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發布日:960809

類  別:新 聞 稿

摘  要:臺灣高等法院有關被告廖牧群不服臺灣士林地方法院對其羈押並禁止接見及通信之裁定,提起抗告一案之新聞稿。

附  件: (無附件)

內  容:臺灣高等法院新聞稿    96年8月9日
為被告廖牧群不服臺灣士林地方法院對其羈押並禁止接見及通信之裁定,提起抗告,本院合議庭已於今(9)日下午公告裁定主文:「抗告駁回」。其理由見本院96年度抗字第755號裁定理由四︰
四、經查:按羈押之目的,主要在於使追訴、審判得以順利進行,被告有無羈押之必要,法院自得就具體個案情節予以斟酌決定,如就客觀情事觀察,法院羈押裁定之目的與手段間衡量,並無明顯違反比例原則情形,即無違法或不當可言。次按關於搜索、鑑定留置、許可、證據保全及其他依法所為強制處分之審查,除偵查中特重急迫性及隱密性,應立即處理且審查內容不得公開外,其目的僅在判斷有無實施證據保全或強制處分之必要,因上開審查程序均非認定被告有無犯罪之實體審判程序,其證據法則毋須嚴格證明,僅以自由證明為已足(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立法修正理由參照)。關於羈押與否之審查,其目的僅在判斷是否符合羈押之條件及有無實施羈押強制處分之必要,並非認定被告有無犯罪之實體審判程序,即被告是否成立犯罪,乃將來法院應實體判斷問題,與法院是否羈押被告無必然之關係是以關於羈押之要件,無須經嚴格證明。經查:抗告人即被告涉犯貪污治罪條例罪,尚在偵查中,於本案情節未臻明瞭前,且有保全將來審判程序進行相關事證之必要,而依上開所述,並參以證人許清揚於台北市調查局調查處(以下簡稱市調處)詢問時證稱:「(H1(1座)、H2(2座)、H3(1座)是否為日本進口?)不是,由祐明公司在台灣生產製造。」等語;證人吳鑫於市調處證稱:「(請詳述游振中委託裕東公司製作之展示櫃有那些型號?)有A、B、C、D、E、G1、G2、H、H1、H2、追加H5,追加H6,追加H7,Q、M、N、Z等型號,後取消Z型號,追加H3型號」等語及卷附服務協議書影本觀之,被告犯罪嫌疑重大,殆無疑義,自已合於刑事訴訟法第101條第1項第2款之規定,非予羈押,顯難進行審判。抗告意旨固以故宮博物院承辦人員嵇若昕、張錦川及蕭志明等已經檢察官訊問完畢,並製作筆錄,其中張錦川、蕭志明經公訴人向原審法院聲請羈押禁見,亦經原審法院飭回,本案已無繼續羈押被告必要;又被告並非公務員,尚難以貪污治罪條例第4條第1項第3款之經辦舞弊罪責相繩云云,但縱使故宮博物院承辦人員嵇若昕、張錦川已經檢察官訊問完畢,張錦川、蕭志明亦經原審法院飭回,惟依同案被告游振中及證人吳鑫於調查處之供詞可知,本件浮報展示櫃數量者,尚有故宮博物院及羅興華建築師事務所承辦人員參與,且衡情關於本件工程變更及請款計價之事,若無故宮博物院人員配合,被告要難以浮報數量及價額,足見本案祐明公司實際負責人游振中、故宮博物院人員吳奕哲、王錦輝等尚有待調查釐清事實之必要,而被告既已否認犯行,有如前述,即難謂無串證之虞,抗告人以原審未敘明究竟有何具體事證而認定被告有串  證之虞,自有未洽云云,尚屬無據。被告於96年7月31日上午9時50分許,至法務部調查局臺北市調查處應訊,迨同日晚上移送至臺灣士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複訊後,認被告如不予羈押,將有與故宮博物院內部人員及其他共犯勾串之虞,而當庭逮捕,並以書面載明被告之犯罪事實及逮捕事由後,將逮捕通知書交付被告,且於24小時內依刑事訴訟法第101條第1項第2款、第3款向原審法院聲請羈押被告,有全案資料為憑,其中「逮捕通知」內關於「逮捕所依據之事實」已記載「詳如附件(按即本裁定附件)」,有逮捕通知影本存卷可參,抗告人認公訴人未依刑事訴訟法第228條第4項規定,將逮捕所依據之事實告知被告,其逮捕程序係屬違法云云,尚有誤會。原審法院於羈押訊問時,已告知被告罪名,有筆錄為憑,且該院為確保本案追訴之順利進行及防杜勾串,因予裁定准予羈押被告,並禁止接見及通信,洵非無據,有如前述。抗告人以公訴人未依刑事訴訟法第95條第1款規定,告知被告「所犯罪名已有變更」,即行聲請羈押,程序違法云云,亦不足影響前開羈押事由之成立,抗告人執此爭辯,尚無足取。本件貪瀆案件涉及官箴,且有廠商與公務人員勾結情事,情節重大,衡諸比例原則,自有羈押並禁止接見及通信之必要。抗告人抗告意旨,仍執陳詞,指摘原裁定不當,為無理由,應予駁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