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發布日:970714

類  別:新 聞 稿

摘  要:臺灣高等法院有關為抗告人陳水扁對臺灣台北地方法院就被告吳淑珍等貪污案件聲請發還扣押物所為裁定,提起抗告乙案之新聞稿。

附  件: (無附件)

內  容:臺灣高等法院新聞稿    97年7月14日
為抗告人陳水扁對臺灣台北地方法院就被告吳淑珍等貪污案件聲請發還扣押物所為裁定,提起抗告,本院合議庭已更為裁定並於今(14)日下午2點10分公告裁定主文「抗告駁回」。其裁定之要旨如下:
一、陳水扁總統來文略謂:台北地院受理個案中所留存之總統府國務機要費相關憑證,係檢察官違法扣押之物,相關人員之證言,亦涉及國家機密。爰依司法院釋字第六二七號解釋,行使憲法賦予之總統國家機密特權,決定上開資訊不予公開,請於文到五日內送還本人。
二、台北地院原裁定以:
 上開解釋理由內,明示總統國家機密特權之行使,應符合權力分立與制衡憲法之基本原則。
 系爭發票等乃吳淑珍等人是否成立犯罪之重要證據,係事先經總統同意提出而扣押,總統一直未將之認為機密,亦未於扣押後五日內,依法請求法院撤銷檢察官之扣押,竟在起訴後,馬永成、林德訓即將審結之際,核定為機密,時機上可認係有意為隱瞞違法及掩飾不名譽,並逾越最小程度,不符合國家機密保護法之規定。
 其實該等發票等證據,早經總統府多人過目,審理中又被律師等影印,復經當庭公開勘驗,並由媒體報導,已無機密可言。尤因單據內容不實,他人不可能憑以猜出真正內情,自不容總統利用特權,干擾訴訟。
 況總統並非該單據之保管人,無權請求發還;而證言已屬筆錄之一部分,更無從返還。乃認均有扣案留存必要,駁回聲請。
三、抗告意旨略稱:
 總統之國家機密特權應受絕對之保障及尊重,不但超越國家機密保護法,法院亦應受拘束,無權審核,甚且應將之「納為自身判決的一個基礎構成要件」。
 系爭單據雖屬「非機密費」部分,但既用於秘密外交,仍須保密,且縱有多人經手、閱覽、影印等情,仍僅一麟半爪,總統自可決定將其全貌保密,以免繼續損害國家安全及利益。
 檢察官在偵查中,其實係以陳總統作為被告,進行查證,違反總統刑事豁免特權,所為扣押,復未經總統事先同意或核准,有悖總統國家機密特權,更有司法人員洩漏部分內容,自應返還,始符國家利益。
 總統既本於釋字第六二七號意旨請求返還,台北地院竟遲不見復;總統府秘書長乃發文重申國家機密特權之本旨,陳總統為免爭議,更補行核定系爭單據為絕對機密,永不公開;台北地院則自行臆測其核定時機可疑,否准返還。其實,時機之擇定,亦屬特權內容之一部分,且總統縱曾同意提出,並不等於同意公開,更不因此喪失機密本質。台北地院未見及此,自有不當。
 嗣復於九十七年七月四日,針對最高法院此次發回意旨,主張「特別合議庭」之管轄範圍,釋字第六二七號內容雖未及於扣押物之返還問題,但所為者「並非列舉,而係例示」,故本件仍應由五名法官組成特別合議庭審理之。且基於國家安全一貫性原則及職務延伸理論,不生由現任總統續行訴訟之問題。
四、本院查:
 特別合議庭乃係例外之法院組織,上揭解釋所釋明者,僅就扣押之「事前」爭議,責由特別合議庭審理,其餘則無明文,關於扣押物應否返還之爭議,因屬「事後」之性質,自以依一般原則,由法官三名合議審理已足。
 五權分治、平等相維、互相尊重,已經司法院多號解釋釋明,上揭第六二七號更指明總統之國家機密特權,並非憲法上之絕對權力,自屬相對權力,所言各機關應予妥適尊重,即謂適合、妥當之尊重,非謂無條件、全盤照收。又既指出其行使須符合權力分立與制衡,即應受立法院所定之國家機密保護法之規範,並於個案中接受司法審查,否則與專制威權何異。
 法官獨立審判,不受任何干涉。而裁量權之行使,無論係行政或司法,均有其客觀性,不能濫用。行政裁量、決定之事項,並不能拘束法官之認定。台北地院依其調查所得訴訟資料,依照客觀存在之經驗法則及論理法則,本於法律之確信,認定陳總統所為系爭機密核定,並非適法、妥當、合理。本院核無不合。參諸陳水扁先生之再抗告狀指稱:系爭資訊等,因幕僚未呈送核定為機密,伊無法主動,只能被動,以致遲延時機云云,益見幕僚亦不認為係機密,否則豈不延誤國家大事?
 機密資料之提供、不公開與返還,分屬三種不同範疇,非謂資料係機密,即不可提供;雖已提供,難保安全;不能公開,當須返還。執法人員縱係違法搜扣得足為證明被告犯罪之證物,僅屬有無證據能力之問題,要與其物應否返還無關。系爭書證單據等,乃檢察機關正式發函請求提供,文中已敘明「若有涉及國家機密,而仍有保密之必要者,請以報表代之」,然則卻未見有「以報表代之」者,總統府會計人員既非新手,而係具有專業判斷能力,可見未認為其所提出者,係絕對之國家機密,林德訓更供稱伊係請示陳水扁總統同意而提出,可見並非違法蒐證。相關人員之供述筆錄,則屬卷證之一部分,亦不能發還。
 本件原始來文,究以個人或總統身分提出,各情不一,多有矛盾,雖經具狀說明,仍非全無爭議。衡諸實體相關之基本社會事實已明,原裁定並予清楚論斷,核無不合;所爭論之法律見解,則經本院剖析,認屬誤會。原審雖然就部分程序事項未遑澄清,又以陳水扁總統非為系爭資訊、書證之保管人為由,否定其有請求發還權,核非適當,固非無微疵可指,然除去該部分,既不影響於裁定駁回之本旨,自應使單純之刑事案件回歸原貌,俾法院立於超然獨立、客觀公平之立場,就檢、辯雙方之互為攻擊、防禦,妥速進行公正審判,毋枉毋縱,彰顯正義。爰依照法理上之說明,駁回抗告。至所請到院口頭釋明一節,認無必要,併此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