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點選新聞稿詳細內容

  • 公發布日:961221
  • 類  別:新 聞 稿
  • 摘  要:
    臺灣高等法院有關被告王令台、王令僑、吳國楨、陳義里、王事展、陳文棟及陳明海等七人不服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所為第四次延長羈押之裁定,提起抗告,本院合議庭已於今日公告裁定主文之新聞稿
  • 附  件:

     臺灣高等法院新聞稿    96年12月21日
為被告王令台、王令僑、吳國楨、陳義里、王事展、陳文棟及陳明海等七人不服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所為第四次延長羈押之裁定,提起抗告,本院合議庭已於今日公告裁定主文「抗告駁回」,其理由詳見本院裁定96年抗字第1457號裁定理由六、七:
六、本院查:
(一)本件抗告人即被告王令台、王令僑、吳國楨、陳義里、王
   事展、陳文棟、陳明海,因涉證券交易法等案件,經檢察
   官向原審院提起公訴,於96年3月9日繫屬,經原審於同日
訊問,認為:ヾ被告王令台涉犯修正前商業會計法第71條第1款,刑法第216條、第215條、第339條第1項、第2項、第342條第1項,89年7月19日修正公布之證券交易法第171條第1項第2款,證券交易法第171條第2項、第1項第1款、第2款、第3款、第179條,修正前銀行法第125條之2第1項、第2項、第127條之1等罪嫌;L被告王令僑涉犯刑法第216條、第215條、第342條第1項,證券交易法第171條第2項、第1項第2款、第3款,銀行法第125條之2第1項後段、第2項,保險法第168條之2第1項後段、第2項等罪嫌;ゞ被告吳國楨涉犯證券交易法第171條第1項第3款,銀行法第125條之2第1項後段、第2項,票券金融管理法第58條第1項後段、第2項,刑法第216條、第215條等罪嫌;々被告陳義里涉犯證券交易法第171條第2項、第1項第3款,銀行法第125條之2第1項後段、第2項,修正前銀行法第125條之2第1項、第2項,票券金融管理法第58條第1項後段、第2項等罪嫌;ぁ被告王事展涉犯刑法第216條、第215條、第342條第1項,89年7月19日修正公布之證券交易法第171條第1項第2款,證券交易法第171條第2項、第1項第2款、第3款,保險法第168條之2第1項後段、第2項;あ被告陳文棟涉犯修正前銀行法第125條之2第1項、第2項, 銀行法第125條之2第1項後段、第2項、第127條之1,證券交易法第171條第2項、第1項第2款、第3款等罪嫌;ぃ被告陳明海涉犯刑法第216條、第215條、第342條第1項,證券交易法第171條第2項、第1項第2款、第3款等罪嫌,如前所述。嗣本院經核閱檢察官起訴書、補充理由書等所載犯罪事實,及由卷附證據資料形式上觀察,本院認本件已有事實足認上開被告之犯罪嫌疑均屬重大。再者,被告王令台、王令僑、吳國楨、陳義里、王事展、陳文棟、陳明海所犯證券交易法第171條第2項,被告王令僑、吳國楨、陳義里、陳文棟所犯銀行法第125條之2第1項後段、第2項,及被告王令僑、王事展所犯保險法第168條之2第1項後段、第2項,被告吳國楨、陳義里所犯票券金融管理法第58條第1項後段、第2項,其法定刑均為7年以上有期徒刑之重罪,揆之刑事訴訟法第101條第1項第3款規定,原審因之據以認定被告等初被羈押時所認定之羈押原因仍然繼續存在,經核其認事並無不合。
(二)茲再就原審所為被告等有繼續羈押之必要之認定而言:
 ぇ、按法院對上開被告所執行之羈押,其本質上係屬為保全被
   告使訴訟程序得以順利進行或為保全證據或為保全對被告
   刑罰之執行之目的而對被告所實施之對人強制處分,是對
   被告有無羈押之必要當由法院以有無上述羈押之目的依職
   權為之目的性裁量,原審法院已認定上開被告涉嫌證券交
   易法等罪之犯罪嫌疑重大,如前所述。
 え、查,被告王令台、王令僑、吳國楨、陳義里、王事展、陳
   文棟、陳明海等人,均為力霸集團(如後列各該公司)領
   導階層,分別身為董事、監察人或經理人,長期參與決策
   及執行;惟其等均未依照法令章程執行其等應盡之職責,
   於93年2月4日修正之票券金融管理法第58條第1項後段、
   銀行法第125條之2第1項後段、保險法第168條之2第1項後段施行後及93年4月28日修正之證券交易法第171條第2項施行後,被告王令台(曾任中國力霸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力霸公司》、嘉新食品化學纖維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嘉食化公司》、力華票券金融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力華票券》之董事)、王令僑(曾任嘉食化公司、友聯產險之董事及中華商銀之經理人)、陳義里(力華票券之董事及總經理)、吳國楨(力華票券及中華商銀之經理)、王事展(曾任力霸公司、友聯產險之董事及友聯產險之總經理)、陳文棟(任中華商銀太原分行經理)、陳明海(曾任力霸公司董事、力華票券之監察人)分別身為公開發行上市公司即力霸公司、嘉食化公司、力華票券、友聯產險、中華商銀董事、監察人或經理人,其等明知擔任公司董事、監察人、經理人,依法應盡忠實與注意義務,應勇於任事,為股東創造最大利益,惟被告等於擔任董監事時,卻明知該等上市公司之董事會並未實際召開,卻仍於簽到簿上虛偽登載其已出席,未善盡董、監事應盡之詢問及反對義務,而共同為王又曾作成涉及詐欺、侵占、背信等違背職務行為之決策,並由相關經理人執行該等損害上市公司利益而圖利王又曾家族之行為。
ぉ、再就被告等所為諸犯罪行為以觀,其等所為,對於國家及
   社會大眾造成之損害至深且鉅,上開在押被告或配合被告
   王又曾以起訴書附表甲一所示68家小公司(下稱小公司)
   彼此間循環買賣、窗飾盈餘之假交易資料,自其他金融機
   構詐貸金額約新臺幣131億元,或將力霸集團(指力霸公
   司、嘉食化公司、力華票券、友聯產險、中華商銀、亞太
   固網股份有限公司《下稱亞太固網》)資金,以長期投資
   小公司、將資金貸與小公司、為小公司作背書保證、為小
   公司保證發行商業本票、向小公司購買房地產、預付小公
   司虛偽之穀物、黃豆交易貨款、購買小公司發行之公司債
   、與小公司為假買賣、假交易、由小公司及另被告王金章
   、李政家等自然人以鑑價不實之房地產為擔保,向友聯產
   險超額貸款等方式,將集團內部資金不斷掏出;復由被告
   李政家、陳文棟、陳義里、吳國楨等以要求力華票券、中
   華商銀之授信戶以搭配購買一定額度之力霸公司、嘉食化
   公司之公司債為條件,始允放貸予未合授信要件惟需款孔
   急之授信戶(共新臺幣3,469,980, 680元,其中新臺幣
   511,200,000元流入力霸集團),或為其保證發行商業本
   票(共15億3,470萬元,其中6億元流向力霸集團),造成
   力華票券、中華商銀及授信戶損失,總計掏出後非法洗錢
   金額高達新臺幣571億3,824萬7,499元與美金1億4,705萬
   4,489元,嚴重危害企業經營及金融秩序。
 お、再者,被告陳義里、王事展(上列二人均經臺灣臺北地方
   法院檢察署96年度偵字第12832號、16445號移送併辦)、
   陳文棟、王令僑(上列二人均經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
   96 年度他字第1948號、3052號移送併辦)復分別經臺灣
   高雄地方法院檢察署、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移送併辦
   ,該等移送併辦事實與起訴之事實是否為實質上或裁判上
   一罪關係,原審法院尚待調查釐清。
 か、再就被告等所為關於侵占或掏空力霸、嘉食化、中華商銀
   、亞太固網等犯罪事實之詰問證人程序,原審法院尚在陸
   續進行中,上開犯罪事實尚未臻明瞭;此外,原審法院復
   依檢察官、被告聲請及依職權傳喚之證人尚待排定審判期
   日進行詰問程序,是為保全本案證據之真實性及訴訟程序
   之進行,兼衡被告等所涉上開犯行,非僅嚴重影響金融秩
   序,並侵害廣大投資人權益,且危及國家整體經濟發展,
   於釐清被告犯嫌前,為確保審判程序之完成並期發現實體
   之真實,因之若不將被告等繼續羈押,本件訴訟程序即難
   期得以順利遂行,是本院仍認有繼續羈押被告等之必要。
(三)綜上所述,原審以被告等七人之犯罪嫌疑重大,且仍有繼
   續羈押之必要,羈押之原因仍然存在,而定各予延長羈押
   二月,經核其認事用法均無不合。
(四)至被告王令台等人抗告意旨所指部分:
 M、被告王令台抗告意旨指稱:其未長期參與決策及執行,亦
   未參與資金調度、財務規劃、大宗物資交易,亦未曾簽核
   財務公文、帳冊、報表,尤其各公司資金均未流入被告私
   人帳戶、就被告與王又曾先生之關係,依據證人王令一、
   陳明海、王令楣等人之供證,足證被告並無本案之犯罪動
   機、罪故意,以及共犯之可能,被告更無犯罪嫌疑重大之
   情事云云,按上開所指,係屬就實體上犯罪是否成立做答
   辯,尚不能據此認定其等犯罪嫌疑並非重大,而無繼續羈
   押之必要。至於所稱本案百分之九十之證人詰問程序均已
   完畢,或檢察官就本案其他同案被告王令楣等人求刑情形
   ,均核與被告是否有繼續羈押之必要無直接關連,亦難認
   犯罪嫌疑並非重大而無繼續羈押必要之情形。
 L、被告王令僑抗告意旨所指其在案發時人在國外,倘真有意
   逃避,早於案件爆發前夕即會選擇滯留國外,不可能主動
   返台,且被告所涉之犯罪事實,證人均已於日前完成交互
   詰問之程序,已無任何串供可能乙節,按其上開所指,或
   係其事發後之態度問題,或屬法院在審判程序中之進行訴
   訟操作問題,核與被告是否其罪嫌重大,及有無繼續羈押
   之必要亦無直接關連。
 K、被告吳國楨抗告意旨指稱原裁定指抗告人犯行嚴重影響金
   融秩序,並侵害廣大投資人權益,且危及國家整體經濟發
   展等情,即認抗告人有繼續羈押之必要性云云,核其所為
   延長羈押之裁量、判斷,顯與前揭所述之羈押之合目的性
   及必要性無涉,並與無罪推定原則相悖云云,按被告吳國
   楨因罪嫌重大,有繼續羈押之必要之理由及依據,已詳如
   前述,原審並非僅以上開抗告意旨所之理由為論據,是被
   告吳國楨顯有誤會。
 J、被告陳義里抗告意旨指稱:
  1、其所涉本案力華票券部份之相關文件資料均已由法院掌
    握,其實無湮滅、偽造、變造證據之可能,且力華票券
    部份於96年6月起開始審理,該部份之共同被告及證人
    ,自該時起原審已陸續密集傳喚到庭作證,被告並無勾
    串共犯證人再付更改筆錄之可能云云,按被告是否仍有
    串證之虞,宜由承審法院依職權認定,而有關被告陳義
    里之因罪嫌重大,及仍有繼續羈押之必要之依據,均已
    詳前述,不因法院已調查一部分證據而得認為羈押之原
    因已全消滅。至於被告陳義里之財產已遭查封拍賣,家
    人子女均定居台灣,亦未於國外置產,被告實無資方亦
    無親友可供協助逃亡,被告亦未持有外國護照,亦無其
    他具體事證足認被告有逃亡之虞乙節,尚不能以之為被
    告確無逃亡之虞之論據。
  2、被告抗告意旨復指稱:「依相關病歷資料,被告最近一
    次就診係於96年1月15日,其後因本案爆發迄今逾10個
    月中,被告遭羈押於看守所,行動受限,自然無法繼續
    定期至醫院就診,從而被告自無最近10月之就診紀錄,
    此乃當然之理;況被告係因腦部血管破裂,影響左半邊
    下肢之活動,95年間復發不時出現腫痛之症狀,醫囑需
    定期到院復健治療控制,否則病情惡化恐影響腦部,故
    陳義里所患並非如另被告李政家、王事展所罹之高血壓
    心臟病等慢性疾病,僅需於看守所定期服藥即可控制,
    而需定期至醫院經由專業之復健科醫師協助,使用專門
    之復健器材,始得治療控制,原裁定率爾以看守所未通
    知被告健康情況有異即排除因治療拖"延而造成之危險
    性,實有違誤。」云云,經查,被告陳義里前提出之病
    歷資料顯示其分別於90年9月19日、同月26日、10月23
    日、11月14日、11月21日、11月28日、91年2月27日、
    93年5月19日、7月12日、8月28日、96年1月15日至國立臺灣大學醫學院附護醫院(下稱台大醫院)外科就診,於95年4月17日、24日、7月6日、12日、13日至台北聯合門診中心就診,於95年8月29日、31日、9月4日、6日、11日、14日曾至台大醫院復建部接受物理治療,與裁定長羈押之96年12月4日己相距一年有餘,並非最近之就診紀錄,且原審亦未曾接獲任何臺北看守所就被告陳義里有何非保外就醫顯難痊癒情形之通知,自難認有何立即之危險性;況縱令符合刑事訴訟法第114條第1款規定,亦屬是否得聲請具保停止羈押之問題,尚非審酌是否繼續羈押之理由,併此敘明。
I、被告王事展抗告意旨指稱:被告王事展業已年邁,更患有
   糖尿病合併末梢循環病變,腎功能衰竭,暫時性腦中風,
   心絞痛疑似心肌梗塞,高血脂症,高血尿酸症及高血壓等
   多項病症,且據醫師之醫囑,眼球出血為糖尿高合併末梢
   循環病變易導致失明,因有數次暫時性腦中風易因氣候變
   化導致中風而死,且因高血壓、高血脂糖尿病及數次心絞
   痛病史會因氣溫變化導致心肌梗塞而死,又因糖尿病末梢
   循環病變多次發生蜂窩性組織炎控制不易導致截肢,且先
   前已有昏迷之狀況發生等情,又抗告人經九十六年一月十
   一日當庭裁定羈押至今已將近十一個月,其身患重病羈押
   於看守所,加上已屆七十高齡與近來氣溫變化差異之大,
   對抗告人身體病情恐已造成不小之負擔,病情危險之程度
   非如原審裁定所裁定所,以按時服藥、進餐等方式即得完
   全控制血糖云云,並提出診斷書為證,惟按刑事訴訟法第
   114條第3款係規定:羈押之被告,有左列情形之一者,如
   經具保聲請停止羈押,不得駁回︰現罹疾病,非保外治療
   顯難痊癒者。惟被告王事展所罹上開疾病,均屬慢性病,
   縱保外就醫,亦未必能痊癒,況縱令符合該款規定,亦屬
   是否得聲請具保停止羈押之問題,尚非法院審酌是否繼續
   羈押之理由。
 あ、被告陳文棟抗告意旨所指:依據中華商銀上開權責劃分規
   定,被告陳文棟僅係擔任太原「分行經理」,對於前開12
   借戶授信借款案件,並無決定核貸放款之權限,即無可能
   有違背職務致生中華商銀遭受損害之可能。又被告陳文棟
   從未於任職中華銀行期間因放款行為獲有分文不法利益,
   故被告陳文棟亦無損害中華銀行利益之動機。從而本案縱
   有因違規貸放行為導致中華商銀遭受損害之情形,其違法
   行為亦應為「總行」審查部、授審會、董事會、常董會、
   董事長等有決定權人之「決定貸放行為」,絕非被告陳文
   棟「單純收件」受理申請貸款之行為等乙節,經查,被告
   陳文棟之上開抗告意旨所述內容,係就實體上之是否成立
   犯罪為辯解,尚不能據此認定其等犯罪嫌疑並非重大,而
   無繼續羈押之必要。至其另指稱:參酌國外羈押案例,本
   案羈押時間長達10個月以上,實已過長,且無繼續羈之必
   要,基於保障人權之世界潮流,本案羈押之時間實已過長
   ,而違反比例原則;另參酌歐洲人權法院判決,原審裁定
   僅以例稿式說明延長羈押之理由及必要性,並未於理由中
   說明如未羈押被告陳文棟審判程序如何無法進行,於延長
   羈押期間實際上又未進行審理,延長羈押顯屬違法云云,
   惟按是否延長羈押,係依羈押之被告之犯罪嫌疑是否重大
   ,原羈押原因是否已消滅,及有繼續無羈押之必要等而定
   ,至於時間之長短,如符合法律之規定,即難認有違反保
   障人權之可言;再者,原審裁定中,已就延長羈押之理由
   及必要性詳予說明,至於理由中未縱未說明如未延長羈押
   ,對被告陳文棟審判程序如何無法進行,亦僅係裁定之理
   由是否完備問題,並不能因之即認被告之羈押原因已經不
   存在。
 ぃ、被告陳明海抗告意旨指稱:其並未負責力霸公司之財務決
   策或執行工作,力霸公司有關財務決策及執行等相關事項
   ,均係被告王又曾及其他人員所執掌,被告陳明海從未參
   與力霸公司之財務資金調度,對於力霸公司之財務運作亦
   完全無任何置喙能力,其對於力霸公司實際財務狀況及資
   金調度情形並非明瞭,更未曾實際參與力霸公司董事會之
   運作,與同案被告王又曾就掏空力霸公司等違反證券交易
   法第171條第2項、第1項第2款、第3款之犯行並無犯意聯
   絡及行為分擔可言云云,按上開所述,係屬就實體上犯罪
   是否成立做答辯,尚不能據此認定其等犯罪嫌疑並非重大
   ,而無繼續羈押之必要性。
 い、至於被告王令僑(被告吳國楨、陳義里、王事展等人亦同
   意旨)另指稱:
  1、被告所犯證券交易法第171條第1項、銀行法第125條之2
    第1項前段及保險法第168條之2第1項前段各罪,「最重
    本刑」即「法定刑」均為「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
    」之罪,依刑事訴訟法第108條第5項之規定,於第一審
    審判中延長羈押次數以3次為限,原審竟為延長羈押第4
    次之裁定,於法顯有違誤。
  2、被告所犯前開各罪,雖另定有加重條文即證券交易法第
    171條第2項、銀行法第125條之2第1項後前段及保險法
    第168條之2第1項後段、第2項各罪達「7年以上有期徒
    刑」之刑,惟證券交易法第171條第2項、銀行法第125
    條之2第1項後段及保險法第168條之2第1項後段之罪,
    均係針對犯罪所得達新臺幣一億元以上所為之加重,僅
    係量刑問題,犯罪類型並未變更,更非獨立之犯罪態樣
    ;至於保險法第168條之2第2項之罪係針對共犯所為之
    加重,顯屬刑法總則類刑之加重,依前開實務見解,最
    重本刑即法主刑皆不因此有所更易。
  3、退步言之,縱被告所犯各罪因刑之加重致「法定刑」有
    所更動,惟加重後其最重本刑即法定刑亦僅為「7年以
    上有期徒刑」之罪,仍屬「1 0年以下有期徒刑」以下
    之罪,非屬「10年以上有期徒刑」以上之罪,依刑事訴
    訟法第108條第5項之規定,於第一審審判中之延長羈押
    次數不得逾3次,否則裁定即有違法之虞。
  4、綜上所述,被告所犯證券交易法、銀行法及保險法各罪
    之最重本刑即法定刑為「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以
    下之罪,縱經加重後亦為「7年以上有期徒刑之罪」,
    均為「10年以下有期徒刑」以下之罪,依刑事訴訟法第
    108條第5項之規定,於第一審中之羈押次數應以3次為
    限,原裁定竟為第4次延長羈押之裁定,顯有違背法令
    之情事。
  5、又原裁定雖另以刑法第33條第3款之規定,以被告所犯
    前開罪嫌,最重可處有期徒刑15年,不在刑事訴訟法第
    108條第5項延長羈押3次限制之列云云,惟刑法第33條
    係規定在刑法總則第五章「刑」之章節中,係就刑罰中
    主刑種類為「定義性」之說明,輿被告所犯之罪法定刑
    高低無關,與刑罰之科處、加重或減輕更無關聯,原裁
    定竟以此定義性條文認定被告所犯罪嫌最重可處有期徒
    刑15年,進而認定被告所犯罪嫌不受刑事訴訟法第108
    條第5項延長羈押3次之限制,顯然係將無關聯性之條文
    予以錯誤適用,原裁應有適用法令錯誤之違法。
  6、再者,縱使被告有涉犯證券交易法第171條第2項、銀行
    法125條之2第1項後段及保險法第168條之2第1項後段、
    第2項之罪嫌,惟被告是否即因此而受有期徒刑10年以
    上之宣告,係法院斟酌犯罪情節,於法定刑或處斷刑之
    範圍內予以裁量,此乃「宣告刑」之問題;而被告如同
    時受有數個有期徒刑之宣告,則法院依刑法第51條第5
    款是其應執行之刑,此又為「執行刑」之問題。惟原裁
    定一方面認定被告所涉上開罪嫌,均係「法定刑」為7
    年以上之罪,另一方面卻又依刑法第33條第3款之規定
    ,認被告之「法定刑」為2月以上15年以下,故最重可
    「處」有期徒刑15年云云,顯然係誤將「法定刑」之概
    念與「宣告刑」、「執行刑」之概念予以混淆,故原裁
    定有適用法令錯誤之違法云云。
   惟查:按延長羈押期間,審判中每次不得逾2月,如所犯
   最重本刑為10年以下有期徒刑以下之刑者,第一審、第
   二審以3次為限,第三審以1次為限,刑事訴訟法第108條
   第5項亦有明文。本件因被告王令台、王令僑、吳國楨、
   陳義里、王事展、陳文棟、陳明海所犯證券交易法第171
   條第2項,被告王令僑、吳國楨、陳義里、陳文棟所犯銀
   行法第125條之2第1項後段、第2項,及被告王令僑、王事
   展所犯保險法第168條之2第1項後段、第2項,暨被告吳國
   楨、陳義里所犯票券金融管理法第58條第1項後段、第2項
   ,均係法定刑為7年以上有期徒刑之罪,依刑法第33條第
   3款規定,主刑為有期徒刑時為「2月以上15年以下」,是
   本件之法定刑為有期徒刑7年以上,亦即其法定本刑為「7
   年以上15年以下」,是已符合事訴訟法第108條第5項所規
   定之「如所犯最重本刑為10年以下有期徒刑以下之刑者」
   之規定,是自不在延長羈押以3次為限之列,故被告等之
   上開抗告意旨所指,不無誤會,亦此敘明。
 ぅ、至於被告等其餘抗告意旨所指部分,或屬有關就實體有無
   成立犯罪之辯解,或有關法院得依職權進行審訴訟指揮,
   或得本於自由心證審酌決定之事項,核與被告之羈押原因
   是否消滅無直接關連,自不宜為審酌被告等是否得予延長
   羈押之論據,並此敘明。
七、綜上所述,本院認為被告王令台、王令僑、吳國楨、陳義里
  、王事展、陳文棟、陳明海等人執行羈押之原因依然存在,
  且仍有繼續羈押被告之必要,原審因之裁定,著自96年12月
  9日起對上開被告均延長羈押2月,經核其認事用法並無不合
  。本件抗告人等抗告意旨執前開情詞,指摘原裁定不當,均
  難認有理由,均應予駁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