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發布日:961128

類  別:新 聞 稿

摘  要:臺灣高等法院有關被告陳官保、蘇維成、詹德育、蘇銘俊、簡性琦、林瑞堂等不服臺灣臺北地方法院對其等羈押之裁定,提起抗告一案之新聞稿。

附  件: (無附件)

內  容:臺灣高等法院新聞稿     96年11月28日
為被告陳官保、蘇維成、詹德育、蘇銘俊、簡性琦、林瑞堂等不服臺灣臺北地方法院對其等羈押之裁定,提起抗告,本院合議庭已於今(28)日下午公告裁定主文:「原裁定撤銷,發回臺灣臺北地方法院」。其理由見本院96年度抗字第1336號裁定理由二︰
二、按被告經法官訊問後,認為犯罪嫌疑重大,而有下列情形之一者,非予羈押,顯難進行追訴、審判或執行者,得羈押之:1、逃亡或有事實足認為有逃亡之虞者。2、有事實足認為有湮滅、偽造、變造證據或勾串共犯或證人之虞者。3、所犯為死刑、無期徒刑或最輕本刑為五年以上有期徒刑之罪者,刑事訴訟法第一百零一條第一項定有明文。再按羈押被告之目的,在於確保訴訟程序之進行、確保證據之存在、真實及確保刑罰之執行,而被告有無羈押之必要,及羈押後其原因是否仍然存在,有無繼續羈押之必要,應否延長羈押,均屬事實認定之問題,法院有依法認定裁量之職權,自得就具體個案情節予以斟酌決定,如就客觀情事觀察,法院許可羈押之裁定在目的與手段間之衡量並無明顯違反比例原則情形,即無違法或不當可言,且關於羈押原因之判斷,尚不適用訴訟上之嚴格證明原則,而應適用自由證明程序(參見林鈺雄前揭書第三三0頁)。從而,審查被告是否符合羈押程序,即需具備下列三項要件:1、被告犯罪嫌疑重大;2、有刑事訴訟法第一百零一條第一項所列各款之法定羈押原因;3、羈押之必要性。經查:
(一)聲請人聲請意旨略以:抗告人涉嫌共同基於圖私人不法利益及偽造文書犯意之聯絡,明知臺北市大安區某地段相關地號土地及其上之各機關國有眷舍係公用國有不動產,未依法變更為非公用國有不動產前均不得加以出租、轉租或讓售予他人,詎竟將多筆公用國有土地陸續違法出租、轉租予峻和建設、六德建設之員工,甚至以低價讓售予該公司人員,使上開公司因而獲得不法利益,造成國庫鉅額損失等語,認抗告人等涉嫌違反貪污治罪條例第六條第一項第四款等規定,且無具體事由足認已無逃亡或勾串共犯、證人、湮滅證據之顧慮,符合刑事訴訟法第一百零一條第一項第二款及第三款之規定,而聲請羈押被告並禁止接見通信。
(二)查本件抗告人陳官保、蘇維成、詹德育、蔡銘俊、簡性琦、王瑞堂經原審訊問,雖坦承確有以臺北市大安區某地段相關地號土地出租、轉租或讓售予他人,惟均辯稱上開行為均依法有據等語。按對於主管或監督之事務,明知違背法令,直接或間接圖自己或其他私人不法利益,因而獲得利益者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三千萬元以下罰金,貪污治罪條例第六條第一項第四款定有明文。上開所謂「明知」係指直接故意,又直接故意係指行為人對於構成犯罪之事實,明知並有意使其發生者而言。再按國有財產法第四十二條第一項規定:非公用財產類不動產之出租,得以標租方式辦理。但合於左列各款規定之一者,得逕予出租︰1、原有租賃期限屆滿,未逾六個月者。2、民國八十二年七月二十一日前已實際使用,並願繳清歷年使用補償金者。3、依法得讓售者。另同法第四   十九條規定:非公用財產類之不動產,其已有租賃關係者,得讓售與直接使用人。前項得予讓售之不動產範圍,由行政院另定之。非公用財產類之不動產,其經地方政府認定應與鄰接土地合併建築使用者,得讓售與有合併使用必要之鄰地所有權人。第一項及第三項讓售,由財政部國有財產局辦理之。
本件抗告人既均辯稱係依法就多筆非公用國有土地陸續出租、轉租及讓售予他人,而依形式觀察亦尚均合乎相關規定;另綜觀聲請人所提出相關多人訊問筆錄及證據,並無從因此審認是否有足以認定抗告人明知違背法令,而直接或間接圖自己或其他私人不法利益嫌疑重大之情事。再者,就系爭土地是否為非公用財產類不動產聲請人與抗告人各執一詞,而此部分涉及國有財產局或屬法令解釋之疑義,或為行政裁量,或有可能係作業疏失所致,原審復未說明何以認定抗告人就上開土地為出租、轉租及讓售,渠等犯罪嫌疑重大之具體理由,本院就聲請人所提出之相關證據亦無法為係公用國有不動產之認定,原審所為之裁定自有未洽。
(三)又檢察官於聲請書中指稱:被告等人所供互有出入,相互推諉,且與證人所證述內容不一致,對於各人參與謀議與分擔犯行之重要待證事實及是否尚有其他共犯未到案,仍須深入勾稽;被告詹德育前後供述不一,與被告蘇維成有串供之嫌,而有事實足認被告等人有勾串共犯或證人、湮滅、偽造、變造證據之虞,且所犯為五年以上有期徒刑之重罪等語。
惟抗告人及其他證人供述不同,並不足以作為認定其罪嫌重大或有串供之虞之依據;而是否尚有其他共犯未到案聲請人至發動偵查時猶無法確認,依理當然不得因聲請人無法確定有無其他共犯而將此不利益轉由抗告人負擔;又抗告人詹德育為何與抗告人蘇維成有串供之嫌,暨其他抗告人有勾串共犯或證人、湮滅、偽造、變造證據之虞,均未經聲請人具體指明,法院自難僅憑臆測而為判斷;再者,抗告人等人所涉貪污治罪條例第六條第一項第四款之罪嫌既無法認定是否重大,即無所謂犯為五年以上有期徒刑重罪之情形,而與刑事訴訟法第一百零一條第一項所列各款之法定羈押原因不符,原審遽為認定,即有未合。
(四)按被告或犯罪嫌疑人因拘提或逮捕到場者,應即時訊問。偵查中經檢察官訊問後,認有羈押之必要者,應自拘提或逮捕之時起二十四小時內,敘明羈押之理由,聲請該管法院羈押之,刑事訴訟法第九十三條第二項定有明文。本件抗告人蘇維成、詹德育於原審均抗辯,其喪失行動自由已逾二十四小時,而有違反前開規定,原審就此部分未及審酌說明,同有未洽。
(五)按「干預人身自由最為徹底的羈押強制處分」(參見林鈺雄著刑事訴訟法第三一二頁),影響人民權利甚大,檢察官於聲請羈押犯罪嫌疑人時,為使法院能在最短的時間內完全瞭解案情及是否符合羈押之要件,而對羈押聲請案件為審慎之決定,自應於聲請書內明確表示犯罪嫌疑人之具體犯罪事實及如何符合羈押之要件,暨明確逐項指出相關證據及確實之出處,而非將全部或部分有關或無關聲請案之卷證併送法院,再由法院逐一予以審視,何項證據與聲請案件有關或無關,而耗費過多時間,致影響犯罪嫌疑人之權益,併此敘明。
(六)綜上所述,本件抗告人之抗告為有理由,自應由本院撤銷原裁定,並發回原審另為適當之裁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