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發布日:940601

類  別:新 聞 稿

摘  要:臺灣高等法院裁定准被告胡洪九以新台幣1億2,000萬元具保停止羈押及限制居住一案之新聞稿

附  件

內  容:  本院受理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對臺灣臺北地方法院裁定准被告胡洪九以新台幣1億2,000萬元具保停止羈押及限制居住一案,經本院合議庭法官審酌後,宣示裁定主文:「原裁定撤銷,發回臺灣臺北地方法院。」其理由如下:
一、被告執行羈押後,有無繼續羈押之必要,法院固得斟酌案情之輕重、訴訟進行程度及其他一切情事,依職權而認定之,但法院改變羈押為准予具保並限制住居之裁定時,更應就被告之主觀情事及客觀情事,詳載其情事變遷之理由;否則,即屬裁定理由不備之違誤。茲綜觀本件原審准「胡洪九以新台幣壹億貳仟萬元具保,並限制住居於台北市中山北路七段二一九巷三弄一七九號六樓後,停止羈押。」之裁定,關於上開情事變遷事實,除被告已被限制出境,且於本院前審撤銷原審首次准予具保之裁定後,原審更為裁定前,被告已遵傳到庭;裁定具保金額鉅大,被告資產已遭凍結,可認係針對羈押後主客觀情事變遷之敘述外,其餘理由均非關此項主客觀情事變遷與否之敘述。
二、查被告在被訴偽造有價證券等之本案中,本件卷內並未見其曾經傳不到。被告原遵傳喚到庭之情形下,原審仍裁定羈押,原羈押裁定亦非以被告經傳不到為由而認逃亡之虞。茲僅關於本件具保裁定經發回原審時,一次到庭,立認被告羈押後之主觀情事變遷,立論顯與經驗法則有違。若具保並限制住居,即足以替代羈押,在無何情事變遷之情形下,為何原審最初於九十三年十二月十七日竟裁定羈押?而未逕為具保或具保並限制住居之諭知?
三、況具保金額之大小,端視個人資產而定,不得以社會一般人平均資產衡量之。貧窮被告之新台幣一千元具保,往往鉅大於富人美金十萬元。本件被告實有資產若干,原審並未認定,即認其諭知之金額鉅大,可確保被告接受法律審判甚或接受制裁,失所依據。
四、另按被告有無逃亡之虞,並不能以國內有無資產判斷。蓋逃亡之原因甚夥,若有逃亡之原因存在,身有多金之人,可能逃亡;走投無路之人,更可能挺而走險。故原審以被告資產已遭受凍結為由,認定被告逃亡之可能已減少,亦核與經驗法則不符。
五、審判中羈押之期間,立法者對司法權已有制限,此在刑事訴訟法第一百零八條定有明文,並非一經羈押,即可一路押到案件辯論終結。案件何時始能審結與決定羈押與否,全然無關。原審裁定竟以預期案件難以在四個月辯論終結,而為諭知被告具保並限制住居之理由,更屬無稽。
六、又按羈押要件中,所謂犯罪嫌疑重大,係指在法院決定羈押與否之時,以公訴人現時提出之證據,具有表面可信之程度即已足。至於證據如何取捨、審酌,須迨至審判中論辯,始能決定。原裁定與檢察官之抗告狀,以及辯護人之辯護狀,均長篇論述此等實體事實認定事項,核與審判前強制處分之決定,毫無關聯。尤以原審就偽造有價證券等罪之本案,尚在準備程序階段,如已過度形成心證,是否為未審先判之偏見,更應留意。
七、綜上所述,本件原審裁定,核有理由不備之違誤,自屬無可維持,應予撤銷。又查本件具保並限制住居裁定,尚未確定,原審於九十三年十二月十七日羈押之裁定,及九十四年三月十七日、九十四年五月十七日延長羈押之裁定,均仍有效存在。而本件既須就被告羈押前後之情事,併予審酌,故應由原審更為處理,始克適當。且本件係原審法院於羈押及延長羈押裁定後主動裁定諭知具保並限制住居者,其中並無當事人之請求在內。原審於具保並限制住居之裁定撤銷後,若置令該裁定不存在之狀態,庶可回復原羈押、延長羈押之裁定狀態,凡此皆非本院所能處置。從而,檢察官抗告意旨請求本院自為裁定一節,核無可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