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點選新聞稿詳細內容

  • 公發布日:970411
  • 類  別:新 聞 稿
  • 摘  要:
    台灣高等法院有關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不服臺灣臺北地方法院第四次裁定准將被告王令台等具保停止羈押一事所為裁定之新聞稿
  • 附  件:

      臺灣高等法院新聞稿  97年4月11日

為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不服臺灣臺北地方法院97年4月3日所為裁定准將被告王令台、王令一、王令僑、王金章、李政家、吳國楨、陳義里、王事展、陳文棟及陳明海等十人具保停止羈押並限制出境、限制住居及定時報到等事提起抗告,本院合議庭已於今(11)日晚上6點45分公告裁定主文:「原裁定撤銷,發回臺灣臺北地方法院」,其理由詳見本院97年抗字第357號裁定理由三、:
理由三、:
三、經查:
(一)原裁定雖謂被告王事展移送併辦部分,原審亦已依職權傳訊相關證人,此部分已於97年1月29日告一段落;被告陳義里移送併辦中華商銀違法放貸台力公司部分,檢察官聲請傳訊之證人亦於97年2月14日完成該部分之交互詰問程序;被告王金章移送併辦部分,涉犯刑法第342條規定(非最輕本刑為5年以上有期徒刑之刑之重罪);被告李政家、陳文棟、王令僑移送併辦部分,經原審檢閱移送卷宗後,目前卷內則僅有刑事告訴狀及告訴人提出之相關書證,迄今未經檢察官提出證據清單列明該等書證與待證事實關係,尚難遽認上開被告李政家、陳文棟、王令僑涉嫌重大,其餘被告涉案部分之交互詰問證人程序均已結束等語。然被告陳義里、王事展、李政家、陳文棟、王令橋之併辦部分仍於案件審理調查中,是否如原裁定所指已與被告等人無涉,仍待深究,且其中有關中華商銀之犯罪事實併辦之部分,於97年3月14日上午猶在進行準備程序之階段,即便原審亦認全案需至97年5月中才能進行最後審理程序(得否如期審結亦未可知),從而,能否確保審判之順利進行猶待觀察,遑論日後刑罰之執行,則是否仍有羈押被告以利訴訟順利進行之必要,非無疑義。
(二)依原裁定之記載,被告等10人所涉犯者均有法定最輕本刑為5年以上有期徒刑之罪,且所涉犯罪事實繁複,對國家及社會大眾造成至深且鉅之損害,嚴重危害企業經營及金融秩序,並有嫌犯王又曾、王金世英在逃,而原審裁定亦認該二人係本案犯罪之首要被告,是以,於王又曾、王金世英均未到案之情形下,被告等於具保後若欲進行勾串,顯較羈押中尤易進行,此當於審酌有無羈押之必要時特需注意及之,尤以原審就被告王令台等4人降低具保金額至5千萬元及3千萬元,原審雖說明被告等10人於案發之初無逃亡之事實,然經原審審理後,倘被告等10人日後均遭判處5年以上重刑,是否仍會如期到案執行?亦非無慮。
(三) 按法院於許可停止羈押時,所指定之保證金額是否相當,應由法院斟酌案內一切情節,自由衡定,並非以罪名輕重為保證金額多寡之標準,最高法院32年度抗字第69號判例可資參照。實務上係參酌被告之身分、地位、經濟能力、所造成法益侵害之大小、被告之惡性、犯罪後逃亡的可能性、被告犯罪所得金額、所造成之損失金額、檢察官求處罰金刑之金額等因素決定之。本件前經原審於97年2月4日審酌後,裁定被告王令台、王令一、王令僑、王事展4人均以1億5千萬元之金額具保,被告王金章、李政家各以600萬元之金額具保,被告陳義里、陳文棟各以500萬元之金額具保,被告陳明海以350萬元之金額具保,被告吳國楨以300萬元之金額具保後,均停止羈押,並均對被告10人予以限制出境、出海及限制住居。而本件自97年2月4日原審第1次裁定具保停止羈押迄今,被告王令台、王令一、王令僑、王事展等4人涉案情節並無異動,何以具保金額降低至5千萬元及3千萬元,原裁定就此部分僅以渠等覓保無著,被告王令台、王令一、王令僑、王事展現在之經濟能力無法負擔高額保金等情,而為降低具保金額之裁定,尚難謂適當。雖原審舉萬泰銀行掏空案被告交保金額為例,認有降低具保金之必要,惟個案犯罪情狀不同,本不得類比,況酌定保證金業經審酌之情況已如上述,若以具保無著再行比附援引他案之金額,據為降低具保金額之理由,自非妥適。且酌定保證金額無非予被告心理壓力,防止其棄保潛逃,若原核定之保證金額並無不當,僅因覓保無著,遽以降低保證金額,而非駁回停止羈押之聲請,恐有本末倒置之嫌,此部分降低具保金額是否妥適,自有再加研求之必要。
(四)綜上所述,本院認原審於97年4月3日所為具保停止羈押之裁定,既有上開可議之處,檢察官執以提起抗告,指摘原裁定不當,尚非全無理由,爰將原裁定撤銷,發回原審法院更為適當之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