  滿前,以其羈押原因仍然存在,認有繼續羈押之必要,並於
  94年3月17日、94年5月17日(原裁定漏載94年5月17日)為
  延長羈押之裁定。
二、原裁定以ぇ被告所涉犯行,尚有待於審理時經當事人辯論,
  並與卷內證據互核,至於起訴書所認被告犯罪所得之金額高
  達 170餘億元,但於案件確定前,該金額應僅為初步計算之
  數額,且被告係辯稱太電公司乃「遭受虧損」,並就金額之
  計算,提出相關之方法與佐證憑據,因此難認係確定之金額
  ;え本件被告洪胡九前於 94年5月19日准予具保停止羈押外
  出後,均遵期到庭四次,並未藉詞拖延、不到或逃亡,另被
  告為太電公司之財務長,其稱為太電公司之業務經營及運作
  ,而匯出國外及在香港取得之資金高達上億美元,本在情理
  之中,被告既係以國外公司代表名義購置海外之不動產,即
  非屬其個人所有之財產,檢察官指被告利用國外隱匿之資金
  置產一節,尚乏具體釋明;ぉ太電公司已在香港對被告提出
  訴訟,被告資產或起訴書所指述被告淘空至香港之資產,亦
  有經太電公司聲請凍結,因此,被害人之損害應非全無保障
  ,況被告在國內有茂德、茂矽公司股份以及其他資產,被告
  家屬亦住居於國內,設有戶籍,此情形亦足以作為具保停止
  羈押後是否會棄保逃逸之參酌;お本案在現在不可能在四個
  月內審理終結,而本案被告經起訴之犯罪事實其最重本刑均
  為10年以下有期徒刑之罪,迄今檢察官亦未另指出被告有何
  新的涉嫌事實為最輕本刑 5年以上有期徒刑之重罪為由,故
  認客觀上被告涉案情節已較原起訴事實減輕,且檢察官對被
  告利用國外隱匿之資金置產一節,至今未具體釋明,或提出
  可供即時釋明之證據,及本案已難於四個月內結案,主觀上
  被告確均遵期到庭積極為自己辯護,而准予被告以新台幣 1
  億2千萬元具保,並限制住居於台北市中山北路7段219巷3弄
  179 號 6樓,停止羈押。同時命被告於停止羈押期間,並應
  於每日晚上7點至9點之間,至臺北市政府警察局北投分局永
  明派出所(位於台北市石牌路2段101號)報到。
三、按法院對被告執行之羈押,本質上係為使訴訟程序得以順利
  進行或為保全證據或為保全對被告刑罰之執行之目的,而對
  被告所實施之剝奪人身自由之強制處分,是對被告有無羈押
  之必要,當由法院以上述羈押之目的依職權為目的性之裁量
  為其裁量標準。而刑事被告經法官訊問後,認為犯罪嫌疑重
  大,而逃亡或有事實足認為有逃亡之虞,或有事實足認為有
  湮滅、偽造、變造證據或勾串共犯或證人之虞者,或所犯為
  死刑、無期徒刑或最輕本刑為 5年以上有期徒刑之罪等情形
  之一者,非予羈押,顯難進行追訴、審判或執行,得羈押之
  ,刑事訴訟法第101條第1項各款訂有明文。又刑事被告經法
  官訊問後,究竟有無刑事訴訟法第101條第1項各款所規定之
  情形,應否羈押,法院固應按訴訟進行之程度、卷證資料及
  其他一切情事斟酌之。然揆其法條用語與同法第154條第2項
  規定「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迥異。再徵諸上述羈押係
  為使訴訟程序得以順利進行之目的,可知法院決定羈押與否
  ,犯罪事實猶可能尚待調查,而未臻確定。是羈押被告之審
  酌,並非在行被告係有罪、無罪之調查,而係以被告所犯罪
  嫌是否重大,有無羈押原因及必要性,資為是否羈押之依據
  。因之羈押所稱之犯罪嫌疑重大,自與有罪判決須達毫無懷
  疑之有罪確信之心證有所不同,故法院僅須依本案卷證先就
  形式上觀察該證據有無證據能力,決定該證據有證據能力後
  再就形式上衡量該證據之證據價值,以之決定被告之「犯罪
  嫌疑」是否重大,以為憑斷。而被告執行羈押後,有無繼續
  羈押之必要,法院固得斟酌案情之輕重、訴訟進行程序及其
  他一切情事,依職權而認定之(最高法院 46年度台抗字第6
  號判例可資參照)。但法院改變羈押為准予具保並限制住居
  之裁定時,更應就被告之主觀情事及客觀情事,詳載其情事
  變遷之理由,合先敘明。
四、經查:
怴B承上說明,羈押要件中,所謂犯罪嫌疑重大,係指法院在決
  定羈押與否之時,以公訴人現時提出之證據具有表面可信之
  程度即已足。本件被告胡洪九經檢察官起訴涉犯刑法第 216
  條、第215條、第217條第1項、第342條、第201條第1項、洗
  錢防制法第9條第1項、商業會計法第71條第1款、第2款、第
  4款、第5款,以及修正前之證券交易法第20條第2項、第174
  四條第1項第5款等罪嫌,其中太豐行及海怡地產案部分:除
  被告胡洪九之供述外,檢察官並提出證人沈偉崙之證詞,以
  及詳如起訴書證據清單欄所列之證物;中俊企業清算案部分
  :檢察官提出中俊企業自動清算之特別會議記錄、被告胡洪
  九回覆香港劉迪炮會計師詢證函、 Mae Sai Enterprises
  Limited豁免Central Pacific Enterprises Ltd中俊企業有
  限公司債務函件、香港劉迪炮會計師1995.12.31中俊企業工
  作底稿、香港劉迪炮會計師1998.12.31中俊企業查核工作底
  稿、中俊公司1998. 12.31之試算表等證物;港麗酒店出售
  案部分:檢察官提出Blinco Enterprises Ltd之ING Bsnk
  19977.1.3銀行匯款通知書、 Soceiete Generale Credit
  Advice中俊企業公司法國興業銀行美元活期存款匯入水單、
  Blinco Enterprises Ltd香港ING Bank銀行授權匯款信函、
  Moon View Venture Ltd 法國興業銀行匯入匯款通知書、
  Moon View Venture Ltd 法國興業銀行之銀行對帳單、胡洪
  九及馬金福致 Moon View Venture Ltd之法國興業銀行之匯
  款授權信函、 Moom View Venture Ltd之法國興業銀行匯款
  單、胡洪九及馬金福致 Moon View Venture Ltd之法國興業
  銀行之匯款授權信函、 Moon View Venture Ltd之法國興業
  銀行匯入匯款通知書、Trident Asia Limited之周年申報表
  、 Central Pacific Enterprises Ltd中俊企業公司法國興
  業銀行授權匯款信函、香港劉迪炮會計師之工作底稿等證物
  。綜上事證,可認被告犯罪嫌疑重大。至於被告提出之答辯
  內容係屬證據取捨、審酌,須迨至審判中論辯,始能決定。
  然原審竟遽以被告之答辯內容之提出,而認其所涉犯行,尚
  有待於審理時經當事人辯論,並與卷內證據互核,且起訴書
  所載犯罪金額應僅為初步計算之數額,其金額如何計算、是
  否屬被告辯稱之「遭受虧損」所致,均待證明,以為被告無
  羈押理由之判斷,顯非以公訴人現時提出之證據所為之形式
  判斷。再者,原審認被告身為太電財務長之便,於為太電公
  司業務經營及運作之際,匯出國外及在香港取得之資金高達
  上億美元,所匯出之金錢及所購置之海外不動產,均以國外
  公司名義為之,非屬個人所有之財產為由,認起訴書所指利
  用國外隱匿資產,缺乏具體釋明云云,亦顯已涉及被告犯罪
  與否之實體上判斷,而有過度形成心證之虞。
芊B又被告在被訴偽造有價證券等之本案中,綜閱全案卷證雖未
  見其曾經傳不到。但查,被告是否遵期到庭雖可做為判斷其
  有無逃亡之虞之其中考量因素之一,然尚不得以之為唯一之
  判斷。況且本件被告原遵傳喚到庭之情形下,原審仍裁定羈
  押,顯見原羈押裁定並非以被告經傳不到為由而認其有逃亡
  之虞始予以羈押。原審裁定僅以本件前次具保裁定經本院發
  回原審(94年度抗字第 313號)後,被告均遵期到庭四次為
  由,即認被告羈押後之主觀情事變遷,其立論顯與經驗法則
  有違。衡情若具保並限制住居,即足以替代羈押,在無何情
  事變遷之情形下,為何原審最初於93年12月17日竟裁定羈押
  ?而未逕為具保或具保並限制住居之諭知?再者,被告有無
  逃亡之虞,並不能以其國內有無資產、被告之家屬是否亦住
  居於國內、設有戶籍為判斷之依據。蓋逃亡之原因甚多,若
  有逃亡之原因存在,縱其在國內資產繁多、家屬均居住於國
  內,亦有逃亡之可能性。法院判斷被告有無逃亡之虞,檢視
  事證時,須符合經驗法則與當時之社會現象。觀諸近年來查
  獲之重大經濟犯罪,包括以內線交易、財報不實、違約交割
  等方式掏空上市公司資產。但該等經濟犯罪之被告不乏在判
  決確定後、執行刑罰之前夕,即逃逸無蹤。故原審以被告交
  保後短時間內遵期到庭、其於國內有資產並已受凍結、以及
  其家屬住居於國內為由,遽認被告於嗣後之審判甚或執行程
  序均無逃亡之虞,核與經驗法則與目前國內社會現象不符,
  顯有率斷之嫌。
吽B次查,具保金額之大小,端視個人資產而定,不得以社會一
  般人平均資產衡量之。原審雖調取被告之財產總歸戶資料,
  認權衡被告財產後,以1億2千萬元交保,應屬相當之鉅額,
  惟本件被告實際之資產是否僅侷限於其在國內之資產?其國
  外究有無其他資產?原審並未詳加調查、說明,即遽以被告
  於國內之資產為2億 1千518萬餘元,即認其諭知之金額鉅大
  ,可確保被告接受法律審判甚或接受制裁,亦有不當。況被
  告涉嫌掏空之金額高達 170餘億元,並利用洗錢方式,將該
  鉅額不法所得移轉國外多處,縱然在國內仍有財產2億1千51
  8 萬餘元,被告將來必定潛逃國外收取享用該筆不法所得,
  原審徒以被告在國內財產總額為2億1千518 萬餘元,其諭知
  交保之金額1億2千萬元,已足確保被告接受法律制裁,顯然
  過於簡化經濟犯罪之特性。
氶B本件被告所涉犯罪嫌疑重大,已如前述,其掏空金額高達17
  0 餘億,除太電公司外,亦波及社會廣大投資人之利益,據
  投資人保護人中心之估計,登記求償人數已達2萬6千餘人,
  求償金額亦高達79億元,其犯罪所生之危害甚鉅,被告一旦
  潛逃,對於社會法正義之維護,其影響不可謂不鉅。況查,
  被告所涉及之案件,對社會金融秩序之影響甚大,相關單位
  及受波及之投資人對被告之動向均甚為注意,再衡以被告之
  身分地位、資力,若其計劃潛逃,理當秘密進行之,豈有攤
  在陽光下接受檢驗,抑或於交保後之短暫時間內為之?原審
  又如何僅以每日報到之舉,即足以判斷被告無逃亡之虞?是
  原審僅以每日一次之報到,即免除相關單位對於保全被告之
  動作,且據以認定被告無逃亡之虞,其立論基礎亦與經驗法
  則有違。另被告所涉及之案件,波及社會廣大投資人之利益
  甚鉅,已如前述,原審遽以太電公司已在香港對被告提出訴
  訟,被告資產或其國外之資產,亦遭太電公司聲請凍結為由
  ,而認被害人之損害應非全無保障云云,顯未對上開投資大
  眾之損害將可受而如何之保障,予以說明,其理由亦有不備
  。
、末查,本件被告所犯偽造文書、背信、偽造有價證券、洗錢
  防制法、商業會計法、證券交易等罪,其所涉掏空金額高達
  170餘億之鉅,已如前述,雖其所犯各罪均為 10年以下有期
  徒刑之罪,然其金額之高、情節之複雜,對於社會金融秩序
  之影響甚大,且檢察官亦求處有期徒刑二十年之重刑,併科
  罰金新台幣10億元,於被告犯罪嫌疑重大情形下,如不予以
  羈押,顯難保全將來之刑事追訴、審判或執行。原審對此社
  社會公益及經濟秩序之維護,並未加以權衡,遽以被告已提
  出高額之具保金額、以及於交保後之短暫時間內均遵期到庭
  為由,而認無繼續羈押之必要,亦有理由不備之違誤。至於
  審判中羈押之期間,立法者對司法權已有制限,此在刑事訴
  訟法第 108條定有明文,並非一經羈押,即可一路押到案件
  辯論終結。從而,案件何時始能審結與決定羈押與否,應全
  然無關。原審裁定竟以預期案件難以在四個月辯論終結,而
  為諭知被告具保並限制住居之理由,亦屬不當。
四、綜上所述,原審未予詳察本件被告有無繼續羈押之必要,即
  逕處以具保及限制住居之替代強制處分,核有理由不備之違
  誤,檢察官執以提起本件抗告,為有理由,應由本院將原裁
  定撤銷,發回原審法院,更為妥適之裁定。
據上論斷,依刑事訴訟法第413條前段,裁定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94  年  6   月 16   日
         刑事第八庭審判長法 官 吳 敦
                 法 官 徐昌錦
                 法 官 沈宜生
以上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不得再抗告。
                 書記官 陳雅加
中  華  民  國  94  年  6   月  16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