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發布日:960802

類  別:新 聞 稿

摘  要:臺灣高等法院有關被告薛飛源不服臺灣士林地方法院對其延長羈押之裁定,提起抗告一案之新聞稿。

附  件: (無附件)

內  容:      臺灣高等法院新聞稿     96年8月2日
為被告薛飛源不服臺灣士林地方法院對其延長羈押之裁定,提起抗告,本院合議庭已於今(2)日下午公告裁定主文:「抗告駁回」。其理由見本院96年度抗字第729號裁定理由四︰
四、經查:
、本案共同被告蕭志明於原法院96年5月24日聲羈字第152至154號卷訊問時供稱:90年3月30日工程會傳真給我們,內容是要求分開辦理,主任(即王文陸)說如果要說服他,要先說服主任秘書薛飛源,因為第一次評選會議中,薛飛源強烈主張規劃、設計、監造要合併…王文陸要我們再去跟主任秘書薛飛源溝通,我事後有跟王士聖去找薛飛源,當時薛飛源沒說什麼,只是要我們把傳真留下來,這都是在第二次評選之前的事。找過主秘薛飛源之後,隔天他即連續三次找我去他的辦公室談這件事,他也一直在講延續的事,但我堅持要分開。我們也很困擾,薛飛源說長官這樣做是好的,每次去都要站3、40分鐘。所以我們就把「未來本案預算依法定程序後之設計及施工階段之監造工作有優先議約權」送給第二次評選會議審核,而無異議通過。…這個標案是限制性招標評選,本案不算公開招標。後面擴充的部分即設計、監造部分是適用政府採購法第7款。我們機關是受上級工程會的約束,它是政府採購法的主管機關等語(見該卷15至17頁、20頁)。準此,依蕭志明之證述,該工程會之傳真不僅送給被告 ,且被告亦有多次找來蕭志明談本案工程應規劃、設計、監造三者承續合併辦理。則工程會之傳真被告當知之甚明,以致需找來蕭志明說服之,以利規劃、設計、監造三者承續合併辦理限制性招標。至於王士聖固有證述,其未進入被告之辦公室,係由王文陸進入被告之辦公室,而王文陸出來之後,即被說服等語。而蕭志明於原法院延押庭訊問,固有改供:工程會之90年3月30日傳真由王士聖交給王文陸、王士聖 再交給被告。(見原審延押卷第35頁)惟縱使王士聖未進入被告之辦公室,然被告既知有該工程會之傳真,其即應知悉工程會函示之內容:「並未針對後續擴充之設計監造部分評選,且工作內容不明確,擬以250萬元之評選先期規劃之優勝者,認定高於5倍餘金額之設計監造勞務作業之優勝者,顯不合理,建議二者分別辦理,免將設計監造部分列入後續擴充項目等語」而被告乃堅持規劃、設計、監造三者合併承續辦理限制性招標,由羅興華建築師承做,亦堪認定。又本案之工程規劃、設計、監造三者合併辦理,顯有違政府採購法第22條第1項第7款所定「原有採購之後續擴充,且已於原招標公告及招標文件敘明擴充之期間、金額或數量者」。被告明知其情,乃堅持採取三者合併承續以限制性招標辦理。此外復有工程會90年3月30日之傳真信函,90年4月25、90年5月17日之有關本工程之簽呈,本工程國立故宮博物院與羅興華建築師事務所之勞務採購契約書足憑,則其圖利羅興華建築師,足讓法院產生「很有可能如此」之心證程度,揆諸前開說明,並非必證明至「確實如此」之程度。則被告犯有貪污治罪條例第6條第1項第4款之圖利罪嫌,自屬重大。
、被告再辯,其於96年7月20日庭訊時表示其為評選委員係記憶有誤云云,惟依蕭志明所供,被告是院內之評選委員。(見原法院之延押卷第35頁),而被告本人亦供明,其為本工程之評選委員(見原法院之延押卷第36頁),則抗告意旨所 稱,被告誤稱其為本案工程之評選委員云云,並不足採。
、至於原裁定認石守謙及相關評選委員,業經訊問及會議錄音帶亦已扣押等情,認被告並無再串證之虞,而予解除禁見接見通信云云,惟原法院係以被告犯有最輕本刑5年以上之有期徒刑之罪嫌為羈押之原因,並非以有串證或虞逃之因而予羈押,則被告以此理由抗告,即顯有誤會。
、復辯:本案之承辦人蕭志明,涉案較深,業經原審予以交保,而涉案未深之被告,既非承辦人,亦無決策權,反遭羈押云云,惟據蕭志明上揭所供,其顯受被告之勸誘,否則被告亦不會三次找其至辦公室談及此議題,且在行政體係上,下級人員能不受上級長官之意見拘束,鮮屬少見,則原審准予蕭志明20萬元交保,亦不能等同認定被告亦無羈押之必要。
、次按所謂羈押,係以實行訴訟、保全證據或刑罰之執行為目的之強制處分,衡以羈押之目的,除保全證據及刑事訴訟程序之進行外,亦是未來判決確定後,保全刑事執行之手段。按以所犯為死刑、無期徒刑或最輕本刑為5年以上有期徒刑之罪為羈押原因者,此款羈押理由之目的並在於確保審判之進行及刑之執行,因重罪相較於輕罪而言,被告可能期待的刑罰制裁較為嚴厲,逃亡之誘因也隨之增加,因而可認有羈押之必要。被告因涉犯貪污治罪條例第6條第1項第4款之圖利罪嫌縱諭知重保,亦難期被告能按時到庭受審,況以被告所犯係公務人員之圖利罪嫌,就政府之形象即從公共利益之考量,羈押被告並無違反比例原則,應認仍有繼續羈押被告之必要,故原法院諭知被告自96年7月24日起延長羈押二月;並解除禁止接見通信,並無不合。